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梭,9102年过得怎么样?
文创

岁月如梭,9102年过得怎么样?

2019年12月02日 09:27:53
来源:凤凰网文创

滴滴,2019进度条已经加载至92%,再过29天即将迈入2020年,2020安装包正在解析数据并覆盖当中,请您及时查收2019年度盘点:

这一年我们不断得到,人类登月五十年, “嫦娥四号”探测器通过“鹊桥”中继星传回了世界第一张近距离拍摄的月背影像图,揭开了古老月背的神秘面纱;良渚申遗成功,佐证中华历史的大纵深,正如苏秉琦先生所说,良渚文化在中国古代文化发展史上,是个熠熠发光的社会实体。

这一年我们也不断在失去,巴黎圣母院大火,提醒我们美总是稍纵即逝,记录着人类文明与记忆的文物在错眼间就会湮没在历史的尘烟之中;金庸逝世一周年,这是一代人江湖梦的回眸,但就像先生笔下的程英曾言:“三妹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聚,散了又散,人生离合,亦复如斯。你又何必烦恼。”

所以这一年我们仍旧未忘在失意后继续坚持对美好的无限探索,中国当代话剧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恋爱的犀牛》迎来20周年,让“坚持”不被雨打风吹去;叶锦添“凝望”艺术个展,那深邃潜藏的影像诗预示东方美学崛起。

历史的记忆是精简的、宏大的,往往寥寥数字便能带过时间长河里的公元某一年,这份报告中未言尽的参与者的情感和其事件所谓的纪念意义却是不能尽诉的,个人的情绪和记忆被无限压缩成宇宙一粟。

但作为个体,却是被这些省略的元素所支撑着的,于你而言,你的9012年过得怎么样呢? 在如梭岁月中,有哪些值得你铭记或珍藏的记忆吗?步履匆匆,是否遗落了哪些曾经的美好,甚至忽略和遗忘了在生活中认知美的能力。

正如张轶所在《生活美学十五讲》提出生活美学两大主题是精神生活的解放和日常生活的解放。在这一年的尾声,凤凰网文创携手东风日产楼兰,与李元胜、裘继戎、叶锦添、陶昕然、蔡紫这几位生活美学家一起,以真人路书的形式,寻访南国,带领观众重拾生活中对美的感受和认知。

真人路书:寻回生活美学的先行者

博尔赫斯说:“生命就是由诗篇所组成的。诗并不是外来的——正如我们所见,诗就埋伏在街角那头。诗随时都可能扑向我们的。”

镜头拂过旅途,不同特质的嘉宾在节目中碰撞出了奇妙的火花,他们作为重构生活美学道路上的先行者,带领我们踏上“寻美”之路。

对于“自然猎人”李元胜而言,世上万物都是精妙特别的,他擅长发现常规表述之外的美,连果核在他眼里都是“另一个宇宙,装满未来的闪电”。他坚持昆虫摄影19年,借助微距镜头记录那些神奇而美丽的瞬间,“一只斑蛾,再漂亮,也只是半朵花的形状,它们合在一起,正好形成一朵完整的花。”

驶向湖心亭的船晃晃荡荡,李元胜努力维持平衡的同时,不忘四顾探看,他玩笑道,“我们像坐在水里”。

他有天生善于解析的眼睛,西湖是“被文人裁剪后的西湖”,是被众多诗人描述固定下来的印象,有杨柳岸,平湖秋月,断桥残雪——人人眼里仿佛只装得下这些。但若跳脱于这些定义之外去发现,你观察到的“西湖美”才真正进入自己的视野。

左:陶昕然(演员) 中:蔡紫(主持人) 右:李元胜(作家、诗人)

而裘继戎作为京剧裘派世家的出走者,在他身上我们更能看到生命破茧时的力量美。虽然从小背负着家族和大众的期望,但是他却有些“偏离”了既定的轨道,从京剧到舞蹈,反叛与传承在裘继戎身上并存。他带着父亲的白髯口跳过一个舞,Poping中间穿插有京胡的演奏,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裘继戎把髯口扔了。

有人觉得这是他抛弃了传承,但裘继戎设计这个动作其实是为了表达“不要被过去人们所认为的’好’给困住,要站在先人和巨人的肩膀上,来做我们自己,而并不是摒弃了这个东西。” 他希望自己能够开辟新的艺术体系。

裘继戎(跨界艺术家)

虽然从小学戏时挨打挨骂是常事,但他认为最苦的却是精神上 “永远感觉你是不行的”。他就如节目组抵达的这片龙井村的茶树一样,“能抗寒,生命力强悍”。“我所拥有的东西都是我自己坚持换来的,所有的压力和打骂只是外界强加”,生命的力量美在于石缝中开出花朵,于强压的生活中寻求一丝契机,然后成就新的自我。

