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加缪是否死于克格勃之手,这本书都没有结局了

无论加缪是否死于克格勃之手,这本书都没有结局了

2019年12月09日 11:09:45
来源:凤凰网读书

1960年1月4日,阿尔贝·加缪搭上好友伽利玛·米歇尔的顺风车从普罗旺斯去巴黎。他们一路由南向北,中途只有少量的歇息,路经巴黎郊区的维尔布勒万小镇时,意外发生了——加缪大骂一声,汽车失控飞出路面,撞上一棵悬铃木,又反弹到另一棵树上,解体后的汽车残骸散落在附近的农田里。坐在副驾驶的加缪被狠狠甩向后窗,脖子折断,颅骨破碎,当场死亡,年仅46岁。

加缪车祸现场

近日,一本名为《加缪之死》的新书在法国、阿根廷和意大利面世。作者乔瓦尼·卡特里认为,加缪并非死于意外,而是由于批评前苏联内政部长德米特里·谢皮洛夫并支持匈牙利起义,被克格勃暗杀。

早在2011年,卡特里就在意大利《晚邮报》上发表过文章,称自己在捷克著名诗人和翻译家扬·扎布拉纳的日记中发现,加缪之死与克格勃有关,但随即遭到多位专家怀疑。之后,卡特里花了数年时间衡量和判断扎布拉纳文字的可信度,也采访了扎布拉纳的遗孀玛丽,调查了克格勃在法国的渗透行动,并得到法国传奇“魔鬼律师”雅克·韦尔热斯的证词。在《加缪之死》一书中,卡特里坚称:“加缪独特的人格在法国民众中格外扎眼,时刻强调着苏联帝国主义的残酷。法国和苏联政府希望能让他闭嘴,两个国家都能从他的死亡中得到好处……因此他死后也就草草了事,没有进行应有的调查。”

《加缪之死》

不过,《加缪之死》所揭露的“真相”依然没有得到包括加缪女儿在内的许多人的认同。而且从目前看来,卡特里也并未从扎布拉纳的线索之外获得更加可靠、有力的直接证据。

无论加缪是否死于克格勃之手,他终究是英年早逝了。当年警方赶到现场时,从车骸中找到了一本144页的手稿,题为《第一个人》。这是一部带有自传色彩的作品,讲述了一个法籍阿尔及利亚人从童年到壮年的故事,被加缪视作“我成熟的小说”。1995年公开出版,被认为如若完成,将为其最佳之作。

本文便节选自这本永远没有结局的小说。

阿尔贝·加缪(1913-1960)

四十年后,在通往圣布里厄的火车过道里,一个男人不以为然地望着窗外闪过的景色,在春天下午那苍白的阳光下,这片狭窄而平坦的地区布满了村庄及难看的房屋,从巴黎一直延伸至芒什。不断映入眼帘的是牧场及已耕作了几个世纪的田园。这个男人没戴帽子,头发剪成平头,长脸庞上线条细腻,个头高挑,蓝色的眼睛透着直率,尽管他已有四十来岁,裹着风衣的身子仍然显得修长。他双手牢牢地抓着扶手,身体倚向一侧,敞着怀,看起来悠然自得,精神饱满。

这时,火车慢慢地减速,停在了一个寻常小站上。过了一会儿,一个穿戴相当漂亮的年轻女人从男人的车门下走过。她停下来换手提箱时,看到了车上的乘客。男人微笑着望着她,她也忍不住笑了。男人放低车窗,但火车已经开了。“遗憾。”他说。年轻女人一直朝他微笑。乘客走到三等车厢里,坐在一个靠窗的座位上。他的对面是一个男人,稀疏的头发趴在头上,泡泡的脸庞,酒糟鼻子,实际年龄应小于他的面相。他蜷缩成一团,闭着眼睛,喘着粗气,显然是由于不消化而难受,他时而朝他的对面迅速瞥上一眼。在同一条长椅靠过道的那边,坐着一个盛装打扮的农妇,戴着一顶奇特的帽子,上面装饰着一串蜡制的葡萄,她正为一个面呈菜色的红发小孩擤鼻涕。乘客的笑容消失了。他从包里拿出一本杂志读着消遣,可那文章却使他打起了哈欠。

