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大轴心文明中,对经济分析做出努力的,也许只有中国的古圣先贤

在各大轴心文明中,对经济分析做出努力的,也许只有中国的古圣先贤

在各大轴心文明中,对经济分析做出努力的,也许只有中国的古圣先贤

《如何出售你的企业:送给中国企业家的财富收割指南》

作者:梁晨

出版社:中国市场出版社

版次:2020年9月第1版


序:《企业家的自觉与自由

文 | 王建宝,长江商学院人文与商业伦理中心主任,北京大学高研院副研究员

中国的商业传统源远流长。司马迁在《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记载:“子贡好废举,与时转货赀。常相鲁卫,家累千金。”废即卖,举即买,好废举的意思就是子贡喜欢买进卖出,在这个过程中发了财,“家累千金”。子贡是孔子的十大弟子(十哲)之一,辩才无碍,通达明觉,是一个在孔子死后最能弘扬孔子思想的鸿儒,也是当时最有成就的外交家,更是一位成功的儒商。司马迁记载,子贡富可敌国,“所至,国君无不分庭与之抗礼。”

儒家重视商业是有其思想根源的。首先是“群经之首”《周易》中通有无的思想。《泰》卦的《彖辞》说,“天地交而万物通也”。如果不通,就是《否》卦,结果“则是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阴阳相通才能化生万物。有无相通才能产生社会财富,所谓“财源通四海”。其次是孔子的富己、富民、富国的思想。孔子自己说过, “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论语·述而篇第七》:7•11)孔子从鲁国出走到卫国的时候,发现卫国人口众多,不禁感叹:“庶矣哉!”(人口真多啊!)帮他驾车的学生樊迟就问孔子,下一步国家应该做什么呢?孔子的回答是“富之”;樊迟继续问下一步做什么?孔子的回答是“教之”。(《论语·子路篇第十三》)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在一个国家在解决了生存问题实现了人口增长以后,进一步需要解决国民的富裕问题和教育问题。第三,是孟子以“仁政”富国、富田下的思想。孟子认为各个国家都应该取消关税,取消场租费,鼓励自由市场经济,实现全民富裕,而不是被政府垄断而导致国富民穷。如此重视“富”的思想在人类的古典时代是非常罕见的。因此,著名经济学家熊彼特先生认为,在各大轴心文明中,对经济进行了分析方面的努力也许只有在古代中国的古圣先贤。

梁晨先生自觉地继承了这一悠久的传统,《如何出售你的企业》正如其副标题所表述的那样,是“送给中国企业家的财富收割指南”。我有幸先睹为快,一口气读完,掩卷之后,感慨颇多。梁兄真乃菩萨心肠,为多年辛苦如一日的企业家朋友奉上了一本财富宝典。更难得的是,全书虽然长达十章,但是架构清晰,晓畅明白,深入浅出,再加上梁兄文采斐然,读起来总有惊喜之处。

中国企业家以企业为家,在最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的历史洪流中,各展风采,创下了又一个人类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如果还不好说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奇迹的话。但是许多中国企业家久于躬身劳作,却对于自身做企业的缘起,以及自己和企业的归宿多有迷茫乃至惶恐之处。我在此分享两位前辈企业家的案例,或可纾困。

“日本现代化之父”涩泽荣一先生于1916年出版了他的著作《论语与算盘》,在此后长达百年的历史进程中,此书被日本历任首相及众多商界领袖奉为必读经典。他在书中重新阐释了东方儒家思想,并找到了其与西方近代功利主义价值观念的结合点。他提出的“义利合一”的观念奠定了日本经济伦理的基础。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一睹为快。

