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开始自称小丑

为什么我们开始自称小丑

2021年01月13日 08:00:00
来源:新周刊

去年《小丑》上映,演技足够爆炸,也足够致郁。

主角在经历了糟糕的一天后,选择成为了小丑,由此诞生了一句经典的台词,“我以为我的人生是一场悲剧,现在我意识到,这只是一场喜剧。”

不过当时一部分观点是,不至于,还真不至于。

经过一个2020年后,这一部分声音也小了很多,大家意识到自己之前还是太年轻,不知道2020年与赛博朋克的距离,只有一场疫情和两个老头。

至于,真的致郁。

如今一年过去了,小丑再次爆火,不过是以梗的形式,不知道是哥谭市开放人才引进,还是阿卡姆产量再创新高,打开社交平台,全员玩小丑梗。

“嘴上说着干他妈的傻领导,实际上回复好的。”

“女朋友说困了要早点睡,一个电话过去,小丑竟是我自己。”

“我对你费劲心机讨好,没想到我只是你眼中的一个小丑。”

小丑竟在我身边,小丑竟是我自己,吃瓜竟然吃到自己家。

每个段子都是一场小丑梗的狂欢,每个人环境不同,状态不同,但是戴上了相同的小丑面具。

中国或许没有小丑,但是有无数阿Q,无数孔乙己,和无数踟蹰难行的树先生。

魔幻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小丑梗确实是自嘲,也不止于自嘲。

说自己是小丑,不是为了自轻自贱,而是通过自嘲自贬的方式,来实现自我保护。

当我遇到痛苦时,就率先用玩梗的办法说出来,让大家笑一笑就好了,一张表情包甩出来,大家都可以狂欢。

这时候,没有人会意识到我是真的很难过。

这就是“小丑竟是我自己”存在的意义。

当我辛辛苦苦挣了钱,给喜欢的女孩子发个2020的红包时,对方收了包,然后说已经有了喜欢的男孩子了,这时你该怎么办?

要回来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恳求女孩喜欢自己?故作无所谓祝福对方开心?

这都是不可能的,发一张小丑图出来吧,然后发到社交平台上,与所有人一起狂欢。

只要我开始自嘲,就没有人能伤害我。

我连续通宵好几天,在脑海里跟自己说,再也不要加班了,要在离家近、工资高、事情少之中至少得到两个,最好得到三个,但是刚刚积蓄好满腔怒火,老板一句“这个方案还要优化一下“,你还是老老实实回复”好的老板“。

这时你只能在社交平台上说一句,小丑竟是我自己。

当你辛辛苦苦做了很久的爱好,依然被对方轻松一举碾压,然后说“也没有那么难”时,那就只能收起痛苦面具,挠挠头说一句,我像是个小丑。

小丑是一个万能的解决办法,也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你喜欢的女孩子会因为你的一个红包爱上你吗?你的老板能听到你不情愿的声音,然后大发慈悲吗?

你的一厢情愿,能为你换来什么吗?

不能,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那玩梗吧。

我悲伤或者愤怒的脸,就隐藏在这片狂欢的灯下黑里。

这不是无能,不是放弃,而是爱情、事业、生活、爱好等诸多领域问题出现,我们试过,错过后依然无解,最后选择了苦笑。

在互联网时代,既然痛哭没有力量的话。

就笑,保持幽默感。

小丑梗扩散速度如此之快,不只是小圈子内狂欢,更多是因为年轻人更清楚了,更明白了,都破防了。

既然负面情绪是永恒存在的,当你不能解决它时,为什么不抓紧时间解构它,幽它一默,让事情变得荒诞起来?

但是当你被巨石强森堵在墙角,即将要被打出屎,结局还不可逆时,为什么不能让巨石强森换上蕾丝?

