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境山河:大兴安岭 一路向北

北境山河:大兴安岭 一路向北

2021年10月26日 10:18:09
来源:星球研究所

大兴安岭

中国最北的一方河山

它山势低缓

没有西部雪山的冲天之姿

也不如五岳般博人眼球

但其独特的自然及人文生态

却常常令人痴迷

(被秋色浸染的大兴安岭总能吸引众人的目光,摄影师@赵高翔)

古老的江河

(大兴安岭的冰雪天地,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神秘的火山

(大兴安岭阿尔山火山群中的“天池”,图片来源@地质公园,摄影师@杨孝)

原始的林海

(大兴安岭森林是 中国保存较完好、面积最大的原始森林,摄影师@水冬青)

美丽的生灵

(大兴安岭是中国唯一有驯鹿出没的地方,著名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便以饲养驯鹿的鄂温克族人为主角,摄影师@卢文)

这条横亘千里的山岭

虽无群峰竞技

却几乎承载着人们对中国北境的

全部想象

即使登上山巅

也难以感受它的雄伟

只有身在空中

山脉的庞大才展露眼前

(云雾弥漫的大兴安岭大气磅礴,摄影师@刘兆明)

它南起内蒙古赤峰

北至中国“北极”漠河

全长1400余千米

约等于北京至上海的距离

绵长的山体北高南低

以流经乌兰浩特的洮(táo)儿河为界

可分为南北两段

(大兴安岭位置及范围示意;大兴安岭也是中国跨纬度最多的山脉,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北段外形宽大

无数支脉向四方绵延

伊勒呼里山最引人注目

全长达300千米

(伊勒呼里山第二高峰小白山附近风光;小白山海拔仅有1400余米,摄影师@关卫宏)

南段外形较窄

地形切割相对剧烈

坐落于此的黄岗梁

为大兴安岭最高峰

(最高峰黄岗梁,海拔也只有2029米,稍显逊色,摄影师@何可)

这也是大兴安岭

唯一的2000米级山峰

历经千百万年的剥蚀与风化

大兴安岭的数万座山峰

海拔仅在1500米以下

它们大多没有清晰的轮廓

可谓籍籍无名

从远处望去

山连山、岭连岭

(大兴安岭云海,摄影师@水冬青)

连绵起伏

犹如大海泛起波涛

(请横屏观看,大兴安岭中的高山云海都是如此相似,摄影师@刘兆明)

然而

柔美只是其表象

远古时期

大兴安岭也有过暴戾的一面

灼热的熔岩

曾沿着群山间的大断裂喷涌而出

火山形成

(大型喷发后的火山口容易坍塌变成破火山口,下图为大兴安岭中的破火山口,图片来源@地质公园,摄影师@杨孝)

其数量之多

组成了3个著名的火山群

分别为北段的诺敏河火山群

中部的阿尔山火山群

以及南段的达里火山群

(阿尔山火山群集中的区域面积达3500平方千米;下图为阿尔山火山群部分景观示意,制图@杨宁&陈志浩,图片来源@BingMap)

与此同时

大兴安岭的山脊

也在不断抬升

(位于大兴安岭西部的内蒙古高原,请滑动查看其东部的东北平原,摄影师@徐树春&朱金华)

它迸发着洪荒之力

隆起的身躯

仿佛一条俯卧的巨龙

作为中国地理分界线的一部分

分割着差异甚大的地貌景观

(大兴安岭自然分界线示意,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更为重要的是

这道巨大的分水岭

也是海洋暖湿气流西进的屏障

大量水汽于山间集结

生命之源汩汩涌动

在地形抬升

与更北方高压冷气团的共同作用下

丰沛的水汽纷纷凝结

形成降水

有的

于山间低洼处汇聚

如姿态万千的火山口湖

湛蓝如宝石

(火山口湖由火山口蓄水而成,又被称为“天池”,大兴安岭中天池众多,图片来源@地质公园,摄影师@杨孝)

清澈如明镜

(请横屏观看,驼峰岭天池,它水面海拔1200余米,被誉为“中国第三大天池”,摄影师@蒋晨明)

有的

于山谷间奔腾而下

蜿蜒

(莫日格勒河号称“天下第一曲水”,摄影师@刘兆明)

再蜿蜒

(请横屏观看,伊敏河,摄影师@陈剑峰)

大兴安岭化身水塔

成为中国北境的

大江之源

(大兴安岭水系与湿地分布示意,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其东侧

迎风坡水量丰富

海哈尔河、西拉木伦河等并入辽河

南瓮河、甘河、诺敏河

绰(chuò)尔河、洮儿河等

并入嫩江及松花江

西侧水量则较为贫乏

根河、海拉尔河、激流河等

全部归入额尔古纳河

除辽河外

它们最终均汇于

中国第三长河黑龙江

奔腾在中俄边境

守望一方

(请横屏观看,“龙江第一湾”景区的金环岛、北极岛与银环岛,摄影师@关卫宏)

而在寒冷的塑造下

江河还呈现着更多的样貌

大兴安岭地处东北

是中国纬度最高的区域

冬季酷寒而漫长

其最北的漠河等地尤甚

曾创造过-52.3℃的历史极端低温

冰河时代冻结的大地

仍大面积保留在地表之下

(大兴安岭北段冬季平均气温-28℃左右;下图是漠河“北极村”,摄影师@李贵云)

厚达数十米的冻土层

如同一道隔水板

无法下渗的降水于地表聚集

形成了大面积的

湿地景观

(额尔古纳湿地水陆相间,摄影师@水冬青)

