《家园》好山好水赤溪村

《家园》好山好水赤溪村

2021年06月24日 16:10:40
来源:凤凰网文化

赤溪村位于福建省宁德市,隶属福鼎市磻溪镇。是著名的革命老区、苏区,同时也是响当当的“中国扶贫第一村”。实际上,三十多年前,赤溪还是闽东地区远近闻名的特困村。因为被崇山包裹,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全村1300多人,就靠着人均半亩的农地种番薯做主粮,一年到头人均收入不到200元。而到了2019年,赤溪村旅游相关产业收入1712万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2698元,村财政收入130万元,贫困人口和贫困发生率降至零。这三十来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谁造成的这样的变化?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家园》第一集,我们将来到中国扶贫第一村,讲述刨掉赤溪村人穷根儿思想的那些故事。本期节目由凤凰网与耕耘美丽中国的中国农业银行联合赞助播出。

釜底抽薪,根治赌博

2010年底,赤溪村被确定为省级整村推进扶贫开发重点村。2011年1月,福建漳州人杨振伟由省民宗厅下派,成为赤溪村的首任驻村“第一书记”。当时,旅游业还没发展起来;一些村民经营的小型种养殖生意,也很难发展成为主导产业。在这个背景下,有些村民就在思想的门槛儿前拌了蒜,一股嗜赌的邪风越刮越大。

据杨振伟说,赤溪村因地处山坳,交通不便,是有名的三不管地带。村民白天睡觉,晚上赌博,不想付出耕耘,只想一夜暴富。见到如此情况,杨振伟深感心痛,下决心一定要将赌博的风气根治掉。而当时也有不少人劝阻说:“书记,你不要管这事,很危险的,很多那些集赌的人,他就把自己当成一个产业来做,赌徒他会跟你拼命的。”杨振伟却不以为意,他说:“我是部队出来的,我上过战场,我什么都不怕他,我还怕你几个赌徒么。”

当时杨振伟一个月中驻村时间为28天,好赌的村民们为了躲他,不仅时时关注他不在村里的时间,还在赌博时安排内线站岗放哨,且特意买了小型发电机、小灯泡等,以试图掩人耳目。作为驻村干部的杨振伟,虽说贵为支书,却没有执法权,所以治赌只能依靠土办法。他组织成立了两支巡逻队,一支是老党员巡逻队,另外一支是妇女巡逻队。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许多赌徒的家人们势单力薄、总是管不住那些撒欢的赌徒们,便只能求助于巡逻队。村民们相互之间通风报信,巡逻队员们等于布下了天罗地网,有一个逮一个,全力支持杨书记的工作。而另一方面,因为赌徒心里也知道赌博不光彩,对自己偷偷摸摸干的坏事儿一清二楚,所以在治赌过程中,气焰也越来越弱,从不敢恶意反抗。

三个多月不懈奋战后,这场治赌工作终于有了成效。村里五十多户八十多号人,通通金盆洗手,赌博现象总算是消失了。为了巩固治赌成果,给村民找事儿做,杨振伟驻村三年期间,还利用丰富的山林、淡水资源,发展红心蜜柚、油茶种植和淡水养殖,生态农业风生水起。2013年,村民人均收入已达9430元。2014年1月20号,杨振伟驻村工作任期到头了,离开的那天,几乎家家户户都来为他送行。甚至有一位老人,当天特意早起,到山头挖了一捧土,送给杨书记,希望他把心留在赤溪,常回来看看。杨振伟当场泪如雨下。

铲掉了赌博这颗毒瘤,赤溪村的发展也去除了最大的痛点。但治赌治赌,“堵”住之后,还得想办法“疏通”,要从根儿上让村民待得住、待得久,就得发展当地产业,让经济的血脉流动起来,才能村民们在正道上站稳了。杨书记虽然离开了赤溪,但幸运的是,还有不少乡贤和外来商人,早就开始了在赤溪旅游业的深耕细作。

因势利导,开发旅游

庄庆彬,庄总,赤溪旅游业的开山鼻祖。2003年,他一眼看中了当地的开发潜力,便从三百多公里外的泉州跑过来,一呆就是17年。习近平曾说过,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庄庆彬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想从赤溪的绿水青山中挖出金银。然而万事开头难。17年前,他一个外村人刚迈进了赤溪村,就想找村民征用土地做硬化、开发九鲤溪竹筏漂流,大家一下子就警觉了起来,让庄庆彬碰了不少软钉子。

老百姓依照传统思想,哪怕是集体用地,也认为这片地是“我”用来种植的,那就是属于“我”的,庄庆彬也应该给“我”赔偿,而不仅仅给村集体赔偿。为此,庄庆彬施工的时候遭受了不少阻挠,严重影响了进度。眼见着矛盾升级,用钱填坑,坑却越来越大。庄庆彬搬来了名救兵——老村干杜家谷。他从1987年起开始担任赤溪村的邻村——杜家村的村书记他年轻时在外打拼过,眼界比普通村民要宽一些,也对附近村里情况门儿清。他早就想明白了,竹筏漂流对九鲤溪沿岸村庄而言,意味着巨大的机遇。这个庄庆彬,他一定得帮到底。而他出的第一把招式,就是先卸下村民们的防备。

