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扑杀猫狗,就是认为“狗命比人命重要”?

反对扑杀猫狗,就是认为“狗命比人命重要”?

2021年11月17日 15:16:03
来源:看理想

近期,宠物应不应该被做“无害化”处理,引起了很大的讨论。

9月份,哈尔滨一位女士确诊新冠后在医院治疗,因为家中三只猫检测结果为阳性,最终疾控部门对三只猫全部执行安乐死。

不久前,江西上饶一小区,主人前去酒店隔离,家中宠物狗却在未通知主人、未做任何检测的前提下,被工作人员随意扑杀。

事情引起轩然大波。有人表示,这是疫情期间的必要之举,“我们怎么能把宠物的权利放在人的权利之上呢?”“我们怎么能为了宠物去牺牲人呢?”

且不说目前尚没有关于扑杀猫狗会有助于防疫的结论,但当我们在说应该以更人道的方式对待宠物的时候,并不是将人的权利放在宠物权利的对立面,而是在表达生而为人需要具备的基本同理心——如果我们漠视生命本身,会不会有一天我们自己也成为那个被漠视的对象。

在看理想节目《思辨力35讲:像辩手一样思考》中,庞颖就指出这种错误思维体现的是稻草人谬误。它不仅无视了宠物的生命权,而且将复杂的问题转变为人和宠物之间的二元对立。

除此之外,反对禁止色情片就意味着反对女性,反对堕胎合法化就意味着ta是个冷血的人,也都体现着稻草人谬误。

然而,“如果把一切复杂、精妙的思考都简化和曲解为一个简单、粗暴的立场”,就会错失“许多理解世界复杂性的机会”。

今天的文章,要与大家分享什么是稻草人谬误,又要如何保持清醒和警惕,“谬误可以误导、影响甚至是操纵人”,但它无法改变事实,“在思想上是没有意义的。”

讲述|庞颖

(文字经删减编辑)

01.

什么是稻草人谬误?

所谓稻草人,第一,它不是真人,它是假人,它代表的是假的观点;第二,它是一个只能束手就擒,甚至可以被轻易吹走的目标,所以代表的是一个更容易被打倒的目标。

故意曲解对方的观点,把对方的观点曲解为一个更容易反驳的版本,然后反驳他,觉得自己赢了,这就是稻草人谬误。

被曲解的观点,可以是一个论述或者是一组论述,它不仅限于曲解一个概念而已,它可以是曲解了对方的观点、结论、论证过程甚至是整个意思。

比如我说,这年头,很多对于减肥的需求都是利用焦虑营销出来的。有人说,阿庞说不应该为了健康减肥,可是过度肥胖真的会影响健康。这不就是曲解吗?

我没说过度肥胖不能为了健康减肥,也没说大家不能为自己的人生作主,只是在表达不要在没有减肥需求的时候因为相关营销而焦虑。

再比如,当我们表示,应该尽量以人道的方式对待宠物。有人说,啊?我们怎么能把宠物的权利放在人的权利之上呢?我们怎么能为了宠物去牺牲人呢?

这首先是一个曲解,并且把我原本的观点曲解成了一个更容易反驳的观点。

类似的恶意曲解在互联网上很常见。常见的曲解方式是把对方的观点变成更加极端、不负责任甚至有些愚蠢的;把温和的曲解成激进的,把具有平衡性的观点曲解为牺牲一方的;

把寻求更优化解决方案的观点曲解为对现状的彻底否认,把不得不做的必要之恶曲解为认为这是美好的、值得追求的等等。因此这些被曲解的观点,都可以被更轻易地反驳掉。

02.

稻草人谬误,是对观点复杂性的粗暴简化

接下来,我将通过几个例子来加深大家对稻草人谬误的理解。比如,某个人反对禁止色情片,我们就说ta一定是因为支持对女性的性剥削,所以ta是女性的敌人;某个人说堕胎应该合法,我们就说你完全不在乎那些被堕掉的胎儿,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些都是稻草人加“扣帽子”。

一个关爱女性的人也可以支持色情片合法化,或许虽然她认为现状下的性产业是对女性的压迫,但是在一时半会儿改不了的情况之下,合法的市场比地下产业更容易归管,相对对女性的保护更大。虽然这个观点是可争的,但是我们不能一见到ta反对禁止色情片,就攻击ta是女性的敌人。

关于支持堕胎,这个人大概率也不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或许ta觉得两端都很难选,伤害母亲也很难选,伤害胎儿也很难选,所以试图找一个ta认为能最大化平衡两端的中间地带。

2019年的时候美国有一个民调,他发现大多数美国人的观点都处在某个中间地带(虽然平时吵得热闹的是两极的人),我们来读一下这个民调里面的那些更细微的划分,让大家感受一下事情的复杂性和微妙程度。

内容包含不同的问题,比如说:

如果怀孕威胁了孕妇的健康甚至是生命,你支持堕胎吗?86%支持

如果怀孕是强奸或乱伦造成的,你支持堕胎吗?63%支持。

如果胎儿还很小,离开子宫就会死,你支持在这个阶段随时可以堕胎吗?53%支持。

你认为我们应该要求孕妇在见医生和做手术之间,至少等待24个小时吗?65%支持。

你认为我们应该要求在手术前24小时前,给孕妇看胎儿的B超照片吗?52%支持。

对于最后这65%和52%,支持让孕妇有个冷静地看看胎儿照片的机会的问题,我把它解读为,无法在两者之间做抉择,所以希望孕妇的选择和生命或许能变得一致。

还有关于生命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问题,也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同样的民调,38%的人认为是受孕开始;8%的人认为是怀孕8周的时候,那个时候开始有胎心;14%觉得是24周左右,因为那时婴儿可以脱离子宫而存活了;16%觉得出生才算;8%坦然承认自己不确定。

