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婚姻、生孩子、社交,这些韩国年轻人为什么绝望?

拒绝婚姻、生孩子、社交,这些韩国年轻人为什么绝望?

2021年11月23日 17:02:02
来源:凤凰卫视

随着韩剧《鱿鱼游戏》全球爆火,人们开始更加关注现实中的韩国,尤其是韩国的年轻人。

近年一些韩国年轻人被叫做“三抛一代”,它指的是年轻人因为社会压力和经济等问题,不得不放弃三件事——人际关系、婚姻、生孩子。而当需求增多,他们又不得不放弃更多,变成“N抛一代”。

曾经的“亚洲四小龙”,竟然被现在的年轻人称为“地狱”,韩国的年轻人在绝望什么?

“1/3韩国学生曾想自杀”

《鱿鱼游戏》剧中,456名“玩家”赌上生命,争夺高达456亿韩元的奖金。他们在生活中债台高筑,走投无路。如果不是参加这个游戏,他们的出路很可能是自杀

《鱿鱼游戏》中装着百亿韩元的存钱罐

据统计,2020年韩国自杀人数达1.3195万人,自杀率居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之首。

最近一项报告表明,三分之一的韩国学生表示,由于学业压力他们曾想过自杀,对未来职业的焦虑被列为第二大原因。

虽然韩国是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约70%的年轻人曾接受过大学教育,但学习压力让韩国年轻人觉得自己生活在“地狱”中。

许多韩国学生会年复一年的参加重考直到分数达到理想大学的分数线。这其中包括参加补习班。补习班在韩国是一个市值170亿美元的行业。

在持续一年的补习班上,学生需要每天学习10小时,以取得完美的成绩。

延世大学毕业生郑贤进:“(复读重考)事实上非常普遍。我所在的高中有60%到70%的学生参加重考。”

延世大学毕业生郑贤进(左)和尹斗士(右)

在高中最后一年,韩国学生们会参加连续八小时的闭卷考试,这是一场众所周知的艰难的“马拉松”,考试分数决定了上哪所大学。

为了避免干扰学生们参加这场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考试”,每年十一月份,整个国家因它而停滞:商店关门,工程停工,甚至飞机停飞。

延世大学吉祥物 “鹰”

为了达到延世大学极高的成绩要求,尹斗士不得不在“韩国大学修学能力考试”中和其他学生激烈角逐。

延世大学机械工程专业毕业生尹斗士:“韩国大学修学能力考试,字面意思,就像美国SAT考试一样,你进入大学前会参加这项考试。这些测试基于高中所学学科,评估你是否有能力学习大学课程。”

只有打败全国98%的学生,韩国年轻人才能有脱颖而出的机会——从 “SKY”毕业。“SKY”是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延世大学的统称,它们是韩国最好的三所大学。

如果无法从“SKY”出人头地,韩国年轻人还有另一条路可以选择,出道成为韩国流行偶像。但这条路的折磨也是常人无法忍受的……

“每日饭量:六颗杏仁,一盒豆浆”

前女团成员孔佑贞:“要成为女团的一员,有很多条件。但最困难的是节食。我不胖,但在训练中我曾经瘦到了42公斤。”

舞台上的孔佑贞

“韩国流行女团偶像的身材都很苗条。但要有那样的身材,我就不能吃东西。所以我每天大概吃六颗杏仁。一盒豆浆,我可以喝上一整天。”

“只有这么挨饿,我才能有那样的身材,真的很难。我得禁食才行。但如果我的体重很轻,我怎么唱歌?怎么跳舞?这让我精神疲惫。我一直在想‘这适合我吗?’”

韩国街头的偶像衍生品商店

除了折磨的饮食计划,还有一个公开的秘密,韩国音乐公司对艺人的社交生活控制得极度严格。他们跟谁见面,跟谁讲话,通常都受到严密的监视,公司几乎不顾及任何个人隐私

前女团成员孔佑贞:“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我患有抑郁症恐慌症。我不能与人交往,而且不能坐公共交通。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跟我的组合成员倾诉。除此之外就没有人了。所以才更难,有很多要坚持,很多要忍受的。”

2017年,16岁的孔佑贞在训练了6个月后,作为女团成员出道。这个组合获得了一定的成功。

但一年后,佑贞宣布离开

前韩国女团成员孔佑贞

前女团成员孔佑贞:“我曾经是‘BONUSbaby’的成员,现在我只是21岁的大学生孔佑贞。”

孔佑贞现在希望作为独立歌手开创自己的事业。即使她很清楚,在韩国很少有人能够在没有娱乐公司的支持下成功。

毫无疑问,韩国娱乐业的成功令人目眩。然而,其背后同样也有着巨大的代价,比如娱乐明星的“个人牺牲”。

大多数为此奋斗过的追梦人没能成功。而成功的那些,也可能因为行业的极端压力被迫离开。

《鱿鱼游戏》中的蒙面嘉宾

《鱿鱼游戏》中玩家之间赌上性命的“厮杀”,对于戴着华丽面具的嘉宾来说不过是又一场消遣。这样的情节,或是对过度娱乐的讽刺,又或是对韩国娱乐业的影射?

今年7月,韩国刚刚在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正式认定下,第一个完成了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的地位变更。但对于“N抛一代”,或许他们更愿意直接来一场“鱿鱼游戏”?

敬请观看凤凰大视野

《破译韩国》

编辑:王鼎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