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泉州?

什么是泉州?

2021年07月26日 15:55:42
来源:星球研究所

2021年7月25日

中国第56项世界遗产

花落泉州

散落于山海之间的22个遗产点

揭露出这座

“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

的冰山一角

(请横屏观看,“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申遗项目代表性遗产分布示意,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它是“港城”

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

是马可波罗笔下的

“东方第一大港”

(泉州湾,摄影师@王沧海)

它是“佛国”

朱熹说它“满街都是圣人”

更有多种宗教信仰荟萃于此

号称“世界宗教博物馆”

(开元寺,摄影师@沈龙泉)

它是强市

民营经济蓬勃发展

GDP已跻身“万亿俱乐部”

连续22年雄踞福建榜首

(泉州GDP占全省比重变化示意,仅显示部分年份,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对太多人而言

它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也是一座神秘的宝藏

泉州

缘何如此之“神”?

泉州之“神”

神的是山川江海的自然禀赋

神的是古往今来的奋斗人间

01 山海一隅

这本是一个

为世人所忽略的地方

泉州地处福建东南

背山面海、地势起伏

人称“八山一水一分田”

(泉州区位与地形示意,制图@陈志浩&汉青/星球研究所)

群山自三面合围

全省第二大山脉戴云山脉

横亘西北

(请横屏观看,戴云山,图片来源@泉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山间丛林苍翠

云蒸霞蔚

(九仙山,摄影师@王海燕)

其支脉连绵起伏

从内陆直抵东海之滨

(请横屏观看,惠安县小岞镇,起伏的山势绵延至海边,摄影师@赵高翔)

山海相接之处

是一条漫长而曲折的大陆海岸线

在短短90公里的直线范围内

生生绕出471.33公里

百转千回之中

数十个大大小小的港湾

深嵌其里

(请横屏观看,深沪湾,摄影师@阿拖施晓君)

发源于山地东麓的河流

往往急促而下、奔流入海

纵是泉州第一大河晋江

其全长亦不过320公里

流域面积不足福建第一大河闽江的1/10

(晋江水系示意,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群山阻隔了远方

河流亦不能远航

在航海技术不够发达的古代

泉州被封闭于东南一隅

生活在此的古人

则长期以采集和渔猎为生

与中原相比

相当落后而原始

(音楼山遗址出土部分文物;音楼山遗址为新石器时代贝丘遗址,带有明显的海洋性特征,图片来源@泉州市博物馆,制图@汉青&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不过

从魏晋时期开始

中原地区一次又一次的动荡

开始逐渐影响到远在千里之外的泉州

即将迎来蜕变

02 巨港崛起

从魏晋时期起

中原板荡、战乱频发

大批中原士族南迁入闽

或许是出于对故土的思念

移民们将当地的最大的河流命名为晋江

而另一条重要的河流

则得名洛阳江

(晋江沿泉州城南,奔流入海,摄影师@姚腾飞)

他们敬奉祖先

并以此团结宗族

在艰难的开拓中

同享收获、共担风险

(董杨大宗祠,摄影师@方托马斯)

他们的语言

透露着中原遗韵

(泉州话属闽南语系,带有丰富的古汉语残留,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他们的城镇

覆盖着中原气象

(朝天门,五代时期城门之一,今为复建,摄影师@郭振愿)

他们带来中原先进的生产工具与技术

开垦荒地、兴修水利

(泉州梯田,图片来源@泉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更重要的是

他们与原住民相融合

逐渐形成了“新泉州人”

新泉州人一代代繁衍生息

中原移民亦进一步迁入

到了唐代

泉州人口已经多达数十万人

(人口增长,民间习俗亦因之兴盛;图为崇武大岞天妃宫进香,摄影师@张申勇)

日趋增长的人口

与泉州山多地少的自然条件

形成冲突

新泉州人迫切需要

开拓一条全新的生路

这条生路

就在海上

(石湖码头,始建于唐代,图中远处为在建的福厦高铁泉州湾跨海大桥,摄影师@杨虎)

