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服,和“一间自己的房间”同样重要
文化读书

家居服,和“一间自己的房间”同样重要

家居服,和“一间自己的房间”同样重要

在女性的内衣发展史中,我们得以窥见一部女性觉醒史。资深内衣设计师于晓丹认为,不断进化的家居服如同伍尔夫的“一间自己的房间”,每当回家换上家居服,“我们又从纷纷扰扰、竞争残酷的外部世界回到家了,回到了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中”。

下文盘点了“家居服”的进化史,从衬裙、T恤到21世纪更为流行的居家运动衣……家居服不同阶段的流行风潮,更为凸显了女性希望摆脱永无止境的家务、在家中拥有自由空闲时间的愿望。近几年因为疫情的居家办公,更是模糊了“家里”与“家外”的界限,“家”所承担的功能前所未有地重要。在家办公时,我们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呢?

下文选摘自于晓丹的《内衣课》,经出品方授权推送。

家居服——

从“我想待在家里”到“我不想只是待在家里”

人类在大约一万两千年前进入农耕时代后,才有了比较固定的居所。在这之前,“家”是流动的,衣服自然也不会有“室内”和“户外”的区别,不会有“家居服”的概念。

“家居服”(lounge wear)一词直译过来是“客厅装”,早期指适合在私宅的公共区域,比如客厅、起居室内穿着的衣服。不过,进入现代以后,家居服的概念就不限于此了。如今想要区分什么衣服应该在家里穿、什么衣服应该在户外穿,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

我最早把“lounge wear”译为“客厅装”,后来发现有人用了“家居服”一词,赞其更妙。虽然看似只是一个翻译问题,但“客厅装”和“家居服”却有着微妙的不同:前者只是一种对功能的描述,后者却是对生活方式和态度的反映。态度是什么呢?就是“居家”。

居家的权利,

8 小时归自己!

也许有人会问,女性刚刚走出家门,怎么又要退居家中?不!再次回到家中并非简单的退步,相反,它是现代社会文明前进一大步的结果。伍尔夫曾在1928年提出,女性要想写作,首先要有500英镑的年收入,其次要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带锁房间”。“家居服”与“一间自己的房间”一脉相承,体现了女性希望摆脱永无止境的家务、在家中拥有自由空闲时间的愿望。

“居家”听起来再平常不过,但很多人却并非生来就拥有这份权利。罩衫最早只在上流社会中流行,并非是因为普通人不想穿,而是他们根本没有时间穿。19世纪,西方许多国家逐步发展到了帝国主义阶段,为了刺激经济发展,资本家不断增加劳动者的工作时间和强度,有人每天工作14至16个小时,甚至更多。19世纪70年代后,西方工人阶级在将近30年的时间里不断罢工,才让这种状况得以改变。

“五一”国际劳动节就是在纪念1886年5月1日,以美国芝加哥为中心、全美约35万工人参加的罢工和示威游行。示威者要求改善劳动条件,落实8小时工作制。他们提出的口号是:“8小时工作,8小时休息,8小时归自己!”

“归自己”的这8小时就是“居家时间”,或者换个更准确的说法——“休闲时间”。欧美国家的8小时工作制直到20世纪初才真正受到了法律保护,人们在白天下班后到晚上睡觉前,有了不少于8小时的休闲时段。后来又有了一周最多工作40小时的法律规定,周末的休息日变为两天,业余时间就更多了。西方社会学家把休闲时间的多少看作衡量社会文明与进步的标尺,随着工业生产机械化、电子化的程度提高,通过压榨工人的剩余价值获取经济利益已不再有意义,劳动者的休闲权利最终得到了保障。

休闲,当然不必待在家里,重点在于拥有了自由支配业余时间的权利。不过对于当时的大多数女性而言,休闲时段还是只能“居家”。两次世界大战后,职业女性已达到一定数量,她们要求与男性享有同等的劳动待遇,却仍要不可避免地承担大量家务。男性可以在酒吧、剧院或俱乐部里打发闲暇时间,女性却大多只能在做完所有家务后,获得短暂的独处时光。她们一方面要平衡工作与家庭的关系,另一方面要平衡家人与自己的关系。因此,与男性相比,女性划分户外与室内,工作与休闲的愿望更为迫切,女性家居服也因此取得了比男性家居服更快速的发展。

