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与夏娃的三种艺术面貌

亚当与夏娃的三种艺术面貌

2020年04月03日 10:34:24
来源:凤凰网文化

文 | 单炜明

(一)

圣经中,亚当与夏娃的故事耳熟能详。创世记第二章谈上帝在东方一个名为伊甸的地方造妥园子,安置创造世界第六天时以自己形象捏塑出来的亚当。

伊甸园的面貌在圣经中形容不多却是面面俱到。首先,上帝耶和华使各样的树木从土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耳目,其上的果子好做食物。”换句话说,亚当肚子饿了不过是伸伸手臂的事情,他摘果子,不同树木结出不同果子,各自酸甜,亚当随心所欲,爱怎么吃、怎么吃,上帝管够。

其次,上帝选取伊甸不是没有道理。圣经中说道:“有河从伊甸流出,滋润那园子”。四条大河各有名字,无论河底是否藏金子、珍珠和玛瑙,大河纯净不受污染,清澈见底,亚当口渴,弯弯腰便可大口饮水,顺便抹上两把脸,精神抖擞,随时享受清凉。四条河水中包括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如此也说明一个道理,上帝的文明建立充分的与大河之间息息相关。

不久,上帝耶和华将之前造好的各样走兽与各样飞鸟一一列队让亚当起名。上帝把动物起名的工作交给亚当,甚至“一切牲畜和空中飞鸟、野地走兽都起了名”。圣经里的亚当没有天敌。狮子、老虎或豹子不明白如何威胁亚当,伊甸园中的亚当与动物们各自安好,无暴戾之气。亚当像园丁,像动物园园长。伊甸园里物产丰饶,动物们心思良善,亚当的世界何其美好。……或者可以这么说,亚当与后来出现的伴侣夏娃还未尝到智慧树上的果子之前,一切生活何其美好。

文艺复兴期间德国画家杜勒 1504 年以铜版画完成一件名为《亚当与夏娃》的作品,作品粗看简单,细看复杂,是杜勒᳿贯的作风。杜勒让亚当与夏娃的身体在画面中占据大部分,身体明亮,少数暗面以细点铺陈。亚当一头卷发面容严肃地看着夏娃,夏娃显得娇媚;然而,夏娃不看亚当,她看蛇,蛇正诱惑她。蛇的诱惑让一旁亚当不知所措,身体姿态展现着不安的活力。

这件作品中亚当与夏娃是主角,杜勒却是细腻的刻画着周遭环境,环境在一群灌木丛边上,树丛紧密,树木粗细不一,前后不一,乱中有序,密不透气的树丛暗藏细部层次。画面右上角是远景空间,悬崖与高山重迭,相较于亚当和夏娃身旁近景的树叶和果子,空间明显对比。

此外,杜勒安排着一只大猫与老鼠在亚当与夏娃之间,大猫看着老鼠,老鼠近在咫尺,大猫蛰伏不前,如此预告着亚当与夏娃的命运,他们一切行为都在上帝耶和华的眼皮底下。场面逐渐往后是兔子、麋鹿和公牛,往上走有蛇,有鹦鹉。远处山峰顶端立着山羊。山峰悬崖下方兴许是潺潺流水。这件作品被誉为亚当与夏娃的“标准版”。尽管历史上类似作品不少,但杜勒的亚当与夏娃主题清晰,伊甸园环境富饶、气氛祥和皆处处细腻表现出来。

杜勒-亚当与夏娃-1504

(二)

相较于伊甸园的美好,亚当与夏娃受智慧树上的蛇诱惑这件事情便惊悚许多。圣经中,上帝耶和华千万交代两人不可吃智慧树上的果子,结果事与愿违,人类就此堕落,有了原罪。原罪是上帝亲自判给的,亚当的罪是“终身劳苦”,是日后世界上男人们共有的罪;女人的罪是“生产儿女必多受苦处”,罪来自夏娃;蛇成了用肚子在地上爬行的动物。降罪之后,上帝细想,那对男女聪明起来了,接下恐怕觊觎伊甸园里另一棵树上的果实,那树名为“生命树”,吃后能长生不老,基本要和上帝同一个级别。于是上帝命天使基路伯将亚当和夏娃驱逐出伊甸园,并且“又在伊甸园的东边安设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要把守生命树的道路。”

