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得智慧讲堂》樊建川:命是拿来拼的,拼完了就扔了

《舍得智慧讲堂》樊建川:命是拿来拼的,拼完了就扔了

2019年02月26日 18:01:24
来源:凤凰网文化

他曾是地产大亨,将数亿资产和全部心血砸进一个占地五百亩的“民间博物馆聚落”,并决意死后将全部身家捐赠给国家。很多人说他“傻”,他却有一套自己的逻辑:“人活在世上就两件东西,第一,你有一条命,第二,你有一个背包。命是拿来拼的;背包是拿来干什么的?命拼完了就扔了。我这条命就是用来建博物馆的,我的500亩地、800多万件文物,这就是我的背包。”

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时代人物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继续对话“馆奴”樊建川,聊一聊那些珍藏在建川博物馆聚落里的动人青春和民族记忆。

为何被称作“馆奴”

樊建川的爱好收藏,源自父母都是军人。在肆意成长的少年时期,父亲对他最大的要求就是“打架不能输”,一人一条命,要用来拼。樊建川也确实做到了,如今年过花甲的他早已双鬓胡须全白,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

樊建川停不下来,也无法停下来。

他要拯救那些飘散在历史烟尘中的热泪和鲜血,留住那些从民族奋斗中淬炼出来的高洁之声。

“以前东一件西一件地收藏是一种爱好,后来利用全国建立起来的网络把收集变成了责任。只要有值得收藏的抗战文物,我都会在第一时间前往。”一生多戕的父亲把更多的正直,坦荡与家国情怀传给了他。这些品性汇在一起成为对历史与民族的责任感和荣誉感。

在日军暴行馆中,有几个漆黑污烂的大油桶,是樊建川从云南腾冲费尽周折才带回来的。为了逼迫村民说出游击队的下落,日寇把他们放在油桶里面用火煮、烧,上面漂起了一层油花;一个弹痕累累的梳妆台,见证的是李幼霞一家三口的惨死;还有无数残破褴褛的血衣、弹孔尚存的冰冷钢盔、仍然可以发出尖利鸣叫的报警器、泛黄的战时良民证、血迹斑驳的日记本、冰凉刺骨的侵华纪念章、一张张有着或惊恐或愤怒面孔的照片...

很多人说樊建川收集历史的过程,也在渲染一种沉重的残忍,对此樊建川在《舍得智慧讲堂》中表示自己反而已经“有所保留”了。

“我在腾冲见到一个老人,个子特别矮小,腰弯得也很厉害,虽然看起来像个男人,但声音比女人还尖,没有胡须,一问才知道,七八岁那年的夏天,还在玩耍的他,被日本人割去生殖器,穿在竹签上烤了吃掉。老人一辈子不男不女,也没有结婚。我听完特别不忍心,告诉下属说让后代知道这个故事就好了,别上老人的照片了。”樊建川珍藏的每一样藏品、每一个故事都让人扼腕长叹、血泪交进。

每一件都是见证,都在控诉,也不只是为了控诉。

在这个馆里还存有三千多封日军给家人的书信。书信中,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人,也会问“爸爸的风湿好一些了吗?妈妈你要多保重!哥哥,我们的屋顶修了吗?老婆你好辛苦,孩子们你要认真读书”。这么好的农民、工人、理发匠,为什么变成了一个个强盗和刽子手?樊建川一直在寻找这其中背后的原因,“对那种否认日本侵华罪行的人,我特别愤怒,我会告诉他这是真实的。

但对于盲目地去炸日本车的人,我也特别地愤怒,我会告诉他你们这样做没用,你不是一个大国国民应该有的态度。”说到这儿樊建川声音提高了几度“如何正确看待历史,深深影响着一个民族如何正确地面对未来”,他顿了几秒,又缓缓说道。

樊建川做客《舍得智慧讲堂》

究竟是什么让这些见人就低头鞠躬,说话都小声的日本人,上了战场却成了疯狂的野兽,犯下无数滔天罪行?

对于这个问题,也有日本人不停地自问。盐谷保芳从1985年起先后20多次来华,到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向中国人民谢罪,为死于自己刀下的冤魂祭灵,其中仅到建川博物馆就有近十次,捐献了钢盔、军刀、瓷碗及日军史料等上百件侵华物证,每次都长时深深鞠躬。

盐谷保芳曾说:“现在,我真诚地向他们谢罪——在那场战争中,是日本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如今,盐谷保芳和樊建川的岳父成为了朋友,两个曾在战场上血拼的耄耋老人,一举杯就痛饮痛哭,心上布满的无数弹痕,任时光漫漫都无法磨灭。

或许,与战争有关的从来都不只有仇恨。

建馆虽难,但有生之年扔要建满100座

那些与死亡如影随形的青春,有着火热战斗记忆的民族历史,如今都被建川博物馆清晰确凿的珍藏着,但很少有人知道,为了这份“记得”,樊建川曾付出了怎样的艰辛。

他的时间表里没有周末和假日,每天晚上12点离开办公室,睡下可能已是凌晨一点,平均每天五六个小时睡眠。从建博物馆的那一天开始,樊建川就没和家人在一起过过春节,每年的除夕,他都雷打不动地和博物馆里的安保人员一起站岗;周末了,就让妻子带着女儿和外孙女到博物馆和他小聚。62岁的樊建川身上有很多“传奇”故事。而他还有一个宏愿,那就是“希望有生之年,能建100个博物馆,把它们留给后人。”与藏品的历史对话中,樊建川感慨着民族“善于遗忘”的特性。“好处是伤口容易愈合,弊病是如果不明白教训,就还会再次发生悲剧。” 没有风雅,不会怡情,只有百年来,这个民族的痛得不能再痛的来路,沉得不能再沉的信史。

樊建川做客《舍得智慧讲堂》

“人生的智慧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领悟到的,虽然我已经是一个过了花甲的老头了,也领到了老年证和社保,抽烟的钱已经够了,本可以无忧无虑的过日子了。但还是对国家有一份牵挂,希望我们这一代人的努力不会白费,博物馆建立的苦心不会白费,能够给我们后来年轻人多少带来一些启发或启示”,樊建川在《舍得智慧讲堂》中动情的表示。

人世间的很多东西,比如金钱、地位,并没有固定的主人,也没有永远的归属。如果不懂得取舍,往往会失去更多。舍得,不是简单的放下,而是在人生抉择中的扭转与突破。舍在先,得在后。岁月里走过了蜿蜒,才明白人生道路就在取舍之间。

退伍40年,樊建川却并没有真正离开过战场,他依然时刻用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背负着50座博物馆的责任,凭着一腔热血撑起来的斗志在民间博物馆的路上奋勇向前,而在未来的人生岁月当中,他也依然会继沿着这条路坚定地走下去。汇聚当代名家思想精髓,分享个体在大时代中舍与得的中国智慧,敬请关注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时代人物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

《舍得智慧讲堂》作为舍得酒业自主打造的大型高端IP,承载舍得酒品牌理念,以创新性品牌传播方式、颠覆性的营销理念,传播"舍得即中国智慧"的核心内涵。

与凤凰网联合打造的大型时代人物高端思想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由著名记者胡玲主持,全年每周四播出。龙永图、邓亚萍、余秋雨等行业大咖纷纷做客讲堂,节目围绕社会热点下当代人物的经历、观点及智慧理念为内容核心,以名家面对面形式讲述人物的舍得智慧,透过个人命运与家国命运的交联,探寻一个集体、一个国家和一个时代的抉择背后所蕴含的中国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