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高毅:托克维尔眼中的法国大革命与美国民主


来源:凤凰文化

托克维尔对法国大革命和美国民主有着怎样的看法?当我们脱身于“大革命”与“民主”的讨论时,应该怎样看待托克维尔这个人?是狭隘的法兰西民族主义者,亦或是有着某种康德式的世界公民特质的学者?

编者按:托克维尔出身法国贵族,被认为是西方最伟大的政治思想家之一,他的著作对研究民主革命时代的法国和美国社会有着巨大价值。1831年,托克维尔亲历美国做了一次考察,依据此番见闻,撰成了《论美国的民主》这部政治思想史上的杰作。他的另一部名著《旧制度与大革命》,则开启了学者研究法国大革命的先河。

在这两部著作中,托克维尔对法国大革命和美国民主有着怎样的看法?当我们脱身于“大革命”与“民主”的讨论时,应该怎样看待托克维尔这个人?是狭隘的法兰西民族主义者,亦或是有着某种康德式的世界公民特质的学者?近日,作为研究法国革命史和托克维尔的著名学者高毅教授,做客第21期听道沙龙,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解答。

以下为现场演讲实录整理,凤凰文化特摘编至此,以飨读者。

沙龙现场

托克维尔可能是今天中国人最熟悉的西方政治思想家之一,从普罗大众的角度来看,托克维尔在中国的知名度可能高于很多西方思想家,不仅在在普罗大众当中,甚至包括在知识界和政府官员,托克维尔现在的知名度几乎可以和马克思、恩格斯并列,也许大家会说还有其他的西方思想家,例如康德、黑格尔、卢梭等人,但是现在来看,所有的这些人可能都不如托克维尔有名。

尽管托克维尔与马克思的观点有所不同,我们国人对托克维尔的重视也是非常恰当的,因为我们不能只是关注政治思想的一个方面而忽略另外的一个方面,我们应该全面了解西方思想界的各种思潮,现在西方思想界各种思潮中,托克维尔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估计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托克维尔都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关注对象,将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托克维尔这个人他讨论的问题,他关注的问题,正好是现代社会的两个核心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自由,第二个是平等。托克维尔对这两个问题特别关注,他写了两本书,一个是《论美国的民主》,一本是《旧制度与大革命》,分别讨论了平等和自由的问题。

《论美国的民主》讲的是平等的问题,《旧制度与大革命》讨论的是自由的问题,这两个问题是现代社会根本的问题,也和我们的现实生活密切相关,我们生活遇到的一切的矛盾,追根溯源都是平等和自由之间的矛盾。

有的要自由,有的要平等,有的觉得自由最好,有的觉得平等最好,就产生了形形色色、各种不一样的社会矛盾冲突。托克维尔的讨论,处处涉及到这两个问题,而且他的讨论充满睿智的洞见,只要我们对现实社会的各种问题关心、关注,那么我们就很难绕开,很难不去关注托克维尔。

沙龙现场的观众

托克维尔:一位难以被归类的学者

托克维尔这个学者很难被归类,一般认为他主要是一个政治思想家,但是他的政治思想究竟是什么,很难说清楚,因为很难按照现代政治学的归类法来对他的思想进行归类,你说他是什么都不太确切,《托克维尔传》的作者布罗根也感觉到了这种困难,比如说他的传记当中给托克维尔贴了很多的标签,说他是共和派,他是正统主义的同路人,又说他是新自由主义的倡导者,某种新型的正统主义者,地道的贵族,或者说是一个积极的有启示性的保守派,是一个热情的爱国者,还有说是一个很保守的自由派等等,这样的一些标签。

这些标签实际上也是模模糊糊的,让人很难搞清楚托克维尔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在所有的这些标签当中,我觉得最靠谱的一个标签就是“热情的爱国者”,把托克维尔说成“热情的爱国者”,比说他是任何的其他一种人,我觉得都更合适。托克维尔即使不是一个狂热的民族主义者,那也一直是个热情的爱国者,我觉得这一点说的没错,托克维尔这个人的确实一直深爱着他的祖国,也就是法国。

托克维尔的书很多,写完和没写完的,卷帙浩大。但是刚才说了,他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两本:《论美国的民主》和《旧制度与大革命》。《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大家比较熟悉,这本书的写作,是直接出于对现代法国,也就是说托克维尔生活的法国,前途命运的关注,托克维尔是为了解决法国问题而写的。

