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梁漱溟传记再版 披露1953年与毛泽东的故事(图)

2013年10月19日 09:14
来源:深圳商报 作者:刘悠扬

1938年1月,梁漱溟(左)访问延安时与毛泽东交谈时的合影。(出版社供图)

《我对于生活如此认真:梁漱溟问答录》汪东林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3年9月定价:36.00元

▲20世纪80年代中期,梁漱溟(左)与《梁漱溟问答录》作者汪东林合影。 (出版社供图)

10月18日是中国现代著名思想家梁漱溟诞辰120周年,这位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个大儒”的学者,拥有让后人享用不尽的思想成就。记者从当代中国出版社获悉,唯一一部经其本人审定的传记《我对于生活如此认真:梁漱溟问答录》在绝版多年后终于修订再版。

据当代中国出版社策划编辑李丽铮介绍,该书首次出版于25年前,作者在特殊年代里记录、整理了梁漱溟在“文革”中的各次发言以及受批判斗争的情况,独家披露了包括1953年梁漱溟与毛泽东之争、“文革”中拒绝“批林批孔”等重大历史内容在内的1949年以后梁漱溟39年人生轨迹,为海内外梁漱溟研究提供了弥足珍贵的档案材料。

诸多史料首次面世

梁漱溟之所以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个大儒”,不仅因为他是“五四”运动之后新儒家的开山鼻祖,他还是20世纪中国最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然而,在1953年9月,梁漱溟却因国事大胆谏言,遭到“以笔杀人”的“杀人犯”、“一辈子没有做过一件好事的‘伪君子’”等斥责和辱骂,并从此戴上一顶“反面教员”的铁帽子,被“冷藏”了几十年,直至1979年1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后,才得以解脱。

谈起新版书名《我对于生活如此认真:梁漱溟问答录》,李丽铮告诉记者,这句话出自梁漱溟20世纪20年代在北大教书期间写下的《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一文:“因为我对于生活如此认真,所以我的生活与思想见解是成一整个的;思想见解到哪里就做到哪里。”道出了梁漱溟特立独行、表里如一的品格和思想底蕴。

该书作者汪东林多年专注于中国现代历史研究,自1980年5月出版《李宗仁归来》至今,已撰写出版了十多本人物传记作品,其中大部分以老一辈爱国民主人士为传主。

“在这些著作中,就史料价值而言,排在首位的应该是《梁漱溟问答录》。”汪东林告诉记者,包括1953年梁漱溟与毛泽东之争、“文革”中拒绝“批林批孔”等重大历史内容在内的1949年以后的梁漱溟先生39年的历史轨迹,都在这本书中,首次与世人见面,且大部分都是他“亲历、亲知、亲闻”。

“冷藏”20年结下特殊友谊

“自20世纪60年代初至1988年6月梁漱溟先生病逝,我曾有幸长时间地与他相随相交。” 汪东林回忆说,特别是上世纪60年代初至80年代初这20年间,正是梁漱溟先生与世隔绝的被“冷藏”时期,他唯一发声的舞台是全国政协直属学习组,即平时学习改造的场所。“梁漱溟先生是这个学习组的成员之一,而我则是这个学习组的记录员。”汪东林告诉记者。

按照当时的规定,非特殊情况,这种每周2到3次的学习会只作内部情况反映,不作公开报道。因此梁漱溟在这20年间的一言一行,包括多次遭受批判的记录,除了简报内部反映,就剩下“记录员”汪东林的笔记本了。

在汪东林的印象中,那20年间,梁漱溟是学习组发言较多、“放毒”也最多的“明星”组员。“单是专为他开设的专题批判会就有四五次,每个专题进行几个月甚至一年,批判会的次数则难以统计。天长日久,我内心暗暗为梁漱溟先生事事处处坚守‘独立思考,表里如一’、不顾一切地顽强抗争而吃惊,并渐渐产生敬佩。”他越来越留意并认真记录梁漱溟各种有准备的长篇宏论和即兴而发的片言只语,每篇都整理成文,包括请梁漱溟本人过目。这些,都是他后来撰写《梁漱溟问答录》和其他著作最早积累的素材。

出版过程一波三折

回忆起这部书的出版始末,汪东林告诉记者,1980年11月,他应约为《北京晚报》撰写梁漱溟先生访问记,不料这篇题为《一位刚直不阿的老人》的文章在11月9日见报之后,立即遭到当时主管部门的高层人士的批评,说:“梁漱溟这样的人对谁刚直不阿?报纸的屁股坐在哪一边?乱弹琴!”

风波之后,汪东林把第三人称写作的梁漱溟传记,改写为一问一答的以第一人称叙述的《梁漱溟问答录》。尽管后来又遭受若干波折,但终于在《人物》杂志推出连载,而后于1988年4月由湖南人民出版社首次出版。

“没想到的是,刊物连载和全书出版后,立刻引起强烈反响,包括《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红旗》杂志等大报刊,海内外有几十家媒体发表评论或选载。首版印刷了三次,香港三联书店以繁体字出版,2004年在此基础上又补充了若干重要文章,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再版,字数增加了一倍。”汪东林介绍说,此次再版的《我对于生活如此认真:梁漱溟问答录》是第三个版本,对前两个版本做了不少修订,除了将梁漱溟写于1987年的初版序言补充在开篇,汪东林还专门撰写了《<梁漱溟问答录>出版前后》,交代了这部作品坎坷的写作过程,作为对这段历史的一个注脚。

有些档案仍待解密

自1953年以来,最早从正面描写梁漱溟的文章就是汪东林发表于1980年11月9日《北京晚报》的访问记,而最早一本从正面评述梁漱溟的书正是《梁漱溟问答录》。

但汪东林认为,关于梁漱溟的研究还远远不够。“自梁漱溟病逝至今,海内外出版的有关梁漱溟的传记作品和研究专著已有较大幅度的增加,但真正对梁漱溟先生的深入研究,只能说刚刚起步。这一方面有待于后来者加大研究工作的力度,一方面还有待于对梁漱溟自20世纪50年代初至70年代末的若干档案材料进行解密。仅就我所经历、所接触、所知道的情况,其现存的档案材料,特别是高层档案材料,即便是半个多世纪以前发生的,至今仍没有对公众解密。”汪东林表示。

人物小传

梁漱溟(1893—1988),中国现代著名思想家、社会活动家、爱国民主人士。 辛亥革命时期参加同盟会京津支部。1917年任教北京大学哲学系。1931年在邹平创办“山东乡村建设研究院”,倡导乡村建设运动。1939年见团结抗战大局有不能贯彻始终之虞,和几个中间性小党派共同组成“统一建国同志会”,1941年为进一步实现此一宗旨,将该会改组为“中国民主同盟”。抗战胜利后为国内和平奔走于国共两大政党之间。新中国成立后,任全国政协委员,为怎样发挥诤友作用与毛泽东发生争论,被称为“反面教员”。他对“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做法并不赞同,对“文化大革命”以及后期开展的“批孔运动”更是明确表示反对。 梁漱溟自青年时代起相信人类未来必归于社会主义,人类将从中国文化汲取营养。17岁时认定唯佛家的宇宙观最正确,十年后领悟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