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吉狄马加:当代世界文学语境下的中国诗人写作


来源:凤凰文化

非常高兴能出席北京师范大学举办的“当代世界文学与中国国际学术研讨会”,非常高兴能在北京师范大学这样一所著名的学府见到我尊敬的同行,各位远道而来的文朋诗友。

该文章为吉狄马加2008年10月16日在北京师范大学“当代世界文学与中国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演讲。

吉狄马加

我尊敬的各位同行,各位朋友:

非常高兴能出席北京师范大学举办的“当代世界文学与中国国际学术研讨会”,非常高兴能在北京师范大学这样一所著名的学府见到我尊敬的同行,各位远道而来的文朋诗友。尽管想尽量避免因客套而带来的所谓礼节,不要让它影响我们之间,从一见面开始就已经感受到了的那种亲切以及只有在作家诗人之间才会有的某种来自心灵世界的感应——当然这无疑是人与人敞开了各自的心怀之后,才能获得的一种最为美好的、同时也是最为直接的思想与感情的交流通道,但是尽管这样,我还是要以一个中国诗人的名义,向今天到会的各位同行,特别是向远涉重洋而来的各位文朋诗友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我相信因为你们的到来,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关于“当代世界文学与中国”的学术论坛,一定会取得圆满成功!下面请允许我就“当代世界文学语境下的中国诗人写作”谈几点意见。

我想说明的是,“当代世界文学语境下的中国诗人写作”是很宽泛的一个题目,它所包含的内容是极为丰富的。就这个题目和它所包含的内容而言,完全可以写一本关于此方面的专著。但是为了说明今天的中国诗人与世界文学的关系,我还是固执地选择了这个似乎太大的题目。另外,作为一个个体的诗人,我想我的看法和见解,也不能完全代表文学气质有着很大差异的中国不同民族的诗人。不过在这里,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今天几乎所有的中国诗人,都在一种更为开放的状态下写作,特别是随着中国文学翻译界近三十年的卓有成效的工作,可以说当代世界不同地域、不同种族、不同国度的大部分代表性诗人的作品也都在近几年里被大量翻译成中文出版。许多当代中国诗人在写作中,无疑都受到了当代国际诗坛创作思潮的影响,特别是在当代诗歌的实验写作方面,不少外国重要诗歌流派以及重要诗人的作品,可以说对中国大部分当代诗人在创作上的影响都是十分明显的,对有的诗人的影响就更为深刻。他们所受的影响不仅体现在写作技巧上,有的甚至在写作风格和文体上,也留下明显的外来文学的影响的痕迹。

当然在这里我需要说明的是,中国文学传统,特别是中国诗歌的美学传统,依然是中国诗人在文学传承上所受影响的主要来源,因为中国现代诗人,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到今天,走过了一条中国新诗歌不断探索、甚至是历险的道路。这其中有抛开中国语言自身的特性,尤其是割裂中国古典诗歌美学传统的根脉,而一味全盘模仿外来诗歌的沉痛教训,同时也存在过完全在形式上和写作方法上沿袭中国古典诗歌、在整个创作思想上反对创新——特别是就创造新的诗歌艺术形式毫不宽容的主张和现象。这似乎从另一个角度,也给我们留下了需要去正视的失误。

但最为可喜的是,虽然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一些问题,但中国现当代诗歌的发展,其主流还是健康的。在近一百年的中国诗歌发展过程中,应该说有一些重要的诗人和作品,就是今天我们把他们放在当时不同国家和民族的代表性诗人中间,如果把他们以及他们创作的作品进行比较,应该说都是毫不逊色的。特别是这些诗人和作品中所体现出的东方文化精神,尤其是诗歌中的哲学和美学意境,客观地讲,在当时所谓的世界文学这个大格局中均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简单地回顾这些历史过程,我的思想试图阐释一个问题,就是想说明,无论是过去的那一个世纪,还是今天在当代世界文学的语境下,中国诗人的写作或者说中国大多数诗人的写作,都在进行某一种所谓的“纵的继承”和“横的移植”。其实简言之,“纵的继承”就是对中国数千年来所形成的伟大文学传统或者说诗歌传统的继承,而“横的移植”就是对世界各国、各民族优秀文学作品,当然,包括经典诗歌作的学习和借鉴,在今天尤其是要对当代世界各国各民族的优秀作家诗人的作品进行学习和借鉴,这正好印证了中国一句古话“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道理。

