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哪里的啤酒最好喝?

中国哪里的啤酒最好喝?

2021年09月14日 10:14:25
来源:看鉴

“酒桌文化”登上热搜,成了大家口诛笔伐的对象。不论男女老少,只要上了酒桌,就必须秉承着“青岛不倒我不倒,雪花不飘我不飘”的信念给大家“打个样”。

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这种充满了“劝酒、陪酒、祝酒、拼酒”的酒局是能逃就逃、能躲就躲,但是厌恶酒桌文化,并不代表人们不爱喝酒。

中国人有多爱喝啤酒呢?2017年的时候,我国大陆的人均啤酒消费量就已经超越了世界平均水平,啤酒越来越成为我们的“生活必需品”。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粮食供应问题,啤酒一直被限量供应,基本只在大城市流通。直到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粮食危机解除,啤酒才走进了千家万户。

由于瓶装啤酒还没有普及,当时人们喝的主要是散装啤酒。经常会出现人们排着队,拎着家里的暖瓶、脸盆等容器去饭馆、大罐车“打”散啤,然后回家用杯子舀着喝的场景。

1985年,国家开始搞“啤酒专项工程”。有了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各个城市、县城都甩开膀子纷纷建立了自己的啤酒厂。

短短三年,全国就冒出了813家啤酒厂,上海的力波、光明,天津的长城,重庆的山城、广东的珠江、金威……全国各地都有属于自己的啤酒厂,颇有点“一城一啤”的意思。

现在响彻全国的燕京啤酒就是借着当时那股风建起来的。但是三十年前,燕京还只是个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的小弟而已。

那时北京的啤酒界还是五星啤酒和北京啤酒的天下,批发商进货的时候,都首选五星啤酒和北京啤酒,等这两种啤酒卖完了没货了,才轮的上燕京啤酒。

老这么当备胎可不行啊,燕京啤酒的老板就琢磨咋样能让大家买我的酒呢?有一天他灵光一闪,哪位批发商到燕京进啤酒就免费送一辆三轮车,我就不信这样批发商不买燕京啤酒。

事实证明,三轮车果然没有白送,各大批发商一听有进货还送三轮车这样的好事,就马上行动起来,燕京啤酒的销量也跟火箭一样的飞升。1996年,燕京啤酒以57万吨的销量,力压青岛啤酒这位老大哥,成为当时的国产啤酒之王。

论资历,青岛啤酒1903年就建厂了,是啤酒界数一数二的老大哥,现在让一个小弟给压了风头。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就在燕京啤酒稳坐国产啤酒第一把交椅的时候,青岛啤酒也暗暗蓄力。

当时的情况是,由于啤酒产量过剩,许多中小啤酒厂在夹缝中难以维持生计,不是等着关张倒闭,就是面临低价收购。

1996年,青岛啤酒东拼西凑攒了16个“小目标”,接连收购了山东省内的一众中小啤酒厂,“基本实现了山东半岛的统一”。崂山啤酒就在这个时候被青岛啤酒收购,成为了青岛啤酒的小弟。

之后,青岛啤酒又进军辽宁、安徽,甚至连远在南方的江苏、上海也没有放过。

到了2001年,青岛啤酒的“势力”已经遍及全国17个省市,拥有46家啤酒厂,再次有了“逐鹿中原”的底气。

在随后的竞争中,燕京啤酒由于拒绝外资的加入和销售策略失当等原因,先后被青岛、华润、百威英博等品牌反超,跌落到国内市场第4的位置,风光不再。

而青岛啤酒一路高歌猛进,到目前为止,青岛啤酒在全国2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拥有60多家啤酒生产企业,公司规模和市场份额在国内啤酒行业都处于领先地位。

说起喝酒,东北人就没服过谁,俗话说“出了山海关,碰杯就得干”,在东三省辽阔的黑土地上自然不能少了自家的啤酒。对于东北人来说,哈啤和雪花无疑是最知名的品牌。雪花,勇闯天涯也成了一代人心中最经典的广告语。

1994年,雪花啤酒正式成立,背后有财大气粗的华润集团撑腰,雪花啤酒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辽宁市场,之后又顺着海岸线一路南下,在天津、浙江和江苏等多个省份都站稳了脚跟。

连战连捷的雪花很快盯上了四川市场。

四川自古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这句话放在啤酒界也照样受用。正当雪花准备进军四川大展宏图的时候,一块难啃的的硬骨头横在面前,四川有名的地头蛇——蓝剑啤酒。

年纪稍微大一点四川朋友肯定对蓝剑啤酒不陌生。上个世纪末,江湖上一直流传着“北燕京、南珠江、东青岛、西蓝剑”的说法,蓝剑啤酒在四川、重庆,云南、贵州等地的销量极为可观,在当时可是名副其实的“西南啤酒王”。

