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文学圈2021年度榜,哪些作品“又双叒叕”上榜了?
文化读书

盘点文学圈2021年度榜,哪些作品“又双叒叕”上榜了?

2022年1月24日,“《当代》长篇论坛2021年度长篇五佳”正式发布,加上此前先后发布的“中国小说学会2021年度好小说”、“2021收获文学榜”、“《扬子江文学评论》2021年度文学排行榜”、“2021年中国当代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2021年度‘城市文学’排行榜”、“第六届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21)”,文学圈内有关“2021年中国文学”的重大排行榜近乎都已出炉。

同去年一样,澎湃新闻记者特制表格,对各大榜单按门类进行比较,希望从某些视角一探2021年中国文学的面貌。

各大文学排行榜有关2021年长篇小说的排行对比(点击查看大图)全文图表: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各大文学排行榜有关2021年长篇小说的排行对比(点击查看大图)全文图表: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先看长篇小说。比较上图五大榜单,上榜率最高的是余华的《文城》、罗伟章的《谁在敲门》、东西的《回响》(4次),接着是刘震云的《一日三秋》(3次),以及林白的《北流》和林棹的《潮汐图》(2次)。

尽管几大榜单的上榜作品存在一定重合,但在作品排序以及榜首作品上存在很大差异,五大榜单的榜首作品甚至完全不同,分别是陈彦的《喜剧》、余华的《文城》、林白的《北流》、罗伟章的《谁在敲门》、王安忆的《一把刀,千个字》。可以说,2019年度《云中记》和《人,或所有的士兵》两部长篇轮做“状元”与“榜眼”的现象在2021年并未重现。

但就这一年的文学圈排榜而言,余华的《文城》引发了特别有意思的“两极”现象。在榜单如“中国小说学会2021年度好小说”,《文城》并未现身。但在后来的“2021收获文学榜”、“《扬子江文学评论》2021年度文学排行榜”、“第六届长篇小说年度金榜”,《文城》“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而另一边,在代表了一定读者市场的豆瓣读书榜,“2021年度最受关注图书”中仅有《文城》一部中文长篇小说上榜,“2021年度中国文学(小说类)”中《文城》也位列第一(排在第二的是刘震云的《一日三秋》)。

有榜单评委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文学界对于《文城》确实有不同的评价,有人对《文城》评价不高,有人坚持《文城》不如《活着》等余华早期作品,亦有人认为《文城》不必和《活着》比较,它在2021年的作品中依然突出。无论如何,有一点毋庸置疑,发行量不到一年已过百万的《文城》是2021年最受关注的中国长篇小说。

另一部引起广泛争议的长篇小说是青年作家林棹的《潮汐图》。在长篇上榜作者中,林棹是唯一一位“80后”,此前对于不少文学从业者而言还是生面孔。她在2020年才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流溪》,《潮汐图》则是她的第二部长篇作品。喜欢者称其语言带来了风暴与革新,不喜者直言“很难看懂”。据几位评委透露,有关她的讨论在2021年度的排榜中也十分常见。

另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作品中余华的《文城》和罗伟章的《谁在敲门》是少有的不在文学期刊上先全文发表的作品,但二者无论在读者市场还是业内评价都得到了一定认可。此外,不同的文学榜单对于年度上榜作品的“时间”考量或许不同,有的看作品单行本的首次出版时间,有的看作品全文的首发时间。比如王安忆的《一把刀,千个字》,单行本首发于2021年,但作品全文首发于2020年,这部也是“2020收获文学榜”的长篇榜首。

各大文学排行榜有关2021年中篇小说的排行对比(点击查看大图)

各大文学排行榜有关2021年中篇小说的排行对比(点击查看大图)因为中短篇小说的成集出版(单行本)往往需要更多时间,这两部分的年度排行基本是以文学期刊的首次发表时间为准。中篇小说部分,各个榜单之间的差异比起长篇榜明显大了。相对而言,艾伟的《过往》是2021年度获得认可最多的中篇小说,它占据了“中国小说学会2021年度好小说”和“《扬子江文学评论》2021年度文学排行榜”的中篇榜首,也在“2021收获文学榜”排名第三。

此外,王威廉的《你的目光》、孙频的《天物墟》、白琳的《玫瑰在额头上》、胡学文的《跳鲤》、葛亮的《瓦猫》、李宏伟的《月球隐士》、林森的《唯水年轻》也是上榜率较高的作品,但多数只上榜两次,可见榜单之间差异之大。孙频在《天物墟》之外的另外两部中篇《诸神的北方》、《以鸟兽之名》也榜上有名。

