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克劳迪奥·波扎尼:为了重构一个诗意的世界


来源:凤凰文化

当艺术、文化和激情被认为是无用的、没有存在之必要的时候,在语言越来越肤浅贫乏的时候,诗歌能够把人类从文化危机、道德危机和教育危机中拯救出来,因之,诗歌堪称“词语的生态学”。

克劳迪奥·波扎尼

当艺术、文化和激情被认为是无用的、没有存在之必要的时候,在语言越来越肤浅贫乏的时候,诗歌能够把人类从文化危机、道德危机和教育危机中拯救出来,因之,诗歌堪称“词语的生态学”。在许多方面,诗歌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词汇表,正面的、负面的,积极的,消极的,它都具备。

在意大利,乃至整个西欧,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写诗,而几乎没有人读诗。这是因为,当下社会的人们都想在一些他们根本不懂的话题方面表达自己,根本找不到时间来倾听或是阅读别人的作品。

另一个重要方面是:诗歌是唯一不依赖技术而存在的一种艺术形式。音乐、视觉艺术、电影等艺术门类都离不开技术,离不开其它艺术形式的配合,在数码时代的今天,他们自身的存在方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甚至是革命性的变化,唯有诗歌,一直没有变,她不依赖技术,也不需要其它艺术形式的配合,一支笔,一张纸,就足够了。

今天,信息以前所未有的超高速传播,但是那些被传播的信息在语言方面难免平直和肤浅,而诗歌可以给语言以深度和垂直度。

另外,诗歌是“词语的生态学”,它保护语言,不让它走向贫乏,又不让它滑进那些所谓的“时尚词语”的泥沼。

诗人自费出版诗集可能会让诗人的写作更自由、更勇敢、更有创造力, 但,不幸的是,情况并不总是这样。诗歌可以真正成为新文艺复兴的先锋和人类进化的真正的价值意识的探路者: 创造力、伦理、好奇心、热情、知识共享...... 有时候,一句诗就是一个世界。

和其它艺术门类不同,诗歌不需要展出、展览和艺术交易。出版社通常不关心诗歌,不愿意出版诗集,那是是因为最优秀的诗集也不如最糟糕的小说卖的多。

诗人像是水源探测者,总是在寻找新的水源。他们不断发现新的水源,却从不将其据为己有,更不用来“做生意”“发大财”。 真正的诗人总是“在路上”,而这条路是永无止境的。由此,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上个世纪最重要的三个先锋艺术流派“未来主义”、“超现实主义”和“达达主义”都是由诗人创造的而非画家、作家或音乐家。

这意味着诗歌可以跨越所有的艺术领地, 这对于建立在不同语言之间的对话和交流之基础上的当代艺术来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总而言之,诗歌不仅没有死,而且恰恰相反,诗歌在改变和提升人类境况方面发挥着最现代最有力的媒介作用。

作者简介:

克劳迪奥·波扎尼:著名诗人,旁白艺术家和音乐家;1961年生于意大利的热那亚。其诗作已被翻译成10多种语言,发表在几十种重要的国际当代诗歌杂志上,或被编入一些重要的诗歌选本。自1995年以来,克劳迪奥·波扎尼一直担任意大利热那亚国际诗节主席,并在比利时、法国、日本、芬兰、德国等国组织了一些国际性诗歌活动,此外,他还是热那亚“诗歌屋”主任,每年举办120多场免费的诗歌公益活动。他最近出版的诗歌配乐CD在意大利独立广播电台的播出排行榜中进入前20名。

[责任编辑:史宛艳 PN160]

责任编辑:史宛艳 PN160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