其实说到这里,我还想说的是,中国文化本身具有一种极大的包容性,也可以说在学习和借鉴外来文化方面有着悠久的传统。据有关学术机构统计,近几十年中国翻译出版的外国人文类著作达到十万种以上,而世界各国所翻译出版的中国人文类著作却与这个数字相差甚远。这也说明了进一步开展好文化交流的重要性。其实我们今天这个论坛的交流就是一个好的开端,因为它让许多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用不同语言、文字写作的作家和诗人坐在了一起。

第二,我想讲的问题是,在当代世界文学语境下,中国诗人的写作,到底受到了哪些具体的影响,而这些影响又是如何产生的?当然这同样也是一个很大的题目,用一两句话是很难说清楚的。就是让不同的中国诗人来阐述这个问题,我想也会有很大的差异,因为每一个诗人都会从自己不同的角度来谈自己所受到的外国作家和诗人的影响,这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所以说在这里我想谈一些更具有共性的、有关当代中国诗人在写作中学习和借鉴当代外国文学的问题。

同样在以下的举例中,我会随意谈到一些当代外国诗人,他们以及他们的作品被介绍到中国之后所产生的影响。我想从上一个世纪五十年代的一些重要外国诗人谈起。俄罗斯及苏联诗人的作品对当代中国诗歌创作的影响是巨大的,除了革命诗人马雅可夫斯基之外,著名的俄罗斯乡土诗人叶赛宁,诗人曼德尔施塔姆,著名女诗人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诗人帕斯捷尔纳克等等,他们诗中的人道主义精神以及俄罗斯文学所特有的悲悯情怀,可以说从灵魂和心灵世界中深刻地影响过几代中国诗人。就是到今天,这些天才的俄罗斯诗人作品仍然在影响着当代中国诗人的写作,特别是他们所特有的那种高贵的道德勇气和力量,对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的思想和精神所产生的影响同样是巨大的。

这可能是一个文学现象,俄罗斯诗歌似乎在中国诗人中一直有着崇高的地位,前不久,许多年轻的中国诗人就俄罗斯楚瓦什共和国杰出的诗人捷纳狄•艾基的作品又展开了广泛的讨论。作为当代俄罗斯特殊的先锋派诗人,他的作品深刻地记录了人类存在的真实以及诗歌所描述的大自然的本质,他的创作真正继承了俄罗斯诗歌中有关热爱自由、不屈服专制、同情弱者、歌颂生命尊严的优秀传统。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及英语国家的当代世界文学同样对中国诗人的写作有着重要的影响。远的不用说,从上一个世纪后半叶开始,美国诗人埃兹拉•庞德的印象派诗歌被陆续翻译成中文,诗人艾略特的杰作《荒原》就有多个版本在中国翻译出版,美国杰出的民族诗人弗罗斯特、卡明斯,美国“垮掉派”诗人代表人物金斯堡,美国“自白派”天才女诗人西尔维娅•普拉斯以及英国诗人特德•休斯等众多英语语系的诗人被大量翻译介绍到中国。现在从中国现当代诗歌的发展轨迹中可以看出,英语现代诗同样深刻地影响了许多中国当代诗人的创作。在诗歌意象的运用上,在诗歌深层次表现人类世俗生活以及用诗歌语言探索人类心灵世界方面,都为中国现代诗的创作注入了一种异样的活力。

