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寺庙礼佛,新的流量密码

网红寺庙礼佛,新的流量密码

2021年09月20日 19:02:31
来源:新周刊

图/《扫黑风暴》

这年头,拍照分享精致日常的女孩们也越来越卷了。

拍五星酒店豪华套间?不行,太直白。拍爱马仕、LV包包?不行,太暴发户。拍读张爱玲和马尔克斯?不行,太老套。

于是,一部分人反其道而行之,奉行“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原则,把寺庙、茶馆当成了自己的新摄影棚。

图片截自小红书

不得不感叹互联网造词能力之强,原来她们早就有了自己的新名字——佛系名媛,简称“佛媛”

参拜礼佛入镜当然不够,还要拍下自己勤练毛笔字、手抄经文的瞬间,最好在不经意间露出自己乘坐的豪车、名牌包包和衣服,照片精修后再配上几句富有禅意的文案,这才算完成了一条社交平台优质内容。

图片截自小红书

说到底,“佛媛”是杂糅了两种元素的网络人设,一半是清心寡欲、看破红尘的信女,另一半是养尊处优、生活奢侈的“上流名媛”。

01

佛媛的诞生

曾经提到绅士和名媛,我们想到的是那些出身名门望族、有良好教养的人物,他们品位高雅、在社交场上谈吐大方得体,一言一行都合乎上流社会的制度法则。

只是如今绅士还是那个绅士,名媛却不是那个名媛了。

图/B站up主:沈奕斐

这几年,名媛圈不断“扩招”,同时门槛也一降再降,“拼单名媛”这个词刚过气,今年准入门槛又有所变化,胸前挂玉、旗袍加身、浑身散发着人淡如菊香气的“佛系名媛”横空出世,再次搅乱了名媛圈的平静。

图片截自抖音

若要追溯“佛媛”现象的起源,其实早在去年就有端倪,兴许是借了某部电视剧的东风,“佛媛”一词在今年谜一般地火了起来。

将大象装进冰箱要三步,而伪装成佛媛只需要牢牢扣住一个关键词——氛围感

图片截自抖音

之前我们就写过,氛围感的营造主要依靠妆容、发型和穿搭完成,所以佛媛们化着清透感的妆容,穿着凸显腰身的旗袍、胸前戴玉饰无非就是这个道理。但佛媛氛围感的营造,显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她们想展现的不仅是一种皮相之美,还得关乎精神层面的展示和灵魂维度的交流

观察她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状态,你能感觉到摆拍的场景同质化确实太高了,同款佛光图仿佛是批量发售一样泛滥,她们坐在蒲团之上,在佛光下双手合十虔诚祈祷,我仿佛都能听到画外音传来一句“卡,拍好了,下一张”。

图片截自小红书(上)、抖音(下)

她们手抄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在禅意的房间里品茶摇扇,观画赏花,伪装着世间喧嚣与她无关的清静自在,伪装着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淡泊闲适。

图片截自小红书(上)、抖音(下)

她们是营造氛围感的高手,深谙音乐对氛围烘托的重要性,既要旋律古风,又要歌词写意。因此她们选择的歌曲不能是像《求佛》这般直白的歌名,也不能是“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百年”这样略显年代感的歌词。

看了整整一天的视频后,我总结出了佛媛最常用的四大bgm:《兰亭序》《三寸天堂》《烟雨行舟》《红马》。这份排名不分先后的歌单,适用于佛媛摆拍的大部分场景,无论是寺庙山野,还是庭院湖泊,都能完美融入景象。

图片截自抖音

“无关风月,我题序等你回。悬笔一绝,那岸边浪千叠。”

“烟雨入江南,山水如墨染,宛若丹青未干。”

“我在江南,撒把欢,多无邪,你用斜阳,揉碎了春雪。”

仔细观赏这些歌词,你就能窥见她们的用意,配合画面的诠释,是不是瞬间就有了佳人手拿纸伞,叹姻缘太婉转的江南气息。

佛媛的文案也是一大亮点,值得开创一门佛媛文案赏析学。

修身、静心、求平安是永恒的主题,在或原创或拼凑出来的文案里,她们时而悲天悯人,时而透露出“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的豁达。

她是被菩萨青睐的天选之女,她说菩萨曾来过她的梦,让她要对世人慈悲;

图片截自抖音

她是人淡如菊的才女,从书中知晓修心修行的大道理,文案中引用北宋程颢的诗《秋日》,一句“万物静观皆自得”,格局瞬间就大了。

图片截自抖音

还有她,自嘲没有抱负,理想生活是早嫁做人妇,相夫教子,洗手做羹汤。

图片截自抖音

还有每日都要抄写《心经》的她,她说名媛的生活无法定义,只要过得充实且有意义就是好的。虽然这条vlog其实是个带货视频。

图片截自抖音

02

佛教文化

不是网红获取流量的密码

当佛学都能成为网红蹭热度的流量密码,我才知道人的下限原来可以这么低。

她们大费周章地摆拍、写文案,却连最基本的形式都懒得学习、尊重。

身着无袖开叉旗袍,脚踩粉色拖鞋,照片确实精美,但你确定这是拜佛的正确打开方式?

图片截自小红书

去寺院拜佛需要衣冠整洁,无袖衣服已是不合时宜,拖鞋就更显怠慢了。

还有这位身上随意披着佛家居士服“海青”,看起来格外飘逸,被网友教育身穿海青时衣襟不能敞开,双手不可下垂,更不可摇晃双臂。

图片截自抖音

海青是受戒居士在参与佛教活动时所穿,虔心向佛的人对待它本应多一分敬重。但她只是把宗教服装当成时尚穿搭单品和博眼球的工具。

为了蹭上一口流量的热汤,她们无知地扮演“佛媛”的角色。我想起洪晃去年的采访,她说很多人自我标榜是名媛,或者是找记者报道自己是名媛,这其实是“二百五”行为。她们没有显赫的家境,为了能在上流社会生存,便给自己编造一些东西,但行为却没有任何规范可言。

图/B站up主:早晚读书

佛媛们用这种不争不抢、人淡如菊的风格吸引来一批粉丝,然后就开启了卖货直播、朋友圈代购模式。不过卖货的时候就没有立人设时那么体面了,冒牌服饰和三无产品应有尽有,哪怕被网友锤得稀烂,还是不愿意停止带货的步伐。

图源豆瓣小组“小象花园”

你看她们这一套操作,似乎自立当代荒诞行为艺术流派:前一个视频还立着“无欲无求”的信女人设,紧接着就晒名牌包、卖假货,就差把“物欲”二字写在脸上了。

“爱财”“物欲”“虚荣”,这些都无可厚非,我们真正反感的是,她们对佛教本无了解,对宗教也没有敬畏之心,只想用这些来包装自我,而真实动机却与人设背道而驰。

图片截自小红书

还是想提醒这些姑娘:佛教历史悠久、传统深厚,若只想借点皮毛包装自己,也得知道自己装得合不合规矩,对文化心存一丝敬畏。佛教文化,不应成为网红获取流量的密码,也不应成为佛媛们变现财富的工具。

图源网络

《佛说四十二章经》有言:“人怀爱欲不见道者,譬如澄水致手搅之。”大意是人怀有爱欲不能领悟道理,就像清澈的水用手搅拌得浑浊。她们明明被欲望蒙蔽,什么都没悟到,却为了欲望一而再再而三地消费佛文化。

佛媛们偏爱抄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总是让它出现在镜头里。其中,“般若波罗蜜多”的意思是“智慧到彼岸了”。她们抄写着这句话,却甘愿困于此岸,不知自己所执一切,皆为虚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