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8℃高温!我打工的城市简直人间炼狱

58.8℃高温!我打工的城市简直人间炼狱

2021年10月15日 11:31:34
来源:环行星球

文/大海

图文:审稿-蟹黄捞饭、制作-七

正文照片(图片)除标注外:均来自作者

-

那一阵是火热的八月,到了正午,毒热的太阳像火山的岩浆一样的流泻下来。我在房子里,将门窗紧闭,再将窗缝用纸条糊起来,不让热浪冲进房间里,再在室内用水擦席子,再将冰块用毛巾包着放在头上,但是那近五十五度的气温,还是令人发狂。

每到这么疯狂的酷热在煎熬我时,我总是躺在草席上,一分一秒的等候着黄昏的来临,那时候,只有黄昏凉爽的风来了,使我能在门外坐一会,就是我所盼望着的最大的幸福了。

三毛《哭泣的骆驼·哑奴》

年少时读到三毛为了突出哑奴的恶劣劳动环境,曾这样描述撒哈拉的酷热,感觉简直难以置信。当年好像没有空调,不知道三毛在沙漠里是怎样度过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夏天呢。

我那时绝对想不到,有一天我会来到酷热比撒哈拉更胜一筹的世界“热极”巴士拉

三毛的西撒哈拉和我的巴士拉

在距离上相隔遥远

但其实同属一条广阔的沙漠气候带

巴士拉曾测出58.8℃的世界最高气温纪录

由于地形上没有阻碍,冷暖空气可以横扫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在上个世纪伊拉克南部湿地被毁灭性破坏以后,巴士拉的温差更大,冬季1月份最低的时候接近摄氏0度,然后几乎一个月10度左右的速度增长,到了6月底突破50度,到7月大半时间可达55度左右。

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不光被沙漠所包围

本身也是沙漠气候为主,降雨量非常少

而每当气温变化,都会刮上一两天的大风,鬼哭狼嚎,冬天寒风刺骨,夏天炽焰燎原,如果站在旷野,相信不久就会直接吹成木乃伊。而春天的时候往往卷起漫天的沙尘,举目所见都是一片昏黄,遮天蔽日,绵延数百公里,从叙利亚沙漠掠过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直到波斯湾。

昏黄天空

平原

啥也看不见了

秋天来到巴士拉的时候就听到“传说”,中午吃的西瓜皮扔在外面,下午捡起来轻轻一捏就粉碎。等到真正在这里度过夏天,尤其是平均温度最高的7,8月份,正是三毛所说的“火热的八月”。才知道这是怎样一个“人间炼狱”。

我们不得不控制外出的频率,特别是下午,以免被晒伤,然而超过50度的时候,下午即使呆在室内吹着空调,都感觉空调里吹着热风,依然感觉酷热难耐,只是比室外还是好多了。要是碰巧停电,简直无处安身,这里停电是常有的事,好在我们备有柴油发电机。

等落日了再看看

加建屋顶隔热层

高温还往往伴随着停水,到这才真正体会到是生命之源,有时供水不及时,水送到时领水的队伍排成长龙,甚至爆发抢水大战,于是又重拾计划经济时代的办法,实行水票制度,依然供不应求。

以前我们晚上吃完饭经常出去溜达,可是到了7月份,到了晚上11点出去还能感到蒸腾的热浪,灼得眼睛生疼,看来晚上也尽量不要出来了。

巴士拉房屋

图:TheRunoman /Shutterstock

在房顶上看太阳落下

不知道是不是气候的缘故(副热带高压),项目上不少人都患上了失眠症,晚上常常两三点钟甚至三四点钟都睡不着觉,严重程度似乎跟白天的气温有关,晚上空调开着感觉不热却依旧失眠。

热浪仍然很强

图:Mohammed_Al_Ali /Shutterstock

其实外出公干时间还有限,而且在车里或者室内依然能吹空调,除非特殊情况下才会挑战极限。比如铝合金门窗供应商来量尺寸偏要在大中午来,那天正是50多度,楼上楼下转过来,感觉就像走过火焰山,要是能向铁扇公主借个芭蕉扇就好了。这还不算,后来几乎每次来不是中午就是下午,真是佩服他们,这大热天干活都不叫个苦。

我们还好,而工程部的就更辛苦了,天气热的时候还得多到工地上看看以保证工程进度。有时赶到不凑巧了,大中午去放线,今年做室外水电和围墙工程,更需经常要实地测量,指导甚至亲自操作,感觉不如像三体人直接脱水算了。而老范还说:“我感觉今年热比去年还好一点了,也许是我习惯了吧。”可是气象记录明明今年极端气温比去年高啊。

