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片的黄金时代里,熟悉却叫不上名字的配角太多了

港片的黄金时代里,熟悉却叫不上名字的配角太多了

2021年04月03日 09:55:00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3月28日,中国香港演员廖启智因罹患胃癌逝世。可能很多人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但如果你看到这张脸,一定会说:“啊!原来是他。”

电影《无间道2》中,廖启智饰演“三叔”。在屠杀尖沙咀五人帮时,他默默走开,吹了一首断肠的友谊地久天长,这部分是廖启智主动要求加上去的。来源/电影《无间道2》截图

回想起来,在中国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里,像廖启智一样让我们无比熟悉却没记住名字的演员,真的太多了。

1

对于许多70后、80后,港片可谓青葱岁月的重要一笔——少年为小马哥流泪,母亲为大头文心酸,“香港有个荷里活”几乎是半个亚洲在某个年代的共识。在尖沙咀的“星光大道”,李小龙、刘德华、成龙和周星驰的名牌前永远游人如织。若把焦距拉远,还有黎民伟、张彻、胡金铨,甚至林黛、胡蝶、白雪仙等等,历代香港影视人沉浮兴衰,却也总是风流。

除了闪耀银幕的主角,还有一些面孔也在我们心头挥之不去,他们是周星驰电影里“跑龙套的”,是主角的朋友、家人、对手。

他们有的从龙套跑出了知名度,如吴孟达,最终封王封后——

电影《月满轩尼诗》中,鲍起静饰演阿来妈妈一角。来源/豆瓣电影

有的镜头有限,即便出演上百部戏也都只有三五句台词,但足以凭借一个角色让观众多少年都念念不忘:

李健仁塑造的“如花”。来源/电影《唐伯虎点秋香》截图

“鬼婆”罗兰塑造的裘千尺。来源/电视剧《新神雕侠侣》截图

“爸爸专业户”秦沛。来源/电影《误杀》截图

当地人称他们为“茄哩啡”,取自英文“Carefree”,意为无足轻重,而如若混迹多年连姓名都没有的,则一概称为“乜水乜水”,即“那个谁谁”。

20世纪60年代,《纽约时报》评价时值蓬勃发展期的香港电影“尽皆过火,尽是癫狂”,将当年香港影坛极尽癫狂的演绎与创制勾勒出了几分。而银幕中的大批绿叶们,也趁此用最敬业的方式,将“打好呢份工”的港人精神刻画到极致。

2

老一批香港演员,大多将表演视为一份普通工作。视为普通,则为人谦和平顺没什么架子;视为工作,则讲求专业与敬业。

当时,为港片培养出大批演员的主要是成立于1950年代的爱国影视公司“长凤新”(泛指长城、凤凰、新联三家影视公司)、邵逸夫成立的邵氏兄弟公司和电懋。各家公司都开有自己的艺员训练班和固定的龙套,后者需要时呼之即来,结束后一盒盒饭就能打发。而有台词、有戏份的配角,则多半出自各家的艺员训练班。

“长凤新”的艺员训练班里,有长相千娇百媚的,也有长相朴实大方的。而邵氏则更青睐类似郑佩佩一般的美女明星,或是姜大卫、狄龙这样英俊的男角。

年轻时的郑佩佩。来源/网络

演员午马就毕业于当年的邵氏艺员训练班,虽然演技精湛,却一生几乎没做过主角。午马原名冯宏源,改为午马是因为当年影片演职员表都以姓氏笔画数为序,笔画少的名字能够排在前面,方便被观众记住,这也足见当年演艺界“并不好混”。

午马也曾感叹,当时“跑龙套很正常,能混口饭吃都不错了,我们那时候也想过走红,但没有遇到机会。”2014年,午马因肺癌晚期病逝。出殡当天,洪金宝、狄龙、石天、岳华、成龙、曾志伟、姜大卫、唐季礼八人为他扶灵,可见虽“未遇到机会”,但他在业内和观众心中,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午马饰演“燕赤霞”。来源/电影《倩女幽魂》截图