假使,上帝耶和华防范于先,将智慧与生命两树让天使看管,亚当和夏娃便没有后面的不堪与狼狈。虽然,我年少曾轻狂看待此事,认为那是上帝耶和华借题发挥,找个理由让亚当和夏娃离开伊甸园,否则世界上便没有人类群体,没有后来的历史。亚当与夏娃虽非无辜,惩罚是轻是重的看法因人而异,然而可想而知,两人离开伊甸园、面对茫茫未知前途时候的心思是何等的焦虑。

欧洲文艺复兴期间,画家马萨乔的作品“失乐园”里说的就是亚当和夏娃失去伊甸园的当下,走出伊甸园大门,天使基路伯手持长剑驱赶的画面。作品中的亚当身材肌肉紧实,夏娃略显丰腴,他们一个掩面而泣,一个无语苍天,知道不再有回头路。上帝创造他们,既能使一切美好,也能使一切走向灾难。对两人而言,离去时若是大悲,那么伊甸园里的生活便是大喜,大喜的生活犹如大梦。如今梦醒时分,曲终人散,人生悲苦至极,莫此为甚。

马萨乔制作这件作品为 1425 年,时值二十四岁,二十七岁死亡。年轻的马萨乔突显了亚当与夏娃身体的写实与现实,那是每᳿位观众都能熟悉的,彷佛凝视自己,原来一座座身躯与灵魂都乘载着圣经故事中的“原罪”。

马萨桥-失乐园-1525

(三)

西方艺术里亚当与夏娃的故事与身形表现似乎离开《创世记》第二、三章之后便没有其他。实际,后来宗教上的解释,耶稣的出现与死亡是替亚当与夏娃洗净“原罪”的一段情节,于是亚当与夏娃在新约中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西方艺术中。尽管圣经并无记载耶稣钉上十字架后,附近曾出现亚当和夏娃相关对象,可许多艺术家作品对于如此理念的表达却是常有的事。

《圣经‧新约》里《约翰福音》第十九章第二十五节说道耶稣十字架周围的景象:“站在耶稣十字架旁边的,有他母亲与他母亲的姊妹,并格罗霸的妻子玛利亚,和抹大拉的玛利亚。耶稣见他母亲和他所爱的那门徒站在旁边,就对他母亲说:‘母亲,看,你的儿子!’又对那门徒说:‘看,你的母亲’从此,那门徒就接她到自己家里去了。”

换句话说,耶稣生前环绕十字架周围的除了罗马士兵、家人、门徒、友人当中并无涉及亚当和夏娃;然而,公元 1483 年,俄国画家席拉依俄的作品“三位一体”除了画作上端揭示上帝形象,搭配耶稣和白鸽形成“三位一体”,十字架两侧表现着耶稣母亲与门徒之外,底端便是横躺着两具以白色亚麻捆卷类似木乃伊的身体,身体不大,相互依靠,那是死亡后的亚当与夏娃。画面里夏娃的一张脸似有气息的朝着亚当,爱慕之情溢于言表。

席拉依俄-三位一体-1483

一般说来,画作场景让亚当与夏娃以如此样貌登场实属少见。同样作品,两座“木乃伊”后方有一头骨,那是亚当头骨,多数西方画家以单独一颗亚当头骨摆在十字架底下,象征着原罪受耶稣洗净的手法却是常见。 如果亚当与夏娃的故事能以历史追溯,第三种艺术形象的出现是两人死亡后四千余年的事情。无论圣经故事如何说,艺术家展现了如此方式,是宗教,是历史,也是艺术。

作者介绍:

单炜明,福建省宁德师范学院,教育与艺术学院,副教授

广播主持

台湾教育广播电台(FM 103.5)「不单单是艺术」;「藝術單飛」製作與主持

获颁2017年「艺术与文化类主持人」金钟奖

出版书籍

《510号房》、《一幅名为时差的抽象画》、《影子窥视》、《八月南風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