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唐朝美妆潮流,野到你想象不到

历史上的唐朝美妆潮流,野到你想象不到

2021年04月06日 17:53:32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

今年春节,河南春晚的女子群舞《唐宫夜宴》火遍全国,也让唐朝女子精致、华丽甚而夸张的妆容再次出现在人们眼前。而上一次对唐朝美妆这样热烈的讨论,可能出现在2017年《妖猫传》上映期间,杨贵妃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实在惊为天人。

实际上,在近三百年的唐朝历史中,女性的妆容多有改变,其明暗色调、华丽程度也深受帝王更替、贸易往来的影响,例如初唐时期的轻巧纤纤丽,开元末年的明艳多样。为了追随潮流,唐代女性或是剃去眉毛,或是后削发际线,至于脸上贴的金钿花样更是不胜枚举。为了追求美丽,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在《中国妆束:大唐女儿行》一书中,作者左丘萌通过诗词、画卷、考古资料进行了严谨考证,而末春则用画笔将唐朝女性的绚丽妆容进行了精细的还原。

原作者丨左丘萌

绘者 | 末春

摘编丨肖舒妍

《中国装束:大唐女儿行》,左丘萌著/末春绘,清华大学出版社,2020年7月。

01

隋至初唐

这一时期妆容整体风格尚轻巧纤丽。女子肤色以傅粉洁白为美,又喜在双颊饰以红妆。眉样以细眉为主。如唐太宗才人徐贤妃《赋得北方有佳人》:“柳叶眉间发,桃花脸上生”。也有在额际及两颊画上细细斜红的妆容。太宗贞观朝后期,女子妆容开始变得浓艳,出现了两颊与双眼上下都涂红的妆容。

02

武则天时代

在武则天再度入宫的高宗朝初年,女子妆容大体延续着贞观末年的时尚,柳眉白面,眉眼双颊涂红。接下来眉式向着粗黑阔眉发展,双眉间隙也变得较窄。到了高宗与武则天二圣临朝时期,妆容变得更加艳丽,额上的花钿与两颊的斜红愈加浓艳,产生更丰富的花式,两侧嘴角也装饰有点状面靥。当时诗文《游仙窟》形容女子妆容:“红颜杂绿黛,无处不相宜。艳色浮妆粉,含香乱口脂。鬓欺蝉鬓非成鬓,眉笑蛾眉不是眉”“口上珊瑚耐拾取,颊里芙蓉堪摘得”“靥疑织女留星去,眉似姮娥送月来”。随着武周女帝时代的到来,女子面上更加秾丽,花钿占满额头,双眉晕开眉尾,眉下直至双颊施以浓重胭脂。直到武则天退位、中宗复位,女子妆容才有所收敛。

03

盛唐

开元前期的妆容都较为柔和。面妆以在眼角晕染淡红的“桃花妆”为主;花钿在传统红色之外更流行起翠钿,式样较为小巧精致;眉形细长如柳叶,斜红形如新月。

开元末年以来,女子的妆容变得明艳多样。先是浓眉再次变得流行,两道平直粗眉晕开,额头、鼻梁、下颌保留傅粉的白底色,再以鲜丽的红妆施于眉下,直到占满两颊,大约即是所谓“酒晕妆”。

金钿

花钿式样更为丰富,有些甚至用华丽的金银珠玉制作;面靥可贴在嘴角及眼下承泪等处;斜红除常规形态外更有作五色飞鸟状的。

天宝年间,妆容再度变得柔和。如白居易《上阳白发人》中写“脸似芙蓉胸似玉”“青黛点眉眉细长”;《长恨歌》中写“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这时又有若干特别的妆容:

白妆黑眉

【白妆黑眉】

传说中杨贵妃发明的妆容,粉面不施胭脂,眉黛涂黑。

泪妆

【泪妆】

传说中天宝年间后宫嫔妃喜爱的妆容,在脸颊以素粉点上花样。

花靥

04

中唐

安史之乱后,女子妆容经历了数十年的平和过渡期,其间并未产生太多新式样;只是女子面妆变得浅淡,花钿不再如盛唐那般使用抽象艳丽的图形,多是作小小花草形态。

直到8世纪末9世纪初,各种标新立异的妆容才开始接连产生。

贞元啼妆

【贞元啼妆】

双眉画作悲愁似啼的八字状;斜红与面妆融合,只表现为脸畔红粉的浅浅边际线,如被眼泪染出痕迹一般。

元和时世妆

【元和时世妆】

在贞元式妆容的基础上进一步夸张化,不用胭脂粉妆而是仿效游牧民族的“赭面”习俗,再画出八字愁眉与乌色嘴唇。

长庆血晕妆

【长庆血晕妆】

剃去眉毛,在眼睛上下画出三四道红紫色长痕,如瘀血一般。

太和险妆

【太和险妆】

把本来的真眉毛剃去,又剃开额前的头发让发际线上移,使额头变得宽广。过去长庆年间的血晕妆已然过时,此时妆饰的重点是在宽广额头上另行描上眉妆。

05

晚唐五代

自晚唐以来,女子妆容重回到纤丽精巧的轨道上,主流是以长长柳眉、小小朱唇为喜好。女子将眉形、唇妆作为化妆的重点,并因此产生了诸般名目讲究。花钿、面靥在日常装饰中多以纤巧淡雅为主;夸张化的妆容组合多用以搭配盛装,列入特殊名目的化妆之中。

花靥

【花靥】

欧阳炯《女冠子》:“薄妆桃脸,满面纵横花靥。

金靥

【金靥】

孙光宪《浣溪沙》:“腻粉半沾金靥子。”

温庭筠《南歌子》:“脸上金霞细,眉间翠钿深。”

毛熙震《后庭花》:“时将纤手匀红脸,笑拈金靥。”

鸟靥

【鸟靥】

李贺《恼公》:“匀脸安斜雁。”

刘恂《岭表录异》:“鹤子草……采之曝干,以代面靥。形如飞鹤,翅尾嘴足无所不具。”

五代时期的大部分地域仍延续着晚唐流行,追求精美、纤巧、繁丽的妆容细节;相对繁华富庶、未遭受战争之灾的南方地区,则出现了一些夸张的流行时尚,去眉开额,另行在额间画眉的做法再度出现,且眉形也变作短促状。

小折枝花子

【蜻蜓花子】

陶谷《清异录》:“后唐宫人或网获蜻蜓,爱其翠薄,遂以描金笔涂翅,作‘小折枝花子’,金线笼贮养之,尔后上元卖花者,取象为之,售于游女。”

北苑妆

【北苑妆】

陶谷《清异录》:“江南晚季,建阳进‘茶油花子’,大小形制各别,极可爱。宫嫔缕金于面,背以淡妆,以此花饼施于额上,时号‘北苑妆’。”

以上内容及图片均节选自《中国妆束:大唐女儿行》一书,经出版社授权刊发。

本文内容节选自《中国装束:大唐女儿行》一书,已获得出版社授权刊发。原作者:左丘萌,绘者:末春;摘编:肖舒妍,编辑:青青子;导语部分校对:陈荻雁。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