家居服,和“一间自己的房间”同样重要

与女性家居服的发展互为印证的,是“玄关”概念的变化及其重要性的提升。我们知道西式住宅一般会在入口处设有门厅,英文叫“vestibule”,指门口到正室之间的一段转折空间。这个名词古已有之,门厅的空间结构在不同国家、不同历史阶段、不同文化背景中有所差异:有些是全封闭的,通过一扇门连接室内空间,比如古罗马式建筑;有些是半封闭的,有开口通向住宅内的其他房间。

西式建筑里,门厅最初的功能是“锁住空气”,不让户外的冷气进入正厅,同时避免室内的暖气流失;但到了现代,它被越来越多地赋予了分隔屋里与屋外空间的职能,或者更准确地说,承担起了过渡这两种空间的职能,用来存放鞋帽、让访客等候、藏起室内景观。而对于大部分家庭的女主人来说,门厅更实际的意义,是全家人能在此完成从外到内或从内到外的换装过程。

现代家居服就是从这里开始扮演重要角色的。在门厅脱下外衣、换上家居服,当然首先是出于卫生的考虑,不过家居服在那一瞬间给予我们的心理暗示也很实在:我们又从纷纷扰扰、竞争残酷的外部世界回到家了,回到了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中。这样的换装过程会让不少人立刻感受到如释重负的轻松,甚至心底隐隐升起胜利的喜悦。正如一件舒适的睡衣可以帮助我们更快进入睡眠状态一样,一件宽松舒适的家居服也可以让我们马上进入不被打扰、自在放松的身心状态。

承托这种职能的现代家居服,在款式上与现代成衣的进化历程是完全同步的——裙装变短,裤装、套装成为绝对的主流;同时受到文化潮流的影响,无论廓形、结构、布料,还是观念,都表现出崭新的面貌。

休闲风,T恤衫……

破除服装功能界限

所谓休闲风,简单来说就是打破固有的着装规范,让许多原本属于“低级圈层”的服装登堂入室成为正统。其实整体而言,20世纪早期美国的流行文化一直在往休闲方向转变,到五六十年代,这股风气在各种文化,尤其是反文化潮流的影响下终成现象。

牛仔裤堪称休闲风的最佳代表。原本只是矿工穿着的牛仔裤,在1953年被“叛逆青年”马龙·白兰度和詹姆斯·迪恩穿进了电影里后,引发了年轻人的狂热追捧,不到10年便成为普遍的时尚,出现在很多相当正统的场合。

20世纪60年代,西装领域出现了“smartcasual”的说法,虽然这个词的含义到今天仍很模糊,但其中的“casual”(随意)总归不难理解:人们厌倦了一本正经的正装。很多公司也顺应潮流,在周五这一天,员工不但不用准时打卡,男性员工还可以穿五颜六色的休闲西装上班

休闲风除了给予人们身体的解放外,更解放了他们的思想,服装界限从此被打破,原本只属于某一品类的衣服被多功能化。比如最初是内衣,后来成为工装又变为时髦成衣的T恤,也出现在了家居服的款式清单上。

家居服,和“一间自己的房间”同样重要

T恤是从19世纪一款贴身的连体内衣进化而来的,因平铺时形似字母T而得名。后来连体内衣分离成上下装,下装成了紧身裤,上衣较长,可以塞入腰带,叫作T恤。

最早的连体内衣有纽扣方便穿脱,去掉纽扣的套头T恤大约出现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主要被经常在高温环境中作业的矿工和码头工人穿着——他们不想光膀子,就用简单的T恤遮盖身体。1913年,美国海军批准圆领短袖的白棉T恤可以作为内衣穿在军服下,后来在热带工作的水手和海军士兵便常常脱下军服,只穿T恤,而这种穿法很快也在蓝领工人和农民中流行起来。“二战”以后,很多退伍军人在休闲时喜欢将T恤搭配军裤穿着,1951年马龙·白兰度在电影《欲望号街车》里为这种穿法做了堪称完美的示范,让白T恤一夜爆红,最终脱离内衣范畴,成为独立的成衣款式。

