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是人类的归宿,还是割韭菜的镰刀?

元宇宙是人类的归宿,还是割韭菜的镰刀?

2021年11月23日 10:47:40
来源:乌鸦校尉

今年,“元宇宙”的概念彻底火出圈了。

从英伟达宣布推出为元宇宙建立提供基础的模拟和协作平台,到日本社交平台GREE开展元宇宙业务,从微软正努力打造“企业元宇宙”,到脸书改名为元宇宙(Metaverse)一词中的Meta,科技巨头们争先恐后,把战火从现实世界烧到了元宇宙。

而国内巨头们也不甘落后,网易创始人、CEO丁磊在今年第三季度电话会议中回应,网易已做好元宇宙的技术和规划准备,等到时机成熟的一刻,网易可能跑得比谁都快

8月,字节跳动斥巨资收购VR创业公司Pico,这笔交易或将是今年VR领域最大的收购案;11月,众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以及其他多个股东。而众趣科技是一家VR数字孪生云服务提供商,也属于元宇宙企业

马化腾在内部刊物《三观》中写到:“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正在到来,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

百度也不甘落后,上线了一款名为《希壤》的主打元宇宙概念的虚拟社交APP,不过,用这款APP在App Store中的评论来说,“希壤”所提供的体验与贝壳的VR看房、汽车之家的VR看车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最重要的是,元宇宙还没来,抢人大战已开始了。招聘软件上元宇宙行业如VR这类岗位既得懂技术,也得懂美术,还能与程序员沟通协作解决美术方面技术难题,薪资从月薪2万至年薪百万不等。

这场面像极了2012到2014年的O2O大战,那个时候只要你说你是个搞O2O的,团队够强,搞个BP基本就融到钱了。

伴随着大佬们的入局,股市也掀起一阵元宇宙风暴,A股市场“元宇宙”概念股受到资金追捧,11月刚过去一旬,就有相关概念股票涨幅超过60%甚至80%。

如此涨幅,不仅咱们圈外人看不懂,监管部门也看不懂,目前深交所已对多家涉及“元宇宙”概念股的公司下发关注函,要求具体说明主营业务与“元宇宙”到底有什么关系,是否能形成稳定业务模式,是否存在“蹭热点”行为等。

元宇宙的异常火爆也吸引了官媒的关注。

12日,《经济日报》刊发题为《热炒“元宇宙”概念股不可取》的评论指出,“元宇宙”离进入寻常百姓家还很遥远。过多的资金炒作题材概念,不利于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短期热炒不可取。

18日,《人民日报》刊发题为《万物皆可“元宇宙”?》的评论指出,是镜花水月还是触摸得到的未来,是资本炒作还是新的赛道,是新瓶装旧酒还是科技新突破,下结论前不妨“让子弹飞一会儿”。离开了现实的支撑,终归是海市蜃楼无本之木。

在监管部门和官媒的关注下,同花顺元宇宙板块一度大跌4%,元宇宙热门股遭受重创,新国脉跌停、创业板的盛天网络、大富科技等跌幅都在10%以上。

很多人质疑:元宇宙,刚火起来就要凉了吗?

而更多人在质疑:元宇宙,到底是怎么火起来的?为什么一个闻所未闻的概念竟引得国内外大佬纷纷跟进,是资本的炒作还是技术的方向?

我们先从啥是“元宇宙”说起。

目前,关于“元宇宙”,比较认可的思想源头是美国数学家和计算机专家弗诺·文奇教授,在其1981年出版的小说《真名实姓》中,创造性地构思了一个通过脑机接口进入并获得感官体验的虚拟世界。

而该概念的正式提出者,则是美国科幻大师尼尔·斯蒂芬森。

斯蒂芬森升华了文奇教授的构思。1992年,在其著名小说《雪崩》中,他提出了元宇宙的雏形,一个平行于真实世界的赛博空间(Cyberspace),“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可以通过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

虽然斯蒂文森对网络世界持批判态度,但metaverse这个词本身却不胫而走,并在近30年后成为爆红全球的词汇。这不是《雪崩》作者斯蒂芬森本人预料到的。

2021年10月30日,尼尔·斯蒂芬森在自己的推特账号上说:“有件事现在越来越乱套了:Facebook要涉足元宇宙这件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是用了我在《雪崩》中创造的一个词而已。我和Facebook之间没有任何交流或者商业联系。”

(尼尔·斯蒂芬森)

不过,通过对元宇宙构思和来源的“考古”,我们可以从时空性、真实性、独立性、连接性四个方面去交叉定义元宇宙。

从时空性来看,元宇宙是一个空间维度上虚拟而时间维度上真实的数字世界。

从真实性来看,元宇宙中既有现实世界的数字化复制物,也有虚拟世界的创造物。

从独立性来看,元宇宙是一个与外部真实世界既紧密相连,又高度独立的平行空间。

从连接性来看,元宇宙是一个把网络、硬件终端和用户囊括进来的一个永续的、广覆盖的虚拟现实系统。

虽然关于“什么是元宇宙”目前仍在争议,但元宇宙该具备哪些基本特征却得到业界的普遍认可。

这些基本特征包括,沉浸式体验,拥有身临其境的感官体验;虚拟化分身,拥有一个或多个虚拟世界身份;开放式创造,拥有海量可供开展虚拟创造活动的数字资源;强社交属性,拥有比现实世界更加多元、更强交互的社交模式;稳定化系统,拥有安全、稳定、有序的虚拟经济社会系统。