在谈到当代外国诗歌对中国诗人影响的时候,我们不能不谈到西班牙语系的诗人,他们是西班牙诗人洛尔迦、智利诗人巴勃罗•聂鲁达、秘鲁诗人巴列霍、阿根廷诗人博尔赫斯、古巴诗人尼古拉斯•纪廉、墨西哥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等等,他们就像夜晚天空中的群星,各自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在这里我不可能一一列出他们全部的名字,但是他们杰出的诗歌,已经像鲜红的血液一样,流进了许多中国诗人的血管,是拉丁美洲诗人教会了我们应该怎样尊重自己的本土文化,应该怎样通过自己的创作去复活我们民族深层的历史记忆和文化记忆。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中国的文学也是个多民族国家的文学。在当代世界文学大格局中,黑人文学、犹太人文学等民族或者说区域的文学,也同样对当代中国不同民族的作家、诗人产生过不可忽视的影响。在这方面,美国黑人诗人兰斯顿•休斯、犹太民族诗人萨克斯、意大利犹太诗人萨巴、以色列犹太民诗人耶胡达•阿米亥、阿拉伯巴勒斯坦民族诗人达尔维什、波兰民族诗人米沃什、波兰女诗人辛波丝卡、捷克民族诗人塞弗尔特、塞内加尔黑人诗人桑戈尔、圣卢西亚民族诗人沃尔科特等等,他们当代中国诗人的影响是多方面的,特别是对中国许多少数民族诗人的影响尤为深刻。这些伟大的民族诗人,他们既是民族文化和精神的代言人,同时他们也代表了一个民族或者说一个时代的良心。他们的全部创作成果既是他们民族的文化遗产,同样毫无疑问也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他们给中国诗人带来的影响,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越来越深远。

尽管以上我都在进行选择性地举例,来证明当代世界文学对中国诗人写作的深刻影响,但是我仍然感到很遗憾,有许多重要国家和民族的诗人未被整体地提及到。在这里为表达对他们的敬意,请允许我列出这些诗人的名字。我知道这仍然是一个充满遗憾的办法,因为同样我不可能列出所有诗人的名字,他们是:印度诗人泰戈尔、法国诗人圣-琼•佩斯、法国诗人米肖、意大利诗人夸西莫多、意大利诗人蒙塔莱、意大利翁加雷蒂、瑞典诗人特兰斯特罗默、希腊诗人塞菲里斯、希腊诗人埃利蒂斯、土耳其诗人希克梅特等等。我深信这里还有许多我没有提及到的杰出的外国诗人,他们所有被翻译成中国文字的作品,已经毫无例外地成为了中国诗人和中国读者学习和阅读的精神食粮,他们的作品已经在另一个民族古老的语言文字中获得了新的生命。凡是阅读过他们作品的中国诗人和读者,将永远会记住他们的名字。

第三,我想简单地谈一谈在当代世界文学语境下的中国诗人写作,应该持什么样的写作立场的问题,或者说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写作姿态来面对这个世界。在今天全球化的背景下,一个诗人的文化自觉就尤为重要,当然,诗人的创作永远是个体的创作,无论他是面对这个纷繁复杂的外部世界,还是面对他的灵魂和内心世界,真诚和诚实,正直而富有良知仍然是今天诗人所应该具备的条件和要求,只有这样,我们这个时代的诗人才可能承担起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使命。当前,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诗人来关注人类的命运,来共同关注人类的前途,来共同思考在全世界现代化过程中,人类所取得的进步以及人类所遭遇到的前所未有的异化和灾难。

另外,作为人类精神世界的代言人,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的诗人们,还应该为今天人类精神生活的重构发挥我们应有的作用。我想这恐怕是我们这个时代任何一个有着责任和良知的中国诗人应持的写作立场和写作态度,同时,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所有的诗人应该共同努力的目标。保护生物的多样性是这个世界已经被认同的普世原则,那么保护文化的多样性同样是这个世界应该被认同的普世原则。今天的中国诗人,应该为中国古老语言和文字进行新的诗意创造作出贡献,应该在自己的诗歌中充分展示中国古老文字的魅力,应该在中国文字神秘的音乐性中创造出更具民族性和东方精神的现代诗。我相信,随着这个世界不同文明、不同文化之间对话的加深,必将进一步地推动世界不同国家间、不同民族间文学的交流。我相信,这种对话和交流最终将从更高的层面上为促进世界和平和全人类进步事业作出不可替代的重要贡献。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不妥之处请各位尊敬的同行予以指正。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史宛艳 PN160]

责任编辑:史宛艳 PN160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