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得智慧讲堂》对话于谦:“师道”必须传承

《舍得智慧讲堂》对话于谦:“师道”必须传承

2019年05月15日 09:03:59
来源:凤凰网文化

于谦,专业相声演员,捧哏近二十年,喜欢他的观众笑称,他的三大爱好是抽烟、喝酒、烫头;他的黄金搭档是郭德纲,他的爱徒是郭德纲之子郭麒麟,他,是个表情并不丰富,表演和内心却很丰富的“宝藏老男孩”。

他不仅仅是德云社儒雅稳重的“捧哏一哥”,他还是北京摇滚协会副会长,开嗓惊艳的摇滚老炮儿。他是养马专家,不仅开办了自己的马场,还担任过儿童马术推广大使。同时,他还是个戏龄将近30年的“老戏骨”。

从体制内到演艺圈,从相声行业最低迷的年代到德云社最红火的时期,于谦一直保持着一种谦和的姿态。他明白,要舍得把自己放低,别人才能接纳你。

“差生”于谦拍电影 追忆师生情谊

有人说,于谦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里最成功的人。不久前,无心插柳的于谦又插了一棵新柳,监制和主演了一部青春校园影片《老师·好》。2019年3月22日,《老师·好》上映,不出三周票房便已突破三亿,在某网站上的评分甚至高达9.3分。

于谦把老师身上的严肃感、喜感、命运被时代左右的无力感都表现出来,人物塑造得很丰满,于谦的演技可以说飞起来了。

但是电影能有这么高的票房和好评,却是于谦始料未及的。他甚至抱着会赔钱的风险在拍这部戏,只为了表达他的初衷。

1982年,刚念初中的“差生”于谦,不顾父母反对,凭着一腔爱好考进了北京曲艺团学员班学习相声,师从相声名家罗荣寿、高凤山、王世臣等诸位老师。然而考核时,于谦却被王世臣先生兜头浇了一盆凉水,到了退学的边缘。

老先生总结于谦是“死羊眼、一张脸、身上板、嘴里颤”四样占齐了。并断言,于谦不适合干这行。

时至今日,于谦回想起老师给的四句话评语一点都不错。于谦基本上属于强迫性质地在专业上开了窍,这也使得于谦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爱好,什么叫真正的学习。

传统相声讲究师承有自,拜师名门也意味着半只脚踏进了主流相声界。1985年,于谦从学员班毕业,准备拜石富宽先生为师。石先生作为中国十大笑星之一,收徒颇为谨慎,于谦软磨硬泡了好一段时间才成功拜师。

自从拜师相声名家石富宽先生,于谦便再也离不开“师道”二字。而此次拍摄《老师·好》,也是为了追忆当年的师生情谊。

相声最好的教学手段就是口传心授,师父从专业上、从人生上、从各个方面影响着于谦,让他又上了一个台阶。用于谦自己的话说,师父的感觉就跟父亲差不多。“师徒如父子,你是怎么对你爸爸的,你就应该怎么对你师父。”

要逗乐别人,先要把自己放低

拜师石富宽的同一年,于谦加入铁路文工团,从此抱上了铁饭碗,然而他没有料到的是,不久后相声行业的寒潮期便迅速来临,大势所趋,即便师父用心栽培,也难以改变于谦的职业状况。

曲艺团没落的时候,于谦每月只领了一块二的工资,生活都成了问题。对相声的前景感到迷茫的于谦去北京电影学院报了个导演大专班,从此也算跨入了影视圈,在很多不起眼的片子里,各种犄角旮旯里都能找到于谦的身影。那时候,最大的角色恐怕就是在《编辑部的故事》里演过的只有一句台词的警察。

即便迫于生计,于谦也没有放弃过相声,最难的时候,还没开口就被人哄下去了,观众一听是相声,就不买账,把相声这门艺术给否定了。

为了留住观众,往往要走到台下去和观众互动,谁搭茬、谁嚷嚷就找谁,靠着强大的心理素质去和观众之间拉近距离,在舞台上站住脚。那个年代,那种场合就是最长本事的场合,能讨好观众就是一个相声演员的本事。

于谦说,“演相声很重要的一点,要逗乐别人,你必须把自己放低了。”

一个人只有被砸到这么低的程度,才能真正明白低到那个地方,自己的状态应该是什么样的,做人也未必非得爬得多高。海能纳百川,不是因为海大 ,也不是因为海深,是因为海的姿态低。一个人只有永远保持低姿态,才能吸收各种各样的营养,才能被所有人都接纳。这也是一种舍与得,你舍得让自己处于低位,你才能得到舞台上的掌声如雷。

2000年,阔别舞台已久的于谦开始与郭德纲临时搭档,进行了首次合作。2004年,于谦正式受邀加入德云社,与郭德纲结成固定搭档,不出两年便迅速走红。

最风光的时候,一场演出根本下不了场,说到凌晨三点半,观众起立鼓掌半个多小时不离场。台上所有的演员,包括郭德纲都哭了,于谦也哭了。

观众的热情,给了他们鼓励和支持。观众们对相声的重新喜爱,对传统文化的重新喜爱,对郭德纲、于谦的喜爱,让多年之前的黯淡、隐忍都褪去了颜色,取而代之的是对相声的信心和对以后的憧憬。

对师父的绝对敬畏,造就了如今的师父于谦

当于谦在德云社站稳脚跟后,师父石富宽为表支持,亲自参加了德云社的十周年和十五周年的庆典表演。如今,当年的相声学徒也当起了师父。

于谦的徒弟中最著名的要属郭德纲的大儿子郭麒麟。不久前,在《一封家书》节目上,郭麒麟没有写信给父亲,却写给了师父于谦。

“师父,您辛苦!因为我从小就在后台长大,身边的人总会用这个词来互相问候,小时候我不明白,长大了入了这行您才告诉我,见面道辛苦,必定是江湖。您说,干咱们这行的都是江湖人,既落江湖内,便是薄命人。虽说您已是个中翘楚,但徒弟也想向您道声辛苦。”

陪伴德云社走过了近二十年风雨,于谦始终波澜不惊的表情下,实则是对师道尊严笃定不移的信念。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这规矩一守就是三十多年。师徒间的口传心授,对师父的绝对敬畏影响了弟子于谦,也造就了如今的师父于谦。

于谦认为,中国的传统相声发展到现在,一个很重要的根基就是一直传承下来的师徒关系。拜师是投明师、访高友,明师不是有名的师父,是明事理的师父。徒弟对师父没有完全的信任、没有完全的崇拜、没有完全的敬意,老憋着跟师父较劲,是很难学到东西的。在于谦看来,师生关系里,要有对师父的尊敬、对艺术的敬仰。

“传道授业解惑是一个老师的最低标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道’,’道’实际上就是你在社会上要立足、要做人、要行事、要正直,也是你为什么要尊重老师,因为他给你安身立命之本。”尊师重道,这是相声演员于谦的准则,也是电影演员于谦想通过荧幕向观众传达的精神理念。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正在凤凰网、爱奇艺热播的《舍得智慧讲堂》。《舍得智慧讲堂》作为舍得酒业打造的自主IP,是一个分享舍得智慧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