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粉丝誓死捍卫的,不过是杰迷的一场游戏

蔡徐坤粉丝誓死捍卫的,不过是杰迷的一场游戏

2019年07月21日 19:30:55
来源:凤凰网文化

一场有趣的饭圈战争在昨天晚上达到高潮。周杰伦老粉及路人激战16个小时后,于2019年7月21日0:30分击败蔡徐坤铁军,攻陷微博超话第一。这次娱乐事件不仅吸引了饭圈的关注,也在互联网各阶层引起了讨论。自由写作者周郎顾曲认为:“周杰伦大战蔡徐坤”的背后,不仅仅是上一代人对自己偶像的捍卫,也是因为天下路人不满“流量为王”的娱乐资本生态久矣,他们嘲讽的不只是蔡徐坤,还有蔡徐坤背后那一套崇拜流量、数据注水、劣币驱逐良币的娱乐资本生态。

2019年7月21日0:30分,周杰伦抢占微博明星超话榜首

蔡徐坤粉丝誓死捍卫的,不过是杰迷的一场游戏

一场大战在微博超话中引爆,但这次流量大战的主角并不是新生代偶像,而是“夕阳红”艺人周杰伦的粉丝和广大路人。“周杰伦大战蔡徐坤”,这个话题如病毒般在朋友圈蔓延,它缘起于一个饭圈(粉丝圈)女孩的挑衅“周杰伦粉丝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啊?”

周杰伦,中国台湾流行乐男歌手、音乐人、演员、导演、编剧等。获得十五座金曲奖,两届台湾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入选美国CNN亚洲25位最具影响力人物。

这位饭圈女孩质疑周杰伦没流量,歌曲过时,“微博超话”上不去,没想到引起周杰伦老粉迅速反击,他们自发集合,为周杰伦应援,短短一天就让周杰伦的“微博超话”冲上第二,仅次于2019年流量之王蔡徐坤。

蔡徐坤,《偶像练习生》排名第一出道,内地高人气偶像艺人,曾因“鸡你太美”梗被广大路人熟悉。鸡你太美是蔡徐坤的一首歌《只因你太美》,因唱快了,听起来像鸡你太美,在B站上被各种恶搞,广为流传。

窒息般的攻防大战开始了。公众号文章《周杰伦中老年粉VS蔡徐坤铁军:激战16小时终于登顶!》梳理了整件事的过程,双方粉丝焦灼16个小时,在大量路人的应援下。周杰伦方于2019年7月21日0:30分攻陷超话第一,实现了战役的阶段性胜利。

蔡徐坤的粉丝不明白,“过气艺人”周杰伦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号召力?自己引以为傲的偶像——转发量动辄一亿、宇宙唱跳Rap篮球艺术家、当代流量艺人“顶配”蔡徐坤,这一次为何成为众矢之的?

“据蔡徐坤工作室公布的数据显示,其粉丝微博数量已突破数千万,其中18岁及以下粉丝数量排名第一。有数据显示,63.85%的周杰伦粉丝年龄段位于25到34岁,因此大批粉丝为周杰伦打榜的画面,被网友戏谑地称作‘大型夕阳红团建现场’。”(中国新闻网)

而笔者在关注到这件事时,感兴趣的几点是:这些年挑衅杰伦粉的行为并不少,更久以前,杰伦粉和同时期艺人粉的争吵也不少(比作品、比历史地位、比人气),但为什么独独这一次事件引起了如此大的反击?一小撮饭圈成员的挑衅,如何演变成一场大型行为艺术和符号狂欢,引起不同次元壁的人群加入?

如果回溯时间线,我们能看出整个事件是由不同的时间段演进的。它起初是一部分杰伦粉的自发行为,出于纯粹的对周杰伦的支持,还有对蔡徐坤等偶像粉丝的不满,主动打榜,帮助周杰伦爬上了超话第二的位置。

到这时,事情有了一些变化。一个是蔡徐坤粉丝开始强力动员,动用大量小号和疯狂应援来维护蔡徐坤第一的位置。另一个是杰伦粉丝开始在五月天、孙燕姿等艺人的微博下留言,号召这些明星的粉丝一道反抗,借支持周杰伦的行为,把蔡徐坤从第一的位置拉下去。

出圈、戏仿的行为,在这个过程中大量出现。一方面,杰伦老粉借鉴了饭圈的经验,研究微博超话领取积分的规则,以饭圈的手段,来打击饭圈的阵地。另一方面,杰伦老粉不同于蔡徐坤式偶像粉丝团的特点在于:他们是松散的、没有固定粉头带领的,他们支持周杰伦并不是出于一个狂热粉丝情绪的鼓动,而是看到自己喜欢多年的艺人被嘲讽,以一种“陪你们玩玩”的心态,来宣示周杰伦的影响力。

但随着事情进一步发酵,支持周杰伦的群体也变得复杂起来。有趣的是,最后帮助周杰伦登顶的群体很多并不是杰伦老粉,他们来自五月天、孙燕姿、陈奕迅粉丝群,甚至是从来不玩超话的路人,而集结他们的共同理念,就是对“流量为王”和饭圈文化的不满。

陈奕迅粉丝声援周杰伦

所以,“周杰伦大战蔡徐坤”的背后,是天下路人不满“流量为王”久矣,他们嘲讽的不只是蔡徐坤,还有蔡徐坤背后那一套崇拜流量、数据注水、劣币驱逐良币的娱乐资本生态。

在这个生态里,买粉造假成为常态,一个刚出道的艺人,代表作没有几部,微博转发量却动辄上亿,成千上万的金钱,被洒在制造垃圾话题的泡沫中,娱乐资本占据了大量话语阵地,压制实力艺人生存空间,持续“流量为王”的狂欢。原本,上一代明星们的老粉对此也就一笑而过,你追你的蔡徐坤,我听我的周杰伦,彼此互不打扰,相安无事,但部分饭圈成员的嘲讽打破了这种平衡,杰伦老粉抢占微博超话第一,正是对嘲讽的反嘲讽,它的潜台词是:小样儿,我们这些老粉不张扬,你们还嘚瑟了,来,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影响力。

