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雷蒙•阿隆:历史科学与历史哲学的边界在哪里?

所有历史著述中确实都有某些历史哲学的成分。历史学家将这些成分整合到对过去的一个片段的解释之中,哲学家倾向于将它们用于解释整个过去。对于前者而言,真理也许现身于他们通过这些[详细]

2017-01-17 11:43

电影在什么意义上可以别样地书写历史?

电影在什么意义上可以别样地书写历史?电影是否可能评判和揭示构成福柯称之为“权力技术论”齿轮的那些既意外又必然的微小元素?电影是否有助于我们对现在的批判?[详细]

2017-01-16 10:42

鲍曼新书发行在即,一生探寻何为真正“人”

鲍曼认为,知识分子需要对自己生活的社会条件做出认真的反思,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人格和学术行动的自由,才能维持社会“立法者”应有的地位,坚持为社会“立法”,引领社会之发展。[详细]

2017-01-12 10:25

德国社会学家施特雷克:资本主义深陷系统性困境

资本主义的未来(或者没有未来)伴随五个系统性问题:滞涨、寡头式再分配、公共资产流失、腐败和全球无政府主义。可以预见,资本主义未来将经历长期的、痛苦的瓦解过程。它的瓦解不需[详细]

2017-01-05 09:45

约翰·伯格:重新理解全球化的定义 它意味着资本主义

“我们似乎要回过头来重新理解全球化的定义,它意味着资本主义。国际经济组织已经抛弃旧道,变成了投机者;政客们也失去了做决策的能力——我是指传统意义上的政客;国家也似乎失去了[详细]

2017-01-03 10:01

汪丁丁:雾霾长期围城,我们生活的城市将发生什么?

雾霾在北京地区似乎有一种类似“收益递增”的趋势:严重雾霾导致更严重的雾霾,直到使北京地区永远笼罩于雾霾之中。这当然是一种可能的均衡,或许是最可能出现的长期均衡。[详细]

2016-12-22 11:00

厉以宁:中国正在发生新人口红利,这场红利来自农村

中国正处在一个剧烈的变化时期,人力资本的革命正在开始。我们以前都听说中国的人口红利快完了,中国的改革红利枯竭了。但是现在给我们的一个感觉是什么呢?中国正在发生新人口红利,[详细]

2016-12-19 11:14

哈贝马斯:右翼民粹主义偷走了左派自己的主题

英国新首相特雷莎·梅已经在这么做了,她正在试图从右翼民粹手里接过风帆,通过主张干预主义的“强国家”,来扭转早前的政党路线、划定新的界限,以抗击被“抛下”人群的边缘化,抗击[详细]

2016-12-15 10:19

《耳语者》《古拉格之恋》:斯大林的幽灵如何侵袭人心

这种遗毒在当今俄国社会中显而易见——普京的权力就以某种方式建立在这种遗毒之上。在今天的俄罗斯,依然存在一种对独裁和国家强权的普遍“默认”,民意调查显示,71%的俄罗斯人认为[详细]

2016-12-10 13:37

知乎“特朗普粉”的崛起:这群中国知识青年都怎么了?

当美国大学校园内师生联合起来阻击特朗普竞选之路,中国的网络问答社区知乎上却形成了一股占压倒优势的“特朗普粉”热潮。我们尝试去理解他们是群什么样的人,在想些什么。[详细]

2016-12-08 11:00

在美国大选这件事上,为什么乔姆斯基和齐泽克都错了

特朗普和克林顿两人无论谁当选对于中东来说都是灾难,而大西洋两岸那些令人敬畏的思想家们,却忙着冥思苦想哪些人在他们的估计中更 “左” 一些。[详细]

2016-12-07 11:02

为什么中国年轻人如此沉迷于糗文化?

糗文化是以“谈论‘糗事’和‘囧事’为乐,在自己和别人的困窘糗文中享受一种困顿生活里面的吊诡快感 。有意思的是,主动呈现糗态并不是“吊丝”的专利,精英为了维持自己的身份,也[详细]

2016-12-06 11:16

解决全球民族问题的出路在哪里:文化多元主义失败了吗

金里卡的书犹如一篇有关国际民族问题的专题性长篇研究报告,藉此可以相当系统地了解国际社会在最近五六十年中试图解决民族冲突的各种努力过程及其内在理据。[详细]

2016-12-05 11:12

汉娜·阿伦特:为什么我要写《艾希曼在耶路撒冷》

解决有罪还是无辜的问题,尽可能伸张正义,还受害者和被告各自一个公道,是每个法庭审判的核心。眼前的这份报道,要告诉读者,耶路撒冷在匡扶正义的道路上究竟走到多远。[详细]

2016-12-04 19:57

艾滋病的污名化之路:“恐艾症”是如何形成的?

苏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隐喻》中指出,疾病很容易被作为一种社会动员或政治迫害的工具,产生极为不良的影响。在描述艾滋病病毒的原因与影响时,医学界混杂了疾病与战争的隐喻,将艾滋[详细]

2016-12-03 1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