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哀牢山:越美丽,越危险

探秘哀牢山:越美丽,越危险

2021年12月01日 15:00:41
来源:新周刊

神秘的哀牢山中,危险无处不在。/图虫创意

2021年11月13日,4名地质人员从云南普洱市镇沅县出发,走进哀牢山雾气缭绕的密林,从此再没有走出来。

生命的消逝给哀牢山的名字染上一丝忧郁的气息。

哀牢山得名于古哀牢国

这个古老国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战国时期,地处今云南保山、普洱及缅甸北部一带。

今天的傣族仍延续着骑象的传统。/图虫创意

善骑大象的哀牢人被认为是傣族先民,因此也叫“乘象国”。

古哀牢国的西边,云岭山脉往南延伸,与哀牢山相连,成为王国的天然屏障

分界山 & 分水岭

哀牢山是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的分界山,也是元江与阿墨江的分水岭

这片山区平均海拔超过2000米,主峰3166米,山高谷深,沟壑纵横。

落差带来变幻莫测的局部气候。从山顶到山麓,6种气候类型垂直分布,各个区域生长着截然不同的植被,森林覆盖率达85%。

山林里,各种植被遮天蔽日。/图虫创意

樱花盛开在松林间,梭罗树和蕨类植物长满山坡,在哀牢山并非怪事。

复杂的地形和气候保证了动植物多样性,让其成为调查人员珍视的生物资源库,却也令人类的探索难上加难。

罗盘卫星电话无人机在这里都有可能派不上用场。

亲身深入哀牢山时,你才会体验到行走的艰难:

蜿蜒的藤蔓阻挡着你的脚步,层层叠叠的枝叶隔绝了外界的阳光。

突然袭来的山雾,更是杀人于无形的鬼魅。

山雾总是神出鬼没,也造就了哀牢山远近闻名的云海景色。/图虫创意

即使是熟悉地形的村民,也对这山雾心有余悸。

在温度骤变、视线模糊的情况下,你会很容易迷失方向

而湿漉漉的丛林里,不管是生火还是保持体温都并非易事。

如果遭遇了这一切,你还能安然走出深山,一定会感激上苍的眷顾。

当你遇到下一个跃跃欲试的勇士,你也将不遗余力地劝阻他:

不要进山!

另一副面孔

当你初识哀牢山时,它常常以另一副面孔诱人深入

瀑布飞驰而下,汇入山谷间的涓涓细流;凉风吹过满坡苍翠,呼吸间都是大自然的清新气息……

一切都是如此的恬静。

普通旅行者可以从局部一窥哀牢山之美。/图虫创意

但有经验的探险者深知,美丽往往与危险相伴。有一些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好在哀牢山已有小部分被开辟为景区。

从普洱市区驱车前往山区,途经的磨盘山国家森林公园是春天赏樱花和杜鹃花的好去处。

磨盘山的高山杜鹃。/视觉中国

来到山谷腹地,大部分人把探索哀牢山的落脚点选在新平县戛洒镇

镇上生活的傣族人因其与众不同的鲜艳腰带而被称为“花腰傣”

花腰傣的服饰十分有特色。/视觉中国

傣族人过节叫“赶摆”。遇上赶摆的日子,腰束五色彩带的傣族姑娘飘然而过,身上银饰清脆的回响远远传来。

戛洒镇新鲜的酸角甜橙香蕉便宜管饱,热气腾腾的牛肉汤锅是当地特有的马帮风味。

附近的戛洒梯田名气不及别处,但芭蕉树下层层铺排的稻苗定能让你眼前一亮。

不同的季节梯田的颜色也不一样。/视觉中国

车往山里开,大约30分钟后,南恩瀑布赫然出现。

丰水期的南恩瀑布相当壮观。/视觉中国

在傣语里,“南恩”的意思是“银白色的水”。别小看这个过路景点,它在丰水期时的气势令人心惊。

瀑布飞流而下,穿过小桥,摔碎在岩石上;小桥上停满了来往车辆,所有过客都不禁为这一刻驻足。

在哀牢山现有景区中,石门峡最能代表其风姿。

石门峡的栈道。/图虫创意

狭窄的栈道沿溪而建,仅供一人通过。随着清澈的溪水逆流而上,走过吊桥,深入峡谷,颇有曲径通幽之意。

如果不够尽兴,还可以顺道游览金山原始森林茶马古道

深山中,如蛛网般的古道盘桓在巨树之间,悠悠诉说着千年前马队和驼铃的故事。

金山原始森林中青苔遍布。/图虫创意

走完这一圈,也算认识了哀牢山,聪明的游客大都就此返程。

毕竟,满足于浅尝辄止,也是一种旅行的智慧。

终有一天,我们会更加了解神秘而又险峻的哀牢山,而曾为它付出生命的地质队员们永远不会被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