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生斌的人设已经崩塌成灵异故事了

林生斌的人设已经崩塌成灵异故事了

2021年07月05日 14:51:57
来源:X博士

策划:阿迪民

就在这两天,林生斌的人设,彻底崩塌了。

2017年6月22日,在林生斌外出之时,他所雇的保姆莫焕晶在他的家中恶意放火,致使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在火灾中丧生。

·林生斌一家,图片来源:每日人物

一夜之间,五口之家仅剩一人。

巨大的悲痛过后,林生斌擦干眼泪,开始借助舆论和法律积极维权。

最终,保姆得到了应有的死刑,而消防设备存在严重问题的物业公司也对他进行了赔偿。

·莫焕晶被判处死刑

那之后,林生斌宣布皈依佛门,并开始热心于公益事业。

时光飞逝,2021年6月30日,林生斌表示自己已经再婚,并喜得一女。

但很快,有网友爆料称,林与他的新妻子早在2018年便关系暧昧。

·图片拍摄于2018年

与此同时,疑似林生斌大舅子的账号,也在微博发文,暗指林并没有把赔偿款交给岳父岳母。

一石激起千层浪,网友们开始疯狂扒皮林生斌的各种社交网络,并发现他一边借用死去的家人来营销自己的服装品牌,一边又与新欢打得火热。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有网友扒出,在妻儿去世的这几年,林生斌不仅精心地在网上创造出了“林爸爸”这个卖惨人设,还在背地里对死去的家人,使用过一些不干净的法术。

而这,也让这场人设崩塌的大戏,变得愈发邪门起来。

这种说法的起因,是下图这口井。

·图片来自小红书,@娃娃是大头呀

这是2017年11月,林生斌花8万元,捐给杭州永安山极乐寺的一口水井,目的是解决寺里的用水问题。

井上写有“童臻一生”四字,是为了纪念林生斌死去的三个孩子:林青潼、林臻娅和林柽一。

林青潼的“潼”是带“ 氵”的,可井上写的“童”却没带。

如果是为了纪念,那么这种写错字的低级错误,肯定是不应该犯的。

·林生斌自己的服装品牌也叫“潼臻一生”

那为什么井上的“童”没有“ 氵”呢?

有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除此之外,根据《每日人物》2017年的一篇采访,林生斌说这口井深181米,而当时火灾发生的楼层,是18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有人说这个“181米”暗指18层地狱,也有人说1-8-1,形如“亘”字,相当于井里锁日,有“困”的意味。

但不论解释是什么,“181米”这么个数字,作为一口井的深度,实在有些奇怪。

结合之前的“童字无 氵”,有人便推测:

林生斌造这口井的目的,根本不是行善,而是封住妻女的亡魂,让他们别来纠缠自己。

而在网络上对这口井的讨论变多后,有人便决定身体力行,前往这口井的所在地一探究竟,结果却发现了更多古怪的地方。

首先,这口井已经被人用黑布遮住,根本就不像能拿来取水的样子。

其次,在掀开黑布后,人们发现这是一口八卦井。

在闽台某些地区的文化里,八卦井有镇邪的意味。

金门太武山的下面就有一口太武八卦井,当地有诗云:

“八卦井开规则形,镇邪给水百庚经”

而林生斌,恰好就出生于福建宁德。

最后,人们发现这口井的背后,写有“甘露泉”三字。

·图片来自小红书,@娃娃是大头呀

一方面,这三字可指井水甘甜。

而另一方面,根据《佛说施饿鬼甘露味大陀罗尼经》所写,甘露是一种专门用来度化恶鬼的仪轨。

“饥渴盛火。嫉妒炽然。常贪饮食。但念浆水余无所知。种种苦切不可言说。感得此身。”

而有网友还真在与这口井有关的视频里,找到了几个有人形的影子。

·图片来源:豆瓣灵异组

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表明,这口井的确有些诡异。

而很快,网友们便发现,诡异的不仅仅是这口井。在家人离世的这几年,林生斌的许多行为都很难用常理去解释。

比如,有人扒出林再婚后,生的两个孩子分别叫“烁烁”和“暖暖”,结合他之前的家人死于火灾这个事实,这两个名字相当怪异。

还有人则爆料,称林曾在2018年去过九华山,而原因似乎是他被家人的亡魂给纠缠住了。

·来自豆瓣灵异小组

另外,《十四年猎鬼人》的作者,神秘学专家李诣凡也在微博上表示,4年前出事后,林生斌曾向自己求助。

根据这些反常的现象,有网友便勾勒出了这样一个故事:

林生斌的家人在死之后拒绝超度,于是林便用各种神秘学的手段,将家人的怨灵困住或隔绝。

而至于为什么林的家人会死不瞑目,大家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因为林生斌靠消费死者来立人设,有人说是因为他对死去的家人根本就没有感情,甚至有人猜测这起火灾其实就是林生斌所策划的……

于是,林生斌人设崩塌这一事件,便由一个社会热点,逐步转变成一个有头有尾的灵异传说。

而在社交网络上,这绝不是个例。

往远了说,最典型的是2009年的重庆红衣男孩事件。

这事儿一开始被传得极其可怕,男孩身着红衣,用绳子将自己勒死,有人说是被小鬼附体,有人说是被拿来续命。

结果最后警方给出结论,这孩子是玩性窒息玩死的,与所谓的灵异根本就扯不上关系。

·图片来源:知乎 乖得批爆

往近了说,去年7月的杭州碎尸案,被害人在睡觉时离奇失踪,引发网友的大规模讨论,各种猜测一个比一个离谱。

而用现实角度进行分析的,反而受到了他人的嘲讽。

两个月前,三亚一女子坠楼而死。

由于她在坠楼前身着红衣,站在高层阳台外跳舞,举止极度诡异,所以她的死亡立刻引发了一场全网的侦探游戏。

很快,该女子就与灵异扯上了关系。

在《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中,作者认为,以“叫魂”这样的神秘主义罪名来批判他人,是一种普通人突然之间所获得的权力。

结合福柯的权力理论,我们可以将之推广为:当用怪力乱神来解释一个异常的社会热点时,大众便拥有了属于自己解释权。

而这份解释权,在官方说法给出之前,就是权威的。

毕竟神秘主义是一个你说有他就有的东西,你觉得三亚红衣女的死和养小鬼有关,除非有官方辟谣,否则这个说法确实既无法确真,也无法证伪。

于是,大量都市传说便都由此而来。

像重庆红衣男孩,在官方给出解答前,他俨然成为十年前的一种互联网文化现象,甚至后来还拍了有关的电影。

在这些故事里,大众不仅会解释事件,还会评判事件。

《消失的搭车客》中写道,大部分都市传说都带有某种寓言性质,而这种寓言往往承载了普世的价值观。

在豆瓣灵异组,有一个帖子索性直接放弃了与灵异相关的讨论,直接询问林生斌何时才能遭到报应。

而响应也是积极的。

回看这一系列对于林生斌的灵异和神秘学分析,到最后都很自然地导向了林某用心险恶这个标准结局。

因为就算抛开这些神秘主义的黑料,林生斌的人设也一直饱受质疑,早在2017年时,就有传闻说他的婚姻并不像他所描述的那样幸福,而在2019年,更是有人提前预言出了他今天的丑态。

然而,即便林先生已经在互联网上完成了社死,在现实的生活中,暂时还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对他进行实实在在的惩戒,毕竟,人类社会的律法,通常并不囊括超自然的部分。

所以,正如《叫魂》将给“叫魂”定罪称为一种“权力的幻觉”。

当人们觉得林生斌不公不义,便会在互联网上进行了一场民间的虚幻审判,并将其塑造成一个醉心风水邪术的恶徒。

而当审判开始向狂欢演变,那么讨论的核心便有可能逐渐失焦。

虽然“审判”是虚拟的,但它本身所承载的寓言性,却是真实的。

尤其是对于林生斌这样一个人而言,在2017年和2021年,他确实用自己的行为和与公共的互动,为我们讲述了两个极佳的寓言故事。

在2017年,他是《农夫与蛇》里的农夫,是“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的圣人,是中国当代新中产幻梦破灭的代表。

在2021年,他则是走出阴影的重生者,是靠死去亲人带货赚了3.22个亿的富商,是虚情假意精致利己主义者的代表。

对道德的审判最终转化为都市传说,而都市传说本身的寓言性又反哺于道德审判。

理性的解读需要复杂的思考,而超自然的解读虽然经不起推敲,但却能迅速给事件定性。

在舆论的世界里,先于法律制裁的,一定是因果报应的超验定律。

林生斌的黑化事件如此,其他那些看似诡异的社会事件亦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