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研究了136个角色,成一本弹幕版《上元灯彩图》

他研究了136个角色,成一本弹幕版《上元灯彩图》

2020年07月14日 11:09:4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清明上河图》不仅为后世留下一份北宋东京城的珍贵史料,也创造了一种风俗画的新风格。《清明上河图》之后,许多富商都会向民间画家定制这种风格的画作,《上元灯彩图》便属于这一类型的定制画。

《上元灯彩图(局部)》

《上元灯彩图(局部)》

《上元灯彩图》成画于明朝中晚期,描绘了金陵城的元宵灯市与商贸集市盛况,展现了明朝中叶富庶安逸的盛世景象。画中士农工商官绅僧道妓丐,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一应俱全,逛街赏灯、评赏字画、把玩古董、听书品曲,千姿百态诸般风貌跃然纸上。

只可惜该画没有作者款印,所以迄今不知作者何许人也,又一直藏匿民间,不为天下识,直到1991年才由当代书画鉴定大家徐邦达题字“上元灯彩”而定名。2015年1月,当代艺术家邱志杰的注解版《上元灯彩图》展出,世人终得以一睹这幕旧日盛景。

从2010年开始,邱志杰便启动了他的“邱注上元灯彩计划”。先是临摹原作,然后披览史籍、搜寻故事为画做注,其笔下文字最终将上百个中国历史上循环出现和对应于人类情感中亘古不变部分的意象提炼为一百三十六个“角色”,事涉宫廷、市井、华夷、治乱、文教、武功、心神牵挂、信念忧疑,构成一部掺入当代哲思的独特的明代人物风俗志。

在邱志杰的构想中,还有一个更大的“历史剧推演”计划——他要把这些人物故事推演成一个剧本,以剧场演出的方式完成一次全新的展览。

在《剧透》一书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为这些角色绘制的绣像。“月色灯山满帝都,香车宝盖隘通衢。”各个角色一一登场,数百年之外的我们颇感应接不暇。今天,我们选取了其中的十个“角色”,与各位读者共同领略这一包含各种叙事和想象的奇妙文体之魅力。

每个角色内部均按照角色名、解说、绣像、装置说明的顺序排列,在下文中不再分别标注。

幼 帝

幼帝是在那天意识到自己的权力的。那个被带来的和他同龄的孩子背诵着早就熟悉的台词,这让他觉得不过是又多了一件玩具。同时他第一次感到孤独。孤独感滋养了坏脾气以及某种早熟。他甚至于很早就直觉到自己并不安全。有些夜晚,他梦见自己搭建的积木无端自燃。有些夜晚,他梦见自己在棋盘上快速滑动,就像溜冰时摔倒的瞬间感觉到的惯性。第二天,他看到太监在他之前品尝了他的早餐。有时候他能感到自己被不同的爱或恐惧或诅咒左右撕扯。就在他对于长大开始感到迫不及待的那天,幼帝的童年结束了。

一个颠倒的皇冠镶满珍珠宝石。下装轮子,成为婴儿学步车。

一个颠倒的皇冠镶满珍珠宝石。下装轮子,成为婴儿学步车。

太 监

在政治斗争的角力场上,太监的成绩就像服用了兴奋剂的运动员一样出色。他们同时具有男子的求胜意志和女性的细腻敏感,因此表现出压倒的优势。这样的选手对他人是极不公平的。因此太监通常被规定不能参与政治的智力游戏。但是正如混乱的球赛会引发球迷斗殴,政治斗争进入白热化之后,太监的入场顺理成章。他们通过穿越性别阴阳的身心拓展训练,早就习惯于站在内与外和上与下之间。沟通者成为谋划者,台下忙乎的人成为木偶操控者,一如多年之后商人管理生产者。但苦心谋划而获得的权力和财富却无法遗传,太监对之的追求似乎纯粹出于审美和自我实现。就像不以生殖为目的的性交,那是爱。

一个树根盆景架顶部挖出一个弧形凹陷。树根内藏的电机驱动中心部分旋转,使凹陷处的两个核桃不断转动。

一个树根盆景架顶部挖出一个弧形凹陷。树根内藏的电机驱动中心部分旋转,使凹陷处的两个核桃不断转动。

民 谣

在民谣被听到之前,它事先已在群众的心中鸣响。民谣是一种发泄,更是一种诅咒。不轨的希望押上韵脚,以童言无忌的名义变得朗朗上口,变成娱乐,动员起无聊者茶余饭后随机的参与。欢乐四下漫延时拥有流感的能量。它以蝴蝶和蜜蜂为伴。它通过风传播。它比通缉令走得更快。这是一场动员广泛的集体创作。盗版和变体层出不穷。每一次传播都增加了幽默感和恶毒性。它们在清亮稚嫩的童声中高入霄云。采风官员为抓不到原创者而烦恼难眠。不管在城市还是乡野,和儿童玩捉迷藏的游戏,他永远是手下败将。每当民谣出现,他就觉得大难临头。