圣布里厄

过了一会儿,火车缓缓地停了下来,写着“圣布里厄”的小站站牌出现在车门上。那乘客立即站起身,轻松地从上面的行李架上取下一个折叠式旅行箱,向其他乘客道了个别。人们神情惊讶地回了礼,而后,他快步离开,一跃而下车厢的三级台阶。在站台上,他看看自己的左手,他刚刚抓过的铜扶手上的炭黑还留在手上,于是,他拿出一块手帕,仔细地擦着。随后,他朝出站口走去,渐渐地一群服饰灰暗、面目模糊的乘客赶上了他。他在遮雨蓬下的小柱子旁耐心地等着验票,等着一言不发的职员把票还给他,然后穿过候车大厅,大厅的墙上光秃秃的,挺脏,上面只贴了些宣传画儿,画上的蔚蓝海岸也是炭黑色的。然后,在午后的斜阳中,他从车站快步向市里走去。

到了旅馆,他要了预订的房间,一个长着土豆脸的女服务员想帮他提行李,他拒绝了,然而,在她引他来到房间后,却给了一笔使女服务员也感到吃惊的小费,于是,她的脸色变得友善了。他重新仔细地洗了手,门也未锁,就快步地走下楼来。在大厅里,他遇到了那个女服务员,向她询问目的的位置,得到了过于详细的指点,他友好地听完解释,便朝着指点的方向走去。

他走在狭窄而阴暗的街道上,两边是难看的红瓦平房。时而,可见到一些有梁的旧房子,房顶上的石板瓦歪歪斜斜。稀稀疏疏的行人匆匆地从商店橱窗前走过,里面摆放着玻璃器皿、塑料或尼龙的精美制品,以及在现代西方随处可见的命运多舛的陶器。只有食品店显得货物充足。墓地四周围着讨厌的高墙,大门旁边有摆着瘦花细草的花摊,还有几个墓碑制作商店。

那旅客停在一家店铺前,看着一个显得挺机灵的孩子在角落里一块还未刻字的墓碑上做作业。然后,他走了进去,朝着守墓人的房子走去。守墓人不在。旅客在一个陈设简陋的小办公室里等着,他发现了一张图。守墓人进来时,他正在解析图形。这是一个大骨节、大鼻子的大个子男人,透过他那厚厚的立领上衣发出一股汗味儿。

马恩河战役中的法军

旅客询问1914年战争遇难者的墓区位置。“噢,”他说,“那儿叫做法国纪念墓地。你找谁?”“亨利·科尔梅利。”那旅客答道。守墓人翻开一本包着皮的大册子,用沾着泥土的手指在名单里寻找。他的手指停住了。“亨利·科尔梅利,”他念道,“在马恩战役中受了致命的伤,于1914年10月11日死于圣布里厄。”“是他。”旅客说。守墓人合上了大册子。“来吧。”他说。他在前面领路,向墓地的前几排坟墓走去。

这些墓碑有的简陋,有的矫饰而难看,全都覆盖着大理石和珠子,这种陈旧的技巧在哪儿都毫无美感。“是亲戚?”守墓人漫不经心地问道。“是我父亲。”“难以承受啊。”另一位说。“噢……不,他去世时我还不到一岁。您能明白。”“是的,”守墓人答道,“不过,这不是个理由。当时死的人太多了。”雅克·科尔梅利什么也没说。当然,当时死了太多的人,但说到他父亲,他不能臆想出他不具有的孝心。

自他定居法国以来,他便允诺要完成他那个还留在阿尔及利亚的母亲很久以来要他做的事:去看看他父亲的墓地,而她自己从未去过。他觉得这种探望毫无意义。首先,对他而言,他并不了解自己的父亲,对其生前的事几乎是毫无所知,而且他讨厌那些陈规旧律;其次,对他母亲而言,她不提起去世之人,她根本无法想象他能看到些什么。不过,他过去的老师回到了圣布里厄,他觉得这也是见见他的机会,便决定来看看这陌生的死者,甚至坚持要先于重见故友,以便随后能自由自在,无事一身轻。

“就是这儿。”守墓人说道。他们来到了一片墓区,四周围着用漆成黑色的大铁链串着的灰石界碑。墓碑很多,式样雷同,都是刻着字的长方碑,间距相等,整齐排列。每个墓碑前都摆着一小束鲜花。“四十年来,一直是法国纪念协会维护者墓地。看,他在那儿。”他指着第一排的一块石碑说道。雅克·科尔梅利在距石碑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我把您留这儿了。”守墓人说道。科尔梅利走近墓碑,心不在焉地望着。是的,正是他的名字。

