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众忆西尔弗斯:道德稀缺的时代里,他仍坚持道德差异

在这样一个时刻失去西尔弗斯,是一个悲剧,因为他的文学选择与政治勇气在此刻更被我们需要。他总是知道什么样的书会吸引评论撰稿人,他坚持不懈的打磨让文章变得更加出彩。我们必须将[详细]

2017-03-27 12:26

礼物交换并不总是平衡的,收礼有时比送礼更代表声望

礼物的不对称流动司空见惯,尤其是在等级性社会关系背景当中。在许多情况下,非均衡的送礼牵涉到其他形式的社会交换,因而产生人际关系中的权力和声望。[详细]

2017-03-27 11:43

朗西埃谈法国大选:选“法西斯主义者”,还是选“骗子”

哲学家雅克·朗西埃对法国古怪的总统竞选并不感到惊奇。他认为,把所有权力托付给职业政客的法国政治体系,机械地粗制滥造出大量声称代表某种“彻底决裂”的候选人。[详细]

2017-03-24 14:23

方纳:要把美国内战置于全球史视野下进行再思考

与其他传统战争不同的是,美国内战的目标不是为了民族或国家,这是一场不同社会之间的对抗,其诉求在于实现一种社会制度、一种生存方式在美国的确立。这是美国内战最显著的特征。[详细]

2017-03-16 10:34

拍了露胸照的艾玛是伪女权?持这种观念的才是假女权

没必要再黑女权、乱用女权概念抨击人啦。因为可以肯定的是,女权绝对不是坐在一起碎碎念谁的行为“不够女权”。女权这种思想资源一定是可以让女性和男性都更加有内心的力量感的。如果[详细]

2017-03-16 10:27

其实增加民族冲突风险的恰恰是政治的民主化

在民主化开始前,民族主义通常较弱或者于多数人口中杳然无踪。典型的大众民族主义发端于民主化的最早期,彼时精英们争相吁请大众的支持。当民族内的权势集团不仅需要利用民众热情完成[详细]

2017-03-09 11:49

没有一个民族像犹太人一样,三千多年一直遭受仇恨

历史没有像记载犹太民族那样记载其他民族。犹太人被欣羡和嘲讽、恐惧和迫害、鄙视和妖魔化,他们在过去三千多年一直是民众强迫症的对象。然而,经受了三千多年的磨难,犹太人依然坚守[详细]

2017-03-08 11:51

轻生活的来临:诱惑资本主义时代的文化

诱惑资本主义组织的是一个由各种娱乐符号和对悲剧的否定所支配的世界。不再需要教化灵魂、反复灌输高等价值观,不再需要培养模范公民:只需要为了大卖而去娱乐。一种充满意义和责任的[详细]

2017-03-07 11:34

作为除魅者,社会学家经常被看成扫兴的人

社会学是一门“扰人的科学”,因为它揭露出隐藏在背后的有时被抑制的东西,还因为它经常与统治者的利益相违背,部分由于这些利益隐匿于缄默的表面之下或于情理之后,而情理经常告诉人[详细]

2017-03-06 11:57

布尔迪厄:男性特权是陷阱,男人也是被统治的囚徒

男性特权也是一个陷阱,而且它是以长久的压力和紧张换来的,这种压力和紧张是男人在一切场合展示男子气概的义务强加给每个男人的,有时甚至发展至荒谬的地步。[详细]

2017-03-02 18:09

解玺璋:不革命就是反革命?我替张恨水打抱不平

我们不能这样对待一个人,如果这个人不革命,这个人就是反革命,或者是有罪的吗?他完全可以选择一种不革命的生活。我们说鸳鸯蝴蝶派不好,但鸳鸯、蝴蝶也不是害虫。[详细]

2017-02-27 18:23

王晓渔:西南联大虽自由,但毕业率才一半

如果一个人既想逃课又希望老师给优,我觉得这不是自由,也不是叛逆,叛逆的话是不在乎结果的,独立的话应该愿意承担结果,无非是希望投机而已。[详细]

2017-02-27 18:22

六十年来,“兰德学说”蔓延的迷思

“人活着的目的不是为了他人活着,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活着”读者最常提到的是兰德的个人自由观点。但利己和良善怎样兼容?极致的“利己”,商业的,或政治的,是否只在正面方向上影响他[详细]

2017-02-27 18:11

纳粹的登场:民主化如何点燃现代德国民族主义

种族主义的、威权主义的民族主义最终终结了魏玛共和国,并非与政治生活无关,而恰是因为政治生活的民主化。中产阶级的投票人最终被说服了,他们开始相信纳粹将创造一个新的政治系统,[详细]

2017-02-23 18:07

假如你毫无抵抗地阅读弗洛伊德,那你并没有真正读通

弗洛伊德给我们留下了一个不可逆转地改变了我们对世界和对自身的理解的思想体系,但这不代表一个人和弗洛伊德的相遇必须以接受他的概念作为结局。相反,假如一个人毫无抵抗地阅读弗洛[详细]

2017-02-21 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