泉州看似偏居一隅

但纵观中国东南海疆

泉州却恰好位于中部

与传统海上商业大港广州、宁波距离相当

东西航路的交汇处

向东可直通日本、朝鲜

向西亦可远航南洋

而蜿蜒的海岸线

更是缔造出“三湾十二港”

它们深入陆地、水域开阔

是不可多得的深水良港

(泉州“三湾十二港”示意,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再加上

年复一年的季风

更为远航提供了源源不竭的动力

泉州地处低纬地区

夏季盛行西南风

冬季盛行东北风

风向恰与海岸走向平行

可循季节顺风而航

尤为便利

早在秦汉时期

古泉州人便已开始制造舟楫

渡海谋生

至于唐宋

人们更是制造出

既能装载大量货物

又具备优异抗风浪能力的“福船”

(后渚港宋代沉船,现陈列于开元寺内的泉州湾古船陈列馆,摄影师@刘培冲,标注@汉青/星球研究所)

它具备扁宽的船身、尖细的船底

更是采用“水密隔舱”设计

将甲板以下的船舱分隔为

互不连通的若干分区

由是一来

即使某个分区损坏漏水

也不会波及全舱

大大减少了船难发生的概率

(福船外观及结构示意,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此外

指南针、牵星板等航海工具

也逐渐应用于航行

船队因而得以更精准地确认所在位置

在茫茫大海之中找准方向

(红漆方形罗盘及针路簿,其中针路簿是一种记录航线的航海笔记和地理图籍;图中系清代文物,仅作示意,图片来源@泉州市博物馆,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与民间的进取相呼应

从五代及至宋元

历代政权对海洋贸易的鼓励与推动

进一步繁荣了泉州的航运

唐代后期

随着陆上丝绸之路逐渐受阻、衰落

后继的统治者逐渐将目光投向

财税丰厚的海上贸易

公元1087年

北宋朝廷在泉州城南设立市舶司

主管进出口贸易与航运

泉州由此与广州、明州(宁波)并列

成为国家海运大港之一

(市舶司遗址,摄影师@吴文理,标注@汉青/星球研究所)

南宋统治中心南移

泉州的地位更是与广州并驾齐驱

号称

“涨海声中万国商”

(南外宗正司遗址;南外宗正司系南宋初年迁至泉州的皇家宗室管理机构,图片来源@泉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标注@汉青/星球研究所)

而到了元代

统治者大力经营泉州港

实施各种优待、奖励政策

泉州港的海外贸易

走向巅峰

终元一世

与泉州通航的国家与地区

多达98个

东亚诸国、南洋诸岛

甚至于更为遥远的印度、西亚、东非

遍布泉州海商的足迹

号称“梯航万国”

(请横屏观看,“海上丝绸之路”泉州通航地区示意,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上述引文出自元大德六年(1302年)庄弥邵所著《罗城上壕记》,“梯航”意即如阶梯一样,逐级航行)

于是

无数的泉州人

传承移民先祖们筚路蓝缕的信念

在海上开拓进取

(九日山祈风石刻;宋元时,人们会在冬夏两季季风到来之时登山祈风,保佑远洋舟船顺风而行,摄影师@徐树春)

香料、珠宝、药材等异域物产

被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

而更大宗的则是中国物产的外销

繁荣的贸易

彻底改变了泉州的面貌

一座举世瞩目的大城

就此诞生

03 大城鼎立

随着海上贸易日趋繁荣

以出口为导向的产业

席卷了泉州的城市和乡村

利润更高的经济作物

遍植于内陆的山岭

以此加工而成的茶叶、蔗糖

远销世界各地

(安溪龙涓,一处铁观音茶园;泉州的地理环境极适宜种茶,宋元时期,安溪县已广泛推广茶叶种植,今日“安溪铁观音”早已闻名全国,摄影师@林昉)