他抬起了眼睛,泛白的天空中几小片灰白色的云彩正慢慢飘过,天空时晴时暗。在他周围,大片的亡灵墓地笼罩着死一般的沉寂。只有城里沉闷的嘈杂声从高墙上方传来。时而,一条黑影从远处的墓碑间走过。雅克·科尔梅利抬头望着天空中漫游的云彩,试着抓住湿润的花香以外那正来自遥远寂静的大海咸咸的味道,忽然,水桶碰撞墓石的响声使他从幻梦中清醒过来。这时,他才看到墓碑上他父亲的生辰年月。这可是他此次的发现,以前从不知晓。他看了一下两个日期:“1885-1914”,机械地计算了一下:二十九岁。突然,一个念头涌上来,震撼了他的整个身心。他已经四十岁了。葬在这块石板下面的那个男人,那个曾是他父亲的人比他还年轻。

一战时法军中的殖民地士兵

温情与怜悯突然溢满了他的胸膛,这不是儿子怀念去世父亲的心灵颤抖,而是一个男人在意外死亡的孩子面前所感受到的震惊与同情——这里的某种东西是有悖自然常规的。不过,说真的,也不是常规的问题,而只有疯狂与混乱,那就是儿子比父亲岁数大。他僵在那里,随后的时光在他周围、在他视而不见的墓碑间裂成碎片,岁月停息,不再沿着那条长河流向尽头。他们只是一些爆裂声,是浪花,是旋涡,雅克·科尔梅利现正在其中挣扎,与苦恼及同情搏击。

他望向墓地的其他墓碑,上面的日期告诉他,睡在这片土地下的都是孩子,他们是那些此时已头发花白,自以为懂得生活的人们的父亲。因为他自己就觉得活得不错,他独自创建了一切,他了解自己的力量,自己的能力,他敢于直面人生,掌握着自己的命运。而此时,他处在异样的炫晕中,他感到这座雕像,这座每个人最终都要肃立起来,并要被时光之火烧得更加坚固,随着时间的长河,等待着最后风化的雕像正快速开裂,开始倒塌了。他只剩下了一颗慌乱的心,渴望活下去,反抗着这个与他相伴了四十年的世界的死亡规律,这颗心始终强有力地跳动着,撞击着将他与生命之秘密隔绝的那面墙,想要再进一步,再远一点儿,去了解生命的秘密,在死去之前了解,为了生存而了解,只须一次,只须一秒钟,不过,必须一劳永逸地去了解。

他回首自己的生活:疯狂、勇敢、软弱、执拗,总在为他毫无所知的那个目标努力,而实际上,这种生活已完全消逝了,他还未来得及试想一下这个刚刚给予他生命就死在大海另一边那片陌生土地上的男人会是什么样。二十九岁时,他不也是脆弱、痛苦、紧张、固执、好色、幻想、厚颜而勇敢的人嘛!是的,他正是如此,而且还有过之,他曾生活过,终于长成了一个男人。然而,他从未把睡在哪里的男人想象成一个有生命的人,而是把他当做一个陌生人,这个陌生人从前在他的出生地生活过。他妈妈常对他说,他长得很像他,他死在战场上。然而,他曾贪婪地试图通过书本和活人所了解的秘密,现在他感到与这个死者,这个年轻的父亲紧密相连,与其父的从前和后来紧密相连,他自己曾远远地寻找的正是这在时间和血缘上都与他极为贴近的东西。

说实话,他没有得到过帮助。在家里,人们很少说话,既不读书也不写字,一个不幸而漫不经心的母亲,谁会向他描述这个年轻而可怜父亲呢?除了母亲,无人认识他,而母亲又把他给忘了。他深信情况正是如此。他无声无息地死在了这个如陌生人般匆匆经过的土地上。恐怕正应该由他来了解情况,来询问究竟。不过,一个像他一样一无所有,又想拥有整个世界的人,他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创立自我,去了解这个现在他觉得比世上任何人都更加亲近的男人到底是谁。他能够……

下午将近,他身旁传来了裙摆的声响,出现了一个黑影,这把他又拉回到周围的墓地及天空那现实环境中。得走了,他在这儿已经无事可做了。但他无法离别这个名字,这个日期。这块石碑下只有骨灰和尘土了。但对于他来说,父亲又复活了,一个奇特而沉默的生命,他觉得又要将父亲抛下,让他继续度过这个无尽孤独的漫漫长夜。人们曾把他抛在这里,随后便忘却了。荒凉的天空突然间响起轰鸣,一驾看不见的飞机刚刚飞过了隔音墙。雅克·科尔梅利背转过身去,抛下了父亲。

第一个人

作者: 【法】阿尔贝·加缪

译者: 刘华

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8

编辑 锰钢皮蛋

图片 网络

知识 | 思想 凤 凰 读 书 文学 | 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