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街上的冰糖大蒜,都卖给谁了?

东北街上的冰糖大蒜,都卖给谁了?

2021年11月27日 12:36:58
来源:九行

每到冬天,全国人民对东北的关注度,就会随着降雪量稳步上升——

在东北,雪越大,人越躁,花活儿越多。

论玩雪,大雪地里找手机、开盲盒,全民在挖,人均考古学家。

网友:别找了,八成冻关机了

讲美食,锅包又、杀猪菜、粘豆包、铁锅炖、烤冷面、地三鲜……

分量十足的大饭团分分钟震撼南方人一整年。

关于东北人,江湖上的传说一直不断。

有人说“给东北人一个炉子,他能烤了整个世界”,也有人讲“给东北人一个铁锅,他能炖了整个世界”。

字里行间,足以感受东北人冬天特有的霸气。

东北铁锅炖

但事实上,东北人的冰雪世界里,还远不止这点小秘密——

除了炉子和铁锅,给东北人一锅冰糖,他们,还能蘸了全世界。

欢迎来到,东北冰糖大世界

在东北,冰糖XX,是除了冻梨冻柿子之外的“最火东北街头小吃”。

平时说冰糖葫芦,如果你想到的是一串山楂,那是浓郁的老北京风味,经典不会出错。

但若放到东北,泯然众人的“小甜甜”们,早已不能为摊主带来更多人气。

通常,它们只能和冰糖大枣、冰糖山药豆、冰糖苹果、冰糖草莓一起青铜五排。

在东北,冰糖葫芦是要分高低段位的。

一个摊主想彰显自己的别具一格,手上必须有点硬货。

冰糖黄瓜、冰糖苦瓜是新手村玩家,冰糖大蒜、冰糖朝天椒、冰糖大葱、冰糖辣条这样的的"甜辣风"才是真正的王者。

一个外地人在来东北之前,绝对不会想到,那青翠欲滴的蔬菜,居然在零下数十度的气温下,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要想学业成功,必须冰糖蘸大葱"。

至于王者之上,战斗力只能用“?”形容了。

冰糖蚕蛹让人闻风丧胆

如果你在东北街头巷尾,有幸遇到过冰糖葫芦摊,八成能闻到一股蒜香味儿扑面而来。

没错,作为东北熟食扛把子,东北红肠,也被充满智慧的摊主拉去,和冰糖组成跨界CP。

甜腻的冰糖壳子中和了红肠里的蒜味,随着咀嚼,冰糖冷硬的口感,和香肠里弹牙的肉丁融为一体……

疯狂分泌的多巴胺让人疑惑,仿佛吃下去的是美食番里闪闪发光让人爆衣的佳肴。

肉食爱好者不会只满足于红肠,裹上冰糖的猪蹄,是最后的放纵。

都说糖会使人加速衰老,不必担心,糖衣下的猪皮,会及时为你补充胶原蛋白,一口冰糖一口皮,再咬一口层次分明的筋肉……

初到东北的食客,总会先在小摊前犹豫片刻,然后战战兢兢的出手,最后在冰糖猪蹄的微妙口感中,攀上快乐的顶峰。

慢慢回味,仔细品尝,渐渐脑海里只回荡着两个字:哏啾!(形容东西很有嚼劲)。

至于冰糖烧鸡,那是冰雪朋克的真实写照。

昂扬的鸡头诉说着不为人知的狂野过往,微蜷的鸡爪更像是一场欲说还休的邀请。

如果这时食客的目光和摊主碰撞,一定会感受到对方眼中的惊喜:

“难道,那敢为人先的天选之子就是你?“

没事就拿冰糖给你整个花活,东北人算是把糖葫芦玩明白了。

更何况,还不只是一串冰糖XX,整个世界皆可冰糖,才是独属于东北的魔幻哲学——

就连东北的天气,也对“冰糖”痴迷不已。

给你展示什么叫“冻北”:冰糖大树、冰糖汽车、冰糖路牌、冰糖自行车、冰糖电线杆子、冰糖路灯……

在这个冰糖世界里,一切都散发着璀璨的光泽,网友戏言:

”再站一会儿,冰糖小人“

”再拍一会儿,冰糖手机“

对了,这些都是甜的,可以舔(狗头保命)。

从人到环境,东北,不愧是冰糖大世界。

东北人为啥老跟“冰糖”过不去?

