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图腾,龙吟凶猛丨中国巨龙的千年史诗

碧玉图腾,龙吟凶猛丨中国巨龙的千年史诗

2021年05月07日 10:52:49
来源:意外艺术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公元 724 年,凛冽时节,朔风呼啸,夜幕降临。

一个二十六岁的年轻人,来到大唐边塞。

他想象着古来之地的战鼓狼烟、无数亡魂的塞外边关,仰看空中冷月,不禁感慨万千。

霎时间,仿佛是这个古老民族的无数灵魂,汇聚在年轻人胸膛。

名传千古的诗句,借其之口,奔涌而出: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在这思接千载、神驰万里的名句之后,接下来的两句,你可能会更加熟悉——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这个年轻人,就是王昌龄,他的这首《出塞》,成为刻进每个中国人 DNA 里的诗句。

诗中的「龙城」,今在内蒙古赤峰境内。

而「飞将」,即大汉王朝的飞将军李广(一说卫青)。

也许千古冥冥中,龙城,乃至“龙”这个字眼,就与这个民族深深绑定。

因为一千多年之后的某一天,龙城中重见天日的那条「龙」,同样引发了无数传奇故事——

中国神话中记载,真龙常常幻化为海鱼和飞鸟,在人间穿梭,轻易不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

龙非池中物,乘雷遇上天。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历经千百年岁月之后,可能是难忍寂寞,可能是怀念天空,龙城内外,暗流涌动。

终于,在 1971 年,有一个叫张凤祥的农民来到赤峰市翁牛特旗赛沁塔拉。

他没有像王昌龄那样吟咏出流传千载的诗句,却在做工挖土时,揭开了“中华第一龙”的神秘面纱:

它叫碧玉龙,是红山文化出土玉器中体积最大、级别最高的考古实物。

你看这条龙,它又大又高,就像它的价值,又深又远:

标志着 6000 多年前西辽河上游,就已然形成对龙的图腾崇拜,是我们中华龙文化的重要象征。

我们先来看碧玉龙的外观——

集龙头、蛇身、猪鼻、马鬃四种动物元素于一体。

其蜷曲成 C 形,像是甲骨文中的“龙”字,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不可言喻的神圣与威严。

碧玉龙微微蜷曲着身体,似乎正在积蓄力量,马上就要腾空而起,直冲霄汉。

一句话总结:美得与众不同,狂得清新脱俗。

碧玉龙已经存在 6000 余年,灵气中满载着人类发展的信息和足迹。

它历尽沧桑,却依然气势遒劲,给人一种昂扬向上的腾飞之感。

先民们赋予它如此完美的艺术形象,这对中华尚玉传统的形成、发展,以及对后来的龙图腾都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碧玉龙的可贵之处也在这里,屈原有诗云“ 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

当红山玉龙在龙城重见天日,再度腾飞惊艳世界时,我们这个民族,也寻到了几千年前的根。

红山碧玉龙于 1971 年出土后,曾被送往日本、美国、英国等各国展出,获得好评如潮。

人们称誉它为“中华第一龙”、“华夏第一龙”乃至“天下第一龙”。

如今,它被正式收入中国国家博物馆,成为国家永久收藏的一级文物。

远古人类的每一点微小进步,都是以千年来计量的。

经过 2000 余年的漫长旅程,到 6000 - 5500 年前的红山文化时期,那时的先民虽然不用 996,但面临的生存压力,可能一点都不比现代人小。

当先民仰望星空,看着星河密布,就开始想啊,个体的力量终究是渺小的,要战胜自然环境存活下来,团结才是力量,那要如何才能实现族群的团结呢?

这时,先民中的“互联网人”终于站了出来,有人表示:

格局首先不能输,要想做人上人,就得先找到神上神。

所以要应付下一个千年的新场景,需要开发新打法,布局新赛道,找到族人的痛点!

显而易见,龙就是主要抓手,因为它将整合上古各种神兽的头部资源,吃透崇拜心智,形成祭祀合力,布置神器矩阵,实现图腾破圈,形成了从崇拜到祭祀的生态闭环,成为我们生存下去的最牢固的护城河......

听懂掌声!

翻译成人话就是:我们要搞个龙图腾来号召大家啦!