手工业更是迎来了大繁荣

德化的白瓷、晋江的青瓷、永春的篾香

安溪的铁器、南安的漆器、惠安的石雕

和遍布泉州各地的绸缎

均形成了具有地域特色的产业集群

这些商品质量好、产量大

深受海外市场的喜爱

(请横屏观看,永春达埔一处制香厂,工人正在晒香;永春制香业极为发达,有“香都”之誉,摄影师@林昉)

而为了货物和人流能够快速集散

泉州建立起四通八达的

水陆交通网络

人们在晋江江口建造内港码头

便于江海联运

沟通内陆诸县

(江口码头位于泉州古城城外的晋江北岸,为古泉州港之内港,是重要的水陆转运节点;图为江口码头与远处的晋江大桥,摄影师@杨虎)

人们在江海之上搭建桥梁

便于连接南北两翼的城市

始建于北宋的巨型梁式海港石桥

洛阳桥

飞架洛阳江上

结构稳固、形态优美

(洛阳桥,摄影师@沈龙泉)

始建于南宋的安平桥

更是长达2255米

是中国现存最长的古代跨海大石桥

(安平桥,其所跨海湾在历史变迁之中已渐淤塞为湖,摄影师@王沧海)

而这张水陆交通网络的中心

即是泉州城

从唐代建城开始

历代都对泉州城进行了营建、扩展

依山傍江的地形

多元荟萃的文化

以及繁荣发达的商贸

令其格局突破了传统框架的束缚

呈现为一个不规则的多边形

(泉州古城格局变迁示意,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若是站在城北的清源山上俯瞰

泉州城的形状

活像一尾将跃龙门的鲤鱼

它也因而得名“鲤城”

(泉州古城北靠清源山,山上的老君岩造像是泉州的象征之一,摄影师@张大炮先生)

而五代时的统治者

还在城中遍植高大的乔木刺桐树

开花时

刺桐满树火红

令人印象深刻

因此泉州也被称为刺桐城

(刺桐大道,摄影师@吴文理)

刺桐城里

民居极富特色

居民们用富含铁元素的粘土

烧制出红砖

形成大量的红砖建筑

组成了饱含闽南风情的图景

(俯瞰西街两侧密布的红砖建筑,摄影师@魏经纬)

众多红砖建筑之中

形态最优美的莫过于红砖大厝(cuò)

*“厝”为闽南语中对房子的称呼

它的屋顶往往采用燕尾脊

两边向上翘起

造型夸张、气势不凡

如遇地震、台风等突发灾害破坏墙面

还会临时采用石材、红砖进行修补

形成不规则的“出砖入石”

古朴美观

(泉州民居形态示意,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出砖入石、燕尾脊的出现时期,尚有争议)

商贸亦繁荣兴盛

如唐时即“列屋成街”的西街

地处城内高地

较少受洪涝侵袭

因而成为泉州城中的繁华所在

行人如织、商贾如云

(西街的夜,总是灯火通明,摄影师@陈剑)

而濒临晋江的德济门

更是通江达海、运输便利

诸多货物在此汇聚

(德济门遗址,摄影师@李文博)

各国商旅海客

因之汇聚于梯航万国的泉州

朝鲜人、日本人、东南亚人

波斯人、印度人、阿拉伯人

不同的族裔

迥异的面孔

在泉州城中和谐共处

各色面孔

带来多元文化

其中尤以宗教信仰最为显著

穆斯林在清净寺中朝拜

它始建于北宋

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寺庙

(清净寺,摄影师@李琼)

佛教徒在开元寺进香

它始建于唐代

历经一千多年的营建、奉祀

已成为今日福建规模最大的佛教寺院

(请横屏观看,开元寺与泉州古城,摄影师@陈剑)

道教徒亦可以在元妙观

找到自己的神灵

它是福建最早的道观

(元妙观,摄影师@杨虎)

儒者则可以在泉州府文庙

仰慕邹鲁遗风

它集宋元明清四朝建筑形式于一体

为东南地区最大的文庙建筑群

(泉州府文庙,摄影师@杨福添)

而以海为生的人们

则在海神妈祖的庙宇天后宫

找到寄托

它始建于南宋

是中国建筑规模最大的妈祖庙之一

(请横屏观看,天后宫,摄影师@张大炮先生)

