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政治正确的科幻圈:6位入围者中,刘慈欣是唯一直男


来源:凤凰文化

2017年4月4日,世界科幻大会公布本年雨果奖的最后入围名单,刘慈欣的《三体III·死神永生》赫然在列。但纵观近年星云奖和雨果奖以女性、性转、同性恋题材占半壁江山的现实状况,我想,大刘已经不需要再用一座雨果奖杯证明自己,而今年我们也能够以一颗平常心祝福《三体》的再次出征了。

2017年4月4日,世界科幻大会公布本年雨果奖的最后入围名单,刘慈欣的《三体III·死神永生》赫然在列。消息传出,很多《三体》读者和科幻迷都奔走相告,但倒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毕竟2015年《三体》曾蟾宫折桂,去年郝景芳的《北京折叠》也斩获大奖,眼下不过入围而已。对拿国际科幻大奖,我们中国读者终于也习惯了。

《三体》三部曲英文版

不过也不是年年能入围的。去年被许多人认为成就最高的《三体II·黑暗森林》就没有什么斩获。至于2015年《三体》的得奖,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是有一定美国科幻界内部纷争的因素,因为“科幻右派”的“悲伤小狗(sad puppies)”团体刷票,导致本来入围的一位作家愤然退出,才峰回路转,补进了大刘。这次就我所知,这些作品之外的因素都是不存在的,《三体III》是名正言顺靠实力入选,再没有什么争议巧合之处。就此而言,这次的入围也意义非凡。

为了抵抗科幻界的所谓“左派政治正确”,右翼作家联盟成立了颇具争议性的团体“悲伤小狗”

很多朋友好奇,为什么第一部获了大奖,“更好看”的第二部反而没有入围。毋庸讳言,第一部得奖有对西方人来说猎奇且政治正确的“文革”元素,而且也是第一次有来自中国的长篇科幻小说登陆美国,颇为吸引眼球,即便如此,入围还是有些靠机缘所赐;第二部《黑暗森林》的故事最曲折丰富,但可能缺少了这些助力,也因为“悲伤小狗”刷票等因素,所以未能入围。

其实《黑暗森林》在美国的“豆瓣”goodreads上口碑是很高的(平均打分4.38),超过了第一部(4.00)。到了第三部《死神永生》,既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震撼设想,也是整个三部曲“长江三叠浪”的合力,所以呼声再度高涨,目前打分极高(4.48)。在中国,也在2010年第三部出版后,《三体》才由星星之火,发展成燎原之势。

如果不考虑诺贝尔奖之类太渺茫的可能,今年的雨果奖应该是三体系列可能获得的最后一个国际大奖。得奖的几率如何呢?目前看是颇有希望的,但这次竞争也很激烈,我们看goodreads对六部入围作品的打分情况:

CharlieJane Anders All the birds in the Sky(《天上所有的鸟儿》),13176人打分,分数3.58

BeckyChambers A Closed and Common Orbit (《闭合共用轨道》),3877人打分,分数4.41

CixinLiu Death’ End(《死神永生》),7254人打分,分数4.48

N.K.Jemisin Obelisk Gate(《方尖碑之门》),8380人打分,分数4.38

YoonHa Lee Ninefox Gambit (《九狐计》),2560人打分,分数3.98

AdaPalmer Too Like the Lightning(《太像闪电》),1795人打分,分数3.97

从数据看,很明显,最火的三部小说是《天上所有的鸟儿》、《方尖碑之门》与《死神永生》。从受欢迎的程度看,这三部作品又恰成一个微妙的平衡,很难说谁更胜一筹:《天空中所有的鸟儿》打分人数最多,但分数是垫底的,远低于另外几本;《三体III》分数最高,但打分人数又略少于《方尖碑之门》;但《方尖碑之门》的分数又略低于《死神永生》。另外《死神永生》和《方尖碑之门》都是续集,其前作《三体》和《第五季》分获2015和2016年的雨果奖。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这次鹿死谁手,确实也难以逆料。

所以这次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三选一的结果。另外,《天上所有的鸟儿》、《方尖碑之门》(以及《九狐计》)同时也入围了星云奖,说明其更受美国科幻界核心圈子的青睐。

还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因素或者也需要考虑:目前雨果奖阴盛阳衰,或者更准确地说直男衰,而一切其他性别和性向都欣欣向荣。(翻页请看六位作家的头像)

CharlieJane Anders (男变女的)变性人,《天上所有的鸟儿》的作者

BeckyChambers,女性,《闭合共用轨道》的作者

刘慈欣,男性,《三体III·死神永生》的作者

N.K.Jemisin,黑人女性,《方尖碑之门》的作者

YoonHa Lee, 心理认同为男性的女性,《九狐计》的作者

AdaPalmer,女性,《太像闪电》的作者

居然只有大刘一个是传统的直男,还是外国人。这些不光是作家外在的标签,也会影响到作品的风格和价值取向。这性别和政治正确的加成,似乎也不能不考虑进去。

顺带说说,从科幻小说自身的发展来看,近年来传统的古典式硬科幻渐趋式微,多元化的、女性主义的、LGBTQ的科幻方兴未艾,上述雨果奖入围名单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和整个社会的大环境息息相关,悲伤小狗等“科幻右派”的崛起也是对这个大背景的不满,但科幻右派们夺权没有特朗普总统那么顺利,前面提到的黑人女作家Jemisin就抨击悲伤小狗的领军Vox Day“仇女、种族主义、反犹”,他也被美国科奇幻作家协会扫地出门。

所以近年的星云奖和雨果奖作品出现了奇特的两极分化现象,一方面是右派团体疯狂刷票,许多评价不高的硬汉军事科幻纷纷入围;另一方面科幻圈主流的选择也更加“政治正确”,从作家来看阴盛阳衰,去年的星云奖甚至完全被女作家横扫;从作品来看,每年以女性、性转、同性恋为题材获奖的作品也占了很大的比例。

《三体》三部曲是中国作家的作品,似乎带有多元文化的属性。但在价值观上又秉承黄金时代的技术主义,甚至还有几分传自苏联美学的雄浑壮美,和主流的政治正确大异其趣。偏偏以其想象的超绝和故事的精彩而畅销,甚至被奥巴马、扎克伯格等上层精英欣赏(参见拙文《总统先生,我们是同志了》),遭际堪称神奇。如今三部曲的英文版都已出齐,它是否会反馈给西方人一些新的东西,是否能在世界科幻史上带来某些转变,是远比得不得雨果奖更有意义的问题。

毕竟,大刘已经不需要再用一座雨果奖杯证明自己,而今年我们也能够以一颗平常心祝福《三体》的再次出征了。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