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王安忆办公室的日子 余华说我们这帮学生很幸运

余华有回来中文系讲课,说我们这帮学生很幸运,能跟中国最好的女作家学习,还说王安忆是他偶像。我当时听了心里想笑,觉得余华很幽默,要么就是情商高,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现在想来[详细]

2017-07-27 09:53

《不畅销小说写作指南》:野鸡写作班与奖金3000万的写作比赛

是的,我们很不幸地处于这样一个时代:大量的评论正在消失,转而以诗的面目登场。另一方面,仅仅因意外而流传下来的被污染的评论——那种被可怜地束缚在文字游戏里,并以完全不同的目[详细]

2017-07-26 17:46

薛忆沩:中文小说翻成外文遭遇改动,作家该不该插手

“《都柏林人》呈现的是囚禁在一座被时间麻痹的城市里的脆弱心灵,而《Shenzheners》关注的也是中国‘最年轻的’城市里从来就被文学忽略的脆弱和内心。”[详细]

2017-07-25 11:20

韩少功:下功夫把活做好,我对网络文学抱以很大期待

韩少功在讲座中指出,文学的经典化需要借助文学史、辞典等权威工具,但同时,文学之外的力量也在操控。市场、政治、宗教因素在不同时代起着不同的作用,但最重要的力量还是知识精英的[详细]

2017-07-25 10:33

《我的前半生》:你的生命长得很,没有人为离婚而死

亦舒是华语世界独具影响力作家,与倪匡、金庸并称为“香港文坛三大奇迹”,至今已出版300余部作品。她擅长以简练文笔书写动人故事,开启了现代女性独立爱情观与价值观,影响了半个世[详细]

2017-07-24 09:19

《悟空传》IP全胜的背后:中国奇幻文化二十年的兴衰

一路走来,中国奇幻既成为了影响几代人的重要文化,又因为商业利益的侵轧不断在沦为彻底的文化垃圾的边缘游走。仿佛南柯一梦,却又尚未醒来,这种折射着无数欲望与诉求的类型文化中有[详细]

2017-07-22 18:31

《他们眼望上苍》:黑人女性意识觉醒和自我救赎之路

甜点心问珍妮:“假如你现在会死去,你不会因为我把你拽到这个地方来而生我的气吧?”珍妮的回答是:“如果你能看见黎明的曙光,那么黄昏时死去也就不在乎了。有这样多的人从来都没有[详细]

2017-07-21 04:49

房思琪的伤心故事:本是才貌双全前途无量的林奕含

林奕含这本《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也是类似的手法,房思琪、刘怡婷、李国华、一维哥、伊纹姐……一位位人物都被作者写得活灵活现,赋予了虚实难辨的真实性,所以这本书也很容易被误读成[详细]

2017-07-20 10:07

从简姑妈到美少女,简·奥斯丁在大众文化中的形象重建

一八一七年,亨利·奥斯丁在给刚去世的妹妹作传时,一定想象不到笔下那个“生平无大事”的简会在两百年后有怎样的命运。上世纪末以来,一股奥斯丁热潮在全球蔚然兴起。其六部小说的影[详细]

2017-07-18 09:08

严歌苓《芳华》阅读报告:英雄方寸大乱,你们开心了

严歌苓在这部作品里,除了成功刻画了刘峰的人生走向,还用高于现实生活的视野将道德的副作用给大家做了充足的展示。几乎每一个读者,都能体会到作者的良苦用心。仅这一点就足以让这部[详细]

2017-07-16 11:17

欧阳江河、于明诠:传统书法与百年新文学的互相致意

当代文学从来没有被书法书写过,我们可能是最后一代和书写的内容还有关系的书写者,我们想恢复书写的日常性,同时恢复一种文学性、创作性和专业追求相结合的传统。[详细]

2017-07-16 09:06

拉美文学爆炸五十年 学者詹明信谈《百年孤独》

没有魔幻,没有隐喻:只是在超越中体现出的一点勇气,是一种物质的崇高性,是用一个天使的视角观察晾干衣服或者换油的过程,是天上的污渍,也是苏格拉底的脏脚趾甲在柏拉图的理念论中[详细]

2017-07-15 16:41

林语堂评《西线无战事》:看到的不是英雄,只是丘八

Remarque给我们看的不是英雄,只是与你我相同的丘八,恐怖,恐怖,永远在恐怖及神经错乱如醉如狂的状态中自卫与杀人,而且杀人是所以自卫,自卫不得不杀人。[详细]

2017-07-14 11:21

蔡澜:作家的生涯,就是我想过的日子

作为作家、生活家、美食家、电影人、主持人,蔡澜有多重身份,但他最乐意的或许还是成为一个快乐且有趣的人,这比任何名誉头衔都更了不起。[详细]

2017-07-13 09:15

专访红学家李希凡:爱哭的人物形象不都叫“林黛玉”

众所周知,如果做“红学”研究,那一般是绕不开学者李希凡的。1927年出生的李希凡是著名红学家、文艺理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现任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详细]

2017-07-12 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