除此之外

关公、城隍、土地公

以及各式各样的民间俗神

(通淮关岳庙,摄影师@方托马斯)

甚至是极为罕见的摩尼教

皆在泉州留下了不凡的踪迹

(草庵及摩尼光佛像;草庵始建于南宋,是国内仅存的一座摩尼教寺庙,图片来源@泉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就这样

四方而来的众神

挤满了泉州的穹顶

飘飘袅袅的烟火

祝福着熙攘的人间

04 伟大遗产

然而

随着元末的战乱

和明清愈发严厉的海禁

泉州的辉煌

骤然谢幕

(请横屏观看,崇武古城,系明代为抵御倭患所建的卫所,也是中国仅存的一座保存较为完好的明代石头城,摄影师@王俊)

阴云之下

许多泉州人沿着祖先走过的航路

远赴台湾和南洋各国谋生

形成数量庞大的台胞华侨团体

华侨们在当地打拼、致富

同时也将大量的南洋元素带回泉州

建起一座座别具特色的“番仔楼”

时至今日

海外泉籍华侨华人已多达900余万

为福建之最

(梧林番仔楼,摄影师@刘培冲)

而在新中国成立之后

地处对台前线的泉州

又屡屡与国家投资建设擦肩而过

(请横屏观看,金门岛,行政上隶属于泉州,摄影师@吴文理)

至1978年

泉州GDP仅为7.79亿元

退居全省第五

城市建成区面积更是

只比新中国成立时拓展了0.24平方公里

这座古城

一度仿佛被封印在了时间里

但在客观上

这却为较好地保存古城创造了条件

如今走进泉州

你会发现它是一座

洋溢着烟火气与人情味的

“活着的古城”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一次又一次跨过开元寺的门槛

婚丧嫁娶、悲欢离合

一遍又一遍被拿来向神明诉说

敬香之人

不分尊卑长幼

(开元寺中,一位骑在父亲肩头的小朋友,摄影师@刘培冲)

勤佛之日

俱是诚心实意

(农历每月廿六日是开元寺的勤佛日,信徒们参加“绕佛”仪式,以示真诚与恭敬,摄影师@刘培冲)

300多座佛教庙宇

覆盖市县村镇

(雪峰寺,位于南安,摄影师@陈俊宏)

500多种各路神明

庇佑百姓千家

(基督教泉南堂,摄影师@方托马斯)

当你走在闹市街头

看到承天寺、清净寺、关岳庙、文庙

彼此紧挨

各享香火

(承天寺,摄影师@张大炮先生)

当你在庙会的大小舞台上

见到南音、梨园戏、高甲戏、提线木偶戏等

饱含古韵的旋律和表演

次第响起

轮番登场

(用闽南语演唱的南音素有“中国音乐史的活化石”之称,它保留了唐代的传统民族唱法,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图为一支演奏中的南音乐队,图片来源@泉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当你了解到泉州人

将他们的城划分为一个又一个

唇齿相衔的“铺境”

一铺一境

都有专属的草根神明

聆听街头和巷尾

庇佑春去与秋来

(铺境制由保甲制演变而来,整合了基层行政组织“铺”与民间信仰空间“境”,每一铺境的神明,都有一座自己的庙宇;图为一座名叫“白耇庙”的铺境庙,供奉着源于印度教的毗舍爷,图片来源@泉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你会明白

这座“世界宗教博物馆”的真正含义

不仅在于样态之丰富

存续之完整

更在于信仰之鲜活

灵魂之包容

这些岁月的痕迹

被一一揉进了今天的生活

一代又一代的泉州人

继承着这座城市的记忆

白发苍苍的老人

在凝固的时光里曝背谈天

(请横屏观看,人们闲坐于天后宫前纳凉,摄影师@张大炮先生)

忙忙碌碌的中年人

在喧嚷的生活中奋斗打拼

(东西塔下的小巷,摄影师@AKA阿佟木)

