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独家|“馆奴”樊建川:靖国神社是我最大的对手

凤凰独家|“馆奴”樊建川:靖国神社是我最大的对手

2019年02月27日 16:58:14
来源:凤凰原创

在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安仁古镇,有这样一间特殊的博物馆,占地500亩,拥有藏品超1000万件且全由私人出资购买。这间中国国内规模最大、收藏内容最为丰富的民间博物馆就是建川博物馆。

馆长樊建川曾官至宜宾市副市长,也曾乘着改革开放的浪潮下海经商,跻身胡润富豪榜。当坐拥金钱地位时,他却选择散尽几十亿家财,把建博物馆当作自己后半生的全部事业。

其实对于樊建川来说,除了建川博物馆创办人,他更重要的身份是军人。他出生于军人家庭,也曾戍守边疆,所以樊建川尽管退伍四十年,骨子里仍是个老兵。也许从这个角度,我们才能理解他为何选择舍弃半生的经历和财富,起早贪黑一门心思建博物馆。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时代人物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我们继续和老兵樊建川一起聊聊他的“战斗”情怀。

《舍得智慧讲堂》对话樊建川

“死磕”靖国神社改变了他的战争观

靖国神社,一个所有中国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樊建川却多次造访。用他自己的话说,“靖国神社我必须要去,我这个馆要对准它来做”。

樊建川自己曾入伍当兵,再加上军人家庭的熏陶,他对日本军国主义有着本能的仇恨。在不断收集这段抗战历史的过程中,他看到更多日军暴行的证据,也见到更多活生生的受害者。当他沉浸在其中时,这份沉痛很难排解,但必须负重前行。

当樊建川发现一些日本人开始到中国来搜集抗日战争的文物带回国,意图雪藏这段历史时,他决定反其道而行之,深入敌后收集文物。

他每次去靖国神社,都固执地戴着抗战的帽子,“我是胜利者,我到日本去得耀武扬威”。樊建川发现靖国神社对军国主义的宣传方式与手段非常高明,能把日军的侵略行为渲染成民族大义,让很多日本人在里面掉眼泪。

所以樊建川说自己必须要去靖国神社,“看它有什么新花招,然后我要见招拆招。所以我这个馆要对准它来做。”

樊建川开始到日本搜集文物后,他的战争观发生了变化。除了对日本军国主义保留着最初的愤怒外,他还想找到原因。他先后收集了3000多封抗战时日军的家书,“在家书里面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人,关心父母,关心妻儿,曾是一个好农民、好工人、好理发匠,是什么让他们变成刽子手?”樊建川一直在寻找他们的转变轨迹。

樊建川非常愤恨否认日本侵华罪行的行为,所以他花费时间和重金收集证据,想用史料将日军的罪行一一凿实。他的辛苦没有白费,樊建川自己说,来到这里的日本人无一例外的都承认了日本侵华的罪行,并表示了程度不一的忏悔。还有一些人和樊建川成了朋友,也成了博物馆的常客。在他看来,这些侵略过中国的日本老兵忏悔心基本上都存在,真正糊涂的是信息被封锁的日本年轻人。

对樊建川而言,让更多日本人了解中日战争的真相,促进更多的民间交流是建川博物馆的使命,而非激起民族矛盾。当有更多日本人主动来建川博物馆看这段历史,他觉得这个阵仗就非常好。“对于盲目地去炸日本车的行为,我特别愤怒。”在樊建川看来,这不是一个大国国民应有的态度。“历史的真相摆在这里,需要正确的看待历史,然后正确地面对未来。”

谨记父训,“轻装”出发

樊建川父亲是名军人,曾跟他说过一段话,“当兵的就两样东西,第一件东西是你一条命,第二件事就是你有一个背包,打仗时把背包卸下来去冲锋。打赢了就背上背包继续前进,打死了背包就留下来”。 这段话对樊建川影响很深,现在的50个博物馆就是他的背包,冲锋陷阵时必须要把背包扔到地上,“如果我死了,我的背包就是成都市人民政府的;如果没打死,我继续回来把背包背上。”

《舍得智慧讲堂》对话樊建川

建川博物馆有230位中国壮士的钢铁雕像,樊建川每天早晚都会来这里走一圈,不断给自己补充能量。他还为自己造了一个小兵雕像,为身后的230位壮士站岗。“真正挡住日本人的是这些血肉之躯,他们230个人就是中华民族的靠山。”樊建川深感中华民族5000年生生不息就是因为有这样一群人在最关键的时候为民族去拼命、去搏杀,所以自己要对得起他们的在天之灵。退伍40年,但樊建川却并没有真正离开战场。老兵樊建川战斗在收集文物的路上,背包从来不是他的累赘,“当兵的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不贪财。”

年过花甲的樊建川体力和精力显然不比当年,但他依然时刻以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十多年来他每天早上6点起床,晚上12点才离开办公室。他说自己每天都要坚持冲冷水澡,以此来激发自己的斗志。对国家的牵挂让他始终放不下,他正凭借一腔热血撑起来的斗志,用军人的姿态不断地战斗。

为了博物馆的建造和运营,樊建川已经背上了一个亿的债务,但他甘之如饴。他特别认可自己“馆奴”这个身份,愿意给历史文物做奴隶,给历史真相做奴隶。“我每天的工作让我很幸福很愉悦。表面上遇到困难的时候很愁,但郁闷的背后还是愉快。”种种困难在樊建川看来都是上天对他的考验,他相信自己能战胜它们。如果这个博物馆能给后来的年轻人多少带来些启发,樊建川就心甘情愿了。

人的一生就像一个盛水的杯子,生活中有无数的诱惑,有的对人有利,也有的对人不利。一个人不可能得到所有,想装进一杯清泉,就必须倒掉手中的陈水。生活的艺术就是平衡得失的艺术。所谓舍得,就是适当的舍去才得到更美好的东西。钱和命在樊建川看来都不是最重要的。100亿、200亿在他看来都是“背包”,是需要扔掉的;命也是拿来拼的。“军人最大的荣誉肯定是打胜仗,对我来讲就是开馆。”他以一个军人的姿态不断去办馆,并给自己定下“70岁之前建完100个博物馆”的目标。

“人活一口气,这口气就是义气。我如果要死,也要死在办馆的路上,我想这是军人最大的荣誉了。”汇聚当代名家思想精髓,分享个体在大时代中舍与得的中国智慧,敬请关注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时代人物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

《舍得智慧讲堂》作为舍得酒业自主打造的大型高端IP,承载舍得酒品牌理念,以创新性品牌传播方式、颠覆性的营销理念,传播"舍得即中国智慧"的核心内涵。

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大型时代人物高端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由著名记者胡玲主持,全年每周四播出。龙永图、邓亚萍、余秋雨等行业大咖纷纷做客讲堂,节目围绕社会热点下当代人物的经历、观点及智慧理念为内容核心,以名家面对面形式讲述人物的舍得智慧,透过个人命运与家国命运的交联,探寻一个集体、一个国家和一个时代的抉择背后所蕴含的中国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