《欲望号街车》

《欲望号街车》

20世纪90年代,很多女孩子在外过夜时由于没带换洗衣服,常常借男朋友的T恤在客厅或卧室中穿着。如同《一夜风流》里身穿男式睡衣的考尔白,年轻女子光腿穿上男朋友的宽大T恤,也别具风流。从此女性家居服里就有了一个时髦而固定的款式——“男朋友T恤”,也叫“T恤裙”。

汗裤、套头衫、帽衫……

家居服的跨界

现代家居服中的另外几个经典款式,汗裤(sweatpants)、套头衫(sweatshirt)和帽衫(hoodie),前身都与运动服相关,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随着休闲风的盛行进入了家居服领域。

汗裤出现在20世纪20年代,最早只是针织长裤,且只有灰色一种颜色,主要是运动员做伸展和跑步时穿着。早期汗裤多用棉或化纤针织材料制作,廓形肥大,裤腰有橡筋和抽绳,有些裤脚也用橡筋扎紧,很容易让人联想到19世纪末风靡一时的布卢默灯笼裤。汗裤采用了更有弹力的布料后,才有了相对合身的廓形。因为非常便于身体活动,它好像天生就适合居家穿着。到20世纪90年代,它已经成为流行度很高的家居服款式,材质更加丰富,也有了更多的风格和颜色,舒适性和时尚度都得到了很大提升,常常出现在不同的公共场合。

套头衫也叫汗衫,出现在20世纪20年代。在此之前运动员的服装都是用羊毛制作的,容易擦伤皮肤,造成红肿和痒痛。当时阿拉巴马橄榄球队的四分卫小本杰明·拉瑟尔对此深感厌烦,便找到开服装厂的父亲商量解决办法。他们发现棉质布料更舒服也更结实,就用针织棉仿照女子连体内衣的式样制作了一款宽松无领的套头衫,先供橄榄球运动员穿着,效果很是出众,成功解决了羊毛摩擦皮肤的问题,同时还能提高体温、刺激出汗,达到减重目的,很快便在各种项目的运动员中普及开来。

后来人们发现套头衫与汗裤很适合一起穿着,便选用同样的材质、颜色、装饰元素将之搭配起来。有些套头衫带帽子,被称作“帽衫”,既好看又保暖,深受慢跑运动员及跑步爱好者的喜爱。

家居服,和“一间自己的房间”同样重要

套头衫、帽衫和汗裤进入家居服领域后,虽然面料和廓形与外衣不同,却也常常让人很难界定它们究竟属“内”还是属“外”。曾经有人把香奈儿带动的“沙滩睡衣”时尚看作现代家居服的起点,因为后者的一个重要理念就是打破室内与户外服装的界限。

不过香奈儿的革命尽管在她的时代惊世骇俗,但到了20世纪后期,女性早已走出家门,室外活动越来越频繁,家居服被短暂地穿到户外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21世纪初,狗仔队盯梢明星,拍下了不少女明星身穿帽衫汗裤到街角报亭买报纸、到隔壁咖啡店买面包的照片,实在是家居服的最佳广告。

以前还曾有过“能否穿套头衫上班”的讨论,而进入21世纪,特别是当互联网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后,这样的问题就渐渐失去了意义,帽衫和汗裤既可以被穿进卧室,也可以被穿去菜市场。如今,已经很少有人会对出现在公共场合的家居服大惊小怪了。

跨越时代,

仍在充当家居服的衬裙

“小姐,你的衬裙露出来了。”这是1967年的电影《柳媚花娇》里米勒对苏兰说的话。那时候,衬裙作为内衣是不能从裙摆下露出来的。

《柳媚花娇》

《柳媚花娇》

之所以又说到衬裙,是因为在现代家居服里,除了那些从休闲服演变而来的款式,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古典家居服的身影:其一是历史悠久的罩袍,其二就是衬裙。

衬裙曾在20世纪30年代大放异彩,进入休闲风盛行的六七十年代后却陷入沉寂;到了90年代,在胸衣带动的复古风潮中,它以镶有蕾丝花边的式样出现,重新回到时尚前沿,尤其受到怀有古典情愫的女性青睐。

家居服,和“一间自己的房间”同样重要

女明星们似乎也对它情有独钟,常从古董衣店里淘来色彩艳丽、花边精美的真丝衬裙,穿着它们上街、参加婚礼,甚至出席颁奖典礼。这时的衬裙就不再只是一件内衣了,而是可以单独外穿的成衣。

