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杨宗泽:跟语言搏斗的人


来源:凤凰文化

写诗和译诗都是创造性的劳动。写诗难,译诗似乎更难,个中原因大约主要在于诗歌语言的多义性以及民族文化和民族语言的差异性。

杨宗泽

写诗和译诗都是创造性的劳动。

写诗难,译诗似乎更难,个中原因大约主要在于诗歌语言的多义性以及民族文化和民族语言的差异性。

众所周知,诗歌语言浓缩了一个民族语言文化的精华,所以,在所有文学种类的翻译中,诗歌的翻译无疑是最难的,特别是将用象形文字写作的汉语诗歌翻译为英、法、德等拼音文字的时候,诗歌的不可译性会更加突出地凸显出来,而使译者频频深陷“徒劳”和“遗憾”的困境。诗歌的翻译和小说、散文的翻译尽管都是文字的转换,但其本质意义上,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翻译。一般来说,小说或散文的翻译能够达到“信、达、雅”的标准就可以称得上满意的翻译文本乃至是一流的翻译文本了,而用“信、达、雅”的标准来衡量诗歌的翻译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诗歌的翻译不仅是语言文字的转换,而且是情感、意境和意象的再创造,需要传神入化的功力,这种功力不仅仅取决于翻译者的外文水平和母语功底,而且要求翻译者必须具备较高的诗歌写作水平和对于诗歌翻译的热情,才有可能使其翻译文本抵达“形神兼似”的境界。所以,西方诗界所推崇的“诗人译诗”一说确是“过来人”的“肺腑之言”。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文学翻译特别是诗歌翻译一直是被当做一门艺术的;既然是一门艺术,它就必定具有一定的技艺性或技巧性,尽管这种技艺性或技巧性并不被译界所普遍认同或认知,但,它毕竟是存在的。根据我个人多年来在诗歌翻译方面所积蓄的体悟,这种技艺性在于:单一地采1223 用“意译”还是单一地采用“直译”的方法都不可能将一首诗的内涵确切地传达出来,只有将“意译”和“直译”的方法用于同一首诗的翻译,才有可能将原作的内核比较深刻地挖掘出来。尽管如此,诗歌的翻译只有更好的翻译文本,不会有完美无缺的翻译文本。

抛却诗歌写作和诗歌翻译的语境而外,单就诗歌表达而论,诗歌翻译和诗歌写作都属于语言的艺术,二者都要靠语言的巴掌掴出去,才能够打动读者,才能够震撼心灵。由此,对于写诗的人和翻译诗的人来说,他们都是跟语言搏斗的人--------- 一生都在跟语言搏斗,最终又斗不过语言。这似乎是一种宿命。

作者简介:

杨宗泽,山东平度人,退休教师,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外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自1983年始,迄今已有3000余件诗歌、散文、文学评论以及中外当代诗歌英汉互译作品在国内外80余家报刊上发表。诗歌、散文以及诗歌翻译作品入编60余种选集或选本;小传入编《中国作家大辞典》、《世界名人录》等多种典籍。1999年12月被(美国)世界作家艺术家协会评选为“1999年度最佳翻译家”。已有诗集《浪漫季节》、《无雪的冬天》,诗歌翻译集《贺敬之短诗选》、《吉狄马加诗1167 选》、《伊曼纽尔·马休诗选》、《时间》等32部著作出版。

[责任编辑:史宛艳 PN160]

责任编辑:史宛艳 PN160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