同样一生历尽配角,甚至一度被称为“演得比狄龙与张彻都多”的演员谷峰,一生虽没做过主角,但无论正派还是反派,年老还是年轻,他都刻画得细致入微,十足“演什么像什么”。

谷峰饰演的海公公(右一)。来源/电视剧《鹿鼎记》剧照

1982年,“长凤新”解体重组为“银都”,大批曾经供职于此的演员被迫“下岗”。七八十年代,凭借张鑫炎导演、李连杰主演的功夫片《少林寺》的轰动全国,“长凤新”负责人决定将资源调整重组,实行集团式经营与管理。后来,虽有刘国昌、许鞍华、关锦鹏、张之亮及李志毅等导演都分别在银都的支持下完成了许多重要电影的拍摄,但其发展态势却是再也不复历史盛景。

3

在“长凤新”起伏变化的过程中,一直走商业制片路线的邵氏影业仍持续发力。十多年间拍摄几百部电影,占据同期香港影坛的大半壁江山。到20世纪70年代,邵氏兄弟踏足了电视行业,与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合作培训艺员。也正是在一期一期的“无线培训班”中,大批演员从草根被送上屏幕,有的大红大紫成为天王巨星,也有许多并不火爆、却同样让人“脸熟”的面孔。

周星驰电影《喜剧之王》里有两段戏大有来历。一段是周星驰抱着莫文蔚说台词时哭得过于动情,鼻涕差点掉在莫文蔚的脸上。这段戏其实是源自演员万梓良当年的经历,由于演戏时过度投入,他常常弄得鼻涕口水齐飞。万梓良虽多出演配角,但在演艺界地位极高,还曾一手提拔周星驰进军电影界,有与生俱来的大哥风范,演起大哥来也一点不比周润发、任达华逊色。

1987年,万梓良出演电影《江湖情》,后获第八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来源/《江湖情》截图

1997年,万梓良在电影《古惑仔之战无不胜》中饰演洪兴老大蒋天养。来源/《古惑仔之战无不胜》截图

除了洪兴老大,《古惑仔》系列电影还塑造了许多有血有肉的反派,如饰演基哥的李兆基。他于1970年签入香港无线电视台任编导、演员,在影片中多出演有勇无谋的黑社会小头目,他不仅会演戏,还会谱曲,《黑狱断肠歌》中的两首脍炙人口的监狱歌就出自他手。由于塑造的恶人形象过于深入人心,李兆基也被观众评为香港影坛的“四大恶人”之一。

电影《古惑仔》中的李兆基。来源/电影《古惑仔》截图

“四大恶人”,是指常演反派的何家驹、成奎安、李兆基和黄光亮。如今,除了黄光亮,三位演员都已离世。四人中,观众较为熟悉的可能是成奎安。成奎安曾一度因为长相过于凶神恶煞而找不到出头的机会,几经打拼后回到邵氏,被李修贤发掘,成为一名正式演员。从1983年开始,成奎安就以演反派走红,和周润发张国荣等人都有过合作。

电影《英雄本色》中的成奎安。来源/电影《英雄本色》截图

在《喜剧之王》中,周星驰饰演的尹天仇被人暴打却一动不动,莫文蔚问他为什么,他说:“之所以不躲开,是因为导演还没叫停,我仍然是一条‘死尸’,所以我是不能动的”。

这段镜头也有来历。当年在拍《九品芝麻官》时,有一场周星驰和吴孟达在停尸房找证据的戏,戏中周星驰在田启文身上夹了夹子,但他却一动不动。戏演完后,周星驰问他痛不痛,他说:“痛啊,但导演一天不叫停,我是不能动的。”周星驰听罢,和《喜剧之王》里的莫文蔚一样,叫田启文明天起跟他开工。从此,田启文做起了周星驰的助理。

右一为田启文。来源/电影《喜剧之王》截图

说到田启文,则必须提及周星驰电影中的一众黄金配角。曾有网友讨论,为什么周氏电影中的大多龙套,离开周星驰大多都近乎“销声匿迹”,再也没有翻起更大的水花?