而回到家,脱掉外衣长裙后,它也仍然可以让我们像《巴特菲尔德八号》里的伊丽莎白·泰勒一样,浑身散发出卸下盔甲后的慵懒和独处家中的脆弱。现代家居服打破室内与户外界限的精神,在衬裙之中得到了最好的展现。

《巴特菲尔德八号》

《巴特菲尔德八号》

对于讲究生活细节、不喜欢在家穿宽大T恤敷衍了事的女性而言,衬裙是最好的替代品——它既保持了古典的优雅,又不失现代的简洁。它作为家居服呈现出来的性感,已不再带有伊丽莎白·泰勒那种爱而不得的痛苦。

有些内衣专家会建议女性至少在内衣橱里备上一件样式简单的裸色长衬裙,即便外衣面料薄透,它也能助你“安全无虞”。也有专家推荐黑色的半长衬裙,理由是:当你不确定今天晚上约会的走向时,没有任何一种衣物能像胸口镶有黑色蕾丝花边的黑衬裙那样,最快速地帮你进入浪漫状态。

当然,浪漫如今也是相当古典的一种渴望了。

运动服被居家穿着,

进入21世纪后更加流行

进入21世纪以后,家居服显然又有了新时尚、新理念和新表现。这些新气象的背后,是两种文化的兴起:一是运动潮流和健身文化,二是互联网文化,二者之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工作和生活的习惯被改变,居家观念被颠覆,家居服进入了全功能时代。

每一次运动潮流的兴起,大多伴随着复杂的社会原因。社会物质文明高度发达、市场经济特别繁荣、人类得到了巨大的物质满足时,随之而来的往往是精神的空虚,以及身体长期的高度紧张和疲劳。这种时候,运动就成了自救方法,在现代科技和机械化程度高速发展的20世纪六七十年代如此,在21世纪亦然。随着互联网成为人类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社会竞争更加激烈,很多压力变为无形,只能从运动中寻求释放。

总能最快对社会变化做出反应的时装,自21世纪以来,运动元素明显增多,成衣和家居服都不例外。更为特别的是,一些与家居服理念接近的运动服竟也直接充当起了家居服的角色。

《浪漫的体质》剧照

《浪漫的体质》剧照

运动服被居家穿着——这一风潮在20世纪90年代就已开始,进入21世纪后更加流行。部分原因是这一时期出现了很多以露露乐蒙为代表的运动品牌,它们完全颠覆了传统运动服保守僵化的观念、沉闷单一的市场形象,既“深耕细作”不同运动项目的专业服装,也追求运动服装的生活场景化,推广了一些非常适合居家穿着的运动服装品类。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瑜伽服。

瑜伽起源于古印度,不同流派对服装的要求各有不同,有的偏重弹力度,服装紧贴身体,帮助肌肉积蓄力量;有的宽松轻软,给予身体最大限度的自由。其中,宽松瑜伽服与家居服的理念和形态都十分接近,于是被很多人直接当作家居服日常穿着。

宽松瑜伽服被当作家居服穿着,除了材质款型与家居服近似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很多女性没有时间定期去瑜伽馆锻炼,只能选择在家练习。既然如此,一些内衣公司就干脆在家居服里增加了“瑜伽服”的品类,在百货公司的内衣区里进行销售。由内衣公司设计生产的瑜伽服普遍更轻柔,设计也更细致,有时还会因为带有细微的内衣元素更显性感。19世纪六七十年代短暂流行过的灯笼裤,也在此时借瑜伽风潮卷土重来,履行着带领女性从家里走向户外的使命,同时把运动变成女性居家生活的一部分。

健身文化对女性产生了相当积极的影响,也带给了她们切实的好处,比如精力更充沛、生活态度更阳光、工作效率更高。持久运动塑造出的健康体态、户外活动造就的健康肤色等,曾经是上层社会中男性独享的福利,而现在很多女性获得了同等的经济和社会地位后,也享受到了这份“特权”。运动服不但进入了女性衣橱,而且占据的比例越来越大。除了瑜伽服,其他一些面料弹力适中的运动服,比如慢跑服等,也开始被很多女性居家穿着。

