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之后,我们对性侵受害者更友好了吗?

#MeToo之后,我们对性侵受害者更友好了吗?

2019年05月13日 10:26:30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

“一周书单”又跟大家见面啦!

本期的主打推荐书目,是美国女作家艾米莉·温斯洛的作品《女人无名》。这是21年之后,温斯洛寻找真相的勇气之作。1992年,还是学生的她,被一个陌生男人强奸,而2013年,警方告知她凶手被抓捕归案。这个消息让她再一次回到了那段曾经的噩梦......

此外,本周书单从文学、经济、文化等类别选择了4本好书为大家推荐。来看看书评君都选了哪些新书,或许值得你关注和借鉴。

本期主持|新京报书评周刊编辑部

主打

《女人无名》

作者:(美)艾米莉·温斯洛

译者:徐晓丽

版本:上海译文出版社2019年4月

这是一次充满勇气的纪实写作。1992年,匹兹堡大学的女学生艾米莉·温斯洛被一名陌生男子强奸。21年之后,温斯洛已经成为小有名气的作家,她远走英国,在那儿建立起自己的新生活,有了相伴的爱人,并育有两个儿子。就在这个时候,2013年9月,警方忽然找到了温斯洛,告知她警方确认并逮捕了当年那个强奸她的男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几十年的时间,已经让温斯洛走出了那段巨大的阴影,建立起美好的新生活,但这个消息还是让她再一次回到了那段曾经的噩梦。她决定利用这个机会,以一个犯罪小说作家的经历展开一场个人调查。

这两年席卷全球的#MeToo运动,让大家对性侵事件给受害人带来的长久与复杂的伤害有了更深入的认识。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于性侵受害人,在我们的文化语境中仍然充满了种种有意无意的污名化。对于温斯洛来说,“强奸”并不只是1992年那个晚上在那间学生公寓的地板上发生的事,还有医院中的场景,事后在受害人脑海中不断重现的情景,有流言蜚语,有朋友的慰藉,以及在艰难之中前进的生活。这本书的力量在于它的真实,更在于真实之中袒露的种种挣扎。阅读这本20年后追寻真相的记录,浮上我们心头的,不只是对正义的渴望,更有对一个个脆弱但又坚强的性侵受害者的尊重与共情。(张婷)

文学

《为何,以及如何谋划一场火灾》

作者:(美)杰西·鲍尔、

译者:钱进

版本:中信大方|中信出版社2019年4月

美国作家杰西·鲍尔在芝加哥艺术学院开设了一门课程,“教授坑蒙拐骗、白日做梦和走路”,这是一句典型的美式作家格言。而从他的小说《为何,以及如何谋划一场火灾》中,我们也能看到塞林格、凯鲁亚克、纳撒尼尔·韦斯特等现代美国作家的影子。

主人公露西娅是个被周围世界遗弃的女中学生,她经常因顶撞老师被留校,在心理辅导时把心理医生气得哭出来。在她充满不屑的眼中,周围的人滑稽可笑,只有姑妈可以为自己带来一些慰藉。这些叛逆情绪最直观的体现是,在露西娅的口袋里总是装着父亲留下的芝宝打火机。她试着加入“纵火俱乐部”——俱乐部成立的口号是“为了那些想纵火的人,那些受够了财富和资产,想要放火烧光一切的人”。也许在“纵火”情绪的浓烟中,他们可以看到一个云端的天堂,但如何处理陆地上的一片狼藉,终究是一颗成熟心灵需要面对的问题。而搭乘火车,离开原地,往往是他们最后的选择。(宫照华)

经济

《社会与经济:信任、权力与制度》

作者:(美)马克·格兰诺维特

译者:王水雄罗家德

版本:中信出版集团2019年3月

经济学长期以来都是社会科学领域最耀眼的学科,学术坊间更有着“经济学帝国主义”的显学叫法。而其他学科也“不甘示弱”,基于它们的研究假设、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去理解经济现象,与经济学的解释体系形成补充或展开知识竞争。社会学是其中颇为活跃的学科之一。

具体而言,经济社会学作为社会学的一个分支,不断通过“社会事实”去否定、修正经济学的理性假设,不过使用复杂而非单一思维是20世纪以来的思想大潮流,经济学本身也在反思经济人假设、黑板公式。社会学至今难以进入经济研究的中心。而马克·格兰诺维特好像是一个例外。这位新经济社会学奠基人因为提出“弱连带优势”和“嵌入理论”在学术界名声大振,被认为是最懂经济的社会学家、距离诺贝尔经济学奖最近的社会学家。《社会与经济》则是他数十年思考的一部分结果,将“社会”置于“经济”之前,是因为他认为所有经济行为都具备社会性,个人的经济选择受制度、文化和关系网络等因素影响,反之也在挑战这些影响。马克·格兰诺维特的这部分研究彰显了他在个人与社会、经济与社会、能动与结构等二元概念中的自由穿梭能力。(罗东)

文化

《红白机视觉史》

作者:Bitmap Books出版社

译者:林延平

版本:读库|新星出版社2019年3月

书名是《红白机视觉史》,但其实远没有“史”那么厚重,而是一本编纂出色的红白机资料集。任天堂和各主要游戏生产商的介绍固然哪里都有,资深游戏业从业者访谈也可以费些力气检索到,但由资深玩家和游戏从业者(有时就是游戏开发者本人)专门撰写的近二百款游戏介绍和大量玩家的回忆,就不是可以轻易获得的了。

在中国,红白机也许更普遍地只被叫作游戏机,而以小霸王为代表的各类学习机也是它的对等物。八十年代中后期到九十年代前中期,游戏机是中国家庭娱乐的重要组成部分。孩子玩儿,大人——甚至祖父母辈——也玩儿;而从英美视角出发的本书表明,红白机作为全家的娱乐这一现象是全球性的。红白机的影响是广泛的,1983年首发于日本,1990年时它在全球的总销量已超过此前所有其他游戏主机的累积销量;它的影响又是深远的,后起的游戏平台有红白机作品的续作,而马里奥兄弟等形象已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当然,本书也并非没有坏处——它很可能害你再花几百块,去淘宝一台复刻的红白机和500合一游戏卡。(寇淮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