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赫兰特·亚历山尼安:话语与精神之自由


来源:凤凰文化

诗歌从来不惧任何糟糕的现实、历史、未来,以及任何带刺的脸庞,它以独具魅力的方式,来接触生活中微妙和凶残的现象,以其艺术魅力将之征服,用自己的武器和魅力来使之“诚实”、“深沉”。

赫兰特·亚历山尼安

诗歌从来不惧任何糟糕的现实、历史、未来,以及任何带刺的脸庞,它以独具魅力的方式,来接触生活中微妙和凶残的现象,以其艺术魅力将之征服,用自己的武器和魅力来使之“诚实”、“深沉”。以其独特的语言和逻辑,诗歌可以处理任何主题或问题。在自然和精神的范围之内,诗歌可以抵达任何领域;它像中子一样无孔不入;可见的与不可见的,均可灵巧记录。面对正在失去的传统,一些人试图把诗歌关进“抒情的花园”,以免“肮脏”领域的污染,比如政治;他们担心诗歌会受到污染、堕落,并失去其光鲜的外表。这样一来,诗歌就被置入羞怯和乏味的笼子里面。缺乏新的、健康的精神和艺术方面的活动,诗歌自然就会病枯。在某种情况下,诗歌被反其道而行之:试图令其习惯于与自己本性相背的“生活方式”:人们借助诗歌来说一些原始的或冷静的语言,将精神与思想世俗的混乱抛弃,而一个人内心世界里的残酷,恰是一种驱动之力。这是朝向诗歌的暴力,结果诗歌内在意象的特权,正被融化,并变成慢吞吞的饶舌者——人人都想扇他几个耳光。此时,诗歌总是获胜,并以非诗歌的方式来表达自己。

缺失了精神自由,一首诗就像是无能而生病了的卫生工作者,因为体力虚弱,不能打扫医院、清理手术室,只能移动受伤人员,给医生打下手,让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更加赋于人性化。诗歌渴望其语言和发音的整个的力量;在它像一个马拉松选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跑道,只是一味地向前跑步的过程中,便产生了思乡的火花。诗歌可以经历任何形式的变化,有大量不同的表达方式,迥异于往常的文字——但其两个关键的特点不可丢失:独特的节奏和语言的魅力。一般来说,韵体诗歌的魅力即在于此,其余都是第二类的特征。

像其它文学艺术种类一样,诗歌热爱纪实:它将人们或作者灵魂和思想中出现的风暴、事件等变成词汇意象,来反映过去的事件和未来的预测。正是诗歌,最能直接而温和地反映与之密切相联的当下的时代。同时,在此基础之上,诗歌创造了自己的现实,以及自己的时代,只有外在的符号,才能明显地不同于真实的现实体系,不同于思想状态和心理状态。它们源于相同的精神,并带有相同创造者或作者的个人痕迹;它们不可能有根本的矛盾和差别,因为相同的经历,以及宇宙规则的影响。

诗艺有自己的要求,事先对于文本的结构,有着特别的幻觉和限制。因此,若将诗的自由完全等同于艺术或其它类别的言论自由,是不恰当的。在精神和描写的领域,诗歌相对而言更加自由。由于情感的浓度,演讲的句法和不同寻常的思想,一首诗歌自古以来往往都是演讲艺术的典范,而且在将来还是这样,直到迫在眉睫的变化使其与其它文学体裁相混合。

诗歌的目的,以及诗歌原来的意义,无论何时都不会变化,只是在未来的道路上,变得更加复杂和困难,难以完成。渐渐地,诗歌面临着更加严酷的竞争:诗歌不仅要在其它文学体裁中保持主导地位,而且还要在其它艺术形式和大众媒体之前保持可见度、被人所需——特别是在互联网的面前。我坚信,明天诗歌的基调表达,除了高度的艺术性之外,也强调诗歌的质量,并高度重视获得真实信息的重要数据和解释——这些正被、并将继续被21世纪的人类所需要。从现在开始,诗歌将被这样的元素所补充:这些元素将在智力读者中占据一定的位置,成为文件和小说所需的材料。当然,这并非意味着所有的诗歌领域都主要地带有这样的痕迹,但现在即可预言:智力诗歌和事实诗歌将占据主导地位。

各国的诗歌都具有中心的趋势,每个国家,包括亚美尼亚诗歌,从现在开始,都“命中注定”要将世界水平的一流的诗歌运动变成国际诗歌剧团独特的表演者。亚美尼亚诗歌,以其传统的独特的民族个性,具有伟大的能力,可以向其它国家的诗歌转化:它自身的创造性,无可否认地对于其它国家的诗歌更容易被人接受。同时,正如从前一样,古典而习惯的诗歌,将有自己独特而关键的作用,但我认为,它不会“引人注目”,不会决定明天诗歌的面貌。或许,将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启示,让格律诗歌的艺术达到新的高度。

在保守社会里,无论多么似是而非,诗歌的角色和重要性更加明显:作为独特的表达方式,诗歌以其暗喻、讽喻、暗示的语言,来向人们传达珍贵的理念、思想、感觉,这本来可以单独或部分借助其它文学体裁来完成,或者借助其它艺术手段来完成。通常,一两首诗便能够对精神、民族、社会的发展起到比之同时期类似的服务更大的作用,很多力量注定是为了意识形态的目的或当地的发展。诗歌不仅能以健康的内心世界而改变一个人的个性,而且能够改良社会的氛围,有时甚至能够推进社会变革和政治革命。诗歌有助于人类和民族重拾自己的个性,带着创造精神前进——一般说来总是这样的。