一些较老的运动品牌为了打破沉闷单一的形象,也联手时尚设计师推出新品,比如阿迪达斯与斯特拉·麦卡特尼联名,彪马与蕾哈娜联名,在坚守品质的基础上,使品牌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时尚活力。

蕾哈娜的街头穿搭

蕾哈娜的街头穿搭

不可否认的是,即使社会始终在呼吁男女平权,但绝大多数家务还是由女性承担的。可以想象,女性走出健身房,回到自家厨房时,瑜伽裤或慢跑套装带来的便利,一点也不亚于曾经衬裙为她们切换社会角色时带来的帮助。

针对那些没有时间出门健身、只能选择居家运动的女性,一些运动或家居品牌还推出了轻运动类服装。所谓轻运动服,是介于专业运动服和宽松家居服之间的一类服饰。当居家运动成为女性的习惯后,哪怕在煮饭、洗衣的间隙做上几个拉伸,或者在睡觉前花上片刻时间打坐冥想,也能给予她们极大的心理安慰和满足。轻运动服可以帮助女性随时在运动和居家模式之间进行切换。

有些女性没有居家运动的习惯,但这并不妨碍她们在家中穿上有运动元素的服装或运动服,因为这些衣服不仅可以让她们的居家生活更为便利,也可以实现她们对社会角色和社会身份的某种认同。

居家办公,

我们该穿什么样的衣服?

21世纪,全球进入电子信息化时代,对人类影响最深刻的当属互联网文化。受此文化影响,不仅室内与室外的界限一再被打破,“家”与“工作空间”的区别也越来越模糊。家居服原先的“居家”意义需要被重新定义。

尤其是2020年以后,家居服可谓在我们的生活里扮演了前所未有的重要角色。以美国为例,在疫情爆发后的几个月里,许多服装品牌和百货公司相继申请破产,时装销量一片惨淡,《纽约时报》却登出了一条出人意料的消息:有一家创立不满两年的小品牌,销售额竟然逆势增长。这家小公司名叫“全世界”(Entireworld),核心产品只有一种——汗裤。据报道,公司在疫情之前日均销售汗裤46条,疫情之后销量竟翻了20倍。2020年3月底,公司的销售额比前一年同期增长近7倍;三四月的收入已超过了前一年的收入总和。

它是怎么做到的?很简单,它主打的汗裤,在疫情期间几乎成了像卫生纸一样的生活必需品。

可为什么是汗裤?这是很多设计师想不明白,却又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受新冠肺炎疫情和防疫封锁的影响,全球无数企业和员工几乎在一夜之间开启了漫长的居家办公生活,曾经只有少数科技公司实行的云办公模式,很多普通职员也体验到了。根据美国ETR公司的调查,2021年,全球有34%的员工将永久居家办公。即使未来疫情彻底消失,“云办公”也可能会成为很多行业的新常态。也就是说,对很多人来说,未来将不再有“家里”与“家外”的界限,“家”所承担的功能前所未有地重要。在家办公时,我们不会穿睡衣,也不会穿西装。我们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它跟以往的家居服一样吗?

对于很多家居服设计师而言,在决定产品的形态之前,需要先了解产品应用的场景。

《浪漫的体质》剧照

《浪漫的体质》剧照

我们可能会在起床洗漱完毕、脱掉睡衣后换上它;可能会穿着它到厨房,做简单的家务、吃早饭,然后坐到办公桌或电脑前;下午也许会穿着它做有氧运动,上跑步机,做简单的拉伸;可能会穿着它出门去街角买水果蔬菜;吃完晚饭,可能会继续穿着它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或电影。

由此可见,这必须是一件全功能的家居服:既是晨衣,又是轻运动服,可以方便办公,还能轻松转换成客厅休闲装。“全世界”的汗裤当然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它价格适中(不到80美元)、质地良好、颜色鲜艳。未来的家居服,应该既可以帮我们应对家中不同场景的转换,也可以帮助我们战胜居家办公的孤独、枯燥和乏味。

家居服,和“一间自己的房间”同样重要

本文节选自

家居服,和“一间自己的房间”同样重要

《内衣课》

作者: 于晓丹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中信·春潮

出版年: 2022-10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