和南方朋友做菜放糖为提鲜不同,东北人喜“冰糖”,其实是寒冷中总结的“生存规则”。

东北地区土地肥沃,作物一年一熟,让东北人成产粮大户,自给自足绰绰有余。

高兴之余,问题来了:气候寒冷,冬天没蔬菜,没水果,粮食种类较单一,漫长的冬天实在难过。

好在经过漫长的时间,人类已经发现,相比泛着酸苦的可能有毒或腐烂的食物,甜味的食物不仅令人愉悦,还是很好的能量来源。

机智勇敢的东北人,迅速将目光瞄准了另一片领域——东北盛产甜菜,那是白糖的主要来源之一。

坐拥全国最大的甜菜产地之一,不缺糖,想吃甜甜的东西怎么办?

冰糖万物应运而生,可以说是"时势造英雄"。

有低气温能轻易冻硬糖稀的天时,有产糖作物的重要产地的地利,还有饱受寒冷侵袭的东北人爱吃甜、也需要甜的人和。

东北冰糖大世界,可不就拿捏了。

而且,因为冬天太长,闲来无事的东北人,还研究出了更多甜味料理,比如:糖水罐头。

将果肉浸泡在糖水中罐装,不但会使保存时间更长,还会把水果变得更鲜甜多汁。

还有橘子罐头、杨梅罐头、菠萝罐头、黄桃罐头,都是东北人儿时难得的美味。

其中又以黄桃罐头最为珍贵,往往生病的东北小孩,才能得到父母贴心准备的一份,以表示心疼和慰问。

打开罐头瓶,轻轻戳起一块,放入嘴中慢慢咀嚼,柔软的触感在舌尖上蔓延,酸甜的香气充斥口腔……

在爹妈眼里,那是缓解孩子病痛的“灵丹妙药”,也解了东北人想“吃点甜甜”的燃眉之急。

东北人喜食甜,从菜单上也能看出来。

翻开任意一家东北菜馆的菜单:锅包肉、拔丝地瓜、松仁玉米、柿子拌白糖。

这些常驻选手都是甜咸口。

像拔丝地瓜,地瓜切滚刀块炸熟,再挂糖浆,夹起即拉丝,入口脆甜香绵……吃东北席面,这道菜必须有。

就算如今年轻人称它做“热量炸弹”,也改不了它是“东北菜常青树”的事实。

更厉害一点的,干脆来个粘豆包蘸糖,补充糖分什么的一把子安排。

从口味,到食材,老东北人信奉一条真理:一切为了过冬,为了过冬的一切。

每年入冬之前,东北人就像花栗鼠,囤完这个囤那个,冻饺子用缸,称排骨论“扇”,买雪糕说“批”(批发)。

讲起过冬来,东北人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就着这股“舍我其谁”的精神头,再沉重的话题,东北人都能搞出几分诙谐的气氛。

什么化妆水冻成雪、生火烤车、水煮活鱼、暖气烫头、雪堆插鱼……

任你多大的场面,老铁们总能哈哈一笑,“多大点事儿啊”,更是东北孩子从小聆听的训诲。

东北人和快递不能不说的故事

须知其他省份孩子上学时接到的通知:风休,雨休,雪也休;

东北孩子上学接到的通知:带锹。

一个没扫过雪,没体验过“宁在雪地里劈叉,不能在雪地里倒下”的东北孩子,童年根本不完整。

而当那群孩子长大了,“雪地里除了自己都是敌人”的真理又被发扬光大。

“千人大战打雪仗”什么的,不止震惊了南方人,也震惊了歪果仁一整年。

在东北,打雪仗得用盆

得承认:东北人,是有点生猛是在身上的。

火辣辣的心,火辣辣的情

靠着一身不惧严寒的“幽默细菌”,每年降雪季,东北人都会准点成为“限定顶流”。

喜提热搜之余,人们却并不很了解“东三省”,甚至灵魂发问:

东三省,难道不是一个省?

其实人们所说的“东三省”,通常指: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

这一称呼由来已久。

明代称“关东”,清称“东三省”,到后期,东北改制,清廷正式将原属将军辖地的奉天(即沈阳)、吉林、黑龙江设为行省,各省任命巡抚,并置东三省总督一员。

地域相近,经历相似,东北一家人“联盟”逐渐达成,后来更成为“新中国的工业摇篮”。

“北大仓”黑龙江,黑土肥沃,千里冰封,由于与俄罗斯交界,建筑与美食都透着俄式风情。

红肠、大列巴、格瓦斯别具特色,烤冷面、老式麻辣烫口味一绝。

烤冷面/图源《街头美食斗士》

“白山松水”吉林,则是我国重要的工业基地和商品粮生产基地。

在吉林,几乎每个大超市里都有朝鲜咸菜专柜。平时煲剧当零食的松子,很可能就来自长白山脚下的梅河口市。

“共和国长子”“东方鲁尔”辽宁,这些年又因喜剧人拿下一局。

赵本山,范伟,李雪琴,王建国……东北人均喜剧人,果然名不虚传。

信奉“北有山,南有海,大粉条子最精彩”的辽宁人,还会不时上演《烤鸡架的诱惑》《了不起的铁锅炖大鹅》节目。

烤鸡架/图源《人生一串》

这些美食虽然法有些许不同,体系却是通的。

东北菜,讲究一菜多味、咸甜分明、用料广泛、火候足、滋味浓郁、酥烂香脆…

食材上就更一体了:凡是东北人,对小鸡、大鹅抵抗力基本为零。

总之,“没有一只鸡或者一只大鹅,可以囫囵个儿的走出东北”就对了。

具体考量,可能是三兄弟本来就密不可分。

所谓“东北人”,是基于文化历史认同形成的概念,而非基于地域。

清王朝时,禁止关内人移民关外,东三省只有不到几百万满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后来,闯关东开始输入人口,以山东、河北、河南等北方省份为主。

辽阔肥沃的黑土地敞开胸怀,不分先后,来了都是自己人,处久了就是实在亲戚。

有话说得好:“出门在外,靠近山海关的葫芦岛人,能和中国东北角的佳木斯人互称老铁;相隔千里,黑龙江畔的漠河人,与辽东半岛的大连人能认作同乡“。

图源/《东北一家人》

这股热乎劲,源自东北人骨子里那份喜欢热闹的情愫。

东北这嘎达,自古就是苦寒之地,影视剧常听到的流放重地“宁古塔”,便在今天的黑龙江省牡丹江市。

据《研堂见闻杂录》记载:“宁古塔在辽东极北,去京七八千里。其地重冰积雪,非复世界,中国人亦无至其地者。”

图源/小品《红高粱模特队》

在这样的地方扎根生长,光景可以想象。

成日面对“苍茫茫一片白雪地”,再不珍惜来之不易的朋友,不发挥全身热情对抗风雪,恐怕是活不好的。

身为东北人的李健就曾提过:天太冷了,啥也干不了,大家只能聚在一起逗逗乐,还得比一比谁逗得好。

李健,黑龙江哈尔滨人

所以,东北人爱夸张,常自嘲,喜逗乐,轻易不让朋友的话语湮于风雪。

要是没啥事了,就琢磨琢磨吃喝。

补充热量的铁锅炖很好,促进多巴胺分泌的冰糖葫芦贼棒,让人忍俊不禁的俏皮话张嘴就来,扭一圈就冒汗的大秧歌也没在怕的。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就连如同冰与火碰撞般的冻梨威士忌,都能被他们琢磨出来。

外表黢黑、内里温柔的冻梨,放进凉水里缓(huān),半日后敲碎透亮的冰壳,此时果肉还有冰碴,是最好的状态,先吸果汁再啃果肉,一口入魂。

冻梨不是小孩子的专利,东北时尚青年们也会学着父亲和二大爷的做派,用威士忌加冻梨,告别只喝大白梨的过往。

东北人呐,火辣辣的心是他们在寒冷中生存的必要内核,火辣辣的情彰显着他们骨子里的不拘一格。

不过话是这样讲,真说东北人的问题,也不是没有,比如在“谁的普通话最标准”这个事上,就经常发生内讧。

而经过热心吃瓜群众长久观察,倒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教训——

一听就是东北人的,是辽宁的,比如汪苏泷;

汪苏泷,辽宁沈阳人

听不太出来还坚持说自己是东北人的,是黑龙江人,像李健;

两者中间,听出一些口音的,就是吉林人,比如沙溢。

沙溢 ,吉林长春人

至此八成有人要问:道理我都懂,那该怎样和一个超甜的东北人成为朋友呢?

搓澡,是个不错的选择。

搓澡,是东北人的心灵故乡,也是精神食粮。真没有啥交友方式,比在氤氲的水汽中坦诚相见,更能拉近和东北人距离的了。

要说有啥要注意的,就是任搓澡师傅/大姨怎么摆弄你,都只管听话,别扭捏放不开,并且——

千万千万不要问他:“您吃饭了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