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你要怎么过年呀?
文化读书

亲爱的朋友,你要怎么过年呀?

在后台翻看往期素材时,无意中发现一篇两年前的推文,当时也是临近过年了,我们收到一封读者来信。这位朋友无精打采,对过年垂头丧气,年终奖没多少,假期里还得继续加班,最主要的是,她苦恼于回到家的各种亲戚串门、邻里盘问。

我们编辑部的同学们呢,为了安慰这位读者就挨个分享了对几天之后春节的期盼,有馋着年夜饭的,有惦记打麻将的,也有要和家人一起出门旅行的……

如今再看这番来信与回信,实在令人唏嘘不已。两年前,疫情还没有开始,两年前,我们还不用“原地过年”,这位读者当时抱怨的亲戚串门,现在看来简直是“甜蜜的烦恼”了。

除了实习生妹子朱皮特已经在上周五回了老家之外,编辑部的我们几个今年都会留在北京度过这个虎年春节,至于假期安排呢,可能会去后海冰场坐个冰车(如果到时候还开门的话),或者去趟环球影城(如果到时候也还开门的话),屯了好久的书和电影,也准备在假期里拿出来看一下。当然了,年三十的饺子还是要吃的!也会给家里贴上春联和福字。

亲爱的朋友,你要怎么过年呀?是留在工作的城市,还是做完核酸回家过年?请在评论区告诉我们吧!

今天呢,还是把当时的文章,也就是2019年2月1号发出的“北小河信箱”重新分享给大家,回忆我们当时对于回家过年的普通期待。也祈盼疫情快快结束,待到明年春节,我们一定回家。

来信

北小河:

马上要过年了,身边同事都似乎已经没了上班的心思,恨不得插翅飞回家享受全家团圆和假期。

可是我好像对春节没什么热情,回到家又是各种亲戚串门,要面对各路人的盘问,还有互相攀比,简直令人头疼。好像一年里的失败都在这时候被积累、放大了。

对过年还能有什么好期待的呢?年终奖没多少,在假期里还得加班……总觉得春节也没有什么年味了,小时候那种期盼过年、欢呼雀跃的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

哎,怎么大过年的反而有点丧,可能是累了吧。

by 枣子

回信

-1-

最期待春节的年夜饭!

家里就还有外婆一个老人啦,四家子人也很默契,过年当天无论多忙一定要整整齐齐地吃上年夜饭。

团圆的气氛从一起准备这餐晚饭就开始了。一大早外婆就带着女孩们去市场了,对着食材指点江山传授经验,恩,在她心里妈妈和儿媳们永远都是孩子,这两年我也兴冲冲地加入这个行列。男人们都是懒洋洋地坐着聊天,但无论是高谈阔论还是插科打诨,他们围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样子,配上对调皮捣蛋的孩子宠溺的眼神,就让人感觉这个世界甚是可爱。

厨房永远是八卦的集散地,数落着各家不争气的小朋友和老冤家,外婆笑着磨豆腐不说话,虽然都是埋怨,但对于刚刚加入这一阵地的我来说,听起来都是对这个家的花式告白。

by 阿俏

阿俏

生而为人,我很高兴。

-2-

期待当然是打麻将!

在北京,大家不是在加班就是在通勤,凑不齐人不说,就算凑来几个来自不同麻将派系的人,能容得下一张麻将桌和四个座椅的客厅也难找。

过年回到家就不一样啦,大家都喜气洋洋的,随便约在哪个朋友家,麻将牌都能掏出来好几副。不管平日里是加班鬼还是受气包,到了麻将桌上,我们个个都是绝顶聪明的好青年~( ̄▽ ̄~)(~ ̄▽ ̄)~

by 星冰乐

星冰乐

天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

-3-

跟朋友聚会绝对是最期待的。

虽然我本来就是本地人,按理说见朋友很方便,但是,平日里大家都很忙,而且北京太大,住得天南海北的,如果约一次近点还好说,远了真有点费劲。我的那几个朋友,加班是常态,有时约他们反而是一种劳累,也就不好意思再约了。而自己忙的时候呢,就更只想下班瘫着。

过年了,大家终于放假了。过年时的北京虽然没啥吃的,但通勤人少了很多,见朋友方便多了。一般只有到了逢年过节,大家才能踏踏实实聚在一起,而且不用隔几分钟就看手机,生怕有工作突袭。上班族也是够惨的了。

by K

K

超现实主义者。

-4-

春节正好准备跟家人去旅游,一早就很期待了。

其实我觉得,如果厌倦了年复一年的春节过年方式,又不是很想串门访亲,不妨考虑制定出游计划?当然,如果选择在假期高峰期出游,也要克服种种麻烦、牺牲难得的假期懒觉就是了。

自从从学校走向工作岗位,最让人崩溃的就是假期大缩水,什么暑假寒假通通蒸发。春节已经是珍贵至极的休息时间。一想到这个,就很难对过年讨厌起来了。

by 黑凤梨

黑凤梨

《唱唱反调》忠实读者,诚求各类生发秘方

-5-

又快过年了,肯定又有人开始嚷嚷“过年越来越没意思了”、“越来越没有年味了”。我就想问问你们这帮人,您想要什么味儿?掏粪味儿大,您干么?有年过就不错了,一年才几天轻省日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要真是年味儿够足,你们丫肯定又会说什么过时的农耕时代狂欢、又土又老的乡村文明还魂。正反都是你们的,除了韩国人就属你们牛逼。

过年就是土节,越土越好,正好趁此接接地气。摸胸自问,皮蛋我虽然不是个文艺青年,但也不怎么贴地皮,平日过得挺资本主义小装逼的;而且常年北漂,远离了大娘二婶四姨六舅母,除了办公室里那几个不着四六的同伙,基本应付不了多少人情世故。所以除夕一来,就相当于把我扔到了染缸,在串门送礼搓麻喝酒逗咳嗽嚼舌头大红大绿中国风里涮一涮,沾一身烟火气,才算重新正视什么叫人间。毛主席早就教导过我们:“没有眼睛向下的兴趣和决心,是一辈子也不会真正懂得中国的事情的。”甭管什么时候,这世界永远是俗人的,你可以不走俗道儿,但不能不懂人事儿。

by 锰钢皮蛋

锰钢皮蛋

男,直,愣

-6-

哈哈,春节回家想做的事情多啊!出门在外,一年没回几趟家,过年得多陪陪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吃团圆饭、放烟花、看电视、贴春联,这些肯定不能少;外婆离得远,去年没去拜年,今年肯定得去,顺便给表哥表姐、表弟表妹、大姨小姨、大舅小舅拜个年;还有那些一年没见的铁哥们儿,得聚聚,打打游戏、打打牌,谈谈近况、吹吹牛,约出来吃个饭是肯定的;终于可以不设闹钟地睡到自然醒,到小城里转一转,看看小城的变化,或是到河边吹吹风发个呆,都挺好的……

等下,来了条微信:

by 海洪

海洪

希望有一天成为甲方

End

知识 | 思想 凤 凰 读 书 文学 | 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