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女扮男装,到底在侮辱谁?

现在的女扮男装,到底在侮辱谁?

2022年01月11日 17:43:31
来源:凤凰周刊

这两天,酸酸姐看了好几家的《2021年度烂剧评选》,发现榜单里十部有八部都是古装剧。

的确,过去一年可谓是古装偶像剧受难的一年。

除了一部豆瓣8.0分的《御赐小仵作》还算不错,其他古偶剧那叫一个不忍直视——

评分上5分的寥寥无几,出一部糊一部。

如果说曾经的古偶剧把观众当磕糖机器,那如今已经是把观众当傻子骗钱了。

剧情离谱,狂撒工业糖精的老毛病还在,还加了新疾——

一个是去年古偶男主的长相,消费降级到不忍直视。

另一个是特效的糊弄,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

有轻功,稳如坐直梯。

有贵公子英雄救美,落地却站都站不稳。

最反人类的还得看陈伟霆。

一刀飞出去,不仅杀伤力强悍到核导弹看了都得让步,还能预判夺人头。

如果说以上槽点还能用“经费不足”来解释,那如今古偶剧里女扮男装的敷衍,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在跟观众说“凑合看吧”。

女人可以扮男人,但只能美,不能帅。

女扮男装曾是中国古装剧一道独特风景线,影视剧史上的四大名场面“青霞喝酒、张敏回头、祖贤穿衣、朱茵眨眼”里,有两个都是女扮男装的经典。

英气与美丽共存,是那般震慑人心。

偏偏现在的古偶剧最擅长的就是取其精华,变成糟粕。

酸酸姐忍不住想问:

为什么我们再也看不到男人觉得魅,女人觉得帅的女扮男装了?

国王的女扮男装

女扮男装问题的症结,妆造首当其冲。

前段时间,“四千年美女”鞠婧祎在新剧《嘉南传》中一 场戏招来无数非议——

她顶着磨皮十级的的氛围感妆容,茂盛的胎毛发际线,错愕地思考:

“他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废话,因为他不瞎。

原以为鞠婧祎的女扮男装是今年最烂了,谁想到年末杀出了一个程潇。

《卿卿我心》这部剧目前已播出过半,扑得悄无声息。但这不妨碍这部剧的造型创下2021国产剧无脑新巅峰——

女扮男装的“古代男人”留着空气刘海。

真要追究其这股无效男装妖风的人,还得追溯回现在叱咤时尚场的85花们。

比如杨幂。

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开始,杨幂几乎成了85花女扮男装界的扛把子——《扶摇》、《斛珠夫人》,男装造型换了一套又一套。

几年过去了,刘海遮住了当初高挑的发际线,但能夹死苍蝇的睫毛,毛绒绒的平眉依旧强势吸睛。

Angelababy就更离谱了。

《云中歌》里,她涂着猴屁股般的腮红,画着混血感十足的眼妆,粘上一撮胡子就过了一把男人瘾。

如此形象上街的她,非但不觉得离谱,还能对男主嘚瑟发言:

“我这个云公子比你这个孟公子英俊潇洒多了”。

妆造最廉价的,还得是《锦绣未央》里的唐嫣。

卷毛刘海,仿佛用了卡姿兰加长加密睫毛膏的眼睛,细节精致的下眼影,几乎集合了女扮男装的所有槽点。

甚至连古偶女主之光赵丽颖也未能逃过。

《楚乔传》中的她,虽然没有夸张的刘海,妆容也算朴素,但嘴巴上假兮兮的胡子,让男装扮相变得滑稽无比,宋小宝既视感。

每次看着这些造型,我都忍不住发出天问:

这么粗糙的男装扮相,我都入不了戏,但为啥剧里的人就是看不出来呢?

当然是为了那个经典镜头服务——

一个“不小心”的触碰,瀑布般的黑发滑落至肩头,慢动作开启,周深或者张碧晨OST的声音响起,男女主脉脉对视。

男主内心OS:“原来他竟是女子,还如此绝色......”

众所周知,古偶剧是个魔法世界:

女主头上的簪子、帽子有结界,不掉谁都认不出她是个女人。

即使她和在场所有男性的穿着打扮都格格不入,但就是没有人会怀疑。非得等到某个契机下,男主才会无意间亲手揭开女主的真身。

《斛珠夫人》里,杨幂被陈伟霆一箭射飞发簪,而文武百官“方大人居然是女子”的震惊台词足足重复了5遍。

为了撒糖而做的设计,早已硬到硌牙了。

《国王的新衣》的故事从小就听,没想到长大了还得看“国王的女扮男装”。

累了,麻了,看个剧而已,没想到我还得配合这些剧演戏。

女扮男装是个技术活,挑人

女扮男装难吗?酸酸姐承认,确实很难。

想要真正说服观众,绝不是仅靠妆造来以假乱真,最重要的是演员本身就得有这种英姿飒爽的气质。说实在一点,就是非常需要身形和演技来支撑。

女扮男装到底有多考验演技,看看最近翻车的张天爱就知道了。

作为近年来女扮男装的黄金选手,张天爱外形优势明显——五官英气,眼神凌厉,《太子妃升职记》后,她甚至一度被评为最适合男装的女演员之一。

她在《雪中悍刀行》中的扮相,还算稳定。

结果出场不到3分钟,女侠气近毁。

先是精致的眼妆特写。

拉远景可以看到明显的女性胸部,搞得评论区都调侃“兄台胸肌为何如此发达”。

身形动作,随处可见的翘兰花指。

最精彩帅气的武打戏,全靠特效和慢动作。

可悲的是,张天爱的表演放在近两年的古偶市场,已经算中上水平了。

看看杨幂演的“公子”在扶摇里的表演,油腻无比。

还有最近靠着《爱很美味》火出圈的娃娃脸张含韵,在《萧十一郎》里女扮男装调戏公主,挑眉绕发,动作流里流气。

这哪儿是风流倜傥,这是疯疯傻傻吧。

不得不说,女演员们对“演男人”的解读出现了偏差。

《漂亮书生》里,男装鞠婧祎撞到男主后的表情,皱眉撇嘴,一脸嫌弃,这不是娇滴滴的小公主是啥?

还是鞠婧祎,这是她让男主保密的样子:闭眼卖萌摇头,一个嘘的动作。

这些21世纪女生嫌弃,男生拒绝的动作,在古代居然可以如此“如鱼得水”,离谱至极。

同样灾难的还有《风起霓裳》的古力娜扎。

嘟嘴、瞪眼卖萌的表演本就被无数人诟病,结果扮上男装也毫无变化。

但可能是我格局小了。

前几天,古力娜扎凭借在这部剧中的“卓越演技”,收获了中美电视节年度优秀青年演员的奖项,评论区称赞演技的评论高达400条。

综上想想,中国影视剧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明明女扮男装非常挑演员,如今却谁都能演,谁都在演,并且还能拿奖。

看来,当代女演员们最能演好的角色,是男人。

女扮男装,不是为了取悦男人

可惜,我们曾有过那么多好的女扮男装戏。

论风流倜傥,叶璇在《天下第一》中饰演的上官海棠,她干脆利落,帅气潇洒的出场,成为无数人的白月光。

论清秀俊美,有《新白娘子传奇》中叶童饰演的许仙。

因为原作中的许仙是个文弱书生,当年几乎没有男演员愿意接这样一个角色。

叶童凭借精湛的演技,将一个柔而不娘的男性刻画得入木三分,可谓是女扮男装,甚至中国影视剧史上极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20世纪90年代港片中的女扮男装,为我们展现了女扮男装的一种新意义——

女生可以又美又帅,可以雌雄同体,同一副身体可以上阵杀敌,可以醉卧红帐;可以媚骨天成,也可以满身少年气。

我知道你性别女,但此刻我愿意承认你是男儿。

经典如王祖贤、林青霞、张敏。

说到底,人们在看女扮男装时,到底在看什么?

事实上,女扮男装从来不是简单的扮相,抑或对男性特征的描摹,而是有其背后的意义。

人们似乎已经忘了问,为什么女人需要扮成男人模样?

有人是为了获得“和男人一样”的机会,平等地证明自己。

如《卧虎藏龙》中的玉娇龙,只因是名门小姐,学武都需要偷偷摸摸,想要闯荡江湖只能扮作男人。这是一种方便,更是一种时代压迫下的迫不得已。

她的女扮男装,恨不得藏起一切女性特征。

还有人是为了逃离三纲五常,女人就要做花红,相夫教子的命运。

动画片《花木兰》借台词点明了这一点:“也许我从军不是为了父亲,也许我只想证明自己能做正确的事情。这样当我揽镜自照时,能看到一个有价值的人。”

女扮男装的背后,是歧视,是无奈,是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

哪怕生为女人也想活出自己价值的尝试,以及,不得不伪装成男人的妥协。

但近几年的古偶剧,正在污名化女扮男装的意义。

《斛珠夫人》中女主女扮男装的原因,是因为女孩无用,唯有男人的人生才值得过。

“如果选择做个女孩,除了安逸,什么都没有。”

而在《大汉情缘》里,Angelababy女扮男装的原因是“长得太好看了,会碍事”。

说到底,如今剧里的女扮男装就像是“欲扬先抑”,全是为了营造男主被女主“原来是女子”惊艳到的爽点情节。

女扮男装,竟成了取悦剧中男人的一种工具。

〓 《小女花不弃》中的男扮女装角色“莫若非”,雌雄难辨,甚至还能和剧中女性角色产生粉红泡泡。

当然,为劣质女扮男装辩护的人也不在少数,最为常见的一句是:

“这样才能让女性观众代入,如果真的像男的怎么谈恋爱?”

真搞笑,让女人扮成男人,就是为了和男人更有情调地谈恋爱。

女扮男装之于爱情的意义,是当一个人模糊了性别,缺少了精致打扮时,她依旧可以凭借自己的坚韧、勇气和魅力吸引到真心欣赏她的人。

一份无关容貌,无关身份,甚至无关性别的爱。

很可惜,现在的古偶剧们早已经不屑于讲述这样的爱了。

在这个请流量明星演“大女主剧”的时代,剧中女性无论是红妆还是男装,其内核还是傻白甜的花瓶。

这些古偶剧们啥时候才能意识到,现实中的女性们早已不是傻白甜了。

你们拍的这些无脑美人式女主,我们真的代入不了。

作者 | 菠萝酸 编辑 | 沙耶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