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渊冲英文巧解“不爱红装爱武装”:中国传统更注重文化力量

许渊冲英文巧解“不爱红装爱武装”:中国传统更注重文化力量

2020年12月01日 13:10:13
来源:凤凰网文化

11月28日,第四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数百位学术大家、文化名流以及政经、传媒、公益等领域精英人士共聚一堂,与全球网友一同见证这一顶级文化盛典。百岁翻译泰斗许渊冲、著名作家冯骥才等致力于中华文化传承的杰出人士,中华文化促进会、中国文化书院等机构,电视剧《清平乐》、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戴老师魔性诗词课》、凯叔讲故事·国学系列音频等项目获得全球华人国学传播奖。24部学术著作获全球华人国学成果奖。本届国学大典增设的国学新秀奖则由10位优秀青年学者共享殊荣。而最受瞩目的全球华人国学终身成就奖,则被授予两位享誉海内外的著名学者:许倬云与陈来。

国学传播奖之海外影响力奖获得者,百岁翻译泰斗许渊冲先生在颁奖典礼现场

国学传播奖之海外影响力奖获得者,百岁翻译泰斗许渊冲先生在颁奖典礼现场

国学传播奖之海外影响力奖获得者,百岁翻译泰斗许渊冲先生在颁奖典礼现场接受了凤凰网文化的独家采访,以下为对话实录。

凤凰网文化:您做了一辈子的翻译,把很多中国文化推向了全世界。您觉得中国文化在面对西方文化的时候,有哪些自信和哪些不自信?

许渊冲:中国文化重文,西方重武力。比如西方早期的经典《荷马史诗》,是关于打仗的,它重的是武。中国相反,我们最早有《诗经》,重的是文,重的是文化,而不是武力。

凤凰网文化:您把很多古典诗词都翻译成了英文,在您看来,英文读者多大程度上真的感受到中国诗词的魅力?在文化上是不是有一部分缝隙很难跨越?

许渊冲:有一半是不会懂的,所以翻译不是很简单的问题,要是不懂装懂,不懂中文,不懂中国文化,很容易闹笑话。举个例子, “不爱红装爱武装”这句话很简单,中国人一听就懂,但外国人他怎么翻译呢?他说这是讲中国女人不喜欢穿女装,喜欢穿军服。其实这句话意思应该是中国女人敢于面对硝烟,而不是沉迷涂脂抹粉。用英文来表达的话,涂脂抹粉是Powder the face,在这里的powder是涂脂抹粉的意思,可是中国女人们不喜欢在脸上涂脂抹粉,不喜欢Powder the face,而是喜欢Face the powder,这里Face有“面对”的意思,而Powder在这里不是“白粉”,而是“黑色的粉药、炸药”,所以Face the powder的意思是面对硝烟、敢于打仗,表示中国女人英勇、敢于面对硝烟,而不喜欢在脸上涂脂抹粉。这两个“粉”字,一个化妆的白粉,一个炸药的黑粉,一个可以做动词,一个做名词,硝烟也是这样,“烟”可以当做名词,也可以当成动词,这就是中国文化的妙处。西方人翻译时简单的说是中国女人们不喜欢女装,而喜欢穿军装,这就没意思了。敢于面对战火硝烟,说明中国不落后,说明中国是有希望的地方。

凤凰网文化:现在有很多的年轻人也很喜欢国学,喜欢诗词,如果让您给他们推荐一些书,您会推荐哪本?

许渊冲:中国诗词我翻了一百多本,所以不能说哪一本,要读就从古代开始,中国爱好文,中国第一首诗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说明中国文化非常发达,“关关雎鸠”外国人都不理解,外国人以为“关关”是一种鸟,但其实中国诗词里说的非常清楚,“关关雎鸠”,“鸠”是指斑鸠,斑鸠就是“咕咕”叫,不是“关关”地叫,那为什么说是“关关雎鸠”呢?因为如果说“咕咕斑鸠”,声音不响亮,也听不懂,所以古人就把“咕咕”加个元音,就念“关关”了,所以“咕咕斑鸠”改成“关关雎鸠”,这样声音非常响亮。另一方面,把“咕咕”改成“关关”,还说明中国音韵的发达,这也就意味着中国古代文化的发达。两千年前,中国有西方直到今天才有的文化,可见中国文化对世界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