在饭圈引以为傲的阵地击败他们,那种羞辱感是翻倍的。因为像周杰伦这样不乏代表作的歌手,他早已不需要流量证明,但蔡徐坤等偶像的生存基础就是流量,他们需要靠热搜、超话维持自己的影响力,使自己在流量宠儿的位置上久一点,再久一点。

所以蔡徐坤的粉丝非常重视“微博超话”,组织起一套严密的体系来维护榜单的第一。《周杰伦中老年粉VS蔡徐坤铁军》一文提到:“每个蔡徐坤的核心粉丝手上都囤积了大量的备用账号,每个账号上都有数百积分,专门用于各种活动应援以及应急战备,去年除夕另外一个顶级流量的粉丝,曾经瞬间发力拿下超话第一,随后iKun(蔡徐坤粉丝的外号)和对面展开盘肠大战,最后iKun愣是掏出8000多万分,牢牢地守住了第一。”

在这背后不乏粉头和经济公司的身影。笔者曾调查过一位偶像艺人的粉丝构成,发现这位偶像的后援团包括后援会、粉丝站和散粉。后援会和粉丝站又分为项目组、策划组、财务组、后勤组、美工组、宣传组、数据组。每个组有组长和副组长,每个组员有指定任务。他们各司其职、分工明确,共同编织起偶像背后的应援网络,一有风吹草动,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而这些组织粉丝的粉头,他们其实都有工钱拿的,背后是一套利益输送的娱乐产业链,这套链条和“流量为王”的逻辑相伴相生,组成了看似疯狂实则有序的偶像饭圈。

一位周杰伦粉丝的感慨

这种追星经验和我们那一代人已经截然不同。笔者是九零后,当年关注某个歌手,根本不会在乎什么热搜或者超话,而是朋友或网络播放器分享歌曲,觉得有共鸣,就会主动去听那位歌手的其他作品。

比如初中的时候,有一个同学借他的iPod给我,推荐我几首歌,他先给我听,然后问我“知唔知系边个唱”,我孤陋寡闻,自然“话我唔知”,他说,那是Eason陈奕迅的《夕阳无限好》,很快,我就像探到宝一样下载陈奕迅的歌,《沙龙》《红玫瑰》《心经》《一切还好》《打回原形》《富士山下》《六月飞霜》、《最后今晚》...有一段时间不知道有多迷恋,想要推荐给周遭朋友,又生怕太多人知道,最后发现原来身边人都知道他,害怕都无用,于是大家一起听、一起谈论。最迷恋的时候,微博头像、背景图都是陈奕迅的,歌单里专门创建一个全是陈奕迅的目录,回家没事就点开。但即便那么痴迷,也没想过给陈奕迅打榜、刷票,就连转发都没几个,因为那是私藏的情绪,不想太多人知道。

所以,那位饭圈女孩说周杰伦过时了,依据是他的流量数据,其实是不太了解我们那代人的追星习惯。说到这里,笔者有些感慨,十年前我们还是被当作年轻一代的,我们的种种行为,甚至被老一辈人视作“娱乐至死”、“浅薄迷惘”的表现,但现在,我们却成了被更年轻的世代嘲讽的人,我们曾经痴迷的偶像、那些透明色的青春,反而因为自己在成年以后不再声张而成了过气的佐证,可是,谁不想捍卫一下自己的青春呢?暮年的老朽,尚且有看海的执念,八零后、九零后到现在也不过二三十岁,看见自己的青春记忆被嘲讽,团结起来反抗也是情理之中。

在这个反击过程中,过往的回忆被唤起来了,八零后、九零后的青春,那些周杰伦、陈奕迅、五月天、孙燕姿、林俊杰等明星参与的回忆,在这个不同艺人粉丝互相帮助的过程中,老一代偶像的粉丝们形成了情感同盟,宣示了自己的话语权。但这不意味着他们真的要长久的霸占话语权,他们当然知道,一代新人胜旧人,长江后浪推前浪,逝去的速度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的,只是,那些新人们耀武扬威的同时,也请尊重一下我们这些旧人的青春,毕竟,谁都曾年少轻狂,也没有谁能逃过“过时”的命运。

“周杰伦大战蔡徐坤”,本来只是一个夕阳红粉丝团的自卫反击战,但在不断发酵的过程中,它成为了一场大型行为艺术,变成不同群体对“流量为王”的一个总体不满的合法发泄口。

一个知乎用户对此评论说“这是新时期人民群众朴素的精神文明需求同反动的饭圈文化之间矛盾的一次集中体现。”这句话虽然夸张,但也暴露出蔡徐坤等偶像艺人不得路人缘的原因。

为什么周杰伦的粉丝能得到广大路人的支持,而蔡徐坤的铁军只能孤军作战?几千年前中国的一句老话已经说明白了“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iKun们与其怪罪夕阳红粉丝团,不如反求诸己,好好想想这样的流量游戏,到底是帮助了自己的爱豆,还是害了他们。

说到底,蔡徐坤粉丝誓死捍卫的,不过是杰迷的一场游戏。

责编:卡拉维

图片:网络

■ 凤凰网文化■

时代文化观察者

转载:请微信后台回复“转载”

投稿:162006773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