广袤的水域

加大了地表湿度

清晨与傍晚常常雾气氤氲

犹如梦境

(请横屏观看,南瓮河湿地的雾气;南瓮河自然保护区是东北最大的森林湿地自然保护区,摄影师@关卫宏)

更为神奇的是

地底的火山活动

为附近的河流不断提供热能

即使是冰雪之境

也有热气蒸腾

(哈拉哈河在-30℃的低温下也不会封冻,图片来源@地质公园,摄影师@杨孝)

丰富的水源

为大山孕育着诸多生命

动植物的到来

将使这片土地愈加独特

大兴安岭南段降水较少

多为高山草甸

与落叶阔叶林交错分布

(大兴安岭代钦塔拉五角枫生态景区,摄影师@邱会宁)

而降水增多的北段

则堪称兴安落叶松的天下

作为北境最耐寒的树种

在此疯狂生长

为了接触更多的阳光笔直向上

最高可达60多米

卓然挺立

它们与白桦、柞(zuò)树、山杨等

伴生树种

(大兴安岭林海,摄影师@水冬青)

杜鹃、越桔、杜香等

林下灌木

(白桦林与兴安杜鹃犹如山岭彩带,图片来源@地质公园,摄影师@杨孝)

共同构成丰富的生态群落

为山岭的四季

装饰着不同的色彩

或千篇一“绿”

(夏日的大兴安岭,摄影师@刘兆明)

或五彩斑斓

(秋天的根河湿地,摄影师@陆雨春)

或银装素裹

(请横屏观看,雪后大兴安岭十分唯美,摄影师@刘兆明)

广袤的植被

打造出一片绝世秘境

成为诸多飞禽走兽

栖息的乐园

(紫貂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下图为在大兴安岭中穿梭的紫貂,摄影师@冯江)

为了抗击寒冷

动物们长出厚厚的皮毛

如毛茸茸的

缩成一团

(艾鼬又称作艾虎,身长30-45cm,摄影师@刘璐)

探头探脑的黄鼬

俏皮可爱

(黄鼬俗称“黄鼠狼”,又被叫做“黄皮子”,摄影师@刘璐)

还有灰狼、貂熊、驯鹿

猞猁、雪兔、狍(páo)子、野猪等

在丛林间奔跑

(狍子实为矮鹿,被誉为“东北四大神兽”之一,摄影师@徐永春)

在雪地上觅食

(大兴安岭的野猪目露“凶光”,摄影师@杨诚)

当寒风不再怒吼

温和的季节短暂到来

越来越多的鸟类

于林间嬉戏

(黑嘴松鸡昂首呐喊,摄影师@冯江)

湖泊之上

还有天鹅畅游

(请横屏观看,大兴安岭成群的天鹅,摄影师@刘璐)

而对于北境先民来说

拥有丰富资源的大兴安岭

同样是他们的

理想之地

传说距今1万年前

便有古民族“犬鹿氏”在此生息

公元1世纪

游牧于丛林之中的鲜卑人走出大山

并逐渐称雄中原

此后

契丹人、蒙古人等

均于周边发源壮大

如今仍有

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达斡(wò)尔族等

诸多少数民族在此生息

(牵马上山的鄂伦春族大叔,摄影师@水冬青)

在这些民族心中

大兴安岭是他们的圣山

是生命的摇篮

直至上个世纪

大兴安岭贮存的林木

成为了现代化建设的重要支柱

人们纷至沓来

山间数不尽的优质木材

随着贯通林海的铁路轰鸣

运往五湖四海

(大兴安岭牙林线曾是木材运输的大动脉,摄影师@王璐)

那时

这里是奉献青春的热土

历经岁月变迁

它仍承载着无数人

生命中最深刻的记忆

大兴安岭的交通

如今越发完善

它们不再用于运输木材

而是人们寻北之旅的梦想之路

自然、原始、神秘

这里承载着太多想象

(2015年,大兴安岭国有林区全面停伐;下图是大兴安岭蘑阿公路,摄影师@赵高翔)

随着时代变迁

那些令人向往的古老部族

渐渐来到山下定居

游牧、狩猎的传统生活已然远去

在诸多文学及影视作品中

成为往日的故事

中国唯一饲养驯鹿的

使鹿部鄂温克人

也曾在大兴安岭中

以迁徙和游牧的方式

与驯鹿相伴一生

(使鹿部鄂温克人会为驯鹿戴上铃铛以求吉祥;下图是使鹿部鄂温克人饲养的驯鹿,摄影师@刘兆明)

上世纪60年代

从山野到定居的变革

划开了部族的过去和现在

但他们的“伙伴”驯鹿

却难以适应山下的圈养生活

一些鄂温克人选择再次返回山林

延续着古老的生活

每到秋季

仅存的部分驯鹿便会在 山中繁衍

为了防止它们被野兽伤害

使鹿部鄂温克人须进入山林

寻找和保护

它们挚爱的“伙伴”

(中国最后一位使鹿部鄂温克人女酋长玛利亚·索,在自己的“撮罗子”旁,摄影师@刘兆明)

历经沧海桑田

火山天池的神秘瑰丽

山岭原野的辽阔苍茫

古老部落的岁月传承

都承载着这片土地

不朽的故事

这就是大兴安岭

这就是中国北境的魅力

(鄂伦春人遥望远方,遥望着他们的“圣山”,摄影师@水冬青)

本文创作团队

撰稿 | 莉莉

图片 | 秦南

地图 | 陈志浩

设计 | 杨宁&王申雯

审校 | 云舞空城&楼彦成&泰山

封面摄影 | 刘兆明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