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石家庄的特色美食 是安徽正宗牛肉板面?

为什么石家庄的特色美食 是安徽正宗牛肉板面?

2021年11月19日 10:33:34
来源:看鉴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一种感觉:去到外地后,吃任何和自己家乡有关的食物都觉得不正宗。

当别人问起你为啥不正宗时,你可能列出来一堆理由来,什么食材不行、生长食材的水土不对、厨师水平一般等等。

但奇怪的是,这些年有那么一批“地方特色美食”却只有外地的最正宗,甚至只能在外面吃到。

以至于有些人去到某地旅游,想吃一口自己在外面经常吃到的当地美食时,却把当地人搞得满头问号:我们这还有这种东西?我咋不知道!

1

那些名声在外却名不副实的美食

众所周知,在网络地图炮频发的当下,河北省石家庄可能是一个让外省人几乎找不到任何抹黑机会的地方,毕竟连他们当地的特色美食都是:安徽正宗牛肉板面。

当你问起身边一个石家庄人,你们那里有什么特产时,他多半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你:安徽牛肉板面。

如果看到你将信将疑的表情,他一定会再加两个字:正宗。

在某乎上搜索“哪里的安徽牛肉板面最正宗?”,高赞回答里一定有河北省石家庄。

一个外地人如果去石家庄,出了车站,置身于满大街都是安徽正宗牛肉板面的招牌之中时,总会有一种不真实感。

但无数的事实告诉我们:安徽正宗牛肉板面的确是一道河北名菜,而且还是国际庄特产里的拳头产品。

这不免让一些喜欢刨根问底的吃货们感到疑惑,安徽板面究竟是怎么从安徽跑到石家庄的?

其实稍微查阅一下资料就可以知道,板面确实是发源于安徽,只不过在当地叫安徽太和羊肉板面,但只局限于安徽西北地区,后来传到石家庄后,经过改良变成了牛肉板面,并发扬光大。

或许是出于对发祥地的尊重,石家庄人依然固执地加上了安徽两字,并且从大街小巷的招牌来看,石家庄人绝对比安徽人还在乎正宗的安徽。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石家庄人这么老老实实的加上原产地名字。

更多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套用外地名字发明的本地美食,比如名字听起来很有格调的澳门豆捞

猪骨鸡脚、皮蛋香菜,在盘子大的锅中熬出醇厚的浓香,丢进鲍鱼鱼翅,配着丸滑,小巧的锅子里装满生猛的海味,让人食指大开。

鲜活的鱼片、大只的贝类,澳门豆捞就意味着无与伦比的高大上。

而在很多人印象中,一提到澳门也是高级奢华的赌场、酒店和纸醉金迷。

澳门豆捞的店铺装修也的确符合大家对于澳门的猜想,只看一眼外观就知道,这不是我等打工人消费得起的场所。

再加上豆捞这个内地人很少有人知道的名词,瞬间扑面而来一股异域的“高贵气息”。

但其实这只是浙江一个老板,在去澳门吃了顿野味海鲜火锅后,灵感突发,开创出来的一个品牌。

借用澳门两字除了表示澳门风格、口味外,更多的是为了提升逼格,至于豆捞两字,其实是美刀dollar的音译,也与中文的“都捞”同音,寓意大家一起捞,捞福、捞财、捞运道。

不过也有人说豆捞其实是老板的外号,当然真相到底是什么或许我们永远都不会清楚,正如我们不知道马云到底对钱感不感兴趣。

这种不正宗的“地方正宗美食”在国内比比皆是:哈尔滨的烤冷面发源于鸡西、大学门口吃的西安肉夹馍来自河南、重庆没有重庆鸡公煲、兰州也没有兰州拉面、小吃摊上的臭豆腐更没有一块是从长沙空运而来的。

2

为什么外国餐厅里的中餐我都不认识?

看过美剧《生活大爆炸》的朋友,一定对里面经常出现的中餐感到过疑惑:为什么老外们爱吃的中餐,我一个中国人却连听都没听说过?

什么左宗棠鸡、李鸿章杂碎、北京牛肉、上海安格斯...

其实,这些都是国外改良版的中餐,而且大多数只符合老外的口味,中国人大多数是不吃或吃不惯的。

就拿大名鼎鼎的左宗棠鸡来说,这要是放在国内,肯定会有一个类似于是乾隆下江南、老佛爷尝了都说好的左宗棠故事。

但这道菜和左宗棠真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左大帅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生前在国内和叛军、毛子们打了一辈子交道,死后却在异国他乡和一只鸡纠缠不清。

事实上,这是一个从大陆跑到台湾,后来又移民美国的华人彭长贵在20世纪50年代发明出的一道菜。

当时美国第七舰队窜访台湾,先后做过老蒋和小蒋私厨的彭长贵负责掌勺,他在灵机一动间发明了这道菜,在被舰队司令问及名字时,随口起了个左宗棠鸡的名字糊弄老外。

要说这道菜和左宗棠唯一的一点关系可能就是,彭长贵和左宗棠是湖南老乡。

不过要说中餐界的最高境界可能就是“出口转内销”了,在这方面美国加州牛肉面一定是其中的佼佼者。

那一碗面曾凭一己之力,拉近了中国老百姓和加州的距离,成了很多人这么多年魂牵梦绕的美国味。

以至于一提起加州,很多经常出没火车站的过客,脑海中最先浮现的一定是加州的牛肉面。

虽说这名字咋一听确实够唬人,但仔细想想,又会让人觉得不伦不类,甚至有点low,毕竟美国那旮沓只会吃快餐,他们懂什么牛肉面?

这就好比把喷射战士华莱士开到美利坚,颇有点关公面前舞大刀的嫌疑。

不过就是这样一碗正宗美国加州牛肉面,曾一度火爆国内,还成为情侣们约会的圣地。

说到它的身世,可以说就是一出美食界的罗生门。

有两位美国加州的华侨都宣称是它的创始人,一位是1985年回国创办美国加州牛肉面大王的吴京红;另一位则是70年代就开始在加州地区,以“牛肉面大王”为号开办了数家面馆的李北祺。

两家为了争夺名字使用权,吵得难解难分,最终李北祺败给了吴京红。

于是2008年后,李北祺的美国加州牛肉面大王从此就改为了“李先生加州牛肉面大王”。

这场商标之争让两家两败俱伤,而且在两家争执不休的时候,其它冒牌的美国加州牛肉面大王也趁机在各地占山为王。

这些品牌相互之间纠缠不清,将牛肉面硬生生煮成了一锅粥,造成美国加州牛肉面大王整个品牌的混乱局面。

曾经对于一些没有去过加州的人来说,他们对美国梦的幻想全都在这一碗面里。

如今早已不香的牛肉面,让很多第一次尝试的人,美国梦当场破碎。

3

写在最后

为什么人们热衷以地方特色美食作为噱头?

其实这背后是商家对于消费者心理的准确拿捏,给一个不起眼的街头小吃冠上远方的名字,于是人们在品尝时就会自动加上一层特色风味的滤镜。

当然,对于不少假冒成当地的食物,本地人都会坚决予以否认,即使偶尔陪外地的朋友去尝试一次,也会傲娇的来一句:不正宗!

但正不正宗真的很重要吗?

有时过于在意某个美食的正统性,只会让我们错过更多集散在街头巷尾的多元美食。

无论如何,一些本地人无法接受的特色美食,其实早已经成了别人心中念念不忘的经典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