而这一搞,就是几千年的史诗岁月——

龙,凝聚、积淀、蕴藏、体现着一代代祖先对这个世界的认识、理解和审美。

世界上没有哪个标志能像龙一样,如此集中彰显中华文化的特色、中国人的精神。

东汉杰出的语言文字学家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对「龙」字作出了简练完美的诠释:

“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

这一金句解释,无疑给龙披上了一层豪横的神秘色彩。

从碧玉龙兼收并蓄的外观来看,龙最初可能是从一些上古人类所惧怕或崇拜的动物演变而来。

而当这些动物被神化、被做成符号来进行崇拜时,图腾就诞生了。

上古时期的碧玉龙不再赘述,当时间来到先秦时,龙化身龙纹,出现在各种青铜器之上。

由于当时的王朝十分重视宗教与巫术,所以龙纹常被用在祭祀仪式当中,或佩戴在身上起到辟邪作用。

也正是这个时期,龙作为统治阶级象征出现。

来到秦汉之后,帝王与龙的关系更为紧密。后世对秦始皇有“祖龙”之说。

而刘邦则宣称自己由龙所生,他当上皇帝之后给自己编了段「炎帝之子」出身,非要跟「龙」元素沾个边。

至此龙的形象变得威风凛冽,再加上技术与生产力的进步,龙纹愈发细致。

众所周知,唐朝是佛教盛行的时代,印度神话中,有种怪物叫那迦,身形似蛇,有行云布雨的能力。

由于造型和中国龙相似,所以进入中国后直接被翻译成了龙,两者相互影响融合,于是掌控雨水的四海龙王出现了。

这时,龙在中国民间的地位进一步提高。

到有明一代,虽然皇权对于龙元素的使用极其敏感,不准民间滥用五爪龙。

但大家给龙剪掉了一个爪子,又在其基础上加鱼鳍鱼尾变身「飞鱼」。

总而言之,像龙,但又不违法,你能拿我怎么着?

▲ 明朝锦衣卫的飞鱼服

足见当时龙已然成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图腾。

不过,当时间来到近代,随着百年屈辱的国史,这条古老巨龙,将再次迎来新生——

如果你观察每一个中国人的内心,会发现,他们似乎生来就具有某种无可排遣的民族情结。

这不仅仅因为我们绵延千年的文化,更因为近代所遭受的百年屈辱。

其实在民国以前,纵观这片土地数千年的历史,你会发现,人们根本不懂什么叫国家。

这里只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一说,而没有国家兴亡一说。

这里有的只是自身所处的“天朝”与周围附属国的区别,其次朝代的不同,对民众来说,只是换了不同的统治者: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直到 1840 鸦片战争,列强入室,奴我同族,外患内祸,疮痍满目,金瓯被其践踏,生灵任其屠戮。

绵延百年的屈辱近代史,让这个大国家,差点亡国灭种。

那时我们的龙图腾,被外国侵略者画成了梳着长辫、瘫倒在地的羸弱形象。

“东亚病夫”的招牌,我们背了很多年。

时间来到二十世纪前半叶,中国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

1942 年,一条苏醒的巨龙,从闻一多先生所著的《伏羲考》中,石破天惊,腾空而出!

闻一多先生认为,华夏大地之上,曾有一个强大的部落将蛇视作图腾。

而该部落通过战争吞并了一个又一个小部落,同时将对方的图腾特征兼并到自己的图腾之上,最终融合出龙的形象。

这种说法曾风靡一时,被广大热血民众所接受,虽然理论上有很多矛盾之处,但当时的中国,需要团结的力量与民族自豪感。

而龙图腾此时作为民族标志出现,则正好给了人们一个凝聚的理由。

史实证明,团结起来的中国人,任谁,都不可战胜。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无比熟悉:

中国人战胜了侵略者,在这片古老土地之上,挺起胸膛,建立起了一个真正属于人民自己的国家。

面向未来,心怀传统的思念,不是雄狮,不是猛虎,何以立身,唯 有巨龙。

其实龙图腾说到底,就如同中华民族在数千年的历程当中,所传承下来的精神一样:

天破了,我们自己炼石去补。

当疾病肆虐,我们尝遍百草寻找解药。

洪水来了,我们用尽一切办法去疏浚。

大山挡住了去路,我们就用双手凿出一片天地。

在补天治水移山填海逐日之上,我们总能隐约看到巨龙腾空的身影。

对这个世界了解越多,就会越爱自己的民族。

回头望望,沧海茫茫。

千百年来,龙这一图腾,就像无数生活在这片大地之上的人们那样,在历史的裹挟中体会着命运二字的激荡。

千古烽烟散尽,当人们回顾自己国家的历史时,我们庆幸找到了“中华第一龙”腾飞的故乡。

1979年,一首《龙的传人》,风靡华人圈,和碧玉龙所展现的面貌一样,昂扬向上,朝气蓬勃。

今天,在东西方文化对峙与交融中,对于巨龙脚底下成长起来的我们,对于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我们,那句歌词恰似我们传承千年的心声——

巨龙巨龙你擦亮眼,永永远远地擦亮眼。

*参考资料:

The Native Totem of the Dragon by Han Zhongliang

Red Mountain Evacates the First Dragon of China by Duolan

The Jade Dragon of Red Mountain Culture. Huang Shiji, Bao He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