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中国最“内卷”的健身场所

公园:中国最“内卷”的健身场所

2021年10月16日 14:01:40
来源:新周刊

1313822812271018037.jpg

VCG111346513539.jpg

VCG111346513539.jpg

健身的大爷大妈们身怀绝技,以杠会友。(左图/IC ;中、右图/ 视觉中国)

公园,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有着不同的意味。在这里,年轻人野餐、拍照,老年人则疯狂健身。

不知从何时起,公园里的大爷大妈因地制宜,发明了各种匪夷所思的健身秘笈,比如倒挂仰卧起坐、“太空漫步”、脖子挂树、四肢爬行……好像整个公园里除了你以外,每个人都有“社交牛×症”,人人都是体操王子、单杠王子。对于每一个硬核健身的老年人来说,公园就是一个藏龙卧虎、暗流涌动的江湖。

永远不要低估那些在公园健身的人,只要逛过一遍公园,你就会发现,如今公园健身“内卷”之激烈,令人大开眼界。

在跨栏背心和足立健面前,年轻人的鸿星尔克套装没有任何附属价值。至于那些花钱去健身房的人,在硬核健身老年组眼里,只是一台按时交钱办卡的人体乳酸制造机而已。

看过公园大爷健身的盛况,年轻人不禁怀疑人生,仿佛自己在健身房内力竭之前的那些呐喊,都是虚假繁荣。

论高质量健身,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无论在公园哪个不起眼的角落,都能见到健身的老年人。有人说,大爷大妈对健身地点的选择是一门玄学,能够限制中老年人的锻炼场所和锻炼器具的,大概只有他们自己的想象力。从平平无奇的树干到毫不起眼的栏杆,都能见到老年健身组的身影,他们不愿将自己圈在某个固定场所。

在北京天坛公园,无论寒暑或早晚,健身区域都人满为患。没什么能够熄灭大爷大妈去天坛公园健身的热情,他们不是在公园健身,就是在去公园健身的路上。

“天坛大爷”凭借无数绝活儿,跃升到健身鄙视链的顶端。他们年龄层在60—85岁,被称为站在北京健身鄙视链顶端的王者,也是高质量健身的代表。虽然出道比“朝阳群众”“西城大妈”晚了一些,但丝毫阻挡不住他们后来居上的猛烈势头。

每当天色微亮,他们就红光满面、意气风发地出现在天坛公园。来了之后互相打个招呼,用老北京的方式寒暄几句,做完简单的热身之后,他们就开练了。

大部分健身大爷的锻炼生涯是从退休开始的。他们通过锻炼结识新朋友,大家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江湖”。

若能单杠站立,还能完成360度大回环,那就是王者级别。每当有人不自量力地想跟大爷们比一比的时候,后者总能轻而易举完虐挑战者。

常年在天坛健身的“体操王子”南城吴爷说:“存钱不如存肌肉,百站不如一走,百走不如一抖。别小瞧老年人,老年人的健身时间比年轻人多多了。引体向上这样的动作在天坛公园那都是小儿科,还有‘倒挂金钟’、托马斯回旋、一字马,那可太常见了。”

在公园里,社交与锻炼同等重要。吴爷不但身体倍儿硬朗,心态还特别好,他喜欢在锻炼之余和大伙儿谈天说地。

一起健身的几个大爷,都是经常来的老熟人。他们每天聚在一起,除了健身,就是唠嗑。大到美国总统选举、世界经济动向,小到儿女工作、柴米油盐,没有不能聊的话题,聊着聊着冷不丁还会冒出几句人生感悟。

相比天坛公园,地坛公园和日坛公园的健身人群规模小一些,但依旧人气旺盛,且各有特色。传闻在地坛公园有几位抖空竹的高手,乒乓球高手也不少,在这里,随时可以找到技术精湛的老年人切磋、交流。此外,踢毽子、跳广场舞、打门球,甚至耍双节棍,应有尽有。大爷们个个“身怀绝技”,摩拳擦掌,随时准备展示身手。

公园大爷才是真正街头健身的实践者

三年前,李剑云在公园健身的视频火了。网友看呆了:这大爷哪里是在健身,是在备战奥运吧。

66岁的李剑云,一直喜欢体育运动,早年还做过健身教练。他从2012年开始玩街头极限健身,无论是单杠前水平还是“大龙旗”,都能一气呵成。作为健身达人,李剑云2019年上过《快乐大本营》,在节目中展示自己的健身成果。火了以后,有很多人拜他为师。

李剑云说:“公园是街头健身的首选场地。街头健身(Street Workout)是一项结合自身体重进行的训练,有点像徒手训练与极限体操等现代运动。街头健身的好处在于,随时随地都能健身,在公园、人行道、运动场都可以锻炼,不拘泥于特定场所与特定器材。”

