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纳粹的登场:民主化如何点燃现代德国民族主义

种族主义的、威权主义的民族主义最终终结了魏玛共和国,并非与政治生活无关,而恰是因为政治生活的民主化。中产阶级的投票人最终被说服了,他们开始相信纳粹将创造一个新的政治系统,[详细]

2017-02-23 18:07

假如你毫无抵抗地阅读弗洛伊德,那你并没有真正读通

弗洛伊德给我们留下了一个不可逆转地改变了我们对世界和对自身的理解的思想体系,但这不代表一个人和弗洛伊德的相遇必须以接受他的概念作为结局。相反,假如一个人毫无抵抗地阅读弗洛[详细]

2017-02-21 12:06

大学智库如何做到价值中立?

最根本的制度安排就是“三不一要”:不表彰,不考核,不根据业绩(至少是短期业绩)决定拨款,要无为而治地养一批“踱方步的闲人”。[详细]

2017-02-17 12:09

罗志田:近代知识分子的“异化”

一个比较理想的合格读书人,或许就要像诸葛亮一样,尽管在南阳躬耕陇亩,对天下大事也要了如指掌,还要预备好应对的策略。对读书人来说,“天下士”就是永远以天下为己任,天下需要我[详细]

2017-02-15 11:37

爱是最小的共产主义,让我们从两个人过渡到人民

在《世纪》一书中,您评论了布勒东(André Breton)[1]的一个文本《17 密技》,在其中您揭示出,20世纪是一个把爱提升为真理的形象的伟大时代。但是,当布勒东在《溶解的鱼》[详细]

2017-02-14 18:26

戴锦华:在中国生活需要点定力 坚持下去就会发生转变

在戴锦华的讲述中,电影早已变成一个起点、一个视角、一个窗口,光影内外更加复杂、纷繁的世界都成为她思索的内容。八十年代的浪漫与反思,当今世界的虚假和残酷,中国的机遇与盲目,[详细]

2017-02-08 17:06

董仲舒的儒学与汉帝国意识形态建立

在汉武帝以后的帝制中国,长期扮演意识形态说服工作,亦即扮演帝国意识形态角色的是儒学,而董仲舒在儒学扮演帝国意识形态的历史过程中的地位,在于他改造先秦儒学,使它更能适应帝国[详细]

2017-02-08 14:18

西方的妄想:沉重的乌云又重新聚集在欧洲大陆上空

“西方的妄想”源自笛卡儿理性的基石:人类妄图凭借幻想从世界之中挣脱出来,成为自然的主人和占有者,继而统治一切。自那时起,人类命运转向了疯狂的进步主义和生产至上主义,直至今[详细]

2017-02-08 13:59

齐泽克:笑话在某种意义上就是革命

好的笑话本身就是出色的哲学。在《齐泽克的笑话》中,齐泽克拿出他最擅长的语言装配形式,举重若轻地将读者引入他的哲学空间:他反复玩味着那些又猥琐又好笑的段子,分析它们背后的逻[详细]

2017-02-07 12:06

汉娜·阿伦特:现代主义的根源是不信任

法国传统和英国传统的相同点是不信任,这也是现代主义的根源,这种不信任也许是自然科学的重大发现带来的直接后果,因为这些发现证明了人类的感觉不能解释世界的本来面目,相反往往会[详细]

2017-01-20 11:49

真正懂得汉娜·阿伦特的,或许只有这个美国女人

有时候,玛丽·麦卡锡和汉娜·阿伦特就像两个女学生,手挽着手,压低了嗓门议论着操场上那些男孩(还有女孩)滑稽可笑的动作。我们跟随着她们二人,行进在遥远的几乎无法航行的思想之[详细]

2017-01-19 10:58

纪念鲍曼,是为了避免中国社会学错上加错

今天我们要纪念鲍曼,目的不仅仅是总结他的学术遗产,而是要继续他提出的道德社会学问题,直面不确定性和碎片化,打破固化的区隔、让知识和学界流动与协同起来,不要让中国社会学走上[详细]

2017-01-18 15:49

雷蒙•阿隆:历史科学与历史哲学的边界在哪里?

所有历史著述中确实都有某些历史哲学的成分。历史学家将这些成分整合到对过去的一个片段的解释之中,哲学家倾向于将它们用于解释整个过去。对于前者而言,真理也许现身于他们通过这些[详细]

2017-01-17 11:43

电影在什么意义上可以别样地书写历史?

电影在什么意义上可以别样地书写历史?电影是否可能评判和揭示构成福柯称之为“权力技术论”齿轮的那些既意外又必然的微小元素?电影是否有助于我们对现在的批判?[详细]

2017-01-16 10:42

鲍曼新书发行在即,一生探寻何为真正“人”

鲍曼认为,知识分子需要对自己生活的社会条件做出认真的反思,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人格和学术行动的自由,才能维持社会“立法者”应有的地位,坚持为社会“立法”,引领社会之发展。[详细]

2017-01-12 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