天真无邪的孩子

在古老的屋檐下茁壮成长

(来来往往的香客之中,一个小女孩的笑容格外灿烂,摄影师@刘培冲)

对他们来说

这些庙宇、街巷、礼仪、习俗

并非外在的景观或映像

而是他们见证着的、参与着的

也安放着他们人生的故乡

(请横屏观看,古朴与现代、神圣与世俗,在泉州交汇共存,摄影师@李艺爽)

人们虔诚

但不沉溺

故乡的一切

激励着泉州人的进取之心

今天

凭借着改革开放后

一代代泉州人的努力打拼

泉州再次成为福建的经济实力之冠

今天

泉州港正渐渐恢复往日的喧嚣

大小渔船遍布码头

来往货轮穿梭海上

特别是位于泉州北部的肖厝港区

已成福建重要的石化产业聚集地

(祥芝港,渔船整装待发,摄影师@王海燕)

今天

民营经济能为泉州贡献

82.1%的GDP、81%的税收

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民营经济大市”

安踏、特步、七匹狼、鸿星尔克……

一大批耳熟能详的品牌

从这里走向中国的千家万户

(著名泉州品牌示意,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经济的复兴

带来城市面貌的革新

桥梁总长逾万米的泉州湾大桥

飞架海上

天堑变为通途

(请横屏观看,泉州湾大桥,摄影师@张大炮先生)

古城保护更是重中之重

近年来

泉州市制定出台“城市双修”方案

同步推进生态修复与城市修补

“留形、留人、留魂,见人、见物、见生活”

有机改造古城的风貌、设施、秩序

(修缮中的中山路骑楼,摄影师@陈剑)

时至今日

它的过去、它的当下、它的未来

正以此次申遗为契机

越发真切地

呈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看到它

作为宋元东方大港的神采

看到它

作为世界宗教博物馆的神韵

看到它

作为民营经济大市的神奇

也终将看到它

在这些“神”的背后

是一代又一代泉州人的努力打拼

是一代又一代泉州人

珍视着的、建设着的、憧憬着的

故乡

(请横屏观看,俯瞰泉州夜色璀璨,摄影师@王沧海)

本文创作团队

撰文:江上帆

编辑:所长

图片:煜晗

地图:陈志浩

设计:汉青

审校:撸书猫&刘翔宇&陈景逸

封面摄影师:刘培冲,钟楼

首图摄影师:陈剑,西街晚霞

特别鸣谢

泉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泉州市博物馆

泉州风光摄影联盟

本文主要参考文献

[1]泉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泉州市志[M].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

[2]陈桂炳. 泉州学概论[M]. 长春: 吉林大学出版社,2015

[3]徐晓望. 福建文明史[M]. 北京: 中国书籍出版社,2017

[4]苏基朗著. 李润强译. 刺桐梦华录:近世前期闽南的市场经济(946—1368)[M]. 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12

[5]丁毓玲. 闽商发展史泉州卷[M]. 厦门: 厦门大学出版社, 2016

[6]李大伟. 宋元泉州与印度洋文明[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5

[7](德)罗德里希·普塔克著. 史敏岳译. 海上丝绸之路[M]. 北京: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2019

[8]章巽. 中国航海科技史[M]. 北京: 海洋出版社, 1991

[9]福建省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 泉州湾宋代海船发掘与研究(修订版)[M]. 北京: 海洋出版社, 2017

[10]王冠倬. 中国古船图谱(修订版)[M]. 北京: 生活 · 读书 · 新知三联书店, 2011

[11]贺琛. 水密隔舱海船文化遗产研究[D]. 北京: 中央民族大学,2012

[12]杨小川. 闽系红砖建筑概论[J]. 南方文物, 2016(1)

[13]顾煌杰. 闽南沿海地区传统民居平面格局研究[D]. 厦门: 华侨大学, 2019

[14]郭利民. 中国古代史地图集[M]. 北京: 星球地图出版社,2017

[15]周焜民. 泉州古城踏勘[M]. 厦门: 厦门大学出版社,2007

星球研究所

... The End ...