作者工作期间的照片

更辛苦的是工人,尽管中午休息4个小时,但即使不是中午,我们出来走一圈都能感到热浪滚滚,毒辣的太阳晒得胳膊疼,更何况他们还要在太阳底下打混凝土,盖屋面,粉墙,砌围墙。他们除了严严实实的劳保服和安全帽外,连头颈和脸上也要包裹起来,再戴上墨镜,以免晒伤,可是这样不是更热了么!不知道穆斯林的罩袍是不是就这样发明的。

除了技术工人来自中国外,其他劳工大都来自孟加拉国,孟加拉国残酷的生存环境迫使他们到中东各国务工谋生,干着最辛苦的活拿着最低的薪水。项目改革管理方法,发扬大包干精神,将施工任务逐步分解到小组,再包工到人,干完休息,施工效率果然得到提高。

工人需要包裹严实

他叫Mohammod, 来自孟加拉国达卡, 来这里3个月了

对于穆斯林来说,他们还需要面对另一大挑战:斋月。

封斋是伊斯兰教“五功”(念,拜,斋,课,朝)之一,要在斋月期间(伊历9月),除老人,小孩,病人,孕妇,体弱者,旅行者等之外,从日出到日落期间禁止饮食和娱乐。

其实在伊拉克,穆斯林在斋月是否封斋是基于自愿,那年的斋月正是7月份,白天炎热而漫长,考验着虔诚的穆斯林。多数都坚持封斋,按规定封斋时只上半天班,不过有一些人拒绝封斋,而Jamal则带吃的中午偷偷在办公室吃了,毕竟他也快60岁了。而中国来的员工包括大厨有四个回民,有两个没有封斋,有两个跟工人一起封斋一起礼拜。工地上的工人也分为两派,大概一半拒绝封斋,中午补充能量,另一半坚持封斋,且不说怎样坚持一天不吃饭,就这么热的天不喝水也极易中暑,有些人含口水润润干燥的口舌和喉咙,然后吐掉。

看图片就能感受到的炎热

图:TheRunoman/Shutterstock

而对于中国人来说,最关心的还是吃饭问题,猪肉自然没有,除非从国内带过来,不然天天都是牛羊肉,不过大厨的凉拌牛肉和羊肉汤也是一绝。黄瓜西红柿还是有的,西瓜香蕉倒是不贵,这样的气候条件下要吃到熟悉的各种青菜就比较困难,我们甚至拿出中国人的看家本领,尝试从国内带菜种子在项目上圈一块地来种,奈何一来土地严重盐碱化,二来气候实在恶劣,小菜苗看着它老了都没长大,总共也没吃几回。

自己做菜

唯独小菜苗生存的不太好

最适合在这个地方生长的是椰枣。它们耐高温、耐水淹、耐干旱、耐盐碱、喜阳光,他们最适应这里的土地和气候。据说伊拉克是枣椰的故乡,已经有了5000多年的种植史,产量和出口长期高居世界首位。在巴士拉省的谢台阿拉伯河边有一千多万株枣椰树,有水的地方就能看到直挺挺的枣椰树大军,成年高度可达30多米,戴着绿冠,叶长5-6米,树冠下挂着一串又一串的果实,它们为这座城市提供粮食保障和绿荫风光,也是生态恶化最后的屏障。

枣椰树大军

图:Qayssar Hussein/Shutterstock

枣椰树从开花到结果一般需要六七个月时间,七八月的时候正是收获时节,刚收下来的呈黄褐色,这是最好吃的时候,清甜可口,但没有之后腌制的那么甜。一千克椰枣热量高达2000一2500卡路里。椰枣含糖率高,营养丰富,既可作粮食,又是制糖、酿酒的原料。子可以吃可以榨油,果实产量高。每棵树可生长五到十团,每团重可达七八公斤。这样,一棵处在盛果期的枣椰树,每年可产椰枣六七十公斤。它们是穷苦人的食物,富人的糖果,也是旅行者的干粮,很多人斋月就是靠椰枣坚持下来。

椰枣树上的两团

图:Mohammed_Al_Ali /Shutterstock

椰枣果实

椰枣也可以药用,那时候脚上发了炎,疼得走不了路,正要去医院,司机Faris说不用麻烦,拿新鲜椰枣捏碎了敷在发炎处,简单包扎一下,感觉脚趾发热,第二天肿起来了,刺破挤掉浓水果然好了。

这么简单

大概这就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