而《论美国的民主》这本书,虽然写的是美国,但是他在写美国的时候,他的一只眼睛其实始终是盯着法国的,是为了解决法国的问题研究美国。他目的还是想在美国的经验当中,为法国病找一个治疗的良方,所以他的确是一个很热情的爱国者,法国的爱国者。

但是如果说托克维尔只是一个爱国者,只是一个法国的爱国者,其实也并不恰当,并不是完全准确,因为如果他只是爱法国的话,那么实际上就只是一个狭隘的,或者说狂热的民族主义者。

如果他只爱法国的,不爱其他的国家,不爱这个世界的话,他就是一个狭隘的法兰西民族主义者了,可是他不是。托克维尔的眼界非常广阔,他关注的是更具有一般性的世界前途和人类命运的问题,这一点我们从他的许多论述当中都可以看出来,这也是托克维尔拥有如此广泛世界性影响的根本原因。

但是这样来定义的话就有了一个问题,托克维尔这个具有某种康德式的世界公民特质的学者,为何他对他的祖国,对他的时代的法国,那么热切的关注,总是在关心着法国的命运,这个是为什么?我觉得这个情况主要是因为当时的法国,托克维尔生活的法国刚刚发生过,或者说仍然在持续地发生着一个伟大的事情——法国大革命。

法国大革命

法国大革命被公认为一个划时代的历史事件,过去我们通常说它开启了由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过渡的一个时代,这个是老的说法了,现在的说法是法国大革命开启了世界政治民主化的一个历史潮流——从法国大革命开始,整个世界政治都在向民主化的方向发展。

可是仔细想一想,我觉得这两个说法都不太靠谱,还不是完全到位。我个人更倾向于认为法国大革命所启动的是另外一种潮流,这个潮流我们可以称之为“现代民族国家建设运动”,法国大革命开启了这样一个潮流。

两股核心的时代潮流:全球化与民族国家建设

自从西欧商业革命(十四世纪末)以来,这个世界逐渐兴起了两股具有核心意义的时代潮流,一股是全球化,另外一股是民族国家建设。“全球化”我们常常说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的,其实不对,全球化其实是从十四世纪末,随着西欧的商业革命的发生而开始的。

商业革命最重要的特征就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兴起,资本主义经济的核心特征就是追求利润的无限性,这点和传统的经济不一样。由于要追求无限的利润,资本家们就要踏遍全球,向全球进行,到全球奔走,慢慢把整个世界纳入了资本剥削的体系,这个是马克思资本论谈到的问题。

马克思最早提出全球化的问题,他认为全球化起源于资本的贪婪,认为这样前所未有的,追求利润的资本主义经济,使得这个世界走向全球化。的确是这样,我们这个世界因为资本主义经济的发生,慢慢通过大航海,通过殖民扩张,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打破以往各个地区相互隔绝的状态,世界变成了一个整体,也是资本的推动作用了。

但是全球化不只是经济方面的全球化,经济层面开始发生后,渐渐蔓延到了社会、文化、政治等其他层面,随着人类理性的进步,比如说启蒙运动的发生,全球化中消极的东西慢慢走向了积极,全球不只是一个资本剥削的体系,后来慢慢变成了一个我们通常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东西。

另外一个方面民族国家建设的潮流,这个潮流主要起源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意大利文艺复兴当中发生了两个自由意识的觉醒,这两个自由意识一个是个人的自由意识,一个是民族的自由意识。

其中民族自由意识的觉醒,使西欧首先兴起了国家主权的概念,一个个有能力建立起自己国家主权的族群都积极行动起来了,他们积极地去消灭中世纪的封建割据状态,或者结束外族的统治,或者结束罗马教廷的精神控制,要把自己的国家建设成一个独立自主、主权完整、统一自由的政治实体,这也是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崭新的东西。

后来人们进一步发现,这些兴起的民族国家,一个个都是王权民族国家,统治者是国王、贵族,而国王、贵族总是为自己的私利打仗。于是人们进一步发现,这种王权民族的国家要进一步改造,要让它经历一种民主共和化的改造历程,通过这个改造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把它们联合起来,这样才能杜绝国际社会的战争,实现永久和平。

于是西欧开始出现建构这种民权民族国家的努力,民权民族国家就是政治民主化的国家。首先也是欧洲开始这种努力,而这种努力其实也就是由法国大革命正式开始的,把王权民族国家变成民权民族国家,或者变成现代民族国家。

