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建川:斥资20亿买“破烂”,他却大呼“真值!”

樊建川:斥资20亿买“破烂”,他却大呼“真值!”

2019年02月20日 09:39:58
来源:凤凰原创

两年前,一条名为“亿万富翁‘沦落’火车站”的新闻走红网络,网友纷纷认出那个穿着印有“戎马边疆”的军绿色T恤,光脚靠墙席地而坐的老头,就是曾经的宜宾市常务副市长樊建川。1993年,他辞官经商,作为地产商人曾多次入选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2005年,创建建川博物馆聚落,如今,“建川”名下的民间博物馆已超50座。

2018年樊建川又做了几件大事,他在重庆抗战的老山洞里用了10个月的时间建了八个博物馆。后来又用不到半年时间,建立了民间视角改革开放的纪念馆。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时代人物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本期走进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对话“馆奴”樊建川,聊一聊到底是什么让他宁愿倾家荡产20个亿,也要做民间博物馆第一人。

34岁弃政从商,从成都“流浪者”变为“建设者”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制度,樊建川考入西安政治学院,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由士兵考入军校的大学生。毕业后,他进入医大任教。1987年转业至宜宾地委政策研究室,几年时间里跑遍了整个宜宾农村。1991年,樊建川已成为宜宾市常务副市长。彼时的他,仕途一帆风顺,前途无量——做官,34岁无疑是最好的年龄。然而他却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决定:辞职下海。樊建川笑言此举是因为“挣得少”。在《舍得智慧讲堂》中提起这段往事时,他仍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官员其实真没当头,一天到晚累死累活挣那一点钱,万一忍不住贪污,以后就睡不着觉,睡不着觉就感到郁闷,然后身体就会出毛病,得癌症,还会掉头发,当官真没意思。”最后,一咬牙一跺脚,樊建川辞去宜宾市副市长的职务,正式下海。

从宜宾到成都,樊建川找到一家港资房企的工作,一个月收入三千,比市长工资高10倍。再后来他又和朋友凑钱合伙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事事亲力亲为,该赚1元钱的时候只赚8毛,为此,他从不打广告,物业管理也都自己干,甚至第一个项目交房前舍不得花钱请清洁工,自己带人搞检查和打扫。而处处节省开支的樊建川,在房屋质量上却毫不马虎,“5.12”汶川地震时,他建在重灾区都江堰的房子没有遇到任何问题,业主们纷纷打着横幅向他表示感谢。樊建川说,无论做任何事“都必须一步一步稳扎稳打”,军人的品性早已融樊建川的血脉里。

《舍得智慧讲堂》对话樊建川

2003年,樊建川的公司在四川省3000多家地产商中名列前五,他的个人资产在福布斯中国排名三百多位,身价数十亿。“那时房地产是一个刚刚冲起来的新兴行业,我学经济的嘛,就觉得得踩着这个浪头才能赚钱,刚开始卖一千多一平方,后来卖到两千多,最高卖到三千多,我就滚蛋去做博物馆了。”公司风生水起,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樊建川却想起了自己的梦想——他一口气卖掉自己名下的建筑、房产、加油站,筹钱办起私人博物馆。“这些钱不是我赚的,是时代让人赚的。”赚了钱的樊建川坚信,自己终究要回馈社会。

家财散尽,15年时间,他开办了25个文物馆

当樊建川说以私人名义买500亩地建博物馆时,很多地方政府不解,甚至以为他是骗子——建一个博物馆20亩地就完全够了,为何需要这么多?但樊建川却是这样盘算的,“建一座博物馆20亩,建三十座就要600亩,我还只要了500亩。”从北京到上海、重庆,再回四川,樊建川屡屡碰壁。直到2003年,成都市大邑县终于“相信”了他。当听到大邑县决定卖给自己安仁镇的500亩地时,樊建川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又哭又跳,沉淀着半辈子对历史的收藏、理解,樊建川终于得以开始建梦。

