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为什么台风天都要排队买月饼?

上海人为什么台风天都要排队买月饼?

2021年09月20日 19:14:09
来源:凤凰周刊

他高高瘦瘦戴着眼镜,说话极有条理、又笃定细密,后辈问他的问题他都会耐心地解答,从朋友圈看,他也经常大半夜还在为委托人加班。

因为不是本地人,他在这个城市里立足生存的每一步,都完全靠着自己的努力。

中国人过中秋,可以没有假期,但不能没有月饼。根据统计,中国月饼的消费规模超过200亿元,平均每个中国人,一年都会吃掉至少一个月饼。

从几十元一颗的半岛、美心,到9块9一盒还包邮的莲蓉豆沙,总有一款适合你。

口味上,商家也无所不用其极。螺蛳粉月饼、香菜月饼、小龙虾月饼、黑松露月饼……层出不穷。

凡是世界上能吃的东西,月饼里都能找到。不能吃的,有时也能找到一些。

尽管花样翻新,琳琅满目,但月饼越来越像一种社交货币,而非食品。买的不是自己吃的,吃的不是自己买的。

前几天,编辑部收到了一批月饼,我们组织了一次小型的试吃活动,结果在轮流品尝了十几种外形精美的香精之后,众人纷纷表示:今年一口月饼也不想吃了。

我一度以为,现在已经没有真心热爱月饼的人了。

直到我们看到这条微博:

排队排到地老天荒

编辑部中并没有上海人,所以我特地询问了一位上海朋友:鲜肉月饼,对上海人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

答:是的,就是这么重要。我如果在上海,现在也在排队呢。

光明邨的前身是1956年成立的淮海食堂。1960年,淮海食堂更名为“光明邨点心店”,供应特色面点,直到如今。

这是一家拥有半个多世纪历史的老字号。

〓 跟我读:光(guang)明(ming)邨

在这个网红的年代,一切都可以是速朽的,品牌当然也不例外。君不见,名为狗不理的包子,如今真的是狗都不理了。不少披着老字号荣光的品牌,都已成为旅游攻略上“本地人都不去”的场所。

光明邨显然不是那一类。

排队的长龙里,大多数是上海爷叔和阿姨(当然,有一部分是黄牛)。

与使用烤箱的同行们不同,光明邨至今依然使用大锅烘烤,铁盘两面煎的方式。

这样一来,虽然五炉同开,但半个小时只能出一轮月饼。队伍虽长,其实只有出炉的时候才能挪动一下。

想到淮海路的光明邨总店买上一份刚出炉的鲜肉月饼,你就要做好排队5个小时的准备了。

有这样强劲的流量黑洞存在,隔壁的网红糕点Popeyes和鲍师傅也门可罗雀起来。

经验丰富的老饕会为你指路徐汇和闵行的分店,仅需排队1~2个小时,真的是太方便了!

这样的排队场面总让人想起×茶与×颜等网红店铺门前的盛景,光明邨也是一家名胜于实的网红店吗?

还真不是。

在上海,大排长龙的鲜肉月饼房,远不止光明邨一家。

真老大房:

新雅:

泰康:

此外还有第一食品、老大昌、西区老大房……

可以说,排队与否已经成为检验上海月饼店的硬指标。

上海人排队买鲜肉月饼的历史,恐怕比互联网还要悠久。

早在上世纪70年代,提着洗脸盆、水桶在悦来芳门口排队的长龙,就已经成为长寿路上的一道风景。

根据某平台所做的统计,人口仅占全国不到2%的上海,消费掉了全国一半以上的鲜肉月饼,这其中大部分,是买给自己吃的。

人民的月饼

今天市面上的月饼中,广式月饼占据了绝对主力,胜过其他所有类型月饼的总和。但上海人热爱的鲜肉月饼,却是酥皮的苏式月饼。

就像上海人引以为豪的许多物事一样,鲜肉月饼其实是苏州人的发明。

清代人有诗:红白翻毛制造精,中秋送礼遍都城。红白翻毛,就是酥皮月饼。相比糖浆皮的广式月饼,使用酥皮的苏式月饼,历史其实更加悠久。

据《中国烹饪百科全书》,苏式月饼皮料以面粉、猪油、白砂糖、饴糖、水制成水调面团,用面粉熟猪油制成油酥面团,再用包酥法制成胚皮。

工艺复杂是苏式月饼的特色。

精细的加工工艺导致鲜肉月饼品质严重依赖师傅的手艺,馅料则让它成为保质期只有两天的美食,两种因素叠加,鲜肉月饼难以像广式月饼一样行销全国,但却成为本地人难以忘怀的美味。

上海市场的鲜肉月饼,起源已经不可考。根据比较流行的说法,最早在上海售卖鲜肉月饼的,是淮海路的高桥食品厂。鲜肉月饼的前身,就是浦东小吃“高桥松饼”。

接替高桥食品厂执鲜肉月饼牛耳的,是同在淮海路的哈尔滨食品和长春食品,在此之后,才是光明邨的异军突起。

〓 上世纪60年代,上海人排队购买中秋月饼

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上海市民买猪肉都要使用“肉票”,每位居民每月有两元肉票,大概只能买到1公斤猪肉,但是购买鲜肉月饼,不需要肉票和粮票,因此,鲜肉月饼就成了上海市民中秋打牙祭的最好选择。

直到今天,在月饼价格水涨船高,三五百一盒的月饼满大街跑的年代,上海的鲜肉月饼依然保持了亲民的价格。

让淮海路排队排到拐弯的光明邨,鲜肉月饼价格是5块钱一个,真老大房同样是5块一个,泰康食品则是6块钱一个。

上海街面上比较受欢迎的鲜肉月饼,大多都在5元上下浮动。比起买到几十元一个的冬瓜香精月饼,这简直是金子般的良心。

这才是人民的月饼。

别拿肉馅不当月饼

离开上海以及周边地区,鲜肉月饼名声不显。

作为一家根据地在北京的编辑部,我们办公室的大部分同事,还从来没吃过鲜肉月饼——直到前几天,一位同事带来了某南京连锁糕点铺新出炉的鲜肉月饼。

来自东北的同事表示不能接受。他认为肉馅月饼比甜口豆腐脑、咸口粽子更为异端,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是底线问题。

一位北京朋友则在品尝过后发出如下点评:害,这不就是酥皮的门钉肉饼嘛!这样的说法又冒犯了另一些朋友的底线:

这样的争论每年固定出现。除了月饼口味之外,年经话题还包括月饼要不要切着吃,月饼应该是硬皮还是软皮……

这类问题就像咸甜粽子、咸甜豆腐脑一样,每年都会讨论一遍,实际上相当无聊。

除了我们提到的苏式和广式之外,在中国还有无数种地方月饼:潮式、宁式、沪式、徽式、秦氏、津式、蓉式、滇式……如果你每天换一种月饼,从八月十五吃到正月十五也不成问题。

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充满着比月饼口味差异更大的东西,希望大家都能保持开放的心态,参差多态,乃是幸福之源。

P.S.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参考资料

上海滩鲜肉月饼秘史

今天这篇文章,来自我们的好朋友「世界知识局」

在信息时代,我们都受困于信息焦虑。铺天盖地的知识付费课程们在不停的提示着我们:你要落伍了!

世界知识局无意标榜自己能提供什么“实用”的知识,相反,他们只对有趣的东西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