各大文学排行榜有关2021年短篇小说的排行对比(点击查看大图)

各大文学排行榜有关2021年短篇小说的排行对比(点击查看大图)短篇小说的上榜重合率相对中篇高一些。最醒目的是铁凝的《信使》,这部作品同时上了五个榜单,且都排在前三,无疑是2021年度最受文学圈认可的短篇小说。

潘向黎的《荷花姜》是上榜率第二的短篇(4次),紧随其后的是钟求是的《地上的天空》、迟子建的《喝汤的声音》(3次)。邓一光的《带你们去看灯光秀》、徐则臣的《船越走越慢》、路内的《跳马》、朱山坡的《萨赫勒荒原》以及“90后”作家三三的《晚春》也各有两次上榜。从榜首来看,钟求是的《地上的天空》是两个短篇榜的榜首,另外三个短篇榜的榜首分别是铁凝的《信使》、迟子建的《喝汤的声音》、邓一光的《带你们去看灯光秀》。

至于其他文类,“中国小说学会小说排行榜”在2019年增设网络小说排行榜之后,又增设了小小说·微型小说排行榜;“中国当代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还关注“散文随笔”和“报告文学”;“《扬子江文学评论》文学排行榜”一直对诗歌与散文(含非虚构)单独设榜。“收获文学排行榜”也设非虚构榜,更聚焦长篇。在今年的非虚构排榜中,陈福民的《北纬四十度》、周晓枫的《幻兽之吻》、李敬泽的《天与春秋》、梁鸿的《梁庄十年》得到了最多认可。

各大文学排行榜有关2021年非虚构作品的排行对比(点击查看大图)

各大文学排行榜有关2021年非虚构作品的排行对比(点击查看大图)上述榜单大多由文学杂志社或文学团体主办。“中国小说学会2021年度好小说”由中国小说学会主办、江苏省兴化市委宣传部承办;“2021收获文学榜”由《收获》杂志社主办;“《扬子江文学评论》2021年度文学排行榜”由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办、《扬子江文学评论》承办;“2021年中国当代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由《北京文学》月刊社主办;“2021年度‘城市文学’排行榜”由《青年文学》杂志社发起;“第六届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21)”由《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中共海安市委、海安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当代》长篇论坛2021年度长篇五佳”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杂志社主办。

也因此,评委成员均以业内评论家、学者及刊物编辑为主:

“中国小说学会2021年度好小说”的终评委包含吴义勤、何向阳、施战军、王春林、洪治纲、谢有顺、张学昕、李国平、王达敏等47人。

“2021收获文学榜”的长篇和非虚构评委有潘凯雄、王尧、张新颖、王春林、张莉、李伟长、刘大先;中短篇评委有宗仁发、徐坤、吴玄、何平,杨庆祥、黄德海、金理。

“2021年中国当代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的作品候选篇目推荐评委有孟繁华、牛玉秋、徐坤、杨庆祥、陈涛、徐福伟、何子英、梁彬、胡平、韩小蕙、王剑冰、葛一敏、丁晓原、李朝全、王晖。

“2021年度‘城市文学’排行榜”评委会组长为邱华栋,评委会副组长为李师东,复审评委专家团包括孟繁华、贺绍俊、张柠、何平、刘大先、桫椤、马兵、黄德海、张屏瑾、饶翔、陈涛、李伟长、徐刚、岳雯、李德南、聂梦。参与评选的复审评委从上述名单中产生。

“第六届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21)”评委会主任为阎晶明,评委包括吴义勤、梁鸿鹰、徐坤、付秀莹、孔令燕、杨庆祥。

“《当代》长篇论坛2021年度长篇五佳”的评议委员会主任为阎晶明,评委包括施战军、贺绍俊、徐坤、张莉、杨庆祥。

(编者注:“《扬子江文学评论》2021年度文学排行榜”目前尚未公布评委名单。)

当然,所有榜单都是追求“共识”,相互妥协的结果。它必然存在遗憾,比如票选时要少数服从多数,比如评委不可以有作品参选,比如在同一作者有多部作品入围终评的情况下,往往只保留一部入围作品。一位评委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每个文学榜各有特色,互相弥补,有时候需要把几个榜单结合到一块,可以比较全面地看到文学创作的年度状况。

此外,由文学杂志社或文学团体主办的“文学圈榜单”往往代表专业读者(批评家、学者、文学编辑)的意见,普通读者的阅读感受与印象或许能为我们了解当年的文学情况提供另一条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