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狂喜,剪纸妖娆丨传统技艺正在全世界掀起一场中国风潮

鲁班狂喜,剪纸妖娆丨传统技艺正在全世界掀起一场中国风潮

埃及小伙穆罕默德,为何一夜之间迷上榫卯的精巧结构?

美国小哥比利,竟突然宣布自己要娶剪纸里的新娘?

还有韩国小姐姐,居然对着一个茶杯哭得梨花带雨?

这一切,究竟是时空的扭曲,还是艺术的奇迹?!

其实,只要你打开TikTok,随意翻看几个视频就会发现:

对于中国传统技艺,老外们老喜欢了。

中国的书法、汉字不必多说,早已成为“显学”,而相对小众、却优美深邃的技艺,如制香与香道、烧制瓷器、木工构件与榫卯工艺,同样受到追逐与热捧。

类似或更加深远的热爱乃至传承,正在这里真实发生着——

在TikTok上,有人用3D形式,为整个世界直观解释了什么叫中国榫卯工艺,可把大家给惊艳坏了,堪称献上膝盖系列。

榫卯,是我国古代建筑、家具及其它器械的主要结构方式,是一种充满中国智慧的传统木匠工艺,距今已有七千多年的历史。

凸者为“榫”,凹者为“卯”,凸出的榫头与凹进去的卯眼,简单咬合,便将木构件稳固地结合在一起。

木匠的快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牢靠。

很多中国古家具、建筑在经历长期使用、自然损耗的情况下,依然屹立不倒,我愿称之为制造史奇迹。

而榫卯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用钉子,不仅外形精致唯美,而且遵循力学原理,不易锈蚀又方便拆卸。

更妙的是,榫卯工艺也契合了中国古人的文化理念。《易经》里说,“一阴一阳谓之道”,世间万物,阴阳盈亏,互补共生,彼此支撑。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一以贯之的思想,融入整个民族的血脉,才能使中华文明绵延千年而依旧精神不散吧。

当然,与榫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环、鲁班锁,同样让围观群众路转粉,自觉加入自来粉大军。

TikTok上同样引来无数人围观称叹的,还有硬桥硬马、泥身火魂陶器、瓷器制作全过程——

从拉胚、烧窑、到上釉、淬火,在这里均有展现。

你完全可以抱着追番的心态,陪伴一个古老的陶瓷,一起参与它的养成记。

透过画面,只见工匠师傅们将泥坯一件件在窑上码好,然后用铁钎将巨大的窑盖移来盖上。

他们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要生火,将泥坯放入“馒头窑”里烧制。

烧制结束,再将砂锅挪到另一个土坑中,倒进含油的杉木粉屑,覆盖一层面炭,即为“淬火”和“上釉”。

历尽重重工序,水烧火灼之后,当一个瓷器以完美之态傲立于世,引得人们纷纷赞美时,很少有人知道,它经历了哪些淬炼。

所以整个诞生过程,更像是一个有关成材的寓言,是一个全世界人们都看得懂的有关美丽的神话。

如今,当你再对视频中的陶瓷惊鸿一瞥时,又是否会由衷产生一丝敬佩呢?

百年沉香,仙气缭绕。

TikTok上有关香道、香具、制香工艺的视频,可让歪果仁体验了一番“诗书礼仪之族、钟鸣鼎食之家”的中国传统上流生活。

其实我国在战国时期,就有在室内使用青铜器皿焚香的记录。

当时香器主要是鼎、爵等青铜器,设计巧妙,匠心独运,烟气袅袅的意境和缕缕清香的气味相得益彰,兼具审美和实用功能。

明清时,社会尊古之风盛行,借助日臻完善的烧瓷技术,官、哥、定、汝等各地窑口,开始批量制作瓷香炉,炉口宽圆,色彩圆润,造型简洁,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

文化人,讲究的,就是一个真香!

《论语》有云:“虽小道,必有可观焉。”在方寸之间的器物中,却承载着传统美学、中医养生的精髓。

今人观之闻之,倒更像是共赴一趟古典美学考古,进行一场有关千年韵味的对谈。

"镂金作胜传荆俗,翦彩为人起晋风"。

在李商隐的诗句中,我们就能一窥剪纸在民间技艺中的地位。

而在TikTok,更是刮起了一阵剪纸艺术风暴,让外国观众直呼“太美了”!

中国是世界剪纸的原乡,最早的纸,以及最早的剪纸,都出现在中国。

在新疆吐鲁番地区的地下墓室中,考古发现了1500年前南北朝时期的剪纸残片,复原后所呈现出的美丽团花纹样,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剪纸。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是艺术的气息!

剪纸自诞生以来,在中华大地上就没有中断过,是中国民间历史文化内涵最为丰富的艺术形态之一。

邻家有纸初剪成,十里八乡天下知。

2009 年,中国剪纸正式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

中国剪纸的魅力,正通过TikTok浸染到全世界。

如今,在TikTok上检索“China”,相关话题视频总观看量超过130亿次。

其中包含有中国的传统工艺、民俗文化、饮食文化、风俗习惯等短视频内容,为全球用户打开了认识中国的一扇窗。

这些传统民俗技艺,曾身处世界角落不为人知,而现在,通过TikTok,寰球同此热爱。

其实对于大众而言,传统文化始终是一种遥远的艺术形式,这就导致大部分传统民俗手艺,大多只能在小众人群中传承,被公众远远观望,始终无法接近。

但传统民俗手艺在诞生和发展时,它就是当时人们生活中最常见的一环,与衣食住行、喜怒哀乐难舍难分,满带着人间烟火气,饱含对家乡的深沉热爱。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家其实是一种想象,一种有关文化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