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黄蓉变得讨厌了么?

后来,黄蓉变得讨厌了么?

2019年09月02日 16:09:41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许多人觉得,《射雕英雄传》里,黄蓉很可爱; 到了《神雕》,就不那么可爱了。

一种简单的概括法: 《射雕》里,黄蓉是个女孩子,可爱; 《神雕》里,当妈了,就不可爱了。

其实不然。

《射雕英雄传》里,读者是站在黄蓉和郭靖视角的,自然看黄蓉做什么都合适。

《神雕侠侣》里,读者是站在杨过视角的,自然看黄蓉做什么都不对。

如果尝试转换到第三视角呢?

《射雕英雄传》里,黄蓉其实也不是善男信女。 猜忌不少,心眼百变。 就是个做人略带邪气,经常不管旁人死活,只要“靖哥哥不生我气就好”的女孩子。 她也明白跟郭靖说过,只求自己开心,他人的事儿才不管。

为何我们还觉得她可爱? 因为《射雕》里,她使用这些诡谲和任性,主要是针对欧阳克、沙通天、欧阳锋这些反派角色。 那些反派越是挨整,大家看得越开心——毕竟侯通海、彭连虎们越到后来,越是反派没人权。

反过来呢,《神雕侠侣》。 大家不爽黄蓉,在于她对杨过不怎么好。

但是,我们细细琢磨下。

黄蓉第一次对杨过有迟疑,是当日郭靖初见,就要直接把郭芙许配给杨过。 黄蓉劝她也不必急,观察观察,要看杨过有没有出息,并且考虑到了杨康。

哪位会说了: 罪不及儿女,黄蓉应该给杨过一些机会呀。 可是杨过初见郭靖时,那态度也不大对。 郭靖好心要帮他疗毒,杨过挥手就打,还用“倪牢子”这种伦理哏讨便宜。 是个人都不会对他有好感。

如果杨过不是主角,假想你是黄蓉,初见面就被人这么无礼谩骂,你会觉得他这么做有趣得紧,应该把女儿许配给他么?

大胜关再见杨过时,黄蓉对杨过已经好多了。 很直白地说:

“过儿,我甚么也不用瞒你。 我以前不喜欢你爹爹,因此一直也不喜欢你,但从今后,我一定好好待你,等我身子复了原,我便把全身武功都传给你。 郭伯伯也说过要传你武功。 ”

这一席话说得杨过大哭。

从此开始,黄蓉一直待杨过很好。

之后,是杨过自己作妖了。

他听了傻姑的话,认定是郭靖与黄蓉杀了他父亲,一心要报仇。 回到襄阳,意图谋害郭靖。 当时黄蓉对杨过起了疑心。 而杨过满脑子转的却是杀郭靖:

杨过是知道后果的:

“我为了报一己之仇,却害了无数百姓性命,岂非大大不该? ”

可是转念又想:

“罢了,罢了,管他甚么襄阳城的百姓,甚么大宋的江山,我受苦之时,除了姑姑之外,有谁真心怜我? 世人从不爱我,我又何必去爱世人? ”

杨过已经打算不管襄阳城百姓生死,来刺杀郭靖了。 他知道自己这么做有多可怕的后果,依然决定如此。 是真正的邪恶了。

之后杨过两次谋刺郭靖,都是阴差阳错未能成功——不是他自己放弃,一次是武功不及被郭靖反制,一次是被潇湘子阻挡了。

然后,救了郭靖两次——其中一次,是他自己把郭靖陷到如此境地的。

杨过真正觉醒,是看到黄蓉与郭靖讨论国事为重时,才真正脱胎换骨的。 那一瞬间,警醒他的,是黄蓉当年的教诲:

“霎时之间,幼时黄蓉在桃花岛上教他读书,那些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语句,在脑海间变得清晰异常,不由得又是汗颜无地,又是志气高昂。 眼见强敌来袭,生死存亡系乎一线,许多平时从来没想到、从来不理会的念头,这时突然间领悟得透沏无比。 他心志一高,似乎全身都高大起来,脸上神采焕发,宛似换了一个人一般。 ”

终于他说出“你放心”,于是奋然出战。

从此,他才真正蜕变了。

即,黄蓉疑心的杨过,是一个连他自己都承认: 非常自我中心、不管他人死活的少年。

所以黄蓉对他的疑心,也确实没有错。

在《射雕》里,黄蓉就是这样了。 之所以当时大家觉得黄蓉不过分,是因为她当时对付的是欧阳克们。

到了《神雕》,大家代入了杨过,就会觉得“杨过明明是主角,而且小时候孤苦,做一些很自我的决定,嘴上讨便宜,也是可以理解的嘛,黄蓉怀疑他实在不应该。 ”

却很容易忽略: 杨过在觉醒之前,其实算半个反派。

他就是个意图谋刺郭靖的可怕内奸。

如果黄蓉怀疑的不是《神雕侠侣》读者们代入的主角视角,而是一个,用杨过自己的话说:

“自己却念念不忘父仇私怨、念念不忘与小龙女两人的情爱,几时有一分想到国家大事? 有一分想到天下百姓的疾苦? 相形之下,真是卑鄙极了,确实对郭靖动了两次手,阴差阳错未能成功”的年轻人。

是不是,黄蓉就显得没那么讨厌了?

许多时候,我们判断一个人,很容易不自觉地,就从自身利害角度出发: 判断那个人好不好,不看ta的整体作为,而是“对我好不好”。

于是许多是非判断,都成了一种下意识的自我利益保护。

就像,《倚天屠龙记》里,因为代入了张无忌,大家都觉得灭绝师太比谢逊讨厌。

但若站在第三方视角,谢逊滥杀无辜,血债之多匪夷所思,但因为他是主角张无忌的义父,而师太又一直追着张无忌砍,所以就显得灭绝师太更加讨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