所以支持堕胎合法化的人,当然不一定是杀人狂魔,或许ta对生命什么时候开始的理解是不同的。

有很多观点其实是复杂的、精妙的。在充满争议的议题中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做出一个表达;表达出更难表达、反直觉或是常常被忽略掉的角度;表达出B面与充满了存在感的A面共同组成平衡等等。

如果把一切复杂、精妙的思考都简化和曲解为一个简单、粗暴的立场,不但容易陷入稻草人谬误,也错失了许多加深、加宽思考的机会,错失了许多理解世界复杂性的机会。

03.

曲解原意与转移焦点

网络上,还有一种常见的,却容易跟稻草人谬误弄混的谬误,即红鲱鱼谬误,它旨在通过提出不相干的论点,转移焦点、掩人耳目、混淆视听。

腌过的鲱鱼是红色的,且气味极重。典故来源之一是,据说以前的猎人用红鲱鱼来训练猎犬,他们用红鲱鱼的气味来产生干扰,看猎犬是否能够排除干扰,抓捕真正的猎物。后来红鲱鱼就用来比喻那些为了让人分散注意力而提出的不相干的观点,甚至是错误信息。

如果在讨论或辩论时,正在说A,对方却提出了B,B乍听上去跟A有点关系,可能与事件本身相关,但是讲的并不是同一个问题,所以实际上B并不会加强或削弱A这个论点本身,讨论的焦点却会被转移到B上面去,A就被忽略了。

比如,我说自己的工资买不起房子,得换个工作。我妈说,你想想非洲有那么多吃不饱的孩子,你是很幸运的。

这是同一件事儿吗?我是比非洲的孩子幸运,但是这跟我的工资买不起房,所以我想换个工作有什么直接关系吗?幸运的人就不能想买房子吗?幸运的人就不能想跳槽吗?

如果话题就这样被转移到了“我是不是比非洲的孩子幸运”就算讨论出了结果,它并不能实质性地帮助我更好的思考和权衡我是否应该换工作这个决策,这就是转移焦点,混淆视听。

红鲱鱼谬误主要分为三种情况:

诉诸情感的信息,很容易把话题带走。

我们本是在讨论某一个人或者某件事的某一个层面是不是好的、是不是对的,ta却把话题带到了另外一个层面的评价,实际上,这两层的问题应该是独立的。

通过提出相关话题中更简单、直接的问题或层面,把大家的注意力从更复杂的问题上带走。

那么,红鲱鱼谬误和稻草人谬误有什么区别呢?

稻草人谬误是曲解对方的观点,混淆视听不是曲解,而是抛出一个不相干的东西来转移掉讨论的重点。

我们再举一个例子,我说,ta的这种行为真的是“辱华”吗?可是小张却说,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都是烈士的鲜血换来的。

美好生活确实是烈士的鲜血换来的,可是这件事跟划定ta的行为究竟是不是“辱华”没有关系。“辱华”是一件不应该的事,与界定一个行为是不是“辱华”的论证是没有关系的,这是两个独立的问题,它既不加强论证,也不削弱论证。

无论是想把人带跑,还是想通过强调事情的严重性吓唬人,让人丧失客观的判断能力,这都是不对的。

这两个论证本应该是独立的,所以我们必须保持清醒。

04.

谬误可以误导人,但它在思想上没有意义

为什么要理解什么是稻草人谬误和“扣帽子”?我们首先要警惕自己,不要使用这样的手段;也要警惕他人,不要被这样的手段误导,要保持清醒。

的确,有的时候使用稻草人和“扣帽子”的手段,是有吸引力的,会省去摆事实、讲道理的力气,因为它太容易了,特别是当你被情绪冲昏了头脑的时候,这种手段的煽动性太强了。

而无论是稻草人谬误还是红鲱鱼谬误,我们都一定要保持清醒,要相信一事归一事,敏锐地判断对方有没有曲解原意、转移焦点。

谬误是可以有效果的,可以误导、影响甚至是操纵人,但它不是真正驳倒了对方的观点,它在思想上是没有意义的。

好的辩论是什么?更厉害的辩论是什么?是真实地反映对方的观点,不去曲解成假的、容易的,而是对真的、难的去进行正面的反驳,这在逻辑学上被称为重构论证时的忠实原则和宽容原则。

所谓忠实原则,是当对方表达了他的观点之后,我们要尽可能按照他的本意去理解,去复述,去反驳,而不是编造出另一个不符合其本意的东西。

所谓宽容原则,是将疑点、利益归于提出观点的人,尽可能使ta的论证有说服力。当然这也要在忠于原意的前提下,我们不能为了更有说服力而把论点改成从根本上讲不一样的。

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反驳的才是这个观点,不然的话我们反驳的是另外一个东西,或者我们战胜的只是对方不小心犯下的一时没说清楚的错误而已。

我们应当建立这样的观念和信心,一事就是归一事,一个观点的质量在于它的内容和推理的质量本身,而不是凭借技巧操纵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