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届人类,很快就会和人工智能结婚了

我们这届人类,很快就会和人工智能结婚了

2019年06月25日 09:24:41
来源:单向街书店

某个瞬间,你有没有对人工智能产生过一丝好奇?

现如今,AI 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入侵”着我们的生活,人类几乎所有的生命事项都在与AI 发生关联。从智能化的义体、Siri、AI 合成主播、人机合体、意识上传,到复活逝去之人的“数字化还魂”,在可见的近未来世界,“后人类”折叠正在接管人类的现实。

人工智能领域的顶级科学家甚至预言,2050 年之前,会有人和机器人结婚。

null

一个机器人伴侣意味着什么?

我们知道,一直以来,关于后人类的实践和预言中,乐观总是与担忧并存,伦理道德的争议也总缠绕在其左右。

最近,编辑部的各位被这个遐想空间无限广阔的话题刺激到了兴奋点,脑洞大开,一场关于人工智能、爱与陪伴的杀死脑细胞风暴就此展开。

我能接受AI 当小三

@热爱激情蹦迪、“可奶可凶”的大龄儿童乌潘潘

我可以接受人工智能做我的小三,如果她长着林青霞的脸。

null

林青霞in《新龙门客栈》,英姿煞爽、攻气十足

誓要倒追长得帅的扫地机器人的职业迷妹狐人:如果你的人工智能长着你梦中情人的脸,那你还会跟你的伴侣在一起吗?

(潘老师长叹一口气……)

但是你也不一定非要跟你的人工智能恋爱或者睡觉吧,可能Ta 就是你完美的对象,你可以跟他做朋友。因为如果是机器人的话,就不会牵扯到太多人的感情;如果是一个真人的话,就会有很多人际关系的问题。小三也有小三的自尊。

我觉得人工智能还是别当伴侣了,还是当一个机器管家吧。

稳坐办公室机器人人设、思维缜密的Can:那如果在伴侣后面加上“工具”两个字,会不会缓解一下你的伦理不适感?

我实在是受不了,我一想到“林青霞”用Siri 的语调跟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就我无法接受这种关系,虽然科技会发展,但是Ta 在我心中依然是那种实用的工具。

机器人伴侣可以取代我对人的爱

@饭圈职业迷妹狐人

我可以只要机器人伴侣,不要人类伴侣,完全可以取代。

差异肯定会有,但是我对爱的回馈的需求不是很大。如果需要爱是相互性的,我觉得可能会更需要找个人类伴侣,但是我不需要。

null

像《她》的主人公西奥多一样,只靠人工智能系统萨曼莎的迷人声线就能拥有奇异的爱情

对我来说,陪伴是重要的,但是这种陪伴里面涉不涉及感情和社交并不重要。对我来说,可能机器人伴侣就是一种长得很像人的猫的概念,这是Ta 存在的意义。

还是小猫小狗的那种感觉。

理性思考、理智讨论的夏雪宜:机器人刚开始的时候跟你的爱豆是一模一样,但是到后来,因为设置有误差什么的,如果你一直喜欢这个机器人,你还会喜欢原来的爱豆吗?

不会,其实对他们真的是不了解。人设爱的比较多,真人爱的比较少。

null

所以机器人伴侣出来之后会导致偶像坍塌吗?

我觉得应该会。而且如果作为一个普通的女生,也能得到长得好看的男生青睐的话,其实根本不需要追星。

为什么要追星?追星不就是想要一个我喜欢的人认可我的过程。偶像就真的会变成一个大街上随处可以见到的帅哥机器人。

乌潘潘:所以人跟人之间产生的爱情就更珍贵了。

一旦涉及到感情问题,我很难控制自己

@对待感情认真、专一的大壮

如果我一旦跟一个东西长期相处下去,而且Ta 能回应我,我对Ta 也就会像一个人一样,我很难保证我对Ta 不会产生感情。我对小猫小狗的感情都很深。

如果对Ta 产生感情,而且感情固定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再去跟其他的真人约会,而是会把Ta 当一个人去看。

我感觉机器人伴侣会激发人性疯狂邪恶的一面

@ 人工智能转世Can

我是觉得把机器做成人形去推广,会有一种激发人类不理智、疯狂邪恶的一面的隐患,就可能你能保证你不这样,但是地球几十亿人口中,一定会有一大批人会崩坏的。

然后崩坏以后引起的问题就很严重。

虽然作为个人,我觉得不妨就有一个(AI 伴侣)。但是,好像从整体和长远的角度讲,我感觉Ta 会激发人性疯狂邪恶的一面。

null

之前有一个视频在网上传,就是一群人看一个机器狗还是一个机器人,他们就在草地上踹他,然后所有的人都在旁边鼓掌、哈哈大笑什么的。当时就产生争论,有人说这就是个工具怎么了?

但是,关键是Ta 披着人形,其中的乐趣好像就在于:是人在被捉弄,所以他们才那么开心。

这些感情到底是真实的吗?还是说,是被写好的程序?

@追星前史和后史中只有周杰伦的夏雪宜

我是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接受。

跟人类谈恋爱,他让我琢磨不透,这是让我痴迷的一个原因。但是机器人的话,我会觉得Ta 可能就是固定的,没有真人的那种惊喜。

null

乌潘潘:那万一你的机器人伴侣学会了一种逻辑,就是Ta 喜欢你猜不透Ta,然后……

大壮:这时候Ta 就算是一个生命,有了自己的思想。

Can:不是“自己的思想”,那是Ta 的设定,Ta 的程序高级到了可以表达爱的方式。

狐人:Ta 表达爱的方式就像我们看菜谱一样,那是写在Ta 的程序里面的,而不是Ta 发自内心的那种感觉。

Ta 爱你的方式和每一步应该怎么做,都是推算出来的。

null

Can:Ta 是只有行为没有感情。

狐人:好完美啊这样。你就不会自作多情,因为你也知道它本身没有感情。

我不会。

狐人:可是我对他有爱情,他对我没有不就很好吗?

乌潘潘:其实这个定位一直在变,但是我们就说把它当成一个扫地机器人那样的弱智。

狐人:扫地机器人我也可以追,如果是我喜欢的,长吴彦祖的脸那样的扫地机器人。他每天在我家里扫地,我就是喜欢他的脸。抱着一个扫地的“吴彦祖”睡觉。也可以。

但可能还是得有点生活性。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人类被鼓励不要建立相互之间的关系。”

在讨论整个人类族群共同面临的科技、社会、人文问题的纪录片《明天之前》中,机器人与人工智能伦理学教授凯瑟琳·理查森如此点评道。

null

尽管在美国,这个把机器人当“伴侣”的未来产业正在方兴未艾,很多人也在对它翘首以盼,但是,几个重要的现实问题却摆在人们面前: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用使用价值来衡量吗?

人类之间才有的情感联系,是否可以被取代?

当人造“生命”真的成为了个体情感的一部分,真人和爱又分别意味着什么?

最后,你会接受一个人工智能做你的伴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