一个捕捉蝴蝶用的网兜,内部装上风车,成为捕风的器具。多个这样的网兜插成树状。底座为大喇叭。

一个捕捉蝴蝶用的网兜,内部装上风车,成为捕风的器具。多个这样的网兜插成树状。底座为大喇叭。

长 城

国家的城墙从来都阻止不了寒流,杀戮从未沿着一条线展开。边界只是一种提醒:让异族成为意识形态,让统治者成为自己人,让攻防的双方都免于迷茫。起码可以做点什么。瞌睡的戍卒在取暖时小心翼翼地防止烟雾冒得太高。他对皮毛爱恨交集。长城两边的食物和口音日渐混同,而茶叶和奶酪的差价长期存在,如同堤坝建造了水位的落差。因此商业可以是另一种选择。

成组的火柴状木棍靠穿过它们的绳子拉紧成为密实的墙体,此时连接火柴棍的剪刀合拢。绳子放松则剪刀张开。另一组板状木块通过绳子可以连接成木桶。

成组的火柴状木棍靠穿过它们的绳子拉紧成为密实的墙体,此时连接火柴棍的剪刀合拢。绳子放松则剪刀张开。另一组板状木块通过绳子可以连接成木桶。

刺 客

刺客的主要培训内容是易容术和隐身术。这两项技巧都是为了尽可能地靠近目标。只要足够靠近,攻击手段锐利与否反倒成为次要。因此耐心经常比武艺更重要。拥有一张平凡的脸是最好的蒙面,而成为欲望的对象则是目标放松警惕的最佳时机。图穷匕见和鱼肠剑都涉及隐身术和欲望。自我牺牲型的刺客有时并不在乎结果成败。他们的行动与其说是精心设计的不如说是自我宣泄的。驱动他们的是激情和仪式感。反之,职业刺客更有效是因为他们把行刺当买卖,从而更多地考虑了成本和收益。刺客在中国历史上甚获好感,从司马迁开始就为之列传,并不视之为法律的破坏者。其自我牺牲和抗暴精神使之在一种道德主义的土壤中大肆生长。有时连被刺者都对刺客敬重有加。

一个多抽屉的中药柜子。外表画地图。其中一个抽屉有弹簧装置,会弹出英雄牌红钢笔水。

一个多抽屉的中药柜子。外表画地图。其中一个抽屉有弹簧装置,会弹出英雄牌红钢笔水。

历史学家

如果你愿意,你需要进行拆解的动作。解开绳子,把它拆成一根根的丝线,你依然回不到过去。书写历史的动作已经干预了写成之后的新的事件。你甚至不知道如果没有历史书写者在角落里自顾自忙碌,行动者是不是会这样那样地行动。历史学家并不总是只对事实进行了挑选。要让他觉得这件事情重要,本身就需要时尚的帮忙。他也不止是把同一件事一次次地针砭。不,单是他存在在那里,就够让行动者心中升腾起一种跌宕的不安,这不安有时候甚至放大为恐惧,让他们动作走形。他既生活得像一种诅咒,总是提前知道结局,却又故作糊涂谦卑地自称一无所知,然后扮演马后炮售卖其睿智的结论。历史学家是永远不会犯错误的人。崇拜并供养这群人,是一个高度早熟而不执迷神话的民族的责任。

这是一台特制的制作纸绳子的机器。将写有书法文字的宣纸、报纸、布条等放入,启动机器这些材料就会被编织成一条长长的绳子。

这是一台特制的制作纸绳子的机器。将写有书法文字的宣纸、报纸、布条等放入,启动机器这些材料就会被编织成一条长长的绳子。

名 妓

阅人无数之后,名妓已经成为品鉴男人的高手。她发现不管是富豪还是才子还是侠客还是军阀还是和尚还是帝王,都可能在向她倾诉的时候迷失本心,而产生自以为是情圣的幻觉。她发现他们更需要的是获得一个著名女人的耐心倾听,而不是性交。这使她成为信息的汇集点。来来去去的人通过她互相了解,形成了默契。比起青春年少时薄利多销的性交,如今她的技法已经炉火纯青。她用温言软语和一颦一笑都可以让男人销魂,也获得更多的赢利。她已经积累了相当可观的财富,并经常表示梦想回归普通人粗茶淡饭的生活。她并不知道这是否可能。

