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林子大了》:所有旅行的目的地,都是自己


来源:凤凰文化

Normal 0 10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杀人就在甘蔗地

埃及| 阿斯旺

这是我做旅游节目出的第一个差,差点要了小命。自此以后,我把旅游节目主持人叫作“前线工作者”。

在埃及,我们去了一个叫阿斯旺的地方。

阿斯旺盛产甘蔗,每个到此的游客都要喝上一杯香甜的甘蔗原榨汁,大概1埃及镑一杯,也就是不到1元人民币。在我们生活的城市,一杯果汁动辄十几块,拼环境的餐厅就得几十块,所以这个价格对我们来说简直是业界良心。我小时候吃甘蔗都是抱着一大根儿使劲嚼,一口下去,甜甜的甘蔗汁横流,口腔中充满了快感,每次不咀嚼到腮帮子疼都舍不得停下来。甘蔗的甜味其实是最纯正的蔗糖味,就是没有任何添加成分的纯粹的甜。所以我一到阿斯旺就毫不犹豫地喝了两大杯甘蔗汁。

畅快淋漓地喝完,又豪爽地抹抹嘴,感觉自己像在农田里劳作了一天的淳朴农妇。

可能是被这幅“农妇饮水图”的画面所震撼,我们的编导叶子有了灵感,她说这次不如就去甘蔗地里拍摄,遥望着远处的甘蔗田,她动情地描述着心中画面:农民伯伯或者婶子用大镰刀把甘蔗砍下,在烈日下挥汗如雨,然后对应游客喝到甜美甘蔗汁的幸福感,这是多么好的题材。叶子跟摄像师包子说,必须拍出当地人的淳朴可爱,表现出那种劳动之美。我们一档旅游节目,立刻就闪现出了人文主义的光辉。下一届“诺贝尔旅游节目大奖”就归我们了。

有了想法就必须赶紧付诸行动,我们马上跟导游说了。我们的导游叫山美,是个埃及妇女。她带着我们去尼罗河游泳,在烈日下,她依然穿着浑身包裹的黑袍,戴着黑纱,雷打不动,在埃及的日子里,我就没见过她的真面目,只能由她来辨认我们,我根本无法在一堆黑袍人中认出她来。但是听声音我却可以从一百个人里认出她,甚至是在人声鼎沸的大集市里我也能凭她独特聒噪的声音听出来是她。感觉她每时每刻都在喋喋不休,我们私下偷偷聊,山美结婚了没有啊,谁娶了她真是一生不得安宁。

书回正传,当我们跟山美说出了我们的拍摄计划后,山美哇啦哇啦先说了一大段我们完全听不懂的,然后用英语说:“千万不要啊,甘蔗地可是万万不能去的啊!”习惯了她的大呼小叫,我们不以为然。但是随行警察的话还是有参考性的,警察叔叔沉吟片刻,只说了一句:“杀人,就在甘蔗地。”我们顿时后背发凉,然后,拔腿就走。

我、叶子和摄像包子两女一男,踏上了通往甘蔗地的小路。身后是忧心忡忡的阿斯旺警察叔叔还有依然在不停劝阻我们的山美。随着甘蔗地越来越近,我们和茂密的甘蔗叶擦肩而过,那两人的身影向后倒去,甘蔗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那里面还混杂着山美的声音,回头看她一眼,那样子让我想起了“不约,叔叔我们不约”。

我们三个人就这么来到了甘蔗田。这里的甘蔗每株都有两米多高,人一旦进入甘蔗田,一下就被甘蔗吞没了。我们几个要挨得很近,保持步速一致,才能不拉开距离。

阿斯旺是个年降水量在1毫米左右的地方,也就是说可能小孩生下来到上学还一次都没见过下雨呢。甘蔗地里,透过甘蔗间吹出来的风都是燥热的,没有丝毫的水汽。但是叶子要求我要表现出很享受田地的感觉。她说我得充满热情地和农民打招呼,在甘蔗叶的摩挲中旋转,好奇地拥抱每一株甘蔗,最后意犹未尽地躺倒在甘蔗田里……画面太美我都不敢想,而且这个画面是永远不可能实现了。