在杜家谷的帮助下,庄庆彬开始学着和老百姓做朋友,拿出两千多块的泉州好茶和中华烟,逢人便邀请坐下聊聊天,行为举止异常小心,生怕被当作有派头的大老板。就这样,渐渐和老百姓拉近了距离。这个时候,庄庆彬和杜家谷才进入了问题的核心——利益。

说白了,把地让给庄庆彬,村民们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呢?挨家挨户做工作的时候,杜家谷软硬兼施,劝他们说,把地让给公司,你们就算控股了,有赚不亏。而且未来旅游万一发展成功了呢,就你一家不让地,那不就是在破坏大局吗,那是要被人骂的。就这样,征地工作终于打开了缺口。

实际上,要发展旅游,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村民尝到甜头。很多村民像黄国库一样,做了几十年竹排工人,大半辈子运货的工钱都是每次5块钱。2006年,庄庆彬的九鲤溪竹筏漂流项目启动后,眼看着一次漂流就能赚到50块,这实打实的收入,最终让村民们一个个地从反对变成了支持,甚至还加入了庄庆彬的公司,当起了员工。如今赤溪村408户,1806口人,像老黄这样靠旅游吃饭的家庭,全村占了一半以上。光庄庆斌的旅游公司就雇佣了160来名当地员工,每年工资支出五百多万。

几天前,庄庆彬陪着客人在村口的石碑照相,天有点儿下小雨,一个村民骑着摩托车停下来,硬是塞给了庄庆彬一把雨伞。和庄庆彬在一起的客人是个厅级领导,他对庄庆彬说,你这个值了。

农行惠农,助力小微

在赤溪村有一位80后小伙吴贻德,是村支书点名推荐的优秀回村创业青年。算起来,他开农家乐已经是第16个年头了。他一直以来最大的梦想,就是开一家成规模的本地招牌饭店,而不是小小的农家乐。但实际上,由于钱袋子不够饱,从来抢不到好的地段,距离核心景区总有好些距离,导致他常常需要跑到景区内去拉顾客,甚至发生了不少拉顾客拉到一半,被顾客质疑是骗人,而半途下车的情况。一直以来经营要么不温不火,要么就亏本,吃尽了苦头。因为承受不起亏本,吴贻德都想卷起铺盖、打道回府了,一个转机却突然降临到了赤溪村。

2015年初,习近平在《民族工作简报》上对赤溪村作出重要批示,而紧接着2016年春节,又和这里进行视频连线。一年之内,两次得到了最高领导人的关注,赤溪村一下子火了。虽然吴贻德也不清楚,梦想中的大饭店什么时候可以开起来,但他相信,政策的东风总有一天会吹到自己头上。

恰好就是这么凑巧,2020年6月,施越(现中国农业银行福鼎新时代支行负责人)在白琳支行任职期间,来到赤溪村挨家挨户“扫街”,上门入户提供金融服务咨询,恰好走进了吴贻德的店里。好巧不巧,一个月前,吴贻德刚刚往饭店装修里砸了几十万。再算上盘下这幢房子的18万,装修工的几万人工费,他的小金库已经告急。如果还想添置新设备,没个十来万根本拿不下来。自2016年赤溪村火了之后,最夸张的情况下,一条几十米的主街上能挤上十来家农家乐。吴贻德才不甘心被埋没在一溜烟的零散小农家乐中,他一心想扩大饭店规模,做成赤溪村里最打眼的那一家。可是老爸、老婆都觉得他尽是胡闹,不好好赚钱,总在这些花里胡哨的地方动心思。就在吴贻德最需要经费的时候,他碰上了施经理的上门服务。

吴贻德从农行处得知,农行为赤溪提供的是综合授信方案,他可以使用的“惠农e贷”这款金融产品特点就是速度快、自动化、手续简便。客户经理带着移动的Ipad,上门收集完信息,然后系统将名单自动导入,自动审批完,第二天吴贻德就可以过来来到网点直接放款。门槛也不高,带上户口本、结婚证、身份证,就够了。这让吴贻德马上就放下了盘旋的心。

在经过了简单的面试、材料核实后,便拿到了10万元的贷款用于店面装修。这笔贷款采用三年自动循环,随借随还,不用款时便没有利息。他高兴地说:“我用十天十天的钱,用五天五天的钱,这样子基本上所有商家、所有做生意的都会用他这种服务项目。”

2020年9月23号,在投入五十多万进行装修后,吴贻德的农家乐重新开业。他不光让所有崭新的硬件设备亮相出来,还推出了自己精心研制改良的菜品——“四大缸”,发誓要成为“舌尖上的赤溪”第一人。如今,吴贻德靠餐馆经营,一年能有二三十万的收入。谈起未来的规划,他还想建一家赤溪的地标性综合酒楼,要规模够大,有足够的接待能力,还要有停车场。他说,“我的想法不在这家餐馆,我要一个能让我飞翔的地方”。实际上在赤溪,还有不少杂货店、服装店、奶茶店、养殖场、工艺品店等等,有130多户获得了1400多万元授信,像吴贻德一样,靠“惠农e贷”让自己的生意越走越稳当。

从治赌改变地方风气,到旅游公司进驻,再到旅游相关产业的兴盛,赤溪一步步实现了从“输血”到“造血”的过程。在2020年,赤溪仅旅游及相关产业产业年收入就超2160万元,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三万元。滴水穿石,久久为功,带着不屈不挠的革命老区精神,在乡村振兴这条路上,赤溪村一定会越走越宽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