德国大象公司(Putzmeister)的创始人习理德教授(Karl Schlecht)在自己八十岁的时候将企业卖给了中国的三一重工。在这个标杆式的跨境并购交易完成一年以后,三一重工的CEO向文波先生向我感慨,德国大象的实际情况比习理德先生本人描述的还要好。双方皆大欢喜。以信任、公开、互利来构建的商业伦理得到了一次精彩的实践并取得了成功。三一创始人梁稳根先生赠送给习理德先生100万欧元作为其八十寿庆的贺礼。习理德先生将这笔钱捐给了杜维明先生,创办了北京大学世界伦理中心。每年举办一次“儒商论域”的大型研讨会和相关研究,迩来七年矣。笔者有幸在2015年成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涩泽荣一和习理德先生的精彩故事也许可以给中国的企业家朋友一定的启示。无论是并购交易中的买方还是卖方,只有通过自觉才能实现自由。这个自觉是企业家本人的一种价值观,是企业家精神的根源部分。有了企业家个人的自觉,才能够在永无停息的日常打拼中,保持内心的光明,知道自己行为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在哪里,知道顺势而为,而不是逆势而取,知道分享而不是贪婪,有自知之明从而有知人之明。自觉之后才能自立、自尊、自信。习理德先生说,“早在2008年大象公司创造世界纪录之前,我在1960年就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我要把我自己奉献给脏兮兮的,或者说原始的水泥泵事业?为什么我又取得了成功呢?究竟为什么在与机械制造行业打交道的一生中要思考意义问题呢?毕竟在这个行业里,机器跑得好,带来利润,人就应该满足了。”习理德的回答是“爱”。为此,他认为“埃里克•弗洛姆的《爱的艺术》不仅仅是启蒙书,而且也是一本管理学文献。”这与涩泽荣一对《论语》的看法可谓殊途同归。

只有爱是不够的,自觉的过程还是一个自我修身的过程。2016年我去图宾根的时候,84岁高龄的习理德先生对我说,他自己修剪草坪,夫人自己做饭,全家没有用保姆,只有每周来一次打扫卫生的钟点工。从自觉到自由,修身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有限不循环的过程。说其“有限”是因为每一个人都会死去,人类是“向死而生”的一团灵明之身心,在有限的肉体中成就无限的精神价值;不循环是因为每一天都是崭新的一天,遇到的机遇和挑战都不一样。企业家的人生丰富多彩,跌宕起伏,内心的自觉打开的是智慧和能力的大门,每日的艰苦修身是企业行稳致远的根本保证。

梁晨先生以自己十几年参与并购的经验,为我们呈现了企业家月映万川的内心世界,和丰富多彩的商场生态。“年轻的买方”和“青涩的卖方”在躁动的市场中不知所措,中间人更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这是任何成熟资本市场都曾经历过的阶段,也在人类经济史上留下过贪婪疯狂的注脚。对于很多企业家来说,卖企业是人生的第一次也往往是最后一次交易。为此,梁君开篇就是《你想好了吗?》实际上,每个企业都是要被出售的,上市也是一种出售,只是买家变成了很多的股东,“因此,主动规划总是比被动接受更好。”自主或许是全书的关键词。自主的能力来自自觉。无论是否卖,卖给谁,怎么卖,卖多少等等都需要企业家斟酌把握。只有自觉方能自知,所谓自知即是坦诚面对自己企业的真实价值,这种价值应该经得起市场与时间的考验,而非无中生有、弄虚作假。然而,最难亦是自知,这即是梁君,及以他为代表的的优秀财务顾问能为企业家提供的帮助。

企业是现代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其存在的目的是为社会提供公共善,不管是无形的服务还是有形的产品,都体现了公共善的价值。梁君认为,每一个成功的交易基本上都是“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善良,终于人品”。这样的声音,对于面临转型的中国资本市场,显得弥足珍贵。肇造于启蒙运动的现代市场经济已经五百余年了,所谓的经济人理性的路已经走到了头。社会在呼唤“文化人”和“生态人”。《大学》曰:仁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又曰: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按儒家,财富是润泽生命的助缘,既不是此岸红尘的枷锁,也不是异化生命的“铁笼”。财富不是一件基督教清教徒一开始想脱掉的“外衣”(虽然现在悲哀地成为“铁笼”),而已经是由“复合材料”制成的一件华彩“外衣”。这件“外衣”既有理性、法治、民主、自由、科学的致密牢固,更有感性、慈悲、权威、责任和宗教的温暖体贴。从此,旧的“经济人”华丽转身,新的“文化人”得以脱“笼”而出。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的“生态人”呼之欲出。此乃企业家之富,也是全人类之福!

是为序。

草于2020年5月27日,改于2020年6月1日 于上海,樵乐斋

本文节选自

在各大轴心文明中,对经济分析做出努力的,也许只有中国的古圣先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