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小时候曾是熊孩子的我们吗?

还记得小时候曾是熊孩子的我们吗?

2020年01月20日 17:56:32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这不,过年了,又得回家见父母了吧?

该跟他们说点啥,大家想好了吗?

我小时候陪爸妈见亲友,净听爸妈吹自己:性子好静,不闹腾,爱读书,上重点初中重点高中都没让爸妈花冤枉钱……

我也为之飘飘然,觉得自己怪不错的。想来我爸妈养我这么一好孩子,真是上天积了大德了!

我上大学后经济独立,跟我爸妈说“经纪上别管我,你们自己过好就行”。那会儿我还觉得自己挺酷,自己没亏欠爸妈什么嘛——的确是我自己走出来的呀,我真独立!我上了大学就不花爸妈一分钱了!我真能耐!哼哼!

到大学毕业后,无锡家里搬迁。我回家去帮着收拾东西。翻储藏室,我妈一个一个指点。

——这个箩,是以前你小,妈骑车载着你去厂里幼儿园用的。

——这个搪瓷杯还记得吧?你发烧的时候,妈在家里热了粥,装在这杯子,带到医院给你喝。

——这本《黑猫警长》,你爸爸当时走到XXX(离我家两公里远一地方)给你买的。

——这个奶锅是,你冬天早起吃早饭时,妈起床给你热牛奶用的。

——这是你爸爸给你买的摩托车头盔,不还载着你去湖边钓鱼来着?

——这是妈自己用缝纫机给你打的毛衣,你上小学一二年纪就穿这个,后来穿不了了……

——这是你幼儿园大班的时候在北塘区XX比赛里的二等奖证书,你看你爸爸都还裱起来,原来放你写字台上的。

——你小时候要养猫,这个是爸爸专门做的煤渣盆(那会儿没猫砂)。

……

……

我当时想:要是现在的我,养了如小时候的我那么琐碎烦人一孩子,我能忍住不揍他,都算好脾气了。

我后来,跟几个朋友聊起这事,每每得到类似反馈。

自己小时候不觉得,一细想小时候那熊劲儿,大多数人都脸红。

“我爸妈没把我扔了哇,真是太耐心了!”

大概,许多人,低估了,或者完全不记得,自己小时候不省心的程度。

低估了父母因为自己,生活质量被改变的程度。

毕竟小孩子自我中心,小时候自己做的那些事未必记得,哪怕记得,也觉得“我还是孩子嘛,做点啥都是可以的”。

我们也真的会相信父母“小时候可顽皮啦,没事还会闹”,那是赞美自己可爱呢。

我某个朋友甚至一度坚信,他爷爷所谓“小时候睡午觉时还会来踩爷爷的脑袋”,真是夸他活泼。

《武林外传》里有一点,观众不理解:

莫小贝这么熊,佟湘玉怎么总能忍她?生完气就继续当掌上明珠?

只因观众们是第三视角,未必意识到这一点:父母对孩子的忍耐度,是可以无限扩张的。

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孩子,真是一个非常烦人又娇贵的玩意。

现在有各色高科技辅佐了,靠机械代劳了许多事情,养孩子还是麻烦。想我少年时,更不知多不省心呢。

我这代人,许多小时候没保留影像资料。如果有,回头看自己小时候,多半会觉得:

“妈呀,这孩子这么烦人,爸妈还和颜悦色的,这图啥呀?……哦不对,这就是我呀?!我小时候这么烦人哪?!”

自然,并非每个人的童年都足够幸福。国内的父母教育习惯,问题是不小,导致许多人长大了,依然走不出少年时的阴影,深觉父母对自己不够好;在这个拼爹时代,说不定还会觉得父母没给自己帮够忙,管得却太多……

但一码归一码,事得分两头说:

有恩谈恩,有怨谈怨。

我一个朋友,说过这么个经历:

他,作为一个众所周知的模范爸爸,曾经独自在车里看着自己半岁大的孩子,偶尔一晃神,想:

“我喜欢你什么呢?当然,我是你爸爸,我得爱你;你妈妈是我妻子,我爱她,当然也得爱你;但除了这些呢?你也不算可爱,有时候还挺烦人,就因为你跟我有血缘关系,我得尽好爸爸的义务照顾你,可是我爱你什么呢?”

父母的义务,许多出于伦理。最后做到多少,其实全凭良心,也许还有点社会道德压力。

当然,到这程度,就不敢往下想了。什么事都经不起细琢磨。

世上并不是每个父母都有资格做父母,有许多坏父母。

但与此同时,并不是每个孩子都意识到了,父母为自己的牺牲。毕竟大多数少年都还自我中心,颇有点“父母为我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他们怎么不顺便给我亿万家财继承一下呢搞得我很累”?

我的看法是:如果一个人能健康长大,没病没灾没欠债,父母真就对得起孩子了。

至于还有人长大了,却恨不得全家齐上阵来为自己事业铺路的,做不到还嫌不够的,就未免有点……“要啥自行车呀?!”

要体会到这一点,却也不难:亲身地、全职地照顾一个月孩子,再想象一下类似时光得延续十几二十年才能松口气,自然就对父母服气了。

什么事都是这样。自己尝试一下,才会发现周全不易。

觉得父母所做的理所当然,也许只是没意识到,小时候自己有多熊。

这不,过年了,又得回家见父母了吧?

该跟他们说点啥,大家想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