其实四个字就足以概括:虚拟现实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元宇宙”这个概念是国外大型互联网公司为应对流量见顶的现实问题,硬生生造出来的一个更加真实的虚拟世界,是为了吸引客群而画出来的一张行业发展的“大饼”。

在扎克伯格们的构思里,这张“大饼”将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可能带来长期投资机会。

一言以蔽之,如果构想能够成真,元宇宙就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

那么官方为什么要打压它呢?哪怕为了一种技术和生态的可能性,不值得试试吗?如果元宇宙真被政策打压凉了,就不怕我国的元宇宙产业落后于世界?

答案很简单,“打”的是“假”元宇宙。

现在社会上的“元宇宙”,已经出现了几年前互联网+一切的势头,无论是什么行业的,和元宇宙有没有关系,都要想方设法和元宇宙扯上关系,扯上关系之后干嘛呢?

炒股

就拿这次被深交所重点关注的中青宝来说吧,中青宝本来是一家不入流的小游戏公司,游戏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股市表现也是不温不火。

但从今年九月开始,中青宝的股价就一飞冲天,今年9月上旬以来,历经三轮上涨,股价从最低8.02元/股上涨至最高42.63元/股,最大涨幅达431.55%,成为A股元宇宙板块的一只大妖股。

为什么呢?因为中青宝新开发的“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

中青宝在公司微信公众号及互动易平台上表示,正在研发元宇宙相关游戏《酿酒大师》。《酿酒大师》中玩家模拟经营“金沙古酒”酒厂,在虚拟世界对酒厂进行经营管理,依托云计算、算力和社交等元宇宙技术。

玩家用自己独创的秘方,经过时间的沉淀生产出的白酒,可以在酒厂品牌经营店进行线下提酒。最终可以得到浇筑自己心血的、自己设计外形包装的,独一无二的实物白酒。

中青宝还披露,《酿酒大师》计划研发投入500—1500万元。换言之,500万元投入就可以玩一场“元宇宙”概念的打造

500万元是个什么概念?有一位股民在互动易平台上质问:“目前排名第一的VR游戏alyx,其一共投超2亿美元。你们投不到100万美元就宣传要做中国最赚钱的VR游戏,这让人说什么好呢?”

而且,虽然乌鸦没玩过《酿酒大师》,但乌鸦在支付宝上玩过蚂蚁森林啊,这和用户线上捐能量,阿里线下种树有什么本质区别吗?如果这都叫元宇宙,那我已经在元宇宙里种了十年树了。

和中青宝一起收到深交所关注函的还有自称“元宇宙完美缔造者”的大富科技

11月14日,大富科技通过电话会议与26家机构就控股子公司深圳市大富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富网络”)Paracraft 虚拟建模、专业生成内容和用户生成内容进行交流,在交流中多次提及元宇宙。

大富科技在与机构交流时称,与目前国际主流元宇宙产品相比,大富网络自主研发的平行世界(Paracraft),与Microsoft、Facebook、Roblox 的游戏产品同为元宇宙的概念产品。

而且,大富网络的产品外观及功能基本可以全覆盖市场上的其他同类型产品,是元宇宙的完美缔造者(不是我说的)。

大富科技吹完牛,股价应声而涨,迅速取代中青宝成为元宇宙概念新龙头,16日开盘后迅速封死涨停板,大涨20%。

但监管关注随之而来。11月16日晚间,深交所紧急下发关注函,要求大富科技说明上述说法的事实依据,是否存在夸大描述、误导投资者情形。

(大富科技至今未回复证交所关注函)

乌鸦查阅资料发现,大富网络自称的自主研发的平行世界Paracraft,核心产品为教育平台帕拉卡和社区游戏哈奇小镇,帕拉卡的同类型产品中有微软的Minecraft,但两者在知名度和覆盖范围上相差甚远。

哈奇小镇受游戏行业监管政策影响,正转型UGC平台“创意空间”虚拟校园,两个产品都是半死不活,很难让人相信这就是元宇宙完美缔造者的技术水平。

(《哈奇小镇》游戏截图,很难让人相信这里面蕴涵着元宇宙)

虽然大富科技的元宇宙业务不知所云,但大富科技近年来涉及了多个热门领域,2011年至2018年,在7年之内,豪掷约40亿元进行收购,进行产业转型,而这些并购多为追逐市场上的热点概念。

正是因为这些并购,大富科技集齐了物联网、石墨烯、智能穿戴、虚拟现实、高分子材料、OLED等众多热门概念,这让人不禁怀疑元宇宙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也许,对他们来说,搞不搞元宇宙不要紧,集齐七个热点召唤神龙才是正经事吧。

当然了,对于一直走在各种时尚科技前沿的我国网红产业来说,元宇宙也是一个不得不蹭的大热点,什么VR、AR?不就是把直播间搬到虚拟世界吗?哪的老铁不打赏?哪的粉丝不氪金?