初来乍到的雪花本着和平友好的原则向蓝剑啤酒抛出了收购的橄榄枝,但是久居西南的蓝剑啤酒压根就没把雪花这个“晚辈”当回事,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碰了一鼻子灰的雪花并没有就此放弃,为了能够打入“敌人内部”,雪花先是怒砸9000万收购了绵阳的亚太啤酒厂,然后又以5000万的价格收购了乐山蓝带啤酒厂。随后,这两家四川本地的啤酒就摇身一变,成了雪花跟蓝剑决战四川的马前卒。

蓝剑也毫不示弱,一口气买下了本地的10家啤酒厂。大战一触即发。

1999年1月16日,成都各大报纸上都出现一则“疑似”天气预报的广告,天府之地竟然要下雪了?成都人一脸懵逼,大家也纷纷奔走相告,说过两天一定能看到雪花,那还不赶紧请假去看雪。

连续三天广告的“诱导”,将成都市民的胃口吊到了最高点。1月18日,谜底终于揭开,各大电视台循环播放,原来是一个全新的啤酒品牌“雪花”要上市了,大家哈哈大笑的同时也就记住了雪花啤酒。

雪花和蓝剑两家随后展开了不计成本的“火拼”。广告、返利、赠饮、抽奖、降价等等,凡是能打压对手的办法全都用上了。为了争夺进货商,两家无下限地提供优惠,后来一度出现批发商来了可以先不给钱就把酒拉走,之后再结账的现象。

双方也因此元气大伤。仅仅两年,蓝剑啤酒就亏损近12000万元,华润也亏损了4000多万。无奈之下,蓝剑啤酒的创始人曾清荣只能托人给雪花带话,请求讲和。

2001年,雪花和蓝剑正式合作成立了“四川华润蓝剑啤酒有限公司”,华润占股62%,蓝剑占股38%,公司同时售买雪花和蓝剑两个品牌的啤酒。

表面上看,蓝剑和华润两家最终和解,达成了双赢的局面。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蓝剑越来越发现,雪花啤酒的销量一直上升,而自家的啤酒的销量却在不断下降。事实证明,蓝剑最终还是错付了。

于是,蓝剑集团及时止损,以25亿的价格把手里的4成股份全部转让给华润,至此华润雪花正式吞下蓝剑,蓝剑啤酒留下一句“年轻人不讲武德”之后就销声匿迹了。

在2007年的时候,爱喝啤酒的四川爷们惊奇地发现,自己喝了20多年的蓝剑在各大夜市、大排档上销声匿迹了。这个曾经与青岛啤酒齐名的四川地方啤酒品牌,永远地消失在了中国啤酒市场的历史长河中。

说到地方啤酒,就不得不提到新疆特色的“夺命大乌苏”了。网上流传着这么个视频,有个小伙,呜呜轩轩的,几瓶乌苏喝下去,醉得差点得道升天。大家都觉得乌苏酒的后劲很大,喝两瓶就会头晕,一觉醒来还是昏昏沉沉,才有了夺命的称号。

其实,之所叫“夺命大乌苏”,是因为热爱啤酒的人们一天不喝就难受,跟没了命一样,表达了新疆人对乌苏啤酒的喜爱。

但是“夺命”大乌苏在1986 年成立的时候,别说外地人了,就连新疆人也不怎么爱喝。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当时的新疆人只认一种啤酒,就是乌鲁木齐的新疆啤酒,为此,乌苏只能忍辱负重。由于挨着中亚的各种斯坦,乌苏啤酒一度靠出口为生,这一下就是20年。

2006年,蛰伏了多年的乌苏啤酒趁着新疆啤酒国企改制失败经营不善,一举将新疆啤酒集团收入囊中,这一收购,就连带着把新疆啤酒手下的昌吉啤酒、喀什啤酒、霍城啤酒、天山啤酒、托峰啤酒等等一些列新疆的啤酒品牌一起收购了。

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乌苏啤酒一举成为新疆啤酒市场的绝对霸主,乌苏啤酒也变成了一代新疆人对地域认同的寄托。

2015 年,乌苏啤酒被嘉士伯收购,尽管如此,乌苏啤酒也没有被摘牌下架,而是继续带“夺命大乌苏”的传说走向全国。

除了这些常见的啤酒之外,还有很多地方啤酒脑洞大开,尝试用创新的方式推出自己的啤酒,比如吉林出的人参啤酒、后来还有枸杞啤酒、玛咖啤酒、苦瓜啤酒、贡菊啤酒这样的“新口味”啤酒。

除此之外,还有像茅台啤酒、天津狗不理啤酒这样的“跨界”啤酒,以及远不及中华烟有名的中华啤酒等等,这些啤酒如今大多已成为传说,除了令人大开眼界之外,实在很难让人有尝一尝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