法国大革命

其实这个运动到现在还在继续,由法国大革命开启的建设现代的民主化的民族国家运动,直到现在还在全世界上演,还远远没有结束。因此我们可以说近现代世界历史,其实主要就是在两股潮流,一个是全球化,一个是建设现代民族国家,这两股潮流当中演进的。

这两个潮流看起来有点背道而驰,一个把全世界变成一个整体,一个是把世界分成很多的民族国家,但是其实是相辅相成的,两者密切相关。

王权民族国家走向民权民族国家

其实民族国家的建设也是由全球化的趋势推动的,因为大家想把全球变成一个整体,把人类变成一个命运共同体,那么你首先就要消除封建割据,消除王公贵族统治的情况,这样就要建设一个个的民族国家,而这些民族国家都变成了独立自由的现代民族国家,同时政治上也实现了民主化,那么这些国家就有联合的条件了,像欧盟,就是一个例证。

所以说没有民族国家的建设,这个世界就是封建割据或者王公贵族统治的继续,如果这种状态持续,实现人类大同的全球化的理想就无从设想。

所以整个世界近现代史,这么看来就是全球化和现代民族国家建构,这样两股潮流的一种对立统一的矛盾运动的历史。法国大革命的特殊意义,就在这两股潮流的矛盾运动当中显示出来了,因为法国大革命它不仅彰显了民族国家建设的重要性,同时它彰显了民族国家民主化的重要性。

民族国家的民主化实际上就是国家的政治现代化,也就是由王权民族国家变成民权民族国家的一个过程。法国大革命昭示了民族国家政治民主化的重要性,实际就是昭示了世界性的民族国家建设运动的必然发展方向。

法国大革命与英美革命的片面性

但是具体到法国大革命在民主化建设方面的实际情况,今天所有人都会发现,这场大革命有它严重的局限性。大革命有很多的问题,比如说给社会带来很多动荡不安的甚至灾难的民众运动,还有恐怖统治等等,实际上都是法国大革命当中盛行的直接民主制的思潮所引起的。如果其他民族完全照搬法国大革命模式,不学其他一些其他国家经验的话,民主化的建设也是很难成事的。

现在大家对于这点都有了很好的感悟,而且人们发现发生在法国大革命前的英美革命(英国和美国的革命),它的目标也是走向政治民主化,其实开启的也是新的民主化方向,只是它在这个方面不像法国大革命那么有声势、有影响,不像法国大革命那样有启动世界政治民主化的潮流的一种功能。

法国大革命

但是英美革命也有它不容忽视的重要意义,两者具有非常重要的互补性。英国革命和美国革命强调的是自由问题,而忽略了平等的问题,而法国大革命的相反,它强调的是平等的问题,而忽略了自由的问题,而我们这个现代社会,乃至说现代文明,是建立在自由和平等两个原则基础上的,自由和平等都是非常重要的,它是现代社会的基石。

因此英美革命的经验和法国革命的经验是有互补性的,真正成功的政治民主化建设,乃至现代文明的建设,都必须是自由和平等这两大原则,或者说两大价值之间的一种有机的结合,都必须是两大价值和两大原则之间动态的平衡。

但是,在托克维尔之前,人们没有清楚地看到这点,而在托克维尔以后,人们开始对这点看得越来越清楚了,我觉得这个就是托克维尔的意义,这个就是为什么托克维尔特别值得我们关注的根本原因,托克维尔发现了法国民族国家建设的重大片面性——只关注平等问题而忽略了自由问题,他为了推进法国民族国家建设运动的健康发展,试图借鉴英美的经验克服法国的片面性,同时他又发现英美的国家也有片面性,就是只注重自由而相对忽略了平等。托克维尔想着怎么把英美的经验和法国的经验加以结合,很多理论由此开始建构。

只是很可惜,托克维尔死的太早,英年早逝,很多工作没有来得及做完,很多书没有写完,很多的思想都是一些片断,不过托克维尔真的是一个天才,他已经完成的工作,虽然有很多问题,常常是语焉不详,常常含糊不清,但还是处处闪烁着一种超人的智慧,给我们很多有益的启迪,所以托克维尔才有这么大的魅力,才能受到这么广泛的关注,而且托克维尔在未来很长一时间内,在中国都将成为人们非常重要的关注点,一个很重要的话题。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责任编辑:游海洪 PN13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