这种幽默不解决问题,但是真的很有意思,甚至围观群众出现时,还会对你的幽默感竖起大拇指。

这种幽默感不会攻击他人,也不能够解决问题,不能够让你更坚强,说到底,它是对负面情绪的否定。

这种幽默感不是轻蔑痛苦,也不是一笑之后继续前行,更不是用来结交朋友,只对自己说一句,我们总该做点什么。

台下的观众,可一直在看呢,你得演下去。

哪怕观众只有你自己。

小丑梗还有更一层深意,这层深意,就是一个“竟”字。

这个竟,要比小丑二字余味更长。

我之前认为别人是小丑,但是我没想到沦为我自己是小丑。

我从小就被教育,一定要努力拼搏,世界所有事情都会为努力的人破例,所有的阻拦都会为努力二字让路,皇天不负有心人,勤能补拙,若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然后你以为你努力了,你就可以成为律师,成为医生,成为科学家,自此受人敬仰,受人尊重。

你可能成为了,你也可能没成为,但这都无关紧要。

因为在真正的资本面前,你还是小丑。

你辛辛苦苦学法律,辛辛苦苦学医术,辛辛苦苦学生化环材,你不能够改变什么,你只是小丑。

小丑二字,是对所有形象的总结,是爱情中的舔狗,职场中的打工人,是出身低微的做题家,是一无所有的屌丝。

一腔热血,当年还热,一个“竟”字,就不热了。

认命了,我们能解决问题吗?我们解决不了。

在没看透时,年轻人会愤怒,会辩解,会讥讽,会自我欺瞒,我们喊的很大声。

“我才不是舔狗,她是很爱我的。”

“难道年轻人不该成为做题家吗?社会发展不就靠做题家推动的吗?”

“我是屌丝,那么你们倒是别挣屌丝的钱啊?”

就因为年轻人年轻,遇到未知的事情太多,总觉得自己身上二两肉,还有硬梆梆的骨头,能够在困难面前掰掰手腕,但输了,就想要跟世界要一个答案,为什么自己这么努力却依然得不到回报。

这是年轻人的问题吗?并不是年轻人的问题,因为他们从小生活的环境,教育他们如此。

只能够成功,不能够承认失败,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你一定要认真工作,总有一天会受到赏识,然后出人头地,自此就有了happy ending。

做到了就是荣耀,做不到就是所有人眼中的耻辱,所有人的废物。

我们都在耻感文化中长大,很难接受自己是个对社会无帮助的人,学会放弃比学会努力还要难。

废物是最大的侮辱。

但是成长为社会人士的潜规则是,知道这世界没有答案,知道期待努力就有回报,这本来就是一种幼稚。

社会不看努力和自我感动,社会只看性价比和ROI。

小丑梗之所以让所有人都破防,更多是年轻人对自己的自我和解,放弃问题,骂骂自己,早日放弃。

罢了,小丑就小丑吧,既然我卖力演出依然还是配角,那就把掌声和花团锦簇留给主角们。

Why so serious?

《小丑》的最后,是全员小丑。

明明只是一个人在一天内发生的故事,但是一条路上,所有人都戴上了面具,成为了小丑。

玩梗有用吗?

一个人玩梗没用,一群人玩梗,那就生活就是黑色幽默。

玩梗是年轻人的创作方式,是互联网时代年轻人概括事物、解构事物,构筑圈子文化的基本手法。

爱要玩梗,恨也要玩梗,这是无数年轻人创造的互联网文明。

当所谓的过来人踏上这片净土时,要么放下傲慢与年轻人玩作一团,心平气和的与年轻人沟通,要么因为乱玩梗,或指手画脚而被年轻人群嘲二创,成为梗的一部分。

过来人的傲慢,前倨后恭,色厉内荏,在狂欢中被拆解干净。

或许我们是小丑,但当有人对梗文化指手画脚时,我们用梗来反击,他的江湖名号就已经在一群小丑的狂欢中垮塌了。

大家不要严肃,都来一起笑。

笑一笑,没什么大不了。

我自己,也没什么大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