苑琼丹饰演的“石榴姐”。来源/电影《唐伯虎点秋香》截图

对于这个问题,一方面,周星驰自身当年的“跑龙套”经历,他始终认为剧情中出现的每一个人,都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周氏电影的内核大多在反映小人物通过奋斗来反抗命运的安排,因此,小人物的塑造不会马虎。

黄一飞饰演的大师兄。来源/电影《少林足球》剧照

另一方面,也离不开周星驰在拍摄时的反复NG、不断尝试。在周星驰的精心调试下,每一个配角都像是主角的分身,他们同样闪耀,同样与主角一起撑起了整部电影的思想轮廓。

罗家英饰演的唐僧。来源/电影《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截图

陈百祥饰演的祝枝山。来源/电影《唐伯虎点秋香》截图

黄一山饰演的清代皇帝。来源/电影《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截图

冯勉恒饰演的体育老师。来源/电影《长江七号》截图

电影《功夫》中,有一个女配角,她的知名度甚至盖过了当时的“星女郎”,那就是“包租婆”。饰演“包租婆”的元秋也是香港老演员,1967年便进入电影圈担任替身,也主演过几部动作电影,后来息影。2004年,在周星驰的再三邀请后,复出演了《功夫》,还获得第28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

元秋饰演《功夫》中的包租婆。来源/网络

电影《功夫》里,还有一个大众“熟脸”配角——林雪。早在1982年,林雪就开始出演电影,1986年认识杜琪峰后正式踏入电影圈,逐步成为杜琪峰电影的御用配角,如电影《枪火》中的杀手阿肥、《再见阿郎》中的刁恶警官、《暗战》中记忆力差得惊人的黑帮跟班,角色虽各不相同,却都被林雪演绎得栩栩如生,令观众印象深刻。后来,他还出演了周星驰电影《功夫》中的斧头帮二当家。

林雪饰演斧头帮二当家。来源/电影《功夫》截图

而说起反派,周星驰电影《九品芝麻官》里的常威,在今天仍贡献着各种“名场面”。常威的饰演者邹兆龙,12岁便投身电影界,担任武打替身。18岁时得到“七小福”元龙洪金宝的赏识,主演电影《全力反弹》后拜洪金宝为师。邹兆龙曾六次与李连杰搭戏,贡献出多场精彩的打戏。在很多电影中,邹兆龙都是扮演反派角色,而最为观众熟知的,应该是周星驰电影《九品芝麻官》中那个十恶不赦的常威了。

邹兆龙饰演的“常威”。来源/电影《九品芝麻官》截图

4

周星驰所成长的时代,正是邵氏电影公司没落、嘉禾如日中天、新艺城兴起与TVB壮大的时期。20世纪80年代,香港电影以类型电影出击,在全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卓有声名。相应地,大批演员从此腾飞。

周润发、钟楚红、张国荣。来源/网络

和周星驰一样毕业于香港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的演员有好几百人。

而在“无线”之外,还有亚洲电视台开办的艺员训练班,后来的无线“阿姐”汪明荃就出自于此,万梓良、何家劲、江华等人莫不如是。一段时间内,两家电视台的艺员训练班培养出香港影视圈的大批明星。

何家劲饰演的“展昭”。来源/电视剧《包青天》剧照

江华饰演的唐僧。来源/TVB版《西游记》截图

那些年,从亚视培训班走出了苑琼丹、黎明、张家辉、张敏等影星,也有许多脸熟却叫不上名字的演员。早期出自严肃表演舞台的张达明,后来在上百部电影中出演了大量“市井角色”,有猥琐的小市民、好色的皇帝、能言的状师等,他拍电影,也做舞台剧,用商业所得支持艺术追求,两不耽误。

张达明饰演的皇帝。来源/电影《大内密探零零发》剧照

同样出自亚视的吴毅将,近年来仍然活跃在演艺圈。由于将大批反派角色塑造得入木三分,使得他坚毅甚至暴力的形象深入人心。他最早被观众熟知的作品应该是1999年出演的警匪片《反黑先锋》。这部电视剧中,吴毅将饰演的个性刚强、屡破奇案的高喜一角,则是一个十足的正派。

