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版《镜花缘》:一个唐代书生的奇幻漂流

周作人曾在文章中提到:“对于神异故事之原始的要求,长在我们的血脉里,所以《山海经》《十洲记》《博物志》之类千余年前的著作,在现代人的心里仍有一种新鲜的引力:九头的鸟,一足[详细]

2017-05-23 19:06

关于人工智能写诗,诗人和作家们都怎么看?

“当我们认识到科学技术的强大力量的时候,我们也意识到它是我们的一个异己的造物,我们已经完全无法控制它。或者说,在我们最深的噩梦中,我们已经不是‘我’了,可能存在着一个异己[详细]

2017-05-22 14:44

王晓渔:“先锋派”如何避免成为“冲锋队”?

许多美学上的“先锋派”,在政治上却认同“冲锋队”;或者许多“冲锋队”成员,在美学上却有着“先锋派”的趣味——这是我最初觉得有些不解的现象。后来发现,两者在思维上有相似之处[详细]

2017-05-22 10:36

语文老师:小学生作文套路多,8岁孩子下笔就写“我这一生”

那天的作文题目是“高尚”。第二天我收到的40篇作文里,有十几篇内容几乎完全相同,大致内容都是:今天,我在56路公交车上,看到一个小弟弟给老人让座,这让我十分敬佩小弟弟的高尚品[详细]

2017-05-22 10:25

老树谈新作:不想过多解释作品,一说出就变鸡汤了

老树画作流行后曾被不少评论视为另一种心灵“鸡汤”,老树现场虽然不愿意反驳“鸡汤”说,但却表示钟情“平静”二字。[详细]

2017-05-20 23:37

首部由人工智能创作的诗集由中文创作出版

为了测试小冰的创作水平,微软让小冰化名在报刊、豆瓣、贴吧和天涯等多个网络社区诗歌讨论区中发布作品。小冰的创作迅速引发了读者们的热情探讨。据出版方透露,截至这本书出版为止,[详细]

2017-05-20 23:35

蒋方舟:王小波时代有趣的灵魂太少,现在问题是太多

现在是一个喧嚣的时代,所有人都希望表达。王小波生活的时代是有趣的灵魂太少,但是现在是有趣的灵魂太多。我们还需要读王小波吗?我后来发现,王小波对我影响最大的,并不是所谓‘沉[详细]

2017-05-20 13:32

张恨水:往昔岁月里的五月北平,“透心儿凉”

当承平之时,北平人所谓“好年头儿”。在这个日子,也正是故都人士最悠闲舒适的日子。在绿荫满街的当儿,卖芍药花的平头车子整车的花蕾推了过去。卖冷食的担子,在幽静的胡同里叮当作[详细]

2017-05-19 09:44

评作家戴小华《忽如归》:历史激流中的台湾家族史

戴小华这一代人虽然出生在台湾,但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在父母的言谈中、迷茫的眼神中、叹息声中,听到看到的都是离散之苦、家国之痛,所以一旦两岸交流的大门打开,思乡的闸门再也无[详细]

2017-05-18 10:47

王贺:郁达夫手稿《她是一个弱女子》是善本吗?

是不是可以说作家学者的手稿,并不一定要比后来发表、出版的文本更具权威性?如果从来未曾发表、出版过,我们的研究、整理工作,当然只得以手稿为依凭,如果不是,则也不能轻易褫夺后[详细]

2017-05-17 09:29

王安忆论汪曾祺:他已是世故到了天真的地步

正好与如今将简单的道理表达得百折千回的风气相反,他则把最复杂的事物写得明白如话。他是洞察秋毫便装了糊涂,风云激荡过后回复了平静,他已是世故到了天真的地步。[详细]

2017-05-16 14:48

戴潍娜:诗歌应该从幽微的美学走向透明的公共思考

诗歌,作为永恒的时尚,引领着人们的生活方式;进而,在历史的眼光里,呈现出一种逝去的文明方式,其公共性需要再次被擦亮,从一种幽微的美学,走向公共思考;面对过去和未来,诗歌在[详细]

2017-05-16 14:09

《重新派遣》作者:新一代战争作家要超越陈词滥调

他提起了在伊拉克服役时第一次碰到自杀式炸弹袭击的场景,“我看到担架上躺着一个孩子,那孩子被炸得血肉模糊的,我对自己说,一定不要忘记这孩子的脸。可那天晚上我又看到许多被炸伤[详细]

2017-05-16 09:23

张建华评《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的婆娑丽影

俄国曾是偏安于欧洲一隅的穷乡僻壤,知识分子和政治精英出世甚晚,但负有强烈的使命感——无论是批评家、史学家,抑或是小说家、诗人、艺术家皆是如此。[详细]

2017-05-15 09:57

曹植七步赋诗,诗从何来,故事是否真实可信?

这首诗的来历相当可疑,在现存最早的几种宋刊本曹植诗文集中均未见收,直到由明人辑校刊刻的曹集中才开始出现,其后遂相沿成习。而早在《世说新语·文学》篇中就已经记载过这首诗的创[详细]

2017-05-12 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