不锈钢框架上端面朝下的镜面背后藏有磁铁。织锦绣片上连出各色丝线。丝线的尽头是钢针,针尖因磁力作用顶在镜面上。绣片图案是鹦鹉。

不锈钢框架上端面朝下的镜面背后藏有磁铁。织锦绣片上连出各色丝线。丝线的尽头是钢针,针尖因磁力作用顶在镜面上。绣片图案是鹦鹉。

庙宇本是全封闭的学校,却经常能掩饰它作为政治和经济单位的本质。它化身为山水名胜或闹市净土,积极吸纳投资。不可以理性追求的都可以向它索取。它许诺祈福纳祥消灾解厄教忠教孝甚至提供威胁和恐吓,孽镜高悬。作为缓解心理压力的诊所,庙宇能渡众生,并提供收费服务。它和当局在税收问题上的冲突根深蒂固,而意识形态文本的差异倒在其次。当世界的恐惧抵押财富给庙宇,它成为地主和债主;同时也建起富豪的会所,重新拥抱了政治和阴谋。庙宇成为沟通内外和上下的最佳媒介。这一切都用玄奥的词汇指涉因而更为安全。最终庙宇自身成为一种政治力量。

一块长条石头切分为很多段,每段之内镂空雕刻出庙宇建筑的负形,依照庙宇建筑形制从山门到大殿到后山塔林。每段石块顶端开小投币口,使之成为扑满。将各段石块拼合成整石,在内部空间中焚香、种菜、养殖蜗牛。

一块长条石头切分为很多段,每段之内镂空雕刻出庙宇建筑的负形,依照庙宇建筑形制从山门到大殿到后山塔林。每段石块顶端开小投币口,使之成为扑满。将各段石块拼合成整石,在内部空间中焚香、种菜、养殖蜗牛。

僧是一种赦免。出家是俗世死亡的象征形式。在失败之后并非死路一条,总是有一个空门可以遁入,“我表态退出人间的纷争,此生休矣。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我真诚地做出永远出局的承诺。”理论上仇敌必须停止追杀,一切必须勾销。而超越之门总是会以慈悲的名义收留你。因此,逃避在庙宇中是带有自我侮辱性质的行动,是关于谅解和遗忘、关于不报复和忏悔的宣言。骄傲者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而放弃了骄傲之后,僧侣获得的特权是自由。僧侣获得的自由是放弃,放弃之后再无烦恼执着。僧穿着放弃者的制服,看破了身份虚妄的他,可能成为任何人行任何事。那是一次重生。他所失去的只是骄傲,而他将得到整个世界。

一个自动敲木鱼装置。木鱼上扎满钢针,钢针后连接头发丝。随着敲打木鱼,钢针逐渐被震动掉落。

一个自动敲木鱼装置。木鱼上扎满钢针,钢针后连接头发丝。随着敲打木鱼,钢针逐渐被震动掉落。

附:《金陵剧场角色绣像》序

予于西元二○○八己丑年获观明朝古卷《上元灯彩图》,其图绘金陵古董市场之上元灯会盛况。正是月色灯山满帝都,香车宝盖隘通衢。士农工商官绅僧道妓丐,三教九流诸色人等一应俱全。赫然盛世景象,历史舞台。所谓六朝恨事,后庭遗唱,故国凄凉,有谁怅望?因思金陵一地,山川形胜,虎踞龙蟠,英雄折腰。旧时王谢,基因不死,几回袍笏登场;寻常百姓,野心蓬勃,多少黄粱梦断。天地为炉,煎熬众生。煮豆燃萁,城池为镬。

故繁华再三,摧折再三。宿命冥契,必有前定。郁郁佳城,如蒙诅咒。斑斑泪史,若无新事。欲罢不能,难免千篇一律,规行矩步,当然不谋而合。冥冥中何人写就脚本,生旦净末丑各有情节;营营间随处搭起剧台,做念唱打看各分角色。于是蜂合蚁聚,狼奔豕突,不离覆辙。才子佳人,王侯将相,无非傀儡。千面英雄,自有模型。麦秀之歌,出口成谶。今昔之叹,归于循环。

遂起意作《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于是酌古准今,披览史籍,搜寻故事,整饬模版,辨识典型。得金陵剧场角色凡一百零八位。事涉宫廷、市井、华夷、治乱、文教、武功。皆为国史剧本中一再登场之角色。又思参与折腾史剧之力,不唯人间营苟,举凡心神牵挂,信念忧疑,耿耿于怀者,念念不忘者,皆在场中。于是更撰不夜天二十八灯。上应星宿之数,下为剧场举烛。既得此一百三十六角色,乃一一推敲形象,构想动态,制作装置,图绘绣像。寒暑八易,成此金陵剧场角色绣像图谱。

小子不学,无力钩深致远,勉强妄作解人。天衣无缝,天机难知,杞人忧天,自作多情。然亦不敢藏拙,付梓备方家一哂。人生朝露,唯求知尽能索,孜孜不已。而世界剧场,正轰轰烈烈。

——丙申仲秋日闽人邱志杰并记于晴翠园

他研究了136个角色,成一本弹幕版《上元灯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