进入甘蔗地后,一眼望去,整片甘蔗田只有我和叶子两个女的,连全身包裹严实的当地阿斯旺妇女都没有一个。

摄像机一开,我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去跟农民打招呼,那些男人都很开心,他们脸上展现出一种我之前在埃及男人脸上从没见过的笑容。说是笑容,但是相当的不舒服,一时无法形容,我怕是自己狭隘,不敢做判断。甘蔗田的六七个男人呼啦啦围上来,他们争着拉我去看甘蔗地,真的是争着拉我的手,一个刚要拉到,就被另一个扒拉开,满脸堆笑地贴过来。我的自我防卫系统此时自动开启了,我一边后退、适度和他们拉开距离,一边按照脚本问了句很缺心眼的话:“我可以用你的镰刀吗?”嚯!一石激起千层浪,每个甘蔗田的男人都举起了他们的镰刀,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在烈日当头的甘蔗田里,我终于感受到了一丝丝凉意。

甘蔗田里的男人们,开始小声商量着什么。他们窸窸窣窣的声音如同风吹甘蔗叶。这时,敬业的编导叶子同学说:“林子,互动,要跟他们互动。”我当时已经不能集中注意力了,我的自我防卫系统的警示灯已经亮起。

几个小男孩笑嘻嘻地跑过来,其中一个抓了我的胸就跑开,然后又来一个,抓一把,又跑开。感觉越来越不对,叶子小声说,别拍了。

那些男人拿着镰刀开始向我们走过来,小男孩三五成群过来拉我们,这次叶子也不能幸免,他们过来就直接摸我们的胸。我和叶子紧紧挨在一起,手也紧紧握在一起,我们想发怒又不敢激怒他们,只能暂时努力保持着笑容,揣着明白装糊涂。抬眼望去,我们离出口还有好长一段路,几近绝望。

我们开始大声打招呼说:“谢谢你们的支持!我们要走了哦!”

我们三个摆了个好莱坞谍战电影中的姿势,就是三个人背靠背成三角状,摄像师面向出口方向拉着我们撤退,我和叶子则用僵硬的笑容和装傻充愣的劲头稳住敌人。我们就这么一边说着言不由衷的话一边后退,那七八个拿着镰刀的男人就紧跟着我们,镰刀在阳光下发出闪闪寒光,于是我们完全顾不上演戏了,掉过头撒腿就跑,顺便破了个亚运会百米纪录。

我们一路狂奔,大喊山美的名字,用中文英文喊救命。听到呼救,山美嗖的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可是她站在甘蔗田对岸,也不敢过来。

此时此刻,那位曾经说过“杀人就在甘蔗地”的阿斯旺警察叔叔跳下车跑到出口,他掏出了枪,冲着这边大喊。拿着镰刀的甘蔗地男人们已经追到了离我们的车不远的地方,直到看见了警察,他们才悻悻离去。

我们三个连滚带爬上了车,对司机大喊“开车开车!”带着对这份工作的担忧,我们开足马力回城了。

甘蔗田里的男人们让我闻风丧胆了,在车上颠簸了一个小时心情才算平复下来。这一个小时,还伴随着“埃及祥林嫂”的声声叹息,她不停地和我们每个人说“看看,我说什么来着“”这甘蔗地啊,是不能去的“……她说:”阿斯旺这个地方,人的文化程度低,天气又燥热,男人对女人的身体充满着一种你们无法想象的渴望。”警察叔叔还语重心长地说:“幸运的你们。”

我按照电影里看到的情节想象了一下,如果我们被追上,甘蔗田的男人们就会一镰刀砍死摄像师包子,然后把我们俩女的“内个”了,最后扔在甘蔗地里。我们含着泪被茫茫的甘蔗淹没,根本没人知道我们在这里。后怕俩字完全不能表达我们的心情。

在回酒店的路上,我妈妈来电话询问在外出差的感受,我不敢告诉妈妈都发生了什么,可是我居然说出了这几个字,我对妈妈说:“妈妈,林子真的长大了。“车里人不约而同都笑出了声。(林子大了,这个书名就是由这个故事而来)

书封

史林子身为旅游卫视当家主持,将这些年来所走过的世界上美丽、神奇的地方,通过笔端文字记录下来。这本书不仅呈现了异域风貌的奇特、自然景观的美妙,而且还包含着林子对于生活的思考,在旅行中得到的自我成长。书中有在阿斯旺甘蔗地险些丧命的经历,也有于布尔日邂逅陌生人求爱的回忆……真诚讲述种种惊险、惊奇、惊喜的旅途人生,相信读者随着林子的目光,能够看到不一样的世界。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责任编辑:冯婧 PN04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文化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