11月18日,国内知名网红经纪公司天下秀董事长李檬发布11周年公开信,率先正式官宣国内基于区块链3D虚拟社交平台“Honnverse虹宇宙”,并推出概念宣传片。

李檬表示:“我相信很快我们就能在虹宇宙里建设一栋天下秀的‘大楼’,天下秀的全体员工要在虹宇宙的虚拟世界里共同办公一天。”

听起来很高大上,但进去一看,这不跟摩尔庄园、动森一个模子吗?这QQ秀一样的审美,和元宇宙有个毛线关系?人家中青宝蹭元宇宙的热点至少还投入500万呢,你发个500字的公开信就算转型元宇宙公司了?这元宇宙的门槛够低的啊!

李檬的高调也成功吸引了监管部门的注意,经监管督促,天下秀于11月18日晚间披露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公司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并未参与AR、VR、MR及相关硬件技术研发,亦无相关硬件技术储备或专利,目前虹宇宙产品也尚未接入前述硬件技术。虹宇宙作为实验阶段产品有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早上董事长吹牛,晚上发公告辟谣,这打脸来的也太快了。但更魔幻的还是资本市场,虽然天下秀承认自己在玩概念,并没有任何元宇宙产品,但投资者们还是不管不顾,第二天一开盘,炒概念的天下秀就涨停了。

从深交所的这些关注函可以看出,元宇宙概念股虽然火,但大部分所谓的“元宇宙公司”都是在蹭热点炒股价,连元宇宙是个啥都没搞清楚。

而国内真正有技术有实力的公司,如BAT、字节跳动等又把业务方向主要集中在了开发元宇宙游戏上,把元宇宙吹捧成堪比移动互联网的跨时代科技突破恐怕有点言过其实。

元宇宙的出圈也不仅仅表现在股市上,除相关概念股“蹭热点”外,一门名为“前沿课·元宇宙6讲”于10月20日在得到APP上悄然上线,课程价格为29.9元,券后25.9元。

课程信息显示,“元宇宙6讲”主理人为陈序,其系零碳元宇宙智库Meta Z创始人、FT中文网NFT顾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文版前首席顾问。

课程包括发刊词总共有7讲,每一讲的时长只有10分钟左右,总时长1小时左右,以音频的形式向消费者传播。

课程介绍称,“只用一个小时,便可快速获得对元宇宙的系统解读,补上元宇宙认知框架的重要拼图”,除此之外,内容主要围绕什么是元宇宙,元宇宙的市场规模、投资前景、应用场景、发展现状、参与方式等。

截至11月18日上午,该课程已有46600多人加入学习。在上线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在不考虑打折的情况下,此网课总收入已达139万元

而对于这门课的质量以及学习效果,有评论称,“内容空泛,想了解的话,自己去搜索引擎上完全可以了解,没必要买这门课”“听完之后,不知道是在讲区块链,还是元宇宙”

而在另一平台小鹅通上,一个叫“元宇宙第一课”的课程也同样火热。据平台后台截图显示,“元宇宙第一课”实现了一日新增用户370人,日活跃用户近1200人,日收入超9万元,累计付费用户2673人,累计收入近160万元。

据悉,这套“元宇宙第一课”的课程,原价1888元的高端课程,现在只收你688元,如果你选择不要书本的话,还能再便宜点,只收600块。

该课程介绍称:“元宇宙时代赢的人将享受几十倍,甚至上千倍的财富增长,与谁为伍?如何下注?答案就在‘元宇宙第一课’。”

该课程目录显示,课程内容主要包括元宇宙兴起、元宇宙特点、元宇宙经济学、元宇宙六大技术全景图、元宇宙投资机会与风险等。

除此之外,元宇宙的相关书籍在电商平台上也受到关注。《元宇宙》《元宇宙通证》等书,霸占当当、京东两大平台近期经管类图书畅销第一名的位置。

除相关书籍外,近来还有不少UP主推出了元宇宙科普视频,在电商平台上,还有元宇宙配件、元宇宙盲盒等热销,可以说现在“万物皆可元宇宙”。还有一些VR设备,现在纷纷与元宇宙扯上边,标注为VR元宇宙设备。

乌鸦认为,科技进步诚然可贵,有梦想也是好事,可如果啥啥“股市元宇宙”“培训元宇宙”只不过是资本换了个马甲继续收割韭菜,那这样的元宇宙,不要也罢。

参考资料:

新京报评论:《元宇宙是未来还是骗局?》

北京商报:《6节元宇宙网课卖出上百万!概念都没弄清楚,卖课的已经赚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