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西子诗:身处自由的原野,回归到白得很的那片月光

莫西子诗:身处自由的原野,回归到白得很的那片月光

2019年06月17日 16:11:53
来源:凤凰网文化

“春天走了,我们还欠她一首诗”。5月28日晚,凤凰网文化2019春天读诗之夜在北京灿烂启幕,于坚、西川、黄灿然、咏梅、尧十三、莫西子诗六位春天读诗的老朋友齐聚现场,在古典与现代、诗歌与音乐的结合中,奉献给观众一场深情的重逢之旅。

比起那些在舞台上抱着吉他全情投入的瞬间,生活中的莫西子诗更像个率性十足的大孩子。从他的名字来看,似乎在宿命之中,就与诗歌结下了不解之缘。有人说莫西子诗是“抱着吉他的海子”,他与春天读诗的缘分,要追溯到四年前的《春天读诗2》。这一次,作为老朋友,莫西子诗又回到了春天读诗之夜。

也许你曾在露天音乐节、挤满人的livehouse,甚至海边的教堂,听到过莫西子诗感染力十足的演唱,却鲜有人在公众场合听到过他读诗。这一夜,莫西子诗选择用读的方式呈现来自希腊的诗篇《伊萨卡岛》。

当他走上舞台,坐在高脚登上,翻阅着诗册——“但愿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奇迹,充满发现”。这是一首有关远行的诗,莫西子诗觉得应该把这首诗“送给每一个在路上的人”。

一个人路上的见闻远比目标更重要,莫西子诗说:“这首诗就好像在阐述每个人一路上冒险和旅行的经历。当他去远行,这一路上一定能经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漫长的道路上,也许有很多夏天的早晨,当灵魂走在路上,精神的丰收便足以让人变得富足。

琴音未绝,莫西子诗从朗读变成了吟唱。诗人王小妮的《月光白得很》,莫西子诗在一年前发行的专辑中将这首诗改编成了主打歌。在一次采访中,莫西子诗谈到与王小妮的结缘——因为出演过一部戏剧作品,他结识了诗人朋友憩园和诗刊《飞地》,在其中一期里他读到了王小妮的这首诗。“月亮在深夜照出了一切的骨头,我呼进了青白的气息,人间的琐碎皮毛,变成下坠的萤火虫”,诗句直通心底,清冽、空旷又孤寂的情感,使他在强烈的自我共鸣下不由自主哼唱起了旋律。

白得很的月光,在不同人听来,会有不同的想象,但正像莫西子诗为他的歌曲写下的那句话:“曾经身处自由的原野,回归到白得很的那片月光”。这片月光,可以是纯粹,是洁白,是平日里被人们忽略的一切美好想象。

即使没有乐队的和鸣,只靠一把吉他,观众的情绪也能被这样一首吟唱月光的歌曲带到高潮。一曲唱罢,余下莫西子诗即兴的哼鸣,大家似乎真的“忘记了我是一个人”,沉浸在那片白得很的月光里。

《伊萨卡岛》

作者:[希腊]卡瓦菲斯

当你启程前往伊萨卡

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充满奇迹,充满发现。

莱斯特律戈涅斯巨人,独眼巨人,

愤怒的波塞冬海神--不要惧怕

他们:

你将不会在途中碰到诸如此类的

怪物,

只要你高扬你的思想,

只要你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接触你的精神和肉体。

莱斯特律戈涅斯巨人,独眼巨人,

野蛮的波塞冬海神--你将不会跟他们

遭遇

除非你将他们一直带进你的灵魂,

除非你的灵魂将他们树立在你的面前。

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但愿那里有很多夏天的早晨,

当你无比快乐和兴奋地

进入你第一次见到的海港:

但愿你在腓尼基人的贸易市场停步

购买精美的物件,

珍珠母和珊瑚,琥珀和黑檀,

各式各样销魂的香水——你要多销魂

就有多销魂:

愿你走访众多埃及城市

向那些有识之士讨教并继续讨教。

让伊萨卡常在你心中,

抵达那里是你此行的目的。

但路上不要过于匆促,

最好多延长几年,

那时当你上得了岛你也就老了,

一路所得已经教你富足四方,

用不着伊萨卡来让你财源滚滚。

用伊萨卡赋予你如此神奇的旅行,

没有它你可不会启程前来。

现在它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了。

而如果你发现他原来是这么穷,

那可不是伊萨卡想愚弄你。

既然那时你已经变得很聪慧,并且见多识广,

你也就不会不明白,

这些伊萨卡意味着什么。


《月光白得很》 

作者:王小妮

月亮在深夜照出了一切的骨头。 


我呼进了青白的气息。 

人间的琐碎皮毛

变成下坠的萤火虫。 

城市是一具死去的骨架。 

月光使我忘记我是一个人。

生命的最后一幕

在一片素色里静静彩排。 

地板上

我的两只脚已经预先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