美学狂人叶锦添则更擅长颠覆与重构,在东西方文化交融地长大的他,建立血统的凭借较别人要难,西方文化的侵袭又使得其对生活文化本位偏移。但他的特性,就像节目中作为既是西洋化又具有闽南特色的花砖,在内在的原有文化中,吸收了异地文明的色彩,从而变得独树一帜、璀璨夺目。

左:蔡紫中:叶锦添(奥斯卡金像奖最佳艺术指导) 右:陶昕然【摄于@TianLei】

多年的实践经验下,他用《卧虎藏龙》重构了中国文人情怀和清朝色彩,淡如水墨的竹林,黑瓦白墙,茫茫戈壁,各种场景的运用重新诠释了“新东方主义”美学理念。玉娇龙一抬眸射向镜头的强烈自我讯号,至今仍常驻于各类经典电影镜头盘点中。

可见生活美学,不仅要再发现,要反叛,更要重构。

除了三位人气名家外,节目还邀请了《甄嬛传》安陵容的扮演者陶昕然,戏里会唱歌跳舞,雪天冰嬉,闲时制香,可谓十分懂得享受生活,而在戏外,她“生活美学家”的一面将如何展露?在这样的排列组合下,曾在中央电视台担任主持人的蔡紫将如何应对这场考验,交出自己向网络节目的转型进阶之作?我们拭目以待。

城市生活:用美学去穿透时光的次元壁

“城市必须不再像墨迹、油渍那样蔓延,它们要像花儿那样呈星状开放,在金色的光芒间交替着绿叶。” 帕特里克.格迪斯 在《进化中的城市》中这样写道,并且提出一个关于城市及身在其中人的生活的美好设想。

在中国,理想城市哪里寻?《楼兰发现美-寻回生活美学》对拍摄城市深入考量后,最终选择了杭州与厦门,这两个会让“花开”成为当地新闻头条,车子以行人为先自觉避让的城市,这两个从古浪漫至今的城市。

湖心亭景

有些城市,似乎生来就是值得研究的美学发生地,它的子民生来就擅长于寻找藩篱之外的美。《楼兰发现美-寻回生活美学》选择用美学去穿透时光的次元壁,探索自魏晋南北朝以来南国城市文化生活的变迁,与穿越千年岁月的生活美学隔空共鸣。

杭州人的浪漫之事可以遥遥追溯,乃至无穷之多,他们要“大雪三日,泛舟于湖”,赏湖心亭美景,也要“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更不必提“午窗破梦角巾斜,自涤铜铛煮茗芽”的烹茶趣味。

在以优雅舒缓为文化底色的厦门,人们把花砖变成了在脚下绽放的建筑美学。中国东南沿海的百姓,在粮食与土地形成的推力下,从17世纪开始就大批南下打拼,生活的奔波劳顿并没有磨掉闽南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还乡后,他们除了携带回大量财富,也带回了海外的建筑形式和风格,远渡重洋的花砖被标上了厦门的印记。

花砖图片

而今的厦门与杭州,它们的美看似胜在城市人民对细节的挑剔和掌握间,胜在不经意流露出的精致和惬意间,但其实仔细品味,便能发现,真正的城市美学是穿透了时光的那份从容,和经年累月的历史文化积淀,还有在这样氛围熏陶下的这片土地上的人所创造的一点一滴。

提到城市,我们会发现近几十年对城市的价值评判标准在变化,从以行政需要、人口需要为主的城市构建体系,到以商业文明、生活价值为重的城市美学,人们将更多的目光投向了城市精神文化层面的发展。

那么,以杭州、厦门为代表的南方城市,是否能代表着新城市文明崛起与新兴城市生活美学的?或许我们能在节目中窥到一点答案。

结语

2019年很快过去,2020年的新年钟声马上就要敲响,在这样匆匆的时间里,很多人都习惯了步履不停,一往无前,但有的时候真的需要停下脚步,去品味一下静谧的况味。某一个瞬间你好像打开了一扇窗户,看到了千年以前古人看到的那个世界。

在无际烟波中,东风日产楼兰同节目组一起,找寻过去那些伟大精神存在的证据,也在寻回被快速前进的时代逐渐忽略的生活美学。

东风日产楼兰

这是一场与极致“美学”有关的沉浸式体验,发现探索与产品驾驶相结合,在传递品牌极富精致、动静、设计之美的同时,楼兰亦与消费者在精神交流上更近了一步。

正如生活从来不会辜负任何一个认真对待它的人,只要你愿意,人人都可以是生活美学家。东风日产楼兰也不曾辜负每一位探索者,“大五座SUV领潮者”将持续带领你驰骋在发现美的旅途,在发现美的旅程中不断前行,享受每一次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