电视剧《反黑先锋》中的吴毅将。来源/豆瓣电影

5

说完了亚视,再来看看“无线”。

出自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第1期的许绍雄,几乎出现在每一部港片中。许绍雄天生一幅喜剧色彩的脸孔,很有亲和力,在屏幕上通过轻松、幽默、自然的演绎,将一些急躁鲁莽、心直口快、嘴硬心软、死爱面子同时又经常惹出笑话的大叔形象刻画得惟妙惟肖。加上生活中为人和气,经常喜欢提携年轻人,所以人脉很广,是不可或缺的金牌演员。许绍雄家底渊源深厚,其叔公是参与创办黄埔军校的广东军区总司令许崇智,鲁迅夫人许广平是其姑婆。

许绍雄。来源/网络

毕业于第4期训练班的李国麟,在黄日华、李若彤版的《天龙八部》中饰演的鸠摩智深入人心。李国麟演技精湛,堪称无线的全能配角。在TVB剧中,他饰演的奸角居多,如《刑事侦缉档案4》中的变性人,《创世纪》中的嚣张大哥,《天子寻龙》中的残暴国师。每一角色都被用心的诠释,即便戏份不多,也从未见演员有丝毫怠慢。

李国麟饰演的鸠摩智。来源/TVB《天龙八部》截图

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第15期的林家栋,早期还是谐星出身。出道后,他曾经历长达七年的龙套生涯,扮演的角色多数没有台词和名字,有时还需要赤膊上场充当替身。一次偶然的机会,林家栋被刘德华看中并签约进自己的公司,出演了很多经典的港片,如《无间道》里的“二五仔”等。

林家栋饰演“阿B”。来源/电影《无间道》截图

1976年,无线电视台举办声宝片场之演技比赛,在这次比赛中拔得头筹的郑则仕从此签约无线电视台。人称肥Kent、Kent哥、肥猫的郑则仕,早年间出演多项影视剧更获奖无数,而让内地观众记住他的,则是同斯琴高娃等合作的作品《肥猫寻亲记》。

《肥猫寻亲记》中的郑则仕。来源/《肥猫寻亲记》截图

时间越往后推移,那些熟悉又叫不上名字的脸都有了一个共性,常常出现在TVB的各类影视剧里——

如《寻秦记》里的反派赵穆、《大唐双龙传》里的奸臣宇文化扮演者李子雄——

电视剧《寻秦记》中的李子雄。来源/电视剧《寻秦记》截图

参演过电影《刑警本色》,电视剧《笑看风云》《笑傲江湖》《天龙八部》《洗冤录》中出演配角的刘江——

电视剧《天龙八部》中的刘江。来源/电视剧《天龙八部》截图

97版《天龙八部》的经典离不开所有演员的齐心协力,如张国强饰演的奸狠“慕容复”至今仍被观众奉为经典。在TVB十余年,他参演的影视剧多不胜数,但很多观众仍叫不出他的名字。

电视剧《天龙八部》中的张国强。来源/电视剧《天龙八部》截图

而同样在《天龙八部》中出演薛神医一角的艾威,还曾扮演TVB台庆剧《流金岁月》中的律师招文积、《鹿鼎记》里的多隆等角,多年来演艺生涯忠奸皆宜,庄谐并重——

电视剧《天龙八部》中的艾威。来源/电视剧《天龙八部》截图

早年是创作型歌手,后来进入TVB的蒋志光,在电视剧《我爱牙擦苏》中饰演林世荣,在电影《逃学威龙》中演史老师,以及《醉拳二》中演鸡骨草等,近年来,也仍然活跃在演艺一线——

蒋志光。来源/网络

此外,仍有许多明星不胜枚举,他们展现了TVB盛极一时的辉煌,也见证了它的衰退。越来越多的中国香港影人选择进军中国内地,这批演员对工作的认真态度、平易近人处事态度,依然值得当前很多青年演员学习。

他们可能不是很出名,却是各类经典作品中必不可少的底色。就算多年如一日地充当“背景板”,他们依然凭借对专业的钻研,将一个个充满个性的人物、富有记忆点的片段带到我们面前。

如果说年少时的开心最无价,那他们,也着实是精神世界里的“大富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