然而,诗歌面临着朦胧的时代:即便从其最近过去的荣光中,仍然存有一丝光亮,却被不幸掠走,真实可见的效果也变得虚弱——在传达人类社会深刻而奇妙的情绪方面。精神文化的勇士诗歌变成了“有限制的”兴趣点,别人极少给予关注,主要与一些场合相关:庆典、报告、周年纪念日,以及其它一些相关的程序。对于强大、高级、深入、高级的诗歌而言,自然和标准展现的要求和邀请,似乎变得多余,公众意识和公众地方不总是对其开放:出版社、俱乐部、音频-视频亭子,用于异性见面的图书馆等。虽然昨天没有举行什么仪式,也没有诗人和诗歌朗诵。

一个崭新的文化时代开始了,即将被创造和消费的价值,根据当代人类的心理和兴趣,被赋予了意义和形状。诗歌的出现,是为了满足读者新的狂野的期盼;问题可以通过诗歌的作者来解决——以及中间商和组织者。

诗歌的推广,只能借助高质量的诗作,否则,情况只能越来越糟。从精神文化兴趣的观点来看,如果作品只有诗的名字而没有诗的审美内涵,就应该禁止出版、分散、宣传。简言之,这样的作品,不值得推广和宣传。这和具体的情况没有任何关系,珍贵的东西太少了,所以被无价值的东西充斥了。总体说来,亚美尼亚当代诗歌发出新的声音,绝大部分是多音的,有着多种不同的风格和流派,而且可以在精神和文化领域起主导作用。很多作品用富于诗意的语言写成,这种创造性的潮流符合了人们的最佳期盼;那些能够并需要占据统治地位的,不仅在非有色的诗歌领域,而且必须诞生一场新的艺术运动。如果高质量的诗歌作品达到一定的高度,那么,当今存在的昙花一现的、无聊而缺乏审美内涵的诗歌之洪水——这些诗作只是创造了诗歌氛围的一种假象——就会自动退成背景。只要缺乏逻辑、现代、强健的方法,以评估、赞美和吹嘘有价值的好的作品,具有次要意义的创作和垃圾创作就会到处散播,或者这样创造领域的缺乏得以繁衍,没有上述传染性的洪水那么危险和可怕。我想说,在“普及诗歌”的理念之下,我从来没有不提倡“大众诗歌”的欣赏,也不主张这种诗歌的普及。同时,对于被看作大众的诗歌,我从不持什么特别反对的态度。像其它类别的艺术呈现一样,它源于当下,带着自己的标准和美学原则。当代艺术发展的一个独特的现象,当然是让大众艺术接近高层精英,而两者之间的界限,也就更难界定了。我不详细讨论这个问题(这是研究资料),我只想强调:上述现象不仅是现代人典型兴趣饱和的影响所致,也是艺术标准有了一定堕落的结果,同时也至少部分地归咎于对高层精英创造性的抢救性保护措施(几乎等同于“新古典主义”的术语)。在俄国、欧美、中国和日本的领域里,上述发展只是普通的认可,而在亚美尼亚的现实中,这样的发酵,可以说,只是处于最初的时期。毫无疑问,人们期待着类似的发展。

就亚美尼亚当代诗歌而言,强调了两极:崭新的诗歌和平庸的散文。这两极都不太流行,不具有被称为大众的特点。事实上,如果人们对诗歌的重视程度不够的话,危险就产生了。首先,灰色将笼罩一切,并影响到对原创诗歌的评断和定级,诗歌将一落千丈,那么,人们所创造的艺术奇迹,将被排斥到新一代人精神和文化的需求与兴趣之外。

在一些国家,小鸟或其它动物被宣布为国家保护对象,比如日本、印度、中国、澳大利亚等。就亚美尼亚而言,我们需要不同的方法,来适应我们的个性和内部定位。我想,如果在亚美尼亚,诗歌被宣布为国家保护对象,并掀起一场实实在在的复杂的保护运动的话,这种做法将是非常恰当而有诱惑力的。就我们亚美尼亚个性而言,比之其它东西,诗歌更加具有鲜明的特征,因而具有很好的精神和文化价值。但是,其权威地位,不该以牺牲其它艺术为代价。恰恰相反:它应该为其它艺术的发展和普及树立最好的榜样。在同类之中,让它出类拔萃吧!

就我个人而言,诗歌,以及艺术的现状和未来的命运,比之政治、经济、其它领域的公共活动,都更加重要,更加令人忧心忡忡。因此,很多人为此而忙碌着!国家的、政治的、社会经济的,以及其它的危机和灾难,在精神堕落、尤其是诗歌状况恶化之后,便开始了。或许,这在别人看来未免有些夸张,但我想说,其它的解释和澄清变得越来越没有说服力。

一个民族的进步,也深深地受到诗歌的影响。诗歌熨平时代的语言,提炼人类的精神,并防止带来灾难的行为。在诗歌之翼之下的国家里,芳香四溢,万众一心,文明的进程,大胆而稳重。

对于我们亚美尼亚人而言,诗歌正是我们民族的价值体现。

作者简介:

赫兰特·亚历山尼安:著名诗人,翻译家,1961年出生于亚美尼亚的纳卡地区,高等技术教育学院毕业。1983年始,专事文学和新闻写作,迄今已有12部诗集及多部散文随笔集出版,其诗作已被译成俄语、英语、波斯语、塞尔维亚语、法语、德语、乌克兰语、罗马尼亚语、保加利亚语等几十个语种,其作品曾经获得亚美尼亚作家协会颁发的重要奖项。现居斯捷帕纳克特,为一家文学翻译杂志Gegharm的主编,翻译了世界各地众多当代诗人大量的诗歌作品,曾经应邀出席过马其顿的斯特鲁加国际诗歌节、波兰的华沙国际诗歌节等国际性重大文学活动。

[责任编辑:史宛艳 PN160]

责任编辑:史宛艳 PN160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