随后,樊建川在9个月内建起5个馆,吃睡都在工地,晒得焦黑,困了就在纸板上躺两三个小时。2005 年8 月15 日,展现中国共产党发动领导抗战的“中流砥柱馆”、反映国民党抗战的“正面战场馆”、纪念美国援华的“飞虎奇兵馆”,还有“不屈战俘馆”,“侵华日军罪行馆”,以“预展”形式如期开放,后经文化部、民政部等6 部委专家组现场严格审查,正式开展。

《舍得智慧讲堂》对话樊建川

此后,樊建川再接再厉,建成“川军抗战馆”“中国壮士群塑广场”“抗战老兵手印广场” “援华义士广场”等抗战系列场馆。现在,这里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博物馆聚落”——30个分馆,由30个世界一流设计大师设计,总占地500亩,拥有超过1000万件藏品。

生意上场精打细算的樊建川投入收藏后却常常一掷千金。他曾远赴天津,动用集装箱运回来50吨重的抗日碉堡;跑到云南,去寻找美国飞虎队坠毁的飞机残骸;在日本,他甚至走过了各大地区的文物收藏地摊,见抗战时期的东西就收,见有抗战内容的图片就买,最后从日本足足运回来5个集装箱。

十几年的时间,樊建川扎根在安仁一隅,亲手将一片河滩填成壤地。在《舍得智慧讲堂》中,他提到南斯拉夫的电影《桥》:“一个地下工作者告诉自己的女儿,这场战争一定有人要去战斗,还有的人应该等,你要等着过好日子。我们13亿人大部分都应该过好日子,吃好的伙食。但也有一部分人应该为这个社会担当一部分责任,比如我。”中国不缺市长,不缺地产开发商,也不缺富豪,但缺的是像樊建川这样历史的敲钟人。

坐拥百亿资产,他说死后博物馆和土地全部捐赠国家

世界上任何一个少数派,内心都不会住着温顺的良驹。樊建川曾发下毒誓:“如果能建够100个博物馆,让我马上死都可以!”舍,看起来是给人,实际上是给自己。能够舍的人,一定是拥有富者的心胸,如果他的内心没有感恩,他怎么肯舍给人,怎么能让人有所得呢?财产是有边界的,但付出与回报没有边界。

其实樊建川很怕死,怕死后博物馆无人照料。2007年,他当众口述了这样一个遗赠——死后将博物馆和土地全部捐赠国家,并转身告诉自己的女儿:“你以后到博物馆也要买票。”他当过大官,也曾是巨商,最后却以一介布衣做成了一件伟大的事。改革开放40年,樊建川自己也折腾了40年,到头来却舍弃一切。“这本来就不是我的资产,博物馆是改革开放的资产,是改革开放给我带来的财富,让我把它变成一个博物馆而已,我只是中间付出了劳动,国家一接我就放心了,我就能够睡着了,就不怕死了。”樊建川在《舍得智慧讲堂》中这样说道。

如今,樊建川已走过自己的甲子之年,“做一百个馆,这不是口号,还要做。这是我的梦想。”这份梦里,深藏着他对历史的交代,对国家的责任。“方脑壳”的他为了保留一个民族的记忆倾尽家产;为了延续一个民族的荣光,舍弃一切,万死不辞。汇聚当代名家思想精髓,分享个体在大时代中舍与得的中国智慧,敬请关注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时代人物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

《舍得智慧讲堂》作为舍得酒业自主打造的大型高端IP,承载舍得品牌理念,以创新性品牌传播方式、颠覆性的营销理念,传播"舍得即中国智慧"的核心内涵。

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大型时代人物高端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由著名记者胡玲主持,全年每周四播出,收视率在凤凰网排名第二。龙永图、邓亚萍、余秋雨等行业大咖纷纷做客讲堂,节目围绕社会热点下当代人物的经历、观点及智慧理念为内容核心,以名家面对面形式讲述人物的舍得智慧,透过个人命运与家国命运的交联,探寻一个集体、一个国家和一个时代的抉择背后所蕴含的中国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