和李剑云一样,这些在公园健身的大爷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充分发挥街头健身的灵活性。他们擅长就地取材,游击战术轻车熟路,灵活地利用碎片时间和各种极限场景。在大爷宽广的胸怀中,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物体的地方就有健身的可能。

在健身器械旁的空地上,有几个一起做腹肌轮的老年人。只见他们个个收放自如,脸不红气不喘。旁边路过的一个年轻男子跃跃欲试,但试过后才知道,自己用尽全力也只能双膝跪地、点到为止。这种“打脸”盛况绝非偶然,大爷们那些狂野的动作,其实是自身绝对实力的展现。

都市年轻男女自然理解不了其中的玄妙,他们总是容易走进思维误区,以为拥有一张VIP健身年卡,就能赢在起跑线上。

年轻人的健身,仪式感必须拉满,装备先升级完毕,拉开架势,全副武装地泡在健身房,再搭配私教、蛋白粉、减肥餐;却很少有人意识到,好的环境和装备其实都是辅助,如果没有想健身的决心,再昂贵的器械也是徒劳。

在健身房的全身镜前搔首弄姿地摆拍,除了获得更多朋友圈点赞,并不能让体能和身材提高半分。在街头健身这个复杂领域中,老人们在精神属性上也有加成。老年人健身,出勤稳定,情绪饱满,而小年轻热身做完已经歇菜,谁该惭愧谁有数儿。

大爷们聚精会神提升自我,在夕阳红健身小队里,大家你超我赶,氛围和谐。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攀比蔚然成风,“内卷”早已在硬核健身老年团中展开。互助友爱的公序良俗在二头肌面前变得一文不值,这种“内卷”也让很多人投入了大量精力。

在大爷们的朴素价值观里,精干结实的腱子肉才是王道。平时就坚持“囚徒健身”的老年人,在疫情期间健身房大量关闭的情况下,其健身计划也基本不受影响,天还没亮,公园单杠上的“人体永动机”早已开始旋转。

1302891235739435395.jpg

2021年9月19 日,年轻人在公园内跑步。(图/IC)

年轻人也准备去公园占地盘了

有人把公园健身比喻为地摊经济版健身房,或者是低配版健身房。公园的运动属性,也正在向健身房靠拢。

疫情期间,健身房被迫停止营业。公园友好的健身氛围,吸引了一些年轻人到此展现身手,大爷们也十分乐意给年轻人传授独门秘笈和健身宝典。

傍晚时分的厦门埭辽水库公园,除了郑超,还有不少人正绕着水库跑步、压腿。30岁的郑超是一名街头健身网红,在抖音上有60多万名粉丝。他常在抖音上发一些公园健身的小教程,教大家如何利用公园的各种“养生”器械锻炼腹肌等。

郑超说:“埭辽水库公园是厦门有名的网红街健公园。在这里,一个倒立或掰腕,就能引起路人的驻足围观与呐喊。我当时加入的时候,公园已聚集了不少街头健身爱好者,大家一起训练,现在健身队伍也越来越庞大。”

与郑超一样,在水库公园健身的居民多为外来务工人员。他们来自五湖四海,通过在公园健身而相识。他们还建立了一个埭辽水库公园健身微信群,群成员有500人,大家除了相约晚上健身,还会在周末一起外出攀岩。

如今,上海、深圳、广州、成都等城市的各大公园已经更新健身设备,其中不乏商业健身房使用的智能动感单车、划船器等。公园更新健身器材,或许能激起全新的科学健身需求。

深圳市中心公园的室外智能健身房按照功能划分为体质测试区、心肺功能和力量训练区、热身和放松区等。上海市人民公园的健身区域内,单杠、双杠全部换新,甚至配备了杠铃等训练器材。新增的大部分智能器材采取太阳能充电方式,在器材的电子表上可以直观显示卡路里消耗等数据,用户还可以扫描二维码,获取更详细的运动次数、频率、时间等数据。广州二沙岛拥有广州首座智能体育公园,部分健身器械加装智能系统,用手机扫码就可以体验自发电功能;有些器材则配备了太阳能发电装置。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健身房也开始去公园“抢地盘”,户外健身需求越来越多。

郑超说:“户外锻炼的人着实多了不少。在公园健身,比在健身房吹着冷气健身体验更丰富,无论阳光明媚还是阴雨连绵,只要身在户外,就能切实感受到四季的变化。让皮肤接触到空气的湿度、感受每天温度的变化,都能让健身这件事变得更加美好。”

B67A0625.jpg

B67A0634.jpg

2